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23:48:43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鄱陽龍吟
  4. 第二章:淚之痕,怒之恨!

第二章:淚之痕,怒之恨!

更新于:2018-03-16 15:22:55 字數:3504

  “前方到站,南京站,感謝您乘坐本次列車,請要下車的乘客作好準備......”

  列車緩緩駛入車站。冰冷的提示音吵醒了角落里一位年過半百的白鬢老人。

  老人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茫然的望向四周,緩緩地直起老腰,笨拙從高處夠下自己的行李,慢慢地走出了列車。

  別看老人行動遲緩,可這正體現了一名退役的藍衫軍精英那強大的行動偽裝:實際上真正的他行如風,快如影,可是他怎能讓你輕易的看出來他是一位訓練有素的士兵呢?

  老人名曰黃天觴,一位有著59歲軍齡的藍衫老兵,有三十多年的作戰經驗,參加過中越自衛反擊戰,在充滿硝煙和血腥的戰場上殺敵無數,聲名顯赫。

  然而,歲月的消逝帶走了他那風光無限的青春年華,那些對他來說花好月圓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他再也不是當年那個在越南戰場奮勇殺敵的戰爭英雄了。三十年如一瞬,年過半百的高齡再也不適合繼續參軍作戰。軍機處本想把他調到其他地方干些輕松點的腦力活,可他不肯。終究,他還是因為老年“三高”,在新兵訓練場英勇退役......

  人老了,也總生一些怪癖:他不知怎么竟看中了一套那種除了臉以外其他地方都包裹的嚴嚴實實的特警全套服裝,到哪都喜歡穿著它,甚至有時會在這套制服外裝上幾塊自制的輕便型防彈鋼板。更令人費解的是,他還在這套制服外再加上一件米色的寬袍風衣。衣著搭配雖然怪異,但卻為這個退役后變的少言寡語的老人更增添一絲神秘。

  靠在回家的出租車上,他一言不發,托著腮,雙眼發直的望著窗外的高樓大廈。司機見他這么一副忘乎所以的模樣,笑道:“很久沒回家了吧?”

  黃天觴沒有搭理他,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無法自拔。司機吃了個閉門羹,也就聳聳肩,將全部注意力放回到開車上。

  出租車緩緩停在破舊的公寓樓下。付了車錢,老人提著行李,呆呆的仰望著中午艷陽下照映著的建筑殘影。這是他當初離開的地方……

  想當初離去之時,多少鄰居法將他歡送到大門口。那年他才29歲。

  在年輕人的眼光看來,黃老爺子就是一位一生打光棍的鉆石VIP單身狗,可在心思細膩的人看來,他則是永恒寂寞和痛苦的化身。他也曾有過一段和那時的另一半在一起美好時光。

  在年老的鄰居的領導下,他推開了那扇沉重的大門。屋內因為常年有人打掃而非常干凈。但是他總感覺少了些什么……

  “子文,我走了,獨自一人要好好照顧自己……”看著那扇昏黃的窗,他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那和另一半深情的告白。

  周子文輕輕拭去白凈的面龐上豆大的淚珠,勉勉強強的擠出一個鼓勵的微笑:“天觴……你也一樣........”她,輕輕依偎在他的懷里,將臉埋進他寬闊的胸膛。終于,眼淚如同斷線的珠子,滴露在他的胸脯:“可是....我好舍不得你.......”

  黃天觴忽然眉頭一皺,緊閉雙目,伸出兩根手指頭使勁的掐自己的人中。這是他參軍十年后最不愿想起的痛憶。

  “你走后兩年,她就搬出了這個公寓,據說是去別的城市了吧?……誒,多么好一姑娘.......”年老的鄰居拄著拐杖,在他的目送下一瘸一拐的遠去……

  收拾收拾行李。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在整整齊齊的衣物中瘋狂翻找起來。

  行李箱的夾層里,靜靜地停著兩把滿是傷痕的軍用匕首。那是老黃用了三十多年的刀。小心翼翼地抽出匕首,銀灰的刀刃在夕陽的映照下,如同一把火光沖天的赤刃,令人望而生畏。他又在新穿不久的警服袖口上,找到了兩個正好可以容納兩把匕首的彈簧卡槽,當初設計者的用意是什么呢?無從知曉......

  正遇早春時節,桃李逢君笑,又粉又白的花瓣洋洋灑灑的從枝頭落下。隨著一片片花瓣拂過眉頭,黃天觴安詳地閉上雙眼,似乎悟到什么,卻又什么都說不出口。

  人生,如花開花落,總有媚艷時,卻也總有凋零日。在回不去,無論是青鬢柳眉,還是蒼顏白發。一次偶遇一生緣,世間因果何能言?

  日子過得很快,也因為是軍人的原因受到了很多高級待遇。可是他無論享受的是什么,終究比不過見她一面。

  深夜,黃天觴最后檢查了一遍匕首,安詳的睡去……

  “嗯?”黃天觴撓撓頭。

  自己正身處一片沼區,四面環山,而面前,是一片壯麗而平靜的湖面。黃天觴回過頭去,一棟棟殘破的民居映入眼簾。“這里是鄱陽湖吧.......”正當黃天觴思考要不要在這兒練練刀發的時候,忽然一陣壓迫感襲上心頭!

  這是他當兵多年來的反映:這是危險的信號!以前也遇到過強勁的敵人,可是從來沒有過如此強大的氣場,竟使黃天觴單膝下跪,仿佛有快極重的大石頭壓在背上,使他不住的咳嗽。

  “轟!”沒有任何預兆,原本平靜的湖面突然向著蒼天爆出一道巨大的水柱,嚇得黃天觴連連后退。

  隨著那紛紛落下的水幕,他竟然看到一張巨大而可怖的面孔!

  這是何等恐怖的相貌:馬臉,蝦須,鹿角,魚鱗,蛇身,鷹爪……等等,這不是中國古代神話中騰云駕霧的蛟龍的形象嗎?

  面對這條巨大的蛟龍,黃天觴竟然失去了直視它的勇氣,心中一陣陣膽寒,渾身上下不住的顫抖,蓄勢待發的匕首也沒了再甩出去的力氣。

  蛟龍兩只閃爍著白光的巨眼威嚴的俯視了一遍廢墟,目光最終落在黃天觴的身上。

  不好!身經百戰的他知道,如果再這么猶豫下去,遲早要被大卸八塊。想到這兒,他凝神聚氣,突破氣場壓強,“噌”一下站了起來,不給蛟龍任何反映的機會,向后一個空翻逃脫氣場范圍,同時,只見他的風衣袖口寒光一閃,“唰”一下,兩把雪亮的匕首直刺龍目而去!

  可他哪里知道,這兩把看起來虎虎生風的匕首對于身軀龐大的蛟龍來說,連牙簽都算不上!

  蛟龍蔑視的瞅了一眼匕首,不屑的微抬龍首,從大如山洞的鼻孔中輕輕噴出一股龍息。龍息對任何凡間事物可是臺風一樣的存在,只見匕首瞬間失去了剛才的猛勁兒,狼狽的掉下去,慢慢沉入了湖底……

  黃天觴一臉懵逼的看著兩把心愛的匕首就這么沉入了深淵。

  算了,三十六計走為上計,撤!

  撤撤撤,說的輕松,你往哪撤?黃天觴也不管科學不科學了,朝著破舊的民居奪命狂奔!

  蛟龍見他要逃,蜷起身子,借助自身的彈力和湖水的沖擊力,狂吼一聲,將自己彈飛了過去!

  正撒腿狂奔,忽見頭上一團黑影掠過。巨大的蛟龍硬生生的撞在了本身就搖搖欲倒的民居上,把這些建筑硬是砸了個粉碎!

  完了,黃天觴徒勞的在身上摸索起來,試圖能摸到一把武器能跟這條巨龍進行最后一搏。就在這時,背后有人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肩,嚇得他猛然回過頭去!

  那一刻,老年三高似乎舊病重犯,直覺一陣眩暈幾乎重心不穩定跌坐在地上:“子....子文?”

  此時的周子文再不是當年那個清秀的女孩,個頭長高了不少,臉上也有了些魚尾紋,兩鬢也有些發白,但在那一襲寬大的藍袍下仍顯得風韻猶存。周小文靜靜的看著地上頭暈目眩的黃天觴,嘴角揚起一抹似明似暗的微笑:“天觴,你終于回來了。”

  “吼!”蛟龍狂吼一聲,再次蜷起身子沖了過來!

  “子文,這里很危險,你趕緊走,我....”黃天觴扶著暈乎乎的腦袋,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毅然決然的擋在她的面前。

  然而,子文只是搖搖頭,走到他的前面:“謝謝你,天觴,你為我做的已經足夠了,我不希望看著你陷入深淵……”

  蛟龍越來越近,眼看就要到跟前了!

  “子文你干什么?快回來!”黃天觴伸手就去抓她的袍袖,只見她擺擺手,“嘭”一聲,他的手就像撞上了一堵無形的墻壁,被硬生生的彈了回來。他急紅了眼,撲上去但同樣被阻隔。

  周子文搖搖頭,一滴眼淚從面部緩緩落下:“天觴,忘了我吧……鄱陽湖里的終極是凡人不可觸及的。我......再見。”

  蛟龍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咬了下去!

  “啊!”黃天觴從夢中驚醒,“子文....”

  等等。安撫了那顆怦怦直跳的心,黃天觴開始回憶夢中所有的細節和疑點:鄱陽湖.....終極......蛟龍........無形的墻......周子文.......搬走兩年!這絕不是巧合!

  黃天觴急忙打開電腦。從外觀上看,民居破損是由于戰亂造成的,鄱陽湖這個地方能發生過幾次戰亂?除了抗日戰爭的因素,沒有其他可能。鄱陽湖雖被日軍侵占,但很少有人去駐守,所以中國士兵收復那個地方易如反掌。

  往下翻頁,一條信息一下子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鄱陽湖魔鬼水域,1945年,侵華日軍一艘承載著2000多噸黃金的運輸潛艇因不明原因沉沒,僅雷達監測員山下提昭一人生還,但是早已精神失常.......

  鄱陽湖發生過無數次沉船事件,難道真的和蛟龍有關?“這個夢肯定在提示我什么。”

  黃天觴套上風衣,匕首在夢中丟了,可現實中還在。打點了下行李,他面無表情的邁出了小區的大門。

  飛機從地面上緩緩起飛。他俯首會往南京古城。他不知道,前路的迷霧究竟充滿了多少殺機與黑暗,可是過去再黑暗的日子不也熬過來了。黃天觴沉思片刻,饒有心事的閉上了雙眼......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