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7:40:3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風寰天下
  4. 第三章 劉爺爺

第三章 劉爺爺

更新于:2018-03-17 19:15:24 字數:3324

  左手端著剛盛好的米粥,右手拿著饅頭,寒風看著東墻上掛著自己親手斬殺的狼的頭骨,兩眼發呆……

  五天了,每次吃飯時寒風都會這樣,父親不相信自己能夠斬殺野狼寒風到沒在這種事上過多的糾結,畢竟自己太小不是他的“對手”。但讓寒風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自己當時為什么能夠把野狼嚇成那種狼狽樣?還有當時自己竟能追得上野狼?最重要的是自己身上有時會出現不明的白色氣體。”寒風不是傻子他知道,雖然當時野狼一條前腿被自己用匕首劃了一道很大的傷口但憑自己的兩條小腿怎么追得上三條腿的野狼呢?而且還是一頭受到驚嚇的成年野狼。

  “難道是我身上的白色氣體搞的鬼?”自從兩個月前發現自己身上出現了白色氣體,寒風明顯感覺自己與以前不同了,不管是速度還是對周圍的感應力,寒風都比其它人反應敏銳,這也是寒風為什么會去招惹寒天的原因。

  “有問題,一定有問題。”寒風,一邊吃著飯一邊不斷的思考著。

  想來想去就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問父親?不行,他現在還不相信我能夠殺的了野狼問他沒用……看來只能去找他了……”寒風似乎是想起誰來,滿頭冷汗不自覺的流了出來。

  “啊~~為什么我這么倒霉啊?”雙手抱頭,寒風大喊著。

  吃過早飯,寒風從里屋拿了些饅頭用布包好,便向西北方向的一座小山走去……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寒風翻過了一座小山面前呈現的又是一座小山,只不過這座小山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字---禿。說這座山禿一點也不為過山上除了石頭還是石頭甚至連一根雜草也沒有,這與旁邊綠意蔥郁的大山顯的極為不格調。而在這座小山的山頂上赫然“矗立”著一間破敗的茅草屋。

  站在山腳下,寒風望著茅草屋想起發生在這里的種種事情,心里不免一陣發虛……

  山上的茅草屋里住著一位白發滄桑,留著山羊胡須的老者,老者是從外地來到寒家村的,村里人并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姓劉,大家就都稱他劉爺爺。兩年前寒風第一次跟隨母親來到劉爺爺的住處時,劉爺爺是雙眼緊閉微笑著,不管誰來都是這樣村里的人都認為劉爺爺是瞎子呢。劉爺爺對于村里的人并不反感雖然自己是外鄉人但村里人對自己非常友好,剛來的時候村里還召開了一次會議來決定自己的去留,最后以47比2的壓倒性比例決定讓劉爺爺留了下來,雖然村里同意讓劉爺爺留了下來,但劉爺爺堅決不和村里的人生活在一起毅然的在離村子不遠處的山上住了下來。雖然如此但村里人也會時不時的給劉爺爺送些食物,而這一送就是二十三年。

  剛開始的時候寒風還以為這個老頭真是瞎子呢出于同情寒風對劉爺爺也是照顧有加三天兩頭的來給劉爺爺送食物,而且還會和劉爺爺說許多他的有趣的事情,也許是劉爺爺很喜歡寒風,也許是因為自己一個人太孤單了,劉爺爺聽的很認真寒風就越講越來勁,有時劉爺爺也會講一些他的所見所聞但對自己的事情只字未提,不過即使這樣也讓寒風聽的很入神,兩人的關系也從此變得越來越親密。直到半年前發生了一件事情,讓寒風徹底改變了對劉爺爺的態度。

  半年前,寒風和往常一樣給劉爺爺送食物和劉爺爺坐在床鋪上聊天。許久,劉爺爺從床鋪上下來笑著說道“小風,天色不早了趕快回家吧,等有時間在過來。”

  這時寒風才發現,天已然黑了下來,也許是聊的太高興了竟然忘了時間。忙從床鋪上跳了下來笑著說道“那就不打擾劉爺爺了,我天天有時間等明天我在過來。”說完寒風便朝房門走去。

  “小風,明天你就不要來了,我這兩天有點事情等過兩天你在過來好嗎?”劉爺爺臉朝向寒風的方向,閉著眼笑著說道。

  停下腳步,寒風轉過身來說道“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沒什么大事我自己能解決。”聽到寒風說要幫自己,劉爺爺趕忙說道。

  “是嗎?那既然這樣我也就不勉強你了,如果需要我的地方盡管說。”寒風學著大人的模樣,拍著自己的小胸脯說道。

  “撲哧”聽到寒風這話劉爺爺不免笑出聲來,笑著說道“好,好,到那時你可不要說你辦不到啊!”

  “不會的,我寒風什么人你到寒家村打聽打聽,我寒風可是有求必應的。”說完,寒風小跑出了屋子。

  “呵呵……這小子”劉爺爺手捋胡須笑著說道,

  語罷,劉爺爺收回笑容臉色迅速變的嚴肅起來說道“時間快到了,如果今晚順利的話……”

  皓月當空,星羅棋布。

  寒風獨自提著燈籠走在山路上,四周安靜的嚇人,甚至連蟲叫聲都沒有。聽村里人說在二十多年前這一帶經常會有動物出沒,有時還會趁著夜黑襲擊村莊,但自從劉爺爺來到村里后動物全都消失的沒影了,不只如此天空甚至連只鳥都看不見,現在到山上打獵都要走好幾座山才能見到獵物,不知道這是不是劉爺爺搞的鬼。想到這里寒風轉身看向劉爺爺住的方向喃喃道“等下次去劉爺爺家里再好好問問他”。

  “咚”

  一聲悶響,嚇的寒風一顫燈籠掉在了地上,望向發出聲響的方向“那是劉爺爺家的方向,莫非劉爺爺出事了?”來不及細想寒風趁著月光的些微光亮,磕磕碰碰的跑向劉爺爺的住處……

  來到劉爺爺的家,寒風推門而進,一眼就看到劉爺爺斜躺在床鋪上。三步并作兩步的疾跑到劉爺爺身旁見到劉爺爺雪白的胡子上全是黑色鮮血,喘著粗氣渾身顫抖著并不斷從身體里冒出黑色氣體。

  “劉爺爺,劉爺爺……”寒風使勁搖晃著劉爺爺的身體大聲呼喊著,但劉爺爺好像沒有聽見似的顫抖著身體不說話。急的寒風不斷冒汗,“不行,我得回村里叫人,這樣下去劉爺爺會死的。”

  剛想轉身回村叫人的寒風,突然被一只枯瘦的大手抓住了自己,寒風趕忙回頭以為劉爺爺醒了還來不及高興便被眼前的景象嚇的個半死。

  只見劉爺爺睜開幽黑的雙眼怒視著寒風,說是幽黑的雙眼那一點也不為過,劉爺爺的眼睛并沒有眼白甚至如果不仔細看的話連瞳仁也看不到。幽黑的雙眼似無底洞一般,其間還時不時的有黑色氣體從雙眼冒出。

  “劉……劉爺爺,你……”寒風嚇的幾乎說不出話來,斷斷續續的說道。

  突然,劉爺爺另一只手迅速抓住寒風的脖子,一下就把寒風抓了起來,還沒等寒風反映過來劉爺爺又把寒風按倒在床上,兩只枯瘦的雙手死死的掐住寒風的脖子。

  “魂星,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劉爺爺兩眼冒著黑氣怒視著寒風,雙手更加用力的掐住寒風的脖子,聲音大的連整個山谷都能聽的見。

  不到十歲的寒風哪能經得起這樣,不一會兒,雙眼泛白眼看就要被劉爺爺掐死了。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寒風右手用力往上一戳只聽“啊”的一聲掐住寒風的雙手頓時松開了。朦朧中看到一個人雙手捂住雙眼不住的咆哮著,接著眼前一黑暈了過去。睡夢中,寒風恍惚間看見了一道類似“門”的白色物體……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寒風慢慢睜開雙眼,眼前是一片破敗的屋頂,屋頂上有幾個小洞,透過屋頂還能看到天上的云彩。寒風費力的坐起身來。

  “小風,你醒了。”坐在對面的劉爺爺,擔心的說道。

  看到劉爺爺寒風突然想起劉爺爺對自己做的事情,忙往后退,右手不自覺的摸向自己的脖子,看著劉爺爺沒有說話,生怕劉爺爺再次對自己做出什么可怕的事來。

  “對不起,小風,我不是有意的。”劉爺爺,一臉愧疚的說道。

  寒風還是沒有說話,兩雙大眼睛死死的盯著劉爺爺。見寒風不說話劉爺爺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畢竟自己昨晚做了那種事一句對不起就能讓寒風原諒自己天底下哪有這種好事。

  此刻屋里陷入了一片安靜……

  “……劉爺爺……,你的眼睛……”寒風看到劉爺爺的雙眼微閉著,而且眼角下流著黑血,想起自己當時為了自救無意中戳瞎了劉爺爺的雙眼,心里不免升出一股愧疚感,開口說道。

  “沒事,小風,我還要感謝你呢!要不是你當時戳瞎了我的雙眼,恐怕我倆都得死在這兒了。”劉爺爺聽見寒風還叫自己劉爺爺心里更不是滋味,要是寒風現在對自己大罵或者對自己動手的話自己心里或許還好受些,但寒風卻和往常一樣的語氣跟自己說話絲毫沒有責備的意思,劉爺爺不禁有些感動。如果當時自己真的失手殺了寒風,自己也會悲憤而死吧!

  “嗯……”寒風,小聲的應了一聲。

  之后又是一陣沉默……

  許久,寒風從床鋪上跳下來,緩緩的走向屋門,劉爺爺沒有說話可能還是在責備自己吧。

  走到門前,寒風停下腳步轉頭看向劉爺爺說道“劉爺爺,我以后還可以來看你嗎?”

  “當然,你什么時候來都可以。”劉爺爺顯然沒想到寒風會說出這種話來,心里雖然吃驚但臉上卻堆滿笑容,笑著說道。

  “嗯”答應了一聲寒風走出茅草屋,跑向回村的方向,而這一走就是半年……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