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15:41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重生之黑暗至尊
  4. 第三章 迷茫

第三章 迷茫

更新于:2018-03-14 13:00:40 字數:2976

  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這不變的真理使得陳家大少居然從閻王手里跑了出來!估計有不少人都打算偷偷放個煙花爆竹慶祝慶祝這貨還終于從世界上消失了!可是血淋淋的現實總是那么難以讓人接受!相對于陳母柳青可謂是經歷了一生的旅程從大悲到大喜!

  話說從陳浩醒來之后,他就沒休息過,先被拉到外科全方面檢查,從上之下,從前至后,如果不是陳大少不配合,估計菊花都要被人檢查檢查;就在他剛從醫生們魔爪中掙脫的時候,不幸的消息又來了,被內科主任王衛民抓去當了小白鼠,這下可算是里里外外的被檢查個透徹,整整一天,可謂吃夠了苦的陳浩才得以逃脫!檢查結果出來后,寫著輕微腦震蕩,小腿腿骨骨折,右手脫臼,不過讓陳大少看見最后一條的時候咆哮而出,誰開的單子,老子要弄死他!

  最后一條寫的是生殖器官發育不良,洋洋灑灑寫了一堆,順帶了解決方案,隱約看到羊鞭什么的,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陳浩已經發狂了,要不是小胳膊小腿沒力氣被那近200斤的護士長給壓了下去,這貨估計真的要殺人了!

  陳母看見兒子這般反而沒有一絲責怪,有的只是無盡的欣慰,因為她的兒子醒過來就是她唯一的希望了,慈母多敗兒說的正是她吧!

  陳浩剛剛醒來應多注意休息,不到晚上8點就被關了燈的病房并不算黑暗,月光透過窗簾照耀在陳浩臉上!戀戀不舍的從病房內走出的陳母,如果不是因為陳浩自己說了“您要是再不走,我就不休息了!”這句話,估計陳母是打算在兒子病房當全職保姆了!

  要說醫院里安靜那是不可能的,病人哀嚎聲,探病的敲門聲,那小孩子的啼哭聲想著就夠了!好在這是獨立的治療室,就像一棟棟小別墅,給了陳大少思考是環境與時間!

  “小子,壞我好事!老子要弄死你!”一名染著黃毛的青年惡狠狠的對著被兩個魁梧大漢按在地上的少年。年齡也不過十四五歲的少年在兩名壯漢的擒拿下艱難的抬起頭:“你就不怕警察抓你嗎?你還沒有做出壞事,我也不會報警的!”“哈哈哈警察!老周,把你那破證見給這小子瞅瞅!”一名壯漢大笑著說著!另一名壯漢抽了抽口袋艱難的扔出一個證件,上面顯然寫著警官證,警號111456周長發!

  突然再次出現一幕場景,只見兩個壯漢正拿著警棍玩命般的砸向一人,此時那人已經初期多進氣少了。“答應劉少的要求可以讓你走!”揮著警棍的大漢氣喘吁吁的說到!“我。。。不答應!絕不!”那散亂的頭發露出了少年的臉,此刻的他比魔鬼還猙獰,眼角早已破開,鮮血干渴后的血痂在臉上更顯恐怖,嘴角、鼻子上的血仍不停流出,這句話用盡了最后一絲力氣,徹底昏死在地上!

  場景再次變換“法官,我要求見我的當事人,作為他的律師我有權和我當事人,正面交流,這事情是否屬實,不能只聽他人一面之詞,我強烈要求見我當事人,并要求對方呈上證據!”

  “打扮好點,別讓人看見身上的傷!”"周隊,他要是亂說怎么辦?現在網絡輿論太厲害,萬一?”“沒有萬一,因為他已經說不出話了!”一中年男子和另一青年幫著“犯罪嫌疑人”穿著衣一邊說道!傷痕太多了,那穿上的衣服仍遮蓋不全,那一道道傷痕觸目驚心!那罪犯仿佛活死人般任由對方穿衣,袖子有點難穿,小青年弄了半天都沒穿好,只見周隊長扯著罪犯胳膊猛地一扯,硬生生塞了進去,那胳膊扭曲的程度根本不是人力所為,那胳膊仿佛就是在身體上掛著,對,就是掛著!

  法院走過程也很快,不一會,罪犯壓上法庭,對方呈上證據一一被法官接受,其中還有認罪書。這認罪書幾分真假估計只有有些人清楚了!

  塵埃落定少年因**罪被判無期!而告他的正是真正的“事主”黑暗無處不在,或許進了監獄,可以使少年免受折磨了吧!

  一大片信息瘋狂涌出,陳浩用力的搖著頭,妄想甩掉所有煩惱。透過紗布,麻木的看向全新的自己!我是誰,我應該是誰?這問題在腦海中無線循環!

  “不管是誰,我活了,不管以什么身份活著!陳家大少陳浩、被陷害的傻子亦是來自未來的他!”陳浩低聲的說著,黑暗被驅散后是否會出現光明呢?不過我不可能見到了!”

  每個人都有他所獨特的氣勢,老師有,所以他可以稍有動作就能使得原本熱火朝天的班級瞬間降溫、身居高位的人有,所以他能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而此刻陳浩身上不斷漫延出的氣勢讓人感到萬分不安!

  “不好,陳少有危險!”門外保鏢猛地破門而出,右手緊捂腰間,那突起的物品象征著死亡!赫然是**!躺在病床上的陳浩睜開眼之后,迷茫的看著那被保鏢們暴力打開的門大罵:“誰給你的膽子撞我的門了?”“少爺,剛剛有人能威脅你的安全,那股氣勢讓我們不安,為了你的安全,還請見諒!”雖然話是這么說的,可說話之人好像壓根兒沒把這位陳大少放在眼中。兩人目光直勾勾地盯著對方。

  “算了,看你是為了我的安全,本少不與你一般計較;退下吧,我要休息了!”

  淡淡地“嗯”了一聲,保鏢們一一退出房門。

  帶他們走出去后,和陳浩目光對視的保鏢拿起身旁的手機撥打起電話來。

  陳府可謂是熱火朝天,因為陳太太要給兒子煲湯,可謂是忙壞了保姆與管家。“小青啊,煲個湯而已,不用興師動眾到如此地步吧?就你你選個藥材,不僅要正宗的還要好看的?藥材正宗我無話可說,但是還要好看是為什么?”陳家家主可謂是當了一把苦力,為了煲湯,在院子架起鍋爐生火!一邊拿著不知道從哪里淘換出來的寶貝扇子,扇著火一邊嘀咕,不過嘴角的開心可是法掩蓋的。畢竟他就這一個寶貝兒子,就算他如何不成器!

  突然電話聲響起,原本還在發牢騷的陳家家主瞬間變了個人般緩緩走向書房:“不急不緩地拿起電話問道:“什么事?”“少爺房間里突然出現一股殺氣,濃重到我都心驚,是不是‘那些人’有動作了?或者說這次車禍并非意外?”聲音從手機中徐徐傳來。

  “一切不用你操心!保護好小浩是你唯一的使命!“說完掛掉電話的他拿起口袋的煙隨手點燃!“什么事都可以沖著我來,如果針對我的家人?那么不要這條命陳某也要和一決高下了!”凌厲的氣勢散發而出!看來這陳家家主不僅僅是個商人啊!

  幾口抽光手中的煙,在煙灰缸中擰滅后再次當起了苦力燒火工!

  不知不覺間兩個月過去了,陳大少病根盡除,為了出院可謂是哭爹喊娘了,不知道撒嬌賣萌求了陳母幾千遍才同意一周后出院!

  看著熟悉又陌生的一切,包括眼前的“父母”陳浩再次迷茫了,我該如何面對你們?“那個為了‘自己’幾次昏倒在前的中年女子,怕自己孤獨累得要死卻還不停找話題和自己說話的她,就因為說她比自己先睡著了,第二天拿著一根牙簽,怕自己睡著就扎自己一下,做得隱蔽可是如今的陳浩今非昔比,一幕幕看在眼前!

  那位不茍言笑的父親,兩個月就看了他一次,可他知道,窗外每天都會有個人蹲在那里一根根的抽著煙!

  轉過身緊緊抱住陳母,不明覺厲的陳母淡淡的說道:“這么大了還抱著媽啊?以后也該找老婆了!”“不是吧?你要讓我相親?”一邊說著一邊如受驚的兔子般猛然竄向一旁,見到他這樣,陳父陳母齊齊點頭。陳浩立刻躺倒在地!引得兩人合仆人們都哈哈大笑起來!

  難得的輕松。“以前的陳浩已經不在了,全新的陳浩會比‘他’更愛你們!不知道我的爸媽是否安好呢?

  人未到聲先至!HN大學早已炸鍋,陳浩又要回來了,有女朋友的夠管好自己女朋友,沒女朋友的保護好菊花!聽說陳浩改口味了!一戴著眼鏡高高瘦瘦的少年在操場上大喊道。

  “瘦猴,你就得瑟吧,你這么損你基友,他回來后最應該保護菊花的應該是你吧?”不知誰說了這句話瘦猴立馬如秋后的黃瓜一樣蔫了!四周笑聲四起!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