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52:34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我是英雄嗎
  4. 第一章,傳說中之物品。

第一章,傳說中之物品。

更新于:2018-03-16 12:04:47 字數:3186

字體: 字號:
  當林柳再次醒來時,剛剛早上六點,冬天的話地板這東西真的是蠻涼的。

  踉蹌的扶著床爬起來,感嘆著自己睡覺真是越來越不老實了。晚上居然夢游到床底下都沒有發覺...

  手和屁股還有腳都凍的麻麻的,也沒有繼續往床上躺,直接坐在電腦跟前打開了電腦。

  然后在電腦桌上,他看到了那個拼湊的丑陋異常的鍵盤。條件反射的往背后的床上瞄去,看到一小孩蝸牛一樣的蜷縮在上面。嘴邊粘稠的口水不斷的流下連成不斷的絲線...

  木然的把頭轉回來繼續盯著開機狀態的電腦。隨著電腦連上網絡的一剎那,驚悚的音樂響起...林柳小同志猛地打了一個激靈。這是他自己設置的開機音樂,為的就是保證自己坐在電腦跟前時能保持一定的清醒狀態。

  林柳愣了一會,然后又一次把頭轉向背后。很仔細的思考了一會后,站起來揪著小孩的領子把他拉起來。使勁的抖弄...

  “你大早上自己不好好睡覺還要吵到別人嗎?”在半空中手舞足蹈的小孩壓低了聲音吼著。

  林柳張口欲言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把小孩放回床上然后使勁揉了揉自己的臉,嘆了口氣才說道:“你是樓上的還是樓下的?我平常應該不怎么跟鄰居打交道的啊,晚上你怎么沒有回家?你爸..你家里人來找你怎么辦?我咋解釋?給我定個猥瑣男童罪,我這輩子可就真玩完了。”

  “掃興,我應該跟你說過,我家里已經沒有別人了。”小孩淡淡的說。

  林柳沒有表示抱歉,事實上他現在已經開始覺得這是個惡作劇,張口就回道:“你說過嗎?”

  “我沒有說過嗎?好吧,我沒有。”小孩頓了頓,然后繼續說:“神使不需要家,更不需要親人。當然,英雄也一樣。”

  林柳無奈的翻了翻白眼,然后把小孩直接抱起來往屋外走去。途中遇到上廁所的老爹,老爹隨意的說了句:“醒了?”然后就繼續忙著上廁所去了。林柳驚出一身的冷汗,暗暗慶幸老爹早上有犯迷糊的習慣。看到自己抱一小孩居然沒有覺得奇怪什么的。

  走到門口,打開門。把孩子放到門外,然后微笑:“慢走,替我向你家里人問好!小九是吧..呵呵...”然后關上門,往回走。又遇到了上完廁所的老爹,老爹隨意的又說了一句:“大早上的,剛剛在門外跟誰說話呢?”林柳僵硬的笑了笑說:“哦,沒什么。”然后就繼續往屋子里走,腦海里不曉得為什么浮現出關門時,那小孩張詭異的笑臉。

  唉...神經過敏吧!

  走進房間,往床上一躺。背后黏黏的,站起來一看。好么,一大灘子口水,晶瑩透亮,拉著絲連在自己后背的衣服上。“有沒有這么夸張啊!”

  “抱歉,睡覺的時候有點小習慣。很多年了,改不掉了。”小孩笑瞇瞇的聲音從背后傳來。

  林柳大驚失色,回頭一把將小孩提起來,盯著他的眼睛,嚴肅而緩慢的說:“怎么進來的,物業可沒告訴我,我家有后門。”然后手里一滑,小孩消失了...

  “別那么警惕,我應該告訴過你,我不是人來著!”小孩坐在床沿上,笑瞇瞇的說。

  林柳扭頭看他,然后疑惑的問:“你有說過嗎?”

  小孩想了想,然后猶豫著說:“應該,應該有說過吧,我說我是神使來著。你不信我有什么辦法..”

  林柳滿腦袋的青筋,壓低了聲音說:“那種話,誰會相信?而且說這話的是個小孩,那就更不可信了。”

  “那么現在你相信嗎?”小孩捧著自己的腦袋,仰著臉問。

  林柳蹲下來,然后悄悄的問:“我覺得你應該做點什么來讓我相信你,比如說把我的床變成金子什么的。”

  小孩二話沒說,把電腦上的鍵盤拽掉,遞給林柳。然后低聲的說:“其實昨晚上我已經施展神力了,你看,你鍵盤就是我給弄好了。”

  林柳滿頭黑線的看著丑陋的自己都想摔的鍵盤,喃喃的說:“我相信你,普通人不可能做出這么畸形的東西。”

  小孩,不,苗小九打了個響指。然后跳上電腦桌,拉開了窗簾,然后一腳把電腦頻幕踹到地上...陽光照射進來....

  林柳看著沐浴在陽光中的小孩,張大了嘴巴淚眼朦朧.....顯示器,顯示器也碎掉了..

  最后,林柳擁有了一個很具西方扭曲藝術的顯示器...

  就這樣,有些很不和邏輯。林柳選擇相信了苗人九,選擇了稱為一個英雄。

  得到了第一件,神之物品。傳說中之“毛線內褲”。

  “穿上吧,你會得到英雄的基本能力,神靈的品質。”苗小九,捧著毛茸茸的內褲。嚴肅的說。

  林柳木然的接過內褲,很扎手的感覺。“穿上的話,命門一定會破掉的吧!”

  “要為英雄,卻連這點痛苦都不愿意忍受嗎?”苗小九抱著腰,冷笑。

  “可是,可是..這個的話,這個考驗的話...不會顯得太猥瑣了點嗎?”林柳看著手里似乎使用質量很過硬的毛線編制的內褲,結結巴巴的說。

  “猥瑣?想要和普通人區分開來的話,那么必須要做些與普通人不同的事情。你認為,這很猥瑣。那只能證明,你是個普通人中的普通人。”苗小九繼續冷笑。

  “你穿過嗎?”林柳疑惑的問。

  “我又不是英雄,我為什么要穿?”苗小九理所當然的說。

  “去你媽的,老子不穿。你這是純屬整我。穿上這玩意我不刺癢死?”林柳把毛線內褲隨手扔到床上。

  苗小九把毛線內褲從床上拿起來,遞向林柳。一臉的冷漠:“既然已經做了選擇,那么無論成敗都不能放棄,不然神會失望。并且做出讓你痛苦的懲戒..你打算還沒開始,就放棄嗎?”

  “是啊!”林柳一臉無所謂的走開了。

  “那么,我勸你喝下這個。”苗人九擋在林柳面前,手里舉著一個褐色的大藥瓶。“神的怨念。”

  林柳愕然的接過瓶子,瓶子上寫著“神之怨念”的字條。林柳看著很不舒服,揭掉那字條。字條下還有一個骷髏頭的商標“敵敵畏”...“有夠惡搞的,你覺得我會喝掉這東西?”

  林柳捏著瓶子的手有些顫抖,顯示這他的憤怒,

  “我猜,你不會喝。”苗人九回答。

  “還不出來吃飯嗎?”門被推開,林柳的老媽站在門外一臉的憤慨。林柳連忙把藥瓶塞進口袋,然后..他的口袋是漏洞的。

  “啪..”瓶子順著褲腿掉落到地上,碎掉了。帶著晶瑩液體的碎片四出飛舞...林柳汗顏的看著老媽。正想著該怎么向多疑的老媽解釋..

  老媽似乎沒有看到一樣,繼續說:“快點,吃完飯出去運動。”拉著林柳的耳朵就往外走,苗人九跟了過來。林柳連忙伸手要把他推回去...

  推了個空,手透過他的身體,激起一串漣瀝...

  苗人九就跟在旁邊笑瞇瞇的說:“這下你可沒有退路了,如果堅持放棄的話,你會很后悔的。”

  老媽就在旁邊,依舊一副平常的樣子。...

  林柳強壓著別扭的感覺...度過了早飯的時間。然后開朗的向父母告別:“那我先去晨練了昂!”

  “嗯”父與母,淡淡的回答。

  “決定了嗎?”苗人九笑瞇瞇的說,然后“咻”的一聲從背后把毛線內褲拿出來。說:“穿上吧..嘿嘿。”

  “干...你快收起來。”林柳慌忙的阻止:“這里是大街好不好。”

  “別擔心,你應該看到了吧,你爸媽沒有發現我。事實上沒有人能發現我的存在,除了你之外..”苗人九把手里的東西向前舉了舉,然后繼續說:“快點,你的時間馬上就到了。不穿的話,會有懲罰。”

  林柳是個相當反感被威脅的一種人,但不得不承認如果先讓他知道不可承受的后果后,威脅會讓他會變的特別特別乖巧...

  苗人九是個很會做人的很成熟的小孩。先是數次鄭重的提醒,然后....

  然后的結果是,在晨練的過程中遇到了一輛路過的公交,一個易拉罐從上邊丟下來。很準的砸中了林柳的腦袋...

  “哼哼..就這樣嗎?”林柳揉了揉腦袋,鄙夷的問身旁笑瞇瞇的苗人九。

  苗人九點了點頭,然后一輛跑車疾馳而過,又丟下來一個易拉罐。接著某人的相對論狠狠的和林柳的腦袋親密接觸...

  林柳抱頭蹲在地上,淚眼朦朧。苗人九輕輕的說:“下次的話,易拉罐就不會是空的了。會很疼..再下次的話,弄不好是別的東西,比如..磚頭,花盆,廣告牌什么的。”林柳抬頭,看到了那個燦爛的笑臉沐浴在晨光中..顯得無比的邪惡..

  好吧..既然這樣。屈服吧...穿上那個吧..刺癢一會就習慣了.可是..毛線內褲,穿上的話被人發現會不會覺得我很猥瑣呢?!!!!!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