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0:57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絕世星緣
  4. 第三章 變詐

第三章 變詐

更新于:2018-03-16 09:28:11 字數:3782

字體: 字號:
  話說正在三獸面面相窺,進退兩難之時。朱果的顏色越發艷麗,仿佛隨時都將成熟。見狀,寒玉蟒卻好似下了決心一般,往寒潭深入一扎,不見了蹤影,其他兩獸,非但不喜,反而大驚,赤虎一邊收攏了身體做防御狀,一邊埋頭觀察情況。蟾蜍身軀一震,便從皮膚里滲出黑色的體液來,一看就有劇毒。

  片刻之后,寒玉蟒巨大的頭顱突然從赤虎身后竄出,看樣子是選擇了突襲它覺得危害較大的赤虎,李磊驚得張開了口,心道如果這下是偷襲自己的話,自己一定躲不開。但赤虎反應卻很敏捷,雖然并沒看見寒玉蟒,卻通過水流感應到了寒玉蟒的到來,并未被咬中,而是乘機跳向了異果,這時,一直在旁冷眼旁觀的蟾蜍卻突施冷箭,長長的肉舌彈出,正中半空中的赤虎,赤虎吃痛,發出悲鳴,寒玉蟒乘機良機,噴出一口水汽,赤虎躲閃不及,正中后腿,立刻顯得行動不便起來,慌忙向寒潭邊上游去。

  寒玉蟒和蟾蜍卻沒有追擊赤虎,而是專注的盯著對方,看來是擔心對方漁翁得利,赤虎得以逃到岸邊,一瘸一拐的走了,看樣子是放棄了這次的爭奪。

  寒玉蟒又對蟾蜍噴出一股水汽,大概想通過水汽來阻擋蟾蜍可能發動的攻擊,之后一躍而起,撲向異果。

  蟾蜍見狀,并沒有再次吐出肉舌,而是全身冒出了黑紅色的火焰,像是罩子一樣把身體包裹起來,對于水汽不閃不避,看樣子是準備硬接寒玉蟒這一擊了,同時,一直緊閉著的幾十只復眼齊刷刷的睜開,正對著寒玉蟒,好像并沒有發出什么攻擊的樣子。

  蟾蜍硬受了寒玉蟒水汽一擊,身上的火焰熄滅了大半,但本身好像并沒有收到多大傷害的樣子。寒玉蟒卻一頭栽倒在水中,仿佛挨了什么重擊一樣。蟾蜍面露喜色,跳向小塔的同時一舌頭吐向異果,眼看就要成為這場爭奪的贏家。

  不料此時卻從水底冒出一顆拳頭大小的淺藍色珠子,擋住了蟾蜍的去路,此珠看起來貌不驚人,那蟾蜍見了卻大驚失色,面色猶豫,仿佛準備退去卻又心有不甘一樣。

  寒玉蟒終于從潭水中冒出來,仿佛可以用意念操縱這顆珠子似的,把珠子移動到自己與蟾蜍之間,對著蟾蜍噴出一口水汽,水汽經過珠子,好像有巨大的加成作用一樣,面積足足大了一半,顏色也更深了,幾乎要達到先前殺死白臉小個子那口水汽的程度了。李磊暗道:這珠子好神奇啊,不過看起來寒玉蟒應該也是消耗巨大,有了此珠的幫助也沒有那天晚上那么厲害了。

  蟾蜍躲閃不及,被水汽噴中,卻并沒有像白臉那樣被凍成冰塊,大概是因為殘余的火焰抵消了水汽的部分威力吧,不過也是極不好受的,身上的體液都沒有了,轉而換成了藍色的水汽,寒氣大盛,顯得搖搖晃晃,轉身想要逃走,卻無法像開始那樣在水上跳躍了。

  寒玉蟒露出得意的表情,并且得理不饒人,飛身過去,想要一口結果了蟾蜍,怎料蟾蜍也不是吃素的,生死關頭,對著寒玉蟒噴出一口黑水,正中頭顱,寒玉蟒發出凄厲的慘叫,沒入水中,蟾蜍繼續逃跑,但寒氣入體,跑得極慢,不過也漸漸的快到潭水的邊緣了。

  不料正在此時,寒玉蟒從蟾蜍附近的水下鉆出,用兩尺長的鋼刀似的獠牙咬住蟾蜍的頭部,蟾蜍奮力掙扎,皮膚又滲出黑色的體液,把寒玉蟒的嘴巴都腐蝕了不少,寒玉蟒卻不管不顧,只管死命咬住,終于,過了一會兒,蟾蜍兩腿一蹬,不動了。

  這時寒玉蟒才收回珠子,它的造型可是大大的不好,被蟾蜍噴中的地方是面目全非,有的地方深可見骨,一只眼睛也是睜不開了,嘴巴也因為咬蟾蜍被毒液腐蝕得坑坑哇哇,它卻異常興奮,發出勝利者得嘶鳴。

  說時遲,那時快,正在寒玉蟒自鳴得意的時候,不遠處的草叢里一個黑影撲將過來,正是那逃走的赤虎!看它撲過來的速度,哪里還有半分行動不便的跡象。

  寒玉蟒始料未及,但反應奇快,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躲開了赤虎撲向脖子的一擊,卻被赤虎抓住尾巴,赤虎張嘴便咬,兩顆長長的獠牙深深的刺入寒玉蟒體內,寒玉蟒奮力掙扎想要甩開赤虎,赤虎卻死死咬住不放。

  “看樣子水汽和火球都不是能夠隨便發的,不然他們也不會這樣肉搏了,最好同歸于盡。不過這個赤虎可真狡猾,居然先逃走然后躲在一旁,等寒玉蟒和蟾蜍兩敗俱傷了再出來偷襲。”李磊心想,正在這時,李磊發現巨蛋又輕輕的動了一下。

  不提李磊在哪里打著小算盤,兩獸卻在殊死搏斗,只聽得呲啦一聲,赤虎居然活生生的把寒玉蟒的尾巴咬了下來,寒玉蟒痛的是滿地打滾,十分瘋狂的樣子,赤虎見狀,也就按兵不動。

  塵埃落定之后,李磊發現寒玉蟒少了一截五尺長的尾巴,頓時血如泉涌,身上又有許多傷痕,有昨天和兩個人類打斗的,有今天跟兩獸爭斗留下的,遍體鱗傷,水汽看樣子也是發不出來,一副強弩之末的樣子。寒玉蟒打量下赤虎,基本沒受什么大傷,便慢慢往寒潭邊上撤走,看樣子是放棄了。

  赤虎看來也知道窮寇莫追的道理,并不打算對寒玉蟒趕盡殺絕,正準備去取異果,卻聽到一個清脆的響聲,原來正在此時,小寒玉蟒準備破殼而出了。

  赤虎發現了巨蛋,眼里露出貪婪的目光,不由得往巨蛋方向走了幾步,寒玉蟒見狀,卻好像發了瘋一樣的撲過來,赤虎惱怒的一口咬住寒玉蟒的脖子,而寒玉蟒眼里露出決絕的神情,對它脖子的傷口不管不顧,而是發揮本能,用身體纏繞,把赤虎從頭到腳緊緊纏住。

  赤虎吃痛,咬得更用力了,接近兩尺長的獠牙幾乎把寒玉蟒的脖子咬穿了,寒玉蟒不管,只是更加用力的絞殺赤虎。

  李磊大喜,心道:難道真有菩薩保佑,這些巨獸真的會同歸于盡?果真如此的話,回去我一定去村頭菩薩像面前多磕幾個頭,多供奉幾個果子。不料寒玉蟒一眼掃到了李磊,在箍得赤虎無法呼吸的同時,吐出一口比之前弱的多的水汽,眼看就要噴到了李磊,寒玉蟒最后看著漸漸破殼的小蛇,露出欣慰的眼神,兩眼一閉死去了。赤虎無法呼吸,動彈不得,掙扎一陣,也頭一歪死了。

  話說寒玉蟒奄奄一息之際噴出的水汽,速度并不快,如果李磊自由的話一定能躲開,奈何被綁成了粽子,盡管如此李磊拼盡全力挪動,但即使這樣,也沒能跑出水汽的范圍。

  但畢竟寒玉蟒彌留之時噴出的水汽,去勢不足,只噴到了李磊的左手小臂。但李磊被噴到的地方立刻失去了大部分知覺,只感覺寒氣刺骨,并且小臂上的寒氣還在不斷的向上侵蝕。

  李磊不禁又喜又悲,喜的是巨獸們真像他期盼的那樣同歸于盡了,悲的是他卻在最后關頭被寒玉蟒水汽噴中,小命兒不一定能保得住。他用力掙扎,想要掙開水草,水草卻紋絲不動,李磊想想覺得這樣不行,要找到什么鋒利的東西把水草劃開才行。于是他目光四下一掃,發現怪蜥前足上的爪子非常鋒利,而且離他就區區四五步的距離。于是李磊收縮全身,又伸張,用腳蹬地,通過這樣的方式慢慢的移動到了怪蜥爪子旁邊,開始通過身體上下磨蹭,在爪子上切割水草。

  大約半炷香的時間,李磊便利用怪蜥利爪把水草磨開了一半,然后用盡力氣掙開了水草。這時候寒氣已經把整個左臂都侵蝕了,而且并沒有停止的意思,還在繼續往身體里走。李磊急的尤如案板上的老母豬,心想:這該死的寒氣,如果以這種速度繼續入侵的話,沒等我回家找郎中,自己就應該凍僵了。

  正當李磊不知該如何是好之時,只聽得啪嗒一聲,潭中小臺上的異果掉了下來,發出了聲響。李磊靈光一閃,有了主意,快速向潭邊走去。心想這果子引起這么多從來沒見過的,厲害得嚇人得怪獸來搶奪,肯定是不得了得寶貝,說不定便能治好我這寒氣。

  等到他跳入潭中,感覺潭水并不如他想象中那般冰涼,特別是上面的水溫和腳底的水溫有明顯差距。隨著他越游越近,感覺道空氣越來越熱,贊嘆道:“這果子好大的熱氣。”心里對此紅果能解寒毒更有幾分信心了。

  李磊用一只手臂支撐著爬上了這個不高的小臺,用右手撿起紅果,感覺有些燙手,又把果子扔下,心中不禁又猶豫起來:這果子到底能不能吃,我吃了會不會被燙死啊。

  寒氣卻不給李磊細細思考的機會,這點時間已經快把整個左胸都侵蝕了。李磊心一橫,想著不管那么多了,死馬當活馬醫吧。便就著寒潭水,一口把紅果吞進肚里。

  “啊,好熱,熱死我啦!”李磊感覺胃里一股熱氣傳到肚臍下方,然后發散到全身,左胸的寒氣很快消退。但是熱氣卻有增無減,李磊感覺全身上下好像在柴火上烤著的羊羔一樣,肉色竟然也慢慢的開始變紅了。

  “快跳進水里,這水的寒氣應該能幫我。”李磊噗通一聲跳入水中,確實有所緩解,但是肚臍下方傳來的熱氣卻越來越多,李磊知道這寒潭是水越深溫度越低,就往潭底潛去。但是不知道異果是到底是什么果子,熱氣好像無邊無盡似的,李磊熱的漸漸意識模糊,只憑著本能朝冷的地方游過去。

  突然之間,李磊機靈靈的打了一個寒顫,恢復了一些意識,卻原來是一個很小的泉眼,卻不知道這泉眼為何這般寒冷,連熱的幾乎昏迷的李磊都能感覺到明顯的冷意。

  “是了,這就是潭水寒冷的原因了,我要是喝上幾口的話,說不定可以緩解身上的熱力。”

  說做就做,李磊張開嘴,在泉眼上方用力的吸了一口,靠近了才發現,泉眼里除了泉水之外,還有些亮晶晶的淺藍色的小點,李磊把泉水和小點一起喝下去,一股寒氣便蔓延開來,李磊感覺身上的熱氣特別是頭部的熱氣消散了一些,大喜,心想,這東西果然有效。于是有接著猛吸了幾口。

  事與愿違的是,這寒氣好像有生命一樣,居然和熱氣在李磊體內搶起地盤來了,寒氣占據上半身,熱氣占據下半身,上半身冷得要被凍住,下半身熱的要熟,實實在在的冰火兩重天。

  隨著李磊又吸入一口泉水,寒氣氣勢洶洶的朝著熱氣發起攻擊,雙方在肚臍下方開始大戰,李磊覺得肚臍下方傳來不可忍受的劇痛,開始雙手亂打亂抓,慢慢的,他感覺自己的肚子好像漲了起來,有種要爆炸的沖動。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