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49:0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劍騎士之審判
  4. 第三回 光明與黑暗

第三回 光明與黑暗

更新于:2018-03-16 19:19:59 字數:5230

字體: 字號:
  夜晚馬上就要過去,月光漸漸變暗。夜空的東面顯現出一點朝光,朝陽馬上就要升起。此時的劍盾村顯得很幽靜,擎劍峰被微微的霧氣環繞。破盾族長女兒的奇魂在光芒中慢慢的顯現了出來。劍盾村的村民們在劍府外等了一晚上,就為知道破盾組長女兒的奇魂是什么。

  此時的宮廷大省,萬明島上,偉相殿內。

  此時的萬明島與往常一樣的肅靜。偉相殿內,鶴公爵對墨鞠的診斷已經結束,鶴公爵坐在墨鞠身旁觀察墨鞠的情況,鶴公爵一聲潔白古裝,戴著有些許紅色的白帽。

  科寧國王站在一扇木質紗窗前,望著夜空中即將落下的月亮,腦海中思考著今晚發生的怪異現象。站在墨鞠一旁的還有兩名侍女,這兩位侍女臉穿著基本一樣,都是王室侍女服,一身淡黃,草綠搭配的絲綢服,兩位侍女都是美若仙女般。無論是科寧國王,鶴公爵,還是兩名侍女都在擔心墨鞠的情況。

  兩位侍女臉上表現得還有點驚訝,因為她們第一次看見劍騎大陸上的第一名醫鶴公爵醫診過程。整個過程她們被鶴公爵獨特的看診方式和醫術震撼。

  醫學講究四診法,望診、聞診、問診、切診。望診,看病人的是用肉眼觀察病人外部的神、色、形、態,來推斷疾病的方法

  。聞診,是通過醫生的聽覺和嗅覺,收集病人說話的聲音和呼吸咳嗽散發出來的氣味等材料,作為判斷病證的參考。

  問診,是醫生通過跟病人或知情人,了解病人的主觀癥狀、疾病發生及演變過程、治療經歷等情況,作為診斷依據的方法。

  切診主要是切脈,也包括對病人體表一定部位的觸診。是用手指切按病人的動脈處,根據病人體表動脈搏動顯現的部位、頻率、強度、節律和脈波形態等因素組成的綜合征象,來了解病人所患病證的內在變化。

  鶴公爵采用的就是最簡單的四診法,鶴公爵的奇魂是靈獸——丹羽鶴。

  丹羽鶴本擅長攻擊,還是最危險的毒。丹鶴公爵卻把丹羽鶴往醫治方面修煉,起初十分困難,但鶴公爵在一段奇遇后,從此修煉變得易如反掌。丹羽鶴最后更是成為稀有的靈獸,成為醫治救人的神獸,丹羽鶴全身都有治病的奇用。

  丹羽鶴停在鶴公爵旁邊,醫診全程,鶴公爵都沒有睜眼。而是用通感魔法,將自己的意識轉入丹羽鶴內,運用丹羽鶴特殊的醫效來診斷。

  望診,丹羽鶴的雙眼望著墨鞠全身,鶴公爵的腦海里顯現的是墨鞠全身的血液、經脈情況,并看不見墨鞠外部的傷勢,鶴公爵腦海中的圖像,墨鞠身上有瘀傷的部位則與其它正常部位不同。

  經脈中流動的是氣血,有傷的部位會導致經脈中氣血流動不同,據此便可以推斷何處有傷勢,與傷勢輕重。

  鶴公爵從丹羽鶴傳來的墨鞠經脈圖像中看出墨相多是因撞擊產生的瘀傷,最重的就是最后頭部撞擊給頭部造成的傷勢,因為墨鞠頭疼全程在使用魔法,所以氣血流失比較嚴重。

  一個望診就包括了聞診、問診。望診持續了一炷香,因為墨鞠修煉太高,鶴公爵要看清他的經脈流動需要很長時間,鶴公爵看得很全面,每一個細微的脈動都看得清清楚楚,這是醫者仁心。望診過程中,鶴公爵與丹羽鶴的身上都有著氣流的旋動包圍著,這起到保護的作用。

  最后的切診,更有一般仙風。切診時,鶴公爵依然沒有睜眼。只見丹羽鶴的身上飄出一些羽毛,羽毛有規律的飄到墨鞠周圍,

  懸浮一會后,鶴公爵用意念,使所有的羽毛街接觸墨鞠的身體,所碰之處都是受傷之處,接觸后,羽毛并向墨鞠體內輸入一定的氣血有助于墨鞠體內氣血的流通。

  一番時間過后,鶴公爵見墨鞠體內的傷勢都已經恢復,體內的氣血也流動通暢,便取消與丹羽鶴的通感,慢慢的睜開眼。此時的鶴公爵很虛弱,消耗了大量的氣血與念力。

  丹羽鶴也趴在鶴公爵身旁休息。一旁的侍女開始見鶴公爵閉著眼,有點輕視,但到了切診時發生仙風般的場面,便被鶴公爵的醫術所震撼。

  看診結束后,墨鞠醒來,因為墨鞠感覺到了大陸上有一個超神的奇魂出現。墨鞠醒來坐在床鋪邊沿。

  “科寧國王,墨相醒了!”一位侍女朝國王說了一聲。科寧國王聽到馬上走過來詢問墨鞠的情況。

  “墨相,現在你感覺如何!”科寧國王問。墨鞠看見一旁閉目養神的鶴公爵,便明白自己受傷暈過去了。

  “多謝國王關心,臣已無大礙,多謝鶴公爵的醫治。”墨鞠回答,并向一旁的鶴公爵拱手作揖。鶴公爵點頭示意,沒有多說,接著休息。

  “墨相,今夜你為何會有如此怪異的舉動,今夜偉相殿前所發生的事已經驚動大陸......”科寧國王問。墨鞠也知道國王要向大陸人民解釋今夜的事,而且自己也必須解釋自己的舉動。

  “請二為侍女下去,我與科寧國王,還有和鶴公爵有要事商量。”墨鞠下令后。兩位侍女便出了偉相殿,偉相殿大門也自動關上。

  “科寧國王!今夜臣的舉動想必與夜空中出現的紫、紅異月有關。我年輕時查閱史書,并走訪民間得知,大陸上不定期會在月圓之夜出現不同顏色的月亮,而不同的月亮出現后,當夜便回有一個嬰兒降世,這名嬰兒也將會是三大奇魔法之一的修煉者,他的本體將來會是神一般的存在,與常人的奇魂不同,所以,這種特殊的奇魂被稱為、異月奇魂,因為臣的奇魂就是異月奇魂,而且奇魂是大腦的意識,所以能對此產生感應,但臣也沒想到會有如此強烈的反應。”墨鞠說到這自己就陷入了思考。

  聽完墨鞠的概述。科寧國王和鶴公爵都產生了疑問。鶴公爵用意念傳達了自己的疑問,傳給了墨鞠的意識。

  “請問墨相,那今夜為何會同時出現兩種不同顏色?”墨鞠回過神,繼續說。

  “至今大陸上只出現過紅色,橙色,藍色,綠色四種不同的月亮,這四種月亮的出現都相隔上百年,據臣的推斷,紫色與紅色同時出現,并與上一次異月的出現相隔不到百年,說明大陸上將會有一場浩劫。”聽到這,科寧國王便問道;

  “那這兩名神世本體可有發動這場浩劫的能力?”墨鞠聽了,思考了一會才回答,因為他也不確定。

  “臣也不確定,不過據史書記載,每次異月奇魂的出現,都會有一個變異奇魂伴隨出現,這個變異奇魂同樣出生在嬰兒中。變異奇魂修煉的路好壞無法預料,但將來,可以與異月奇魂相庭對抗,同樣是神一般的存在。所以異月奇魂的出現可以帶來光明,也可以給大陸帶來黑暗。”國王聽了陷入思考。

  “我感受到了變異奇魂的誕生,在大陸的東北部,科寧國王,臣請旨去搜查變異奇魂。”墨鞠說完已經站在了偉相殿大門前。

  “好,墨相,孤下旨,命你全權接手此事,盡全力將變異奇魂與異月奇魂納入王室,不行則盡力避免浩劫的發生!”

  科寧國王下達玩旨意后,偉相殿的大門打開,墨相騰身一躍,飛速的往大陸的東北部飛去,墨鞠根據腦海中變異奇魂出現而產生的意識振動,去尋找擁有變異奇魂的嬰兒。

  偉相殿外,鶴公爵向科寧國王辭退后,回到自己的洞府,科寧國王也回到安川殿內。

  科寧國王和鶴公爵走后,偉相殿外的一側的金柱邊上出現一個黑影,這個黑影像是個女兒身。看了一眼各自離開的科寧國王和鶴公爵就消失在陰影里。

  萬明島在嚴肅的寂靜中到了天亮

  萬明島的東面,劍騎大陸東部海面的一個小島上,這個小島屬于大陸的附屬島,卻不受萬明島的管轄。因為這個小島被統眼組織占領,一直與大陸作對。之后這個小島被改為夢人島。

  萬明島的一個山洞前,有一尊女雕像。這尊雕像被雕得美若天仙。

  山洞很大,山洞里流出一條小溪。這個山洞位于夢人島的最高峰上,在小島的中心。所以溪流往四周流向大海。洞口站著統眼組織的統領——曲心。

  曲心從外表看不出具體的年齡,一身黑紫搭配的服裝,怪異的草綠披風遮住了他大部分的容貌,仔細一看,會發現曲心的這件披風與那尊女雕像的披風是一樣的,只是看不出顏色的區別。

  曲心已經成神,是大陸上第一個黑暗之神。

  曲心站在洞口,此時朝陽從東方升起,微微的陽光照入洞內,照在那尊女雕像的臉上,一切都顯得很祥和。曲心看著陽光照在那栩栩如生的雕像上,感覺看見了真人,那位自己愛著,卻不屬于他的女子。

  曲心的心里回憶起無數往事,他便走到一把木琴前坐下,木琴上刻著

  “以心悅琴,琴意了了。——宿琴贈。”

  曲心談奏起一首古琴曲《憶故人》,琴聲一起,此座山峰充滿了回憶,思戀的味道。曲子彈到一半,曲心背后出現一名女子。這名女子便是偉相殿的皇家侍女,之前照看墨相的女侍,并在偉相殿外消失的黑影。曲心發現了她。

  曲聲一停,曲心怒吼;“你來干嘛,還要說幾遍,我談琴的時候不要來煩我!”一陣氣浪揭衣而起。

  “父親,夕兒知錯了,夕兒有要事告知。”曲心聽了這才平息,氣浪也消失了。“說吧,什么事?”

  花夕是曲心的養女,雖然不是親生,但曲心極其愛花夕,平時對花夕也很嚴厲,不管是辦事,還是修煉。所以花夕的實力是整個夢人島上,除了曲心,實力最強悍的。

  此時的花夕看上去也就十五六歲的花季少女,但在萬明島上看上去是二十幾歲的絕色佳人,這是一種曲心特有,傳給花夕的意型術,大陸上獨一無二。

  “回父親,昨晚,夜空中突現紫紅異月,大陸首相墨鞠,因此發生強烈不適,在萬明島上做出巨大響動。后,夕兒偷聽得知,這與異月奇魂出世有關,還說到變異奇魂會給大陸帶來一場浩劫.......”話音未落,曲心便消失在古琴旁,并傳來

  “夕兒,為父知道了,我先走一步,你趕緊帶兵前來......”聽到父親急促的聲音,花夕楞了幾秒,然后也消失在洞口前。

  曲心在黑暗中生存的亡魂的幫助下,很快就知道了墨鞠的行蹤。科寧國王親自帶領上千人的劍騎大軍從萬明島出發,鶴公爵也陪同,在鶴公爵意念與墨鞠的意識溝通幫助下,墨鞠與劍騎大軍馬上知道了此行的目的地是劍騎大陸的東北部,蘇達行省的劍騎村。曲心也派統奇給花夕傳信,告訴花夕目的地是劍騎村,花夕帶領著幾百人的統眼組織成員往劍騎村進軍。

  兩大軍隊看來必有一場大戰了,這將是劍騎大陸統一上百年以來的第一次光明與黑暗的大規模的交戰。

  此時的劍騎村是一片高興的氛圍,因為全村包括劍盾族人都在為破盾族長女兒的變異奇魂而高興。

  破盾族長在父親和長老那里知道了變異奇魂的源來。破盾族長的女兒是變異奇魂——雙劍盾。原本破盾女兒是奇魂——雌雄雙劍,但在降生時,那兩道紫色、紅色的光速讓雌雄雙劍產生了變異,另一個奇魂——雙面盾不知從何而來在月光的催化下與雌雄雙劍共同成為破盾女兒的奇魂——雙劍盾。雙劍盾并在月光的強化下,與破盾的女兒身體融合,附在她身體表面,成為了變異奇魂,她的身體堅不可摧,攻防兼備。但此月光含有黑暗的元素,所以破盾女兒身體里有黑暗元素的存在,長大后可能踏入黑暗。

  ......

  學校食堂里擠滿了前來吃夜宵的學生。排著很長的隊伍。

  “你看,叫你快點,這么多學生,又要等很久。”牧然撒嬌的說,嘟著嘴。

  “牧然別生氣,你看隊伍不長,我們去站會就輪到我們了。”林戈指著隊伍。林戈不想去插隊。

  “算了,林戈我了解你,你不想插隊,我看見一個學生我認識。”牧然往隊伍走去。

  兩人走了過去。到了一位男生旁邊。

  “劉黎!幫我打兩碗夜宵,可以嗎?”劉黎時牧然的追求者,也是同班同學。牧然拒絕了劉黎的追求,兩人成為了很要好的朋友。

  “食堂規定一個人只能打兩碗,你自己排進來吧!”劉黎沒多說,往后推了一步,讓出了位置。

  “就等你這句話”牧然排在了劉黎前面,對林戈使了和眼色。林戈無奈的站在一旁。

  “嘿,小姑娘,插隊可是不對的。”后面傳出一個很不友好的身音。

  “說誰小姑娘呢?”牧然有點生氣的轉過頭。看見了一個痞子打扮的男生。“呦,這不是有名的痞子,龍哥嗎?”牧然輕蔑的說。

  此人名叫古海龍,也是高三學生,是學校里的混混,整天不務正業。

  “說你呢,賤人。”古海龍不高興了。上節課剛被老師教訓,一肚子氣。

  “我操”牧然開口大罵。牧然也是個女漢子,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她正準備上前扇古海龍一巴掌。卻被一旁的林戈拉住了。

  “龍哥,怎么,最近又不安分了,忘了上次的教訓了。”林戈出面了,自己的女人被欺負,怎么能看著不管。林戈和古海龍高二是有過節的。

  古海龍高二才轉到這個學校,古海龍是來混時間,他父母在商界有點地位,古海龍將來肯定是子承父業的。他剛來就在學校找麻煩,誰不爽他,他就教訓誰。古海龍想混出點地位。

  后來找到林戈頭上。林戈是個穩重的人,不喜歡打架。卻依舊早高二混的有名氣。古海龍幾次挑釁,林戈都忍了。林戈很講義氣。在學校有個拜把子的兄弟。古海龍吧他兄弟給打了,還當著全班的面和他兄弟的妹妹體分手,古海龍本就是玩弄感情而已。終于古海龍自討苦吃,林戈為了給他兄弟找回面子,決定教訓一下古海龍。

  林戈當時高二,在高三有個表哥,混得很好。所以林戈在高二沒人感惹他,古海龍剛來,自然不清楚這些。

  林戈和他表哥一起就吧古海龍教訓了一頓。那次古海龍吃了很大的虧,被打服了。后來一直沒敢找林戈麻煩。

  古海龍想起了高二的事。沒再多說什么,一臉的怒氣。

  “你給我等著。”古海龍放下了一句狠話,轉身離開了食堂。身后跟著幾個高三的學生,應改是他收的小弟。

  “放狠話,誰不會,有膽就來啊。”林戈無所謂的說了一句。古海龍也聽見了。

  “林戈,你真棒。”牧然異常的高興,林戈是為她出頭的。

  “沒事了。”

  林戈和牧然很高心的吃完夜宵,回到教室繼續上弟四節晚自習。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