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38:09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星戰之機甲狂徒
  4. 一 基因胎

一 基因胎

更新于:2018-03-16 14:51:50 字數:6959

  宇宙歷4991年

  浩瀚的星空依然還是璀璨美麗的讓人心醉,只是在那仿佛的平靜中,在這會的隱隱的卻是帶上了幾分焦灼的氣息,自從24年前帝國傾全國之力遠征聯邦政府失敗之后,星空之間的這種焦灼一下子便像是在那最前端的戰線上抽離了出來,迅速的彌散在了整個帝國近千個殖民星,幾百萬光年的星空之中,有見識的人到了這個時候都已經知道,帝國,亂了。

  是的,輝煌了近1000年的帝國亂了,近千個殖民星,大大小小的起義此起彼伏,帝國中央政權到了這個時候已經對接近23%的殖民星完全的失去了對它們的控制,雖然帝國軍隊在岳風上將的帶領下四下里撲掃著起義的重重烈火,但帝國沒落的趨勢已經不是他一個人可以阻止的下來,帝國已經是走到了土崩瓦解的時候了……

  奧斯頓抬眼深深地看了一下巨艦前那浩瀚的星空,群星依舊,可是在那群星之外呢?帝國內患不止,已經休生養息了24年的聯邦政府卻又開始蠢蠢欲動,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動作,只不過是他們樂得看到帝國更亂一點,多少還有一點震懾力的帝國中央軍損耗的更多一點而已。

  奧斯頓,48歲,在人類進入大宇宙時代后普遍200歲左右的壽命的面前,他只能算是帝國年輕有為的一個將領,身為帝國四大家族之一的奧格斯格家族次子的他,雖然沒有家族族長的繼承權,但憑著家族的實力,在帝國內里自然是前途無量,只是以帝國的現狀,這前途無量更多的就是要打上幾個問號了。

  與奧格斯格家族大部分的成員不同,3年前便靠軍功晉升為帝國中將的奧斯頓身形頗為的瘦長,高約莫是在188cm左右,黑色的帝國中將軍服搭配在他的身上,沉穩、冷厲,也不乏軍人特有的那一種剛毅,只是那略顯狹長的雙眼和薄薄的唇壁,多少的出賣了他幾分刻薄寡恩的天性。

  5艘巨大的軍艦開始緩緩地將速度降了下來,它們這一行的目的地,人類文明的第一顆殖民星——月藍星已經就在它們的面前了。

  奧斯頓嘴角之間微微有些冷誚的掠動了一下,說起來都有點諷刺,帝都阿迪龍星上那些腐朽的高層們為了防止岳風上將所謂的坐大反叛,他的軍隊配置的只是24年前便已經淘汰了的軍艦和武器,像面前這4艘萊恩級帝國主力戰艦和1艘普休斯旗艦這一個級數的星際戰艦卻像是雜草一般甩在了星港之中,看著挺是可惜也挺是眼熱的他通過家族的力量轉轉手,才讓它們重新的遨游在了宇宙星際之間,成為了他現在在太昊星區進行常規巡邏的座艦——換成是在24年前,這樣5艘戰艦完成整編艦隊后開到帝國前線,聯邦的軍隊就算是不望風而逃也是要退避三舍,但在這時,似乎卻只能成為一個顯擺的工具。

  站在奧斯頓身旁的他的心腹阿杰爾恭敬地向著他道:“將軍,艦隊已經停靠在月藍星軍港進行常規補給,時間大概需要2天。”

  “嗯。”奧斯頓道點了點頭,示意著已經知道了。

  看著阿杰爾將這一時需要的一系列命令傳達了下去,奧斯頓突然地問了一句:“阿杰爾,你怎么看那基因胎?”

  阿杰爾聽著想了想,微微地苦笑了一下道:“很難說,基因鐵律早已經證明了生物體無法承受基因混合和急劇突變所帶來的嚴重副作用,對于秘報上所說的這樣一種科技,我不太認為已經是實現了的。”

  “那要是真的實現了呢?”奧斯頓看了阿杰爾一眼,不置可否的道。

  “如果實現的話……未來的戰爭模式都會因此而改變!”阿杰爾言語間雖然很肯定這個被命名為“基因胎”的科技的價值,但卻強調了一下“如果”兩個字,顯然對這一種科技是否能夠實現并不抱太樂觀的態度。

  “反正也到了這里,有沒有實現,看看也就知道了。”奧斯頓淡淡的道,微微地掠起的唇角,在這一時卻是可以看出一絲意味深長的蘊味。

  自從1500多年前的“基因混亂”時代,強制改造出來的基因戰士證明了生命體(包括人類在進入大宇宙時代后所發現的各種動物)無法承受基因混合和急劇突變所帶來的嚴重副作用后,人類對自身個體基因的改變已經有了很客觀正確的認識,基因科技雖然無法將人體改造成超人那樣的強橫存在,但還是徹底的消滅了人類可能罹患上的很多疾病,正常的人類壽命也已經延長到了200歲左右。

  “基因混亂”時代對整個人類文明的影響是極其的巨大的,短短只是100多年的時間里,瘋狂而盲目的基因工程徹底的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大規模的基因病毒的漫延,人類在那100多年的時間里,2萬多億的人口竟是滅絕了接近6成,“基因混亂”時代結束后,人人談基因科技而色變,近千年的時間里甚至被立法禁止進行研究,直到近幾百年才松動了一點,這也導致了基因科技自那一時開始便完全的沒落了下來,1500多年的時間里再沒有一項基因科研成果的面世——半個多月前,奧格斯格家族的秘密情報部門中卻突然的呈遞上來一份讓人震驚不已的“基因胎”的秘報。

  “基因胎”是月藍星上一個叫亞爾弗列得的基因學教授正在進行著的科研項目,起因是他在月藍星一個高輻射地區采集到的一種特殊的植物,從那秘報上不完全的報告上看,這一種植物經過基因加工后,它可以在“基因培養池”中催生成各種不同的形態和屬性變化,更重要的是,這種植物經過基因培養加工后,它不會受到不同基因突變或是基因彼此間劇烈沖突所帶來的嚴重副作用!

  從秘報上暫時還看不出這種特殊的植物前一種特性具體的作用,但后面的那一種特性卻足以讓人浮想聯翩了,只是“基因混亂”時代上萬億人類死亡所總結出來的基因規律讓這一種科技的真實性大大的打了一個問號,不過不管怎么樣,正在月藍星所在的太昊星區常規巡邏的奧斯頓這時還是接到了奧格斯格家族的秘報,盡一切可能探查一下那一個不知是否真的實現的“基因胎”……

  ……

  月藍星、堰城

  做為人類文明的第一顆殖民星,月藍星在人類文明進入大宇宙時代后不久便已經沒落了,過分的開采資源、過分的污染,原本美麗無比的星球變的滿目瘡痍,破敗不堪,再加上自認為已經有了后路的人類先輩們爆發的那一次可怕的核戰,現在的月藍星上不少的地方輻射依然非常的嚴重,真正能夠住人的地方已經縮減到月藍星九塊大陸中不足一半的地方,物種更是滅絕了接近六成,若不是人類文明在那核爆之前已經開始進入了大宇宙時代,人類文明可能因此而倒退幾個世紀!

  堰城只是一個不到300年歷史的城市,不過在現在的月藍星上來講,堰城的繁華卻是絕大部分的城市都比擬不了的,相對優良的資源和便利的地理環境讓它成為月藍星上數一數二的超級大城市,也讓它當仁不讓的成為了月藍星的行政中心。

  月藍星的大小、重力等環境和地球差不多,不過月亮的顏色卻是熒亮的藍色的,這個被命名為“藍色妖姬”的月亮,給整個大地都度上了一襲淡淡的神秘而浪漫的氣息,不少的地方,熱情而大膽的少女們在這藍色的夜光里肆意的挑逗著,盡情地展露著她們美好的身段。

  “重哥,快出來啦,時間差不多要到了,你要是再搞下去,‘小強’都要給你玩爆了。”一個約莫20歲出頭的小胖子在這城郊的小工廠里高聲的叫喊著。這外表看似普通的小工廠,里面居然停著一架約12米高,紅黑相間的中型機甲,四下里各種各樣的零件遍布,看著非常的雜亂。

  “去你的烏鴉嘴,死胖子,要是我這架‘小強’給你咒爆掉了,看我不把你那黑烏龜給砸了!”一個看著差不多年紀的青年從機甲的主控制室中探出頭來,笑罵道。

  “秦重,我嚴重的警告你,我的機甲是叫黑龍王,黑龍王!你再敢叫它黑烏龜,信不信我真人版的KO了你!”小胖子發彪吼道。

  “就你?還真人版KO我?”機甲上面的秦重似笑非笑的瞅著那小胖子,道。

  “哼,就是大爺我又怎么樣,92公斤的身材,砸都砸死你,服不服,不服你吹BB啊!”小胖子給秦重看得心下里有些發虛,但還是死硬的道。

  “是是是,你牛,你B。”秦重嘖嘖地笑了下,話音才是落下,整個人已經從那機甲主控制室里跳了下來,在小胖子身前微微的一個前翻,一條能量長鞭突地甩了出來,瞬間里捆住了小胖子的雙腳,一拖、一拉,“砰”的一聲沙塵四濺中,可憐的小胖子整個的已是栽倒在了那里。

  “嘖嘖嘖,92公斤是吧?真人版來KO是吧?”秦重好整以暇、晃悠晃悠的踱到小胖子的身前,笑嘻嘻地道。

  “重哥,重哥,玩笑,純屬是玩笑……”小胖子很是識實務者為俊杰地諂笑道。

  “你那黑烏龜呢?先拿出來給我看看,4天時間在那里,要是沒點什么長進,你看我怎么給你來真人KO一下!”秦重手指勾了勾,道。

  “重哥,您驗收。”小胖子將自己的小空間儲存器遞過給秦重,這會語氣中倒是略帶了幾分的得意。

  打開那小空間儲存器,小胖子那架黑色的巨型機甲便出現在了秦重的面前。

  人類真正進入高速擴張發展的大宇宙時代是在發現了空間節點后,通過空間節點進行空間跳躍可以瞬間穿過幾萬甚至是幾十萬光年的距離,而隨著對空間節點的不斷研究,像小空間儲存器這樣的附屬產品也隨之而出,不過居于對空間能量的把握,現有的科技水平下,小空間儲存器去到極限也就是剛好承載那些高達十幾二十米的機甲,不過這種規模的小空間儲存器極為的稀少和昂貴,絕大部分人都是消費不起的,就是在軍隊中也只是很少的一部分特種機甲高手才會配備,5立方米以下的小空間儲存器才是現在市面上的主流,但價格也很不便宜就是了。

  小胖子這架機甲要比秦重那架大上不少,黑色的甲身微微地反射出一絲厚重而內斂的黑色光芒,拉風的兩翼翼展成“X”狀,屬于傳統的“X”系列人形機甲,看著挺酷的就是。

  “你的光腦拿過來。”秦重看著小胖子的機甲落地激起的塵土,眼睛倒是亮了一下,說是拿,自個卻是直接的將小胖子手腕上的小型隨身光腦扒了下來。

  “全CiV輕甲…磁爆能量爪…KbVII速射槍…3倍重力罩…反重力推進器…”

  秦重看著小胖子光腦上他那架機甲的設計圖和各種數據,嘴角不禁地掠過幾分莫可狀名的笑意,道:“胖子,你行啊,終于想到要從你那重型龜殼中探出你的**了?”

  “是要的了,您老教育了那么久,我是該要雄起一下了。”小胖子看著秦重嘴角的笑意,心里有些哆嗦了下,趕不忙的道。

  “說吧,誰幫你改造的?”秦重看著小胖子還算識趣,隨手的將那光腦遞回給他,笑笑道。

  “我……嵐月,是嵐月的主意!”小胖子絕對是有做叛徒的天賦,轉瞬間里就把自己的妹妹給出賣了。

  “就知道是這丫頭……”秦重瞅了瞅小胖子那機甲,說到這“丫頭”,語音里卻隱隱的帶著幾分寵溺。

  秦重瞅了瞅小胖子的襠下,繼續地道:“不過她這次倒沒有錯,你這個重型烏龜是該露露**來透透氣了,再不然都要完萎了。”

  小胖子之前那所謂的“黑龍王”在秦重看來壓根的就是一只黑烏龜,不知疊加了多少層防御的甲殼,巨型的防御盾,防御力確實是暴高,攻擊力嘛卻可以說是無限接近為0了,不過小胖子向來忍得,還真的是沒有幾個人能把他那個烏龜殼給打爆。

  現在的這一個“黑龍王”又不同了,有意的取材進行過掩飾的外形,對機甲材料沒有一定認識的人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同的,但在內在里,它卻是從一個極端走到了另外的一個極端,完全擯棄防御,追求的是高速、高攻,再加上3倍重力罩和反重力推進器這2樣運用的好極是陰人的寶貝,在地下機甲擂臺上幾乎沒輸過但也幾乎沒贏過的小胖子說不定還真的是可以雄起一下。

  秦重和小胖子都是這里堰城大學機甲修理系的學生,秦重是單親家庭出來的,老爸秦猛曾經是月藍星第3艦隊的一個機甲軍官,但在他15歲的時候卻已經意外殉職,在那后,在他老爸的熏陶下對機甲極是狂熱的他幾乎是用盡了家里所有的在存款,從黑市上買下了這一架他命名為“小強”的機甲,再通過打地下機甲擂臺,攢錢買下了面前的這一個小型的工廠。

  秦重年紀不大,再過2個月才22歲,寸發、國字臉、濃眉、虎目。雙手非常修長,筆直垂下的指尖接近過膝,右手手腕纏著一條造型奇異的黑色能量護腕,整個人看著算不上俊朗,外露出來的皮膚經過他長年的訓練明顯比較粗糙,膚色比常人也要黑上不少,不過身形卻非常的勻稱,只是兩眼掠過那些機甲的時候,眼眉間卻是不覺意的會掠過幾分近乎是偏執的狂熱。

  22歲是現在的帝國法定的充許參軍的年齡,一來是為了保證兵源的素質(身體、心理和知識方面都是,人到了22歲這3個方面都已經開始成熟),另一個方面是為了減少軍事財政的支出,況且一些特殊的兵種,就比如機甲戰士,它對身體方面的要求是非常的高的,連發育都還不完全的身體是很難禁受得住正式的機甲訓練的,而出于保護和避免機甲戰士泛濫的原因,帝國是有法律明文規定任何機構或組織都不能對22歲以前的青年進行正規的機甲培訓——這點對一些大家族或是大組織來講當然是形同虛構,可是像秦重這樣的普通人,雖然能夠從黑市中買到機甲,但要想接觸到正規的機甲訓練就很難了,除非是通過參軍這一個途徑,事實上來講,再過2個月他也是準備著去參軍的了。

  小胖子則是叫軍什羅,月藍星總督軍什荼剎的兒子。軍什羅也是機甲的狂熱愛好者,3年多前在機甲的地下擂臺上看到秦重那架“小強”的比賽后,驚其為天人,刻意地結交下,和秦重很快便成為一對死黨,他的“黑龍王”的成形其實也大半是秦重的指點,甚至不少的零部件都是秦重經手的。

  “重哥,聽說呆會的擂臺老鬼頭特意地請了一幫高手來,你有沒有收到風啊?”軍什羅收起“黑龍王”,向著秦重問道。

  “沒有。”秦重搖了搖頭,道:“知不知道是哪里請來的人?”

  秦重除了去上課,有多余的時間也都是泡在了這個小工廠里,盡一切可能的在研究、改造、裝配他的機甲,到了點有比賽后,一般是去到那地下擂臺就打,很少去留意這些那些的事情,

  言語間,秦重撥動了幾下自己左腕上的隨身光腦,后面一輛磁浮車自動的開了出來,兩人先后的跨了進去。

  “好像說是在太昊星找來的地下機甲高手,我也不是很清楚,搞的挺神秘的。是了,這次來的人中還有一個叫軒漩的女人,據說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那種,清純得來不失帶點悶騷,最適合我這種純情的小男生……”軍什羅說到后來已是一臉豬哥樣的。

  “太昊星的地下機甲高手?他們怎么會來這里?”秦重有些意外的愣了下,伸手拍醒在那里YY著的那個豬哥,向他追問了一句。太昊星可不是月藍星這一個小地方,單只是人口就是月藍星的近30倍之多,這周圍的一片幾十萬光年的星區都是以它為命名。

  “我也是前天才知道,老鬼頭的老爸是第3艦隊的司令,他應該是通過他老爸子的關系找來的吧,畢竟他們家也算是有權有錢,要在太昊星找些地下機甲高手也不會太難。”軍什羅面容間微微有些鄙視的應了一聲。

  “太昊星的地下機甲高手,那挑戰性應該是不小了?”秦重兩眼這會反倒是流露出幾分狂熱的戰意,從17歲開始他便在打堰城里的地下機甲擂臺,以他對機甲的狂熱和自身的天賦,有4年的時間在那里,已經足以讓他在月藍星地下機甲擂臺上打出不小的一片天空。

  堰城的地下機甲擂臺,秦重和他的機甲“小強”也不是沒有輸,甚至輸的也不算是少,但就算是輸也好,他每一次都打得激情四射,彪悍無比,除非是“小強”給徹底的打殘,不然他就是重傷在身也絕沒有認輸的情況,他的機甲“不死小強”和他自己“狂徒”這兩個號大概的就可以看出他駕駛機甲的風格,狂放而彪悍。

  秦重和軍什羅剛才談起的老鬼頭則是最近才出現在這地下擂臺的,名字叫炅(gui4)強,機甲裝備極好,雖然是有特意的改造過,但對機甲材料極為熟悉的秦重還是看得出他的機甲不少的零部件都是帝國軍方限制出售的那種。老鬼頭技術不錯,不過人太囂張,碰到打起機甲來狂的的可以的秦重,給他接連的羞辱了好幾次后后與秦重結怨極深,早就在叫囂著要要了秦重的命,不然的話現在也不會找出太昊星的地下機甲高手來打這種地下擂臺了。

  至于老鬼頭的身份,秦重并沒有放在心上,他貨真價實的孤家寡人一個,真的是逼急了,直接的把那老鬼頭轟殺了再逃亡星際,以星際的浩瀚,區區一個沒落星球的艦隊司令又能奈他如何。

  磁浮車高速的飛馳中,不遠處一個巨大的建筑物中正當流行的口水歌這時已是傳了過來:“…擺擺手,那個晃晃頭,搖搖屁屁往下走,我的路就我拽,誰敢在那指指手,看我把你怎么踹,我踹,我踹……”。

  “我踹,我踹……”軍什羅聽著也是興奮了起來,順著節拍不停的晃動著身體。

  秦重對這種口水歌沒有多大的興趣,不過看到目的地就在前面,從車柜子里拿出了一個黑色面罩帶在了臉上,遮住了鼻子及以上的地方,隨手的也把另外一個花花綠綠的面罩伸給了軍什羅——堰城大學在帝國來講雖然怎么也排不上名校之列,但再怎么的也不至于允許自己的學生去打地下機甲擂臺的程度。

  帶好面罩,秦重駕駛著磁浮車微微地加了下速,從前面的幾架車子中直接的切了過去,一旋一頓,沒有絲毫停滯的將車子停在了這巨大建筑物的參賽者停車區里。

  “嘶!”

  甚是刺耳的一個破空聲就在秦重的車子旁邊爆起,一輛黑色的磁浮車以超過600km/h的速度,就像是一道黑色的閃電一般硬從后面的那幾架車子中切入,絕對完美的一個殘月弧,瞬間里停在了秦重車子旁,極動和極靜之間的震憾性對比,刺激得人的頭皮都陣陣的發麻!

  一個約莫是有172cm左右的高挑女子便在周圍眾人的震憾中從車子里面走了出來,雖是尋常可見的黑色緊身衣,但卻將她高聳的雙峰、纖細的柳腰和修長的美腿徹底的襯托了出來,伴著她那大自然的刀斧雕鑿出來般的絕美容顏,美的讓人驚心動魄,只是略顯冰寒的雙眼、輕抿的嘴唇卻帶出了一種淡漠的,但很具有侵略性的氣質,有種拒人以千里之外,讓人不敢隨便靠近的感覺。

  “軒漩……”軍什羅目瞪口呆的看著那個冷酷美女,有些失神地吐出一句。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