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4:22:1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雪域劍
  4. 第一章 緣起

第一章 緣起

更新于:2018-03-18 17:32:42 字數:2112

字體: 字號:
  千年雪域千年劍,當年一劍塵封,遺落天涯。

  雪色蓋不住天邊的火燒云,燃燒的大火肆意燃燒在大地,雪峰之下一切皆為荒蕪。點點血斑灑落在天際,白色錦袍殘破不全地掛在嶙峋的山石上,袍子上殘破的騰云圖騰記載著曾經的榮光。只是一瞬,灰燼,塵埃吞沒了那個雪域世家,短短一瞬,甚至都沒有等到宗主和三大世家的援助。毀滅的恐懼蔓延在整片雪域,宗主看著眼前的大火與濃煙,眉頭緊鎖,良久,轉身,冷峻的眼神掃過三大世家密密麻麻的軍隊,迷霧跳上他的雙眼,他的心愈加深邃。輕輕地,“云家,沒了”聲音卻擊打著一層又一層的空氣,漸漸遠去,響徹整片大地,雪域為之一震。

  一陣騷亂,驚恐的眼神,顫抖的身軀,崩潰的精神,雪域上所有的人都浸泡在畏懼中,仿佛是即將被泡入藥酒的蛇。

  所有人都知道云家的實力,所有人都知道收到云家求救信號后軍隊趕到的時間,所有人都知道眼前那片荒蕪曾經的輝煌,所有人都知道云家的無影無蹤,所有人都知道一瞬的毀滅的意味,所有人都知道,都知道······刀仿佛已被死神架在雪域每個人的脖子上。

  所有人都不知道誰毀滅了云家,所有人都不知道云家的抵抗為何無效,所有人都不知道這場莫名的毀滅背后有什么陰謀,所有人都不知道,不知道······等死的過程往往比死更可怕。

  風家的記載:見云家火燒云信號,警報響徹,疾風士到達云家,用時一瞬。見滿目荒蕪,大火蔓延,云家已毀。血跡斑駁雪峰,洪流與“紅”流相交,不見一人,衣衫破落,散于山石,僅余依稀騰云。本家遍搜山嶺,未尋得一絲生氣。天涯死寂,不見星宿白虎。上古神諭遺失,眾人皆懼,謂之天神憤。

  雨家的記載:見火燒云,雨落一瞬,雨花士到達云家,火光漫天,人跡絕影,血影斑駁。云家成員革滅殆盡,滿目塵埃,僅余半抹騰云。神際決無蹤,白虎隕落天際,謂之不祥。眾人畏懼,皆以為神憤毀云。

  巖家的記載:火燒云后一瞬,巖紋士抵達云家,火龍吐珠,云家全滅,塵埃漫天。紅蓮綻放,白虎隕落,上古神際不知所蹤。苦尋雪峰,未得一絲生機。西方守護星隕,神諭遺落,眾人皆恐,曰神憤。

  雪域之巔

  風·雨·巖三大世家當家人與宗主面色嚴肅。偌大的宮殿中四條人影顯得特別孤單,沒有別人能聽到他們的談話。

  “云家一瞬毀滅,西方白虎星的封印也隨之解除,我們卻連對手是誰都不知道,軍隊已經騷動了。······”

  “我們需要撤退,這景象略恐怖了,軍隊會受不了的······”

  “神際決心法的遺失無疑雪上加霜了,由此及彼,另外三大世家亦不安全。······”

  “······我已經分不清你們誰是誰了,能不能一個個來啊·····”宗主面部表情有點僵硬,尷尬地清了清嗓子,“云家的毀滅已無法挽回,我們······誰?”

  風門的手在空中一捏,氣流翻轉,空間扭曲,手上出現一支箭型鏢。鏢的裝飾很華麗,只是尾端雕有一朵綻放的蓮花,精細的雕工,栩栩如生,但出現在鏢上,未免過于累贅了。鏢上一行小字:輪回已然開始,晃眼已是千年,不如歸去,不如長眠。

  良久,月亮已然升上天際,伴隨著一絲微風,輕輕地在地上灑下點點清冷的光。月暈繞月,斑駁竹影。漫天星光,猶如磨好的珍珠粉不均勻地灑在芝麻糊中,大自然總是個奢侈的主。沒人知道他們談了什么,也沒人知道他們遇到了什么,更沒人知道他們接受了怎樣的神諭,人們知道的只是,他們出來后就撤兵了,如平常一樣,仿佛什么都沒發生。“云家”這個雪域曾經頂頂大名的家族,仿佛從來都沒出現過一般,從人們的生活中消失了。自然,他的毀滅也沒給其他人帶來任何影響。那榮光的騰云標志,陷入漫長的沉睡,它在雪域的記憶里,獨自飲著酒,醉臥暖陽。

  雪花多年紛飛,漸漸覆蓋了那斑斑血跡,焦土不再,縱然那塊土地依舊荒蕪,人們的記憶中也不再有那耀眼的圖騰“騰云”,它變成了人們約定俗成的禁語。時間縫合了那被火光撕裂的雪域大地,彈指間,十年蹤跡,草長鶯飛。

  雪域村落

  “我不管你知道是他做的,還是你不知道是他做的,還是你知道我知道是他做的,還是你不知道我知道是他做的,也不管你是不是認為我知道是他做的之后不告訴你,還是認為我本來已經知道是他做的后認為你不知道是他做的······”云澈一臉奸笑,“請復述。”對面的幾張臉有點扭曲,他們應該是正在極力思索處置云澈的方法。很顯然,他們不知道“染色質高度螺旋會變成染色體”如此高深的生物知識,但是他們的表情說明即使不變成染色質,只要云澈能被高度螺旋,他就算變成條蚯蚓,他們也高興。

  不遠處有雙眼睛正看著這群孩童斗嘴,但他顯然對孩童之事沒什么興趣,他喃喃著“輪回,輪回,輪回,不如歸去,不如長眠,歸去,長眠。”

  天涯深山

  一把劍在微微顫抖,四周濃霧封鎖,劍尖朝上傾斜,指著天際的某一個地方,有人或許會知道,那是當年白虎的位置。山中傳來陣陣嘆息,“輪回,輪回”。

  不遠處,一抹微光始終照射著一塊冰晶,上面隱約地顯現著一個嬰孩,一條華麗的項墜垂在胸前,小手小腳撲騰幾下,身邊光與影相互交錯。緩緩地,他睜開了眼睛,那眼睛明亮如琉璃,平靜如湖水,看著他的眼睛,仿佛置身琉璃湖畔。

  突然,那澄澈的眼中,跳起兩朵火燒云,那光耀眼地令人無法直視······

  輪回,才剛開始,已有千年······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