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8:08:16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王富曲傳
  4. 第二章 風波

第二章 風波

更新于:2018-03-17 17:02:30 字數:2096

字體: 字號:
  “三弟,你放心吃吧,我們還有不少銀子。”只要三弟沒事就好,雖然他看起來讓人有些迷糊,柳含煙答道。

  聽到還有不少錢,王富曲也不客氣,叫小二來幾個拿手好菜。

  時值天黑不久,吃飯的人比較多,大廳里只空有一張桌子,三教九流的人都混跡于中。

  “三弟,今天怎么想著要吃拿手好菜。”柳含煙望著王富曲,一副笑嘻嘻的樣子。

  “想吃東西了,就吃,得把身體養好,我們還要找大哥。”王富曲沒了往日的嬉皮笑臉,淡淡的說著。

  “好,說得好,吃好了,我們好找大哥。現在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必須盡快找到大哥,我們還有兩年的時間。”天下太大了,只有兩年的時間,萬一找不到大哥或是找到大哥時,已經過了兩年,那該怎么辦,柳含煙心里著得很,可是要找人還得慢慢的找,他們又沒有明確的地方,還好觀音菩薩給了他們一個大致的位置,說大哥就在江南,可江南的地方也不小,兩年時間也緊巴巴的。

  “各位大爺,小女子路過此地,獻上幾曲拙曲。”一個年輕女子,淡眉薄唇,頗有幾分小家碧玉。

  有歡呼聲,有催促聲,那女子仿佛見慣不怪了。她選擇的是一個角落,坐在一張小凳子上,一曲淡淡哀傷的曲子隨著她的纖纖玉手飄向整個大堂。

  “聲聲哀嘆,字字嘆息。”王富曲低聲道,她那纖細的身影在燈光中晃動象江河中的一葉扁舟。

  “沒想到強盜也懂音樂。”不用說,和王富曲唱反調的是柳含煙,他說話可不象王富曲那樣遮遮掩掩的。

  “流氓還可以有文化,強盜為什么不可以懂音樂。”王富曲一點都不象以往那樣惱怒,而是反問道。其實在當代,人最怕什么,不是惡人,而是最怕流氓有文化。

  聽到王富曲沒有和他抬杠,柳含煙也沒有再說的興趣。

  “大爺聽曲是尋開心的,而不是這種要死不活的曲子。”那女子一曲未,已經有人出來反對了。只見一個面臉橫肉的男子大聲的喊著。

  有人出頭,就有人附和,再接著就是起轟。

  可那女子卻沒有理會,依然默默的彈奏著,仿佛一切都與她毫不相干。

  “小二,叫她走了,既然來了又不愿意讓大爺們開心。”說話的還是那個滿臉橫肉的男子。

  “姑娘你走吧。”店小二婉言相勸,說到底他也是一個打工的,吃人家的飯就得做該做的事,可是這個姑娘的確有些冤了,一支曲都彈了好久,這樣白白的走了還沒拿到一個子。

  幾聲急促聲過,那女子完成了這一曲。

  “各位大爺,請捧個場。”那女子并未出去,而是一桌一桌的走過去。

  “小二,你沒聽到話嗎,叫她出去,就這樣來想要錢。”面臉橫肉的男子擺明了不想給錢,而那女子也只是例行走走,對于得到多少錢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不是有過這樣一句話,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本來聽這種曲子就有很大的隨意性,看著自己的情況,隨便給上一點。

  這女子雖貧,卻依然很坦然,靠雙手勞動所得,沒有卑微,琴音如人。

  “姑娘,對不住了。”小二還算通情打理,都是窮苦人出身,有些人還是不望本的。

  輕嘆了一口氣,那女子就要轉身離去。

  “姑娘等等。”一點碎銀飛了出去,在空中劃了一個漂亮的弧線,輕輕的落到那女子手中的小盤子里,王富曲發現自己身上還有不少銀子。

  “多謝這位公子。”那女子施了一道福。

  “姑娘不必客氣,這是姑娘應得的。只是聲聲哀愁,我見尤憐。”王富曲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那女子神色一正,“我道謝公子,還望公子自重。”

  古人和現代人可不一樣,王富曲馬上醒悟過來,剛想說話,已經有人插過話了。

  “小子,你給了銀子,可人家可不領情。”面臉橫肉的男子說話陰陽怪氣的,還不時的盯著那女子。

  而柳含煙則站了起來,給那女子施了一禮,“姑娘,請見諒,我三弟唐突了。”

  “公子不必在意,告辭了。”女子說話不卑不亢,步法依然很從容。

  王富曲含笑而起,沒有理會那男子的話,而轉向那女子,“公子二字愧不敢當,只是聽了姑娘的曲子有些感慨罷了,讓姑娘誤會,在下失理啦。”

  “公子不必介意,我本漂泊之人,今聞公子聽音解律,實在難求,它日有緣,在為公子獻上一曲。”說完徑直出了客棧。

  “別走呀,”那一臉橫肉的男子看到那姑娘不管不顧的走了出去,把氣發到了王富曲身上,“你這小子那么愛多管閑事,今天我就讓你看看愛管閑事的后果。”

  “是嗎?”王富曲的臉上掛著淡的笑意,“就憑你。”他可是愁著怎么施展法術和武藝,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頭,這下好了。

  “三弟,他們是凡人,對凡人施法術違反天條律例。”柳含煙一聽王富曲的口氣,馬上阻止,他這三弟可是很沖動的,少不了得多約束。可此王富曲非彼王富曲,他只是想著玩玩,根本不會聽柳含煙的話。

  “那天條律例只會約束大哥,可沒說約束我們,況且也該給這人一個教訓,讓他知道什么叫眾生平等。”王富曲說得滿不在乎的,可他也沒主動動手,一直在等對方出手,只要那橫肉的男子一向他動手,他可一定會反擊。在以前性格弱些就算了,現在換了下活法,可不能再那樣生活著,得有個新的生活,雖然不能由著自己的性子來事,可路見不平,仗義執言,總不為過吧。

  王曲富說得很小聲,可字字進了柳含煙了耳里,可他也沒辦法,看王富曲的樣子也不會主動生事。

  可就在王富曲的話才剛說完,就有人不知道死活,那橫肉的男子突然來到王富曲身旁,右手一個虎爪,抓看王富曲的脖子。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