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16:30:4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一弓一劍一世界
  4. 第一章 第一節 音蕭情同決

第一章 第一節 音蕭情同決

更新于:2018-03-16 16:16:08 字數:3075

字體: 字號:
  群山叢中的一座山洞里,陰暗從生,水流從山石縫中溢了出來,滴在山洞里嘀嘀作響,水珠和石崖相碰撞發出了一段高低不同的音調。

  在山洞深處,那里連陽光都看不到,只能見一個黑影在山洞里穿梭,人影一會停止,一會又忽然抖動起來,過了半柱香后,人影忽然開口了“這就是音蕭情同決嗎?果然不一般”

  人影說了幾句話后,用樹枝當作劍,又開始練習劍訣起來,練到精髓處,人影就停下來,體會、休息一番再就繼續練起。

  此男子就是成空,他作為蜀門的一個外事弟子,因偷習本門內室弟子法決,而被大長老滅塵罰到音弦洞面壁思過,要是別的人被罰到音弦洞思過,一定呆是整天在洞口,等著師兄師弟來傳消息,而成空卻和別人大不相同,他不但欣然接受了,而且還在洞深處參悟自己偷學的劍訣。

  這份毅力或許把上天給打動了吧,成空在洞里練習時,居然發現洞里每當風吹過的時候,風兒順著洞穴的空隙經過時,居然自成一道犀利的劍法。

  傳說音院的長老悟天,就是在這個洞里斬斷情絲,最后創造出一道劍訣,只因劍訣威力強大,劍勢犀利,使用者將會絕情與六道,所以被大長老下了禁令禁止使用,更加禁止學習。

  成空盤膝而坐,腦海里似乎只有無形的劍體在不斷的揮動,劍身所附屬著巨大的殺氣,讓成空心里膽寒,最后只見那支透明的小劍揮舞的越來越快,他都已經感覺不到劍訣本身了,劍身周圍帶著一道道白色的光芒,最后光芒積聚為閃閃的一點,忽然消失在腦海里。

  看來這應該就是音蕭情同決了,以后不能常用了,只有到自己最危險的關頭才可以用,成空心里這樣想到,回憶起剛剛的情景,成空就又是一陣后怕,那種自己控制不了自己,就像身體不是自己的一樣。

  成空不得不承認,音蕭情同決的威力就是很巨大,而且可以毫不夸張地說,每一個攻擊、每一個防御的都很犀利,讓人防不慎防,每個招式里都蘊藏著殺機。成空心里一陣竊喜,至少以后不用被內室弟子欺負了,自保還是沒什么難的,這樣想著想著,成空腦海里又浮現了那把虛無的劍體,不過卻并不是一把完整的劍了,劍的上半身沒有了,劍身邊有幾個字“蕭音孤情”。

  轉眼間三年過去了,成空的罰期也到了,終于可以回家了,成空心想,說起要忽然離開這里了,成空心里竟有點舍不得,因為他孤身一人,又有上進心,音蕭情同劍決的第一式蕭音孤情他已經完全掌握了,而且偷學的一些法決他也沒有落下,一一修煉到極致了,雖然是一些生火、地盾...的小法術,可早晚會有大用的,成空這樣肯定的想道。

  而且自身的修為也從筑基到化神期了,因為本身真元不多的緣故,就只能練到化神期,要不是和音蕭情同決一同陪練,一定能到金丹后期,這樣不但修為升上去了,而且還能更加熟悉劍訣。

  不過現在基本上也可以了,只要用上蕭音孤情訣就可以相當金丹中期了,想想自己的修為,一定能在外室弟子里爭得一席之地,想著想著成空就不免激動起來。

  外室弟子是由筑基期和修身后期而組成的,內室弟子是由化神期到元嬰期弟子而組成,當然每個長老都會收一名關門弟子,修為最低的關門弟子也達到金丹后期的了,看來自己的路還是很長的啊!成空感慨的想到。

  “成空,成空,你在哪兒啊?”一個很粗的聲,從洞外的竹林里傳了過來。

  “我在這啊”成空聽到有人在叫他,立馬應聲回答到。

  “成空,那咱們快走吧!師兄弟們都快想死你了啊”來人是和成空一起進山門拜師的破軍,破軍扒著成空的肩膀說道。

  “恩,我也想大伙們了,你呢?破軍想老子了沒?”成空拍拍破軍的肩膀問道。

  “想啊,就差把你接回家了,慢慢想了啊”破軍咧嘴一笑,回答的說道。

  破軍天資很好,剛進山門就被長老調做關門弟子,那個修為最低的內室弟子就是破軍。成空為人正直又率真,常為被欺負的外室弟子出頭,雖然是也被欺負了一頓,可他覺得值得,為了兄弟們當然值得了,所以也被大長老看不順眼,不過外室弟子中很多人都很喜歡成空,當然除了大長老的兒子林劍南們一伙人。

  林劍南的哥哥--林劍天是內室弟子中修為最好的一位,修為有小乘后期,聽說已經快接近分神期了,而他的年齡今年才剛20歲,天資不可不為之高。而林劍南卻仗著哥哥的實力和自己的身世,一直做威做福,在內外室弟子里橫行霸道,連很多內室弟子都被他欺負,卻又膽怯與他哥哥的實力默認倒霉,所以這一行人在門中行走,大多人都躲著、避著他們。

  “膽小鬼出來了啊!你們快看啊,我還以為你這一輩子都要躲著不出來呢?”林劍南擋在破軍和成空面前大聲的說道,說著還用手指指著成空,林劍南身后的兩的內室弟子,也跟著林劍南起起哄來,嘲笑聲立馬響起了一片。

  第一章第二節一劍成空[一]

  可憐的是這兩個內室弟子,更可憐的是林劍南,他們都不知道成空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修身后期,與化身期只有一步之遙,而且還修練了禁訣,別說林劍南一伙人了,就是破軍都不知道,成空的修為是何時進步的,此訣的前期能讓人大情大義,再加上成空為人率真,所以注定林劍南要吃虧了的...

  成空站在原地,雙眼緊閉,一絲絲的真元居然又不受成空的控制了,紛紛在身體里自己調動起來,雖然,成空想竭力收緊點真元,卻還是不小心溢出了少許的真元來。

  林劍南和兩個內室弟子有點吃驚的看著,這個以前經常被欺負的成空,他們感到了陌生,更多的是感到害怕,顯然他們也發覺不對勁了,三人的周圍被氣場牢牢的包圍住,自己似乎就是人家手里的玩偶,想讓自己死,自己就立馬會死的一樣,連自身真元也調動不起來了,難道就這樣等死嗎?兩個內室弟子腦里閃過了個念頭,紛紛掙扎起來,

  八只眼睛盯著成空,只聽一股揚琴的聲音“當..”一道白色而無形的劍音速般向林劍南刺去,林劍南心里大驚,如果按這樣的情況來看,自己很有可能在一瞬間而丟了性命,立馬用盡全身的力氣把自己的劍給拔出來,別看拔劍是一個很簡單的事情,如果是在普通情況下,當然可以了啊,可現在不但要頂著成空的氣場,還要注意到成空發出來的那只小劍,打死林劍南,他都不相信成空發出來的白色小劍就是光為好看,沒什么大用途。

  林劍南抽出了自己的劍,擾動劍柄,只見林劍南的劍呈了一朵盛開的蓮花擋在身前,而此同時,另外兩個內室弟子也御劍做起防御的架勢來,破軍在這一刻卻看花了眼,他知道成空一定是練了一種很厲害的劍訣,心里為成空開心起來,比較一下,以他金丹后期的修為也不是很有把握能對付三個內室弟子,雖然這幾個內室弟子不是太純,那也不好招呼啊。

  而再對比一下,成空如果用這招攻擊他,他也沒什么把握,畢竟成空的這一招是心神攻擊,而單純的用體外御劍是不行,還要有心神一系的法寶才行。

  其實他哪知道,成空現在是身不由己啊,不過,現在既然已經讓他知道自己練了一種很厲害的禁訣,那不就好好試試劍訣的威力,成空在心里想到。

  眾人的表情,成空都已收在眼底,因為這部劍訣就是音院擅長心神攻擊,所以令人防不勝防,他有把握自己能取勝。

  毫無預料,林劍南的身體飛出了一丈開外,自己的防御卻是一點沒有用啊,林劍南吐了幾口鮮血,狠狠的看了看一眼成空,一揮手,已經架起防御的飛劍立馬收回到自己的身邊,林劍南一躍身,踏上飛劍,領著受傷的兩個內室弟子一同飛走了。

  “我會再來找你的,你給我等著瞧!”林劍南狠狠的說道,剛才幸虧有兩個人幫他分擔些成空的劍訣的力量,不然,我現在說不定都已經掛了,林劍南想到。

  成空對于最后一句話毫不在意,他不會怕的,要是怕了,以前也不會幫一些受欺負的是兄弟出頭了,成空信奉的是天不怕、地不怕,所以他天都不怕,地也不怕,會怕人嗎?笑話!

  成空扭頭對破軍說道:“走吧,咱們不能讓師兄弟們等得太久啊!”接著自己先走到前面去了,破軍想了想,收起準備飛乘的劍,追了上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