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15:27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冒牌探險家
  4. 第一章 范家

第一章 范家

更新于:2018-03-15 09:17:17 字數:2085

字體: 字號:
  風華學院,擁有世界級水準的名校,學院選拔出來任教的老師、教授無一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學生幾乎個個都是家世顯赫的風云人物,不過其中也有一個例外……

  高一(1)班內,在這樣一個溫度達到四十度的夏天里,即使吹著空調,困意也絲毫不減的一陣一陣的襲向在座的每一位同學。

  一頭染得微黃的卷發披在身后,前面額頭上方的頭發被束起用一個一看就價格不菲的水鉆夾子夾著,雙眼睛晶亮晶亮的,白皙的肌膚,一襲香奈兒白裙,坐在第三排的班長皆班花大人氣呼呼的瞪著身后睡得香噴噴的某人,“范本西,范本西~范本西……”

  “啊~”趴在桌子上睡覺的美滋滋的某人動了動,“干嘛?”打了一個哈欠,范本西揉揉眼睛抬頭望向李雨,“上課了?”

  “外面有人找!”李雨看著面前拉到人堆就找不到了的范本西,無奈的指了指窗外。

  聞言,范本西無精打采的看向李雨手指的方向,窗外,一個年輕的面孔著急的看著他,一頭黑亮的頭發被汗水浸濕,搭在臉上,臉上全是汗珠,看那樣,他再不出去,那人恐怕就直接沖了進來。

  “表哥?”對上那雙火燎火燎的眼睛,范本西意識到不好,他這個表哥一向是泰山壓頂面不改色的。向著李雨丟下去一句請假一天就連忙沖到外面。

  “阿西,你現在什么都不用說,什么都不用問,跟我走。”

  還沒等范本西說什么,范磊就先一步開口堵住了他的嘴,拉著范本西就朝著學校的停車場狂奔。

  ……

  “這,這到底發生,發生什么事了?”看著面前的一幕,范本西不受控制的渾身顫抖,“三叔~三嬸,表弟表妹~都……”

  范磊也不忍的別過頭,斜過身子擋住范本西的視線,他這個表弟天生膽小怕事,讓他看這種場面也難為他了。

  面前的場景要說是可怕其實還不如說是詭異,不大不小的房間里,一個專門用來掛衣服的鋼棍上,此時卻掛著四個人,兩位夫婦和兩個孩子,他們都同樣的將脖子掛在鋼棍上,腳離地,繞過鋼棍,脖子上下顎與鎖骨緊緊貼合,臉部因為驚恐而扭曲,一雙眼睛一只睜著,滴著暗紅的血液,一只閉著,就像以前的上吊,只不過白綾換成了掛衣服的鋼棍。

  “阿西,看看你現在這樣子,沒出息!”站在一旁的眾人中走出一個看起來非常年輕的男人,一身筆直的西裝,微帶怒意的看著躲在范磊身后的范本西,“我怎么就生出了你這樣一個膽小怕事的孩子。”

  “大哥,都什么時候了,你就別再說阿西的不是了。”一旁一身名牌西裝的范天達看著怒火中燒的范崖,嘆了口氣勸慰道,“阿西從小就膽小你又不是不知道,現在三弟一家死得這么慘,你能讓他不怕嗎?”

  “哎,都是我給慣成這樣的。”范崖看著范本西搖了搖頭,“你這樣要爸爸怎么放心。”

  “舅舅,三叔他們究竟是為什么死的,到底是什么東西這么殘忍?”范磊咬著牙,三叔他可也是范家老字輩的人了,竟然連向他們求救都沒有,就這樣死了。

  “這是詛咒啊。”看著自家兒子仇恨的目光,范天達嘆了一口氣,這都是作孽啊。

  “老二。”范崖皺著眉半帶警告的看著范天達,隨即看向還沒從這個消息中回過神來的范磊,“大人的事要你們操什么心,好好念你們的書,做你們的事。”

  “大哥~”

  “不要說了。”范崖別過頭,不看欲言又止的范天達。

  “唉~”范天達搖搖頭,不再說話。

  “老爸~究竟還有什么不能說的?”從范磊的身后走出來,范本西看著嚴肅的父親,現在發生了這么嚴重的事,到底還藏著什么秘密不讓他們知道?“現在死的是待我像親生兒子一樣看的三叔一家。”想到慘死的三叔,范本西眼眶又紅了。

  范崖看著一直沒什么存在感的兒子,皺起眉,“胡鬧,告訴你就能解決問題了么?靠你那點實力,隨隨便便來個東西,怕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范本西沉默了,家族里的本事他的確沒學到多少,良久,看著嚴肅的老爸,“那我現在開始學。”

  “大哥,你就告訴他們吧,反正他們遲早都要知道的。”范天達看著不知在想什么的范崖一臉著急,“三弟已經死了,事情已經不能再拖了,凡是范家子孫的都逃不掉,早知道晚知道都是要知道的。”

  沉默了幾分鐘,范崖終于無奈的點點頭。

  范天達松了一口氣,“那我就從頭開始說起,我想你們都知道我們范家先前是以什么謀生的吧。”

  眾人沉默,這些事他們都知道。范磊點頭,范本西搖頭……

  “盜墓!”嘆了口氣,無奈的看著什么都不知道的范本西,范天達公布答案。

  “盜墓?”范本西大叫,誰能告訴他,他們范家什么時候變成盜墓世家了。

  “不然呢?我們富可敵國的家產是從哪來的。”范磊翻了一個白眼。這個白癡表弟到現在都不知道這些么?這些年他是怎么長這么大的啊,“你沒看見藏寶庫里的羅盤什么的嗎?還有那個奇怪的叉子,鏟子?”

  “看到了啊。不就是指南針,燒烤用具嗎……”范本西很無力,原來一直被他當成燒烤用的東西竟然是用來盜墓的,“為什么我長這么大都沒人告訴我?”

  “你以為這很光榮啊,天天掛嘴邊說,搞得人盡皆知?”范磊簡直就無語,虧他這個表弟還能用他天馬行空的腦袋想到燒烤用具。

  “二叔,那為什么盜墓會和詛咒扯上關系?”范本西放下那些糾結,朝事情的核心問道,“而且除了三叔他們也沒別的什么事情發生啊。”

  “沒發生的事二叔不會說!”范天達嘆了一口氣,“其實我們范家一直在死人。”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