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1:53:3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星隱奇緣
  4. 第一章 宿命的相逢

第一章 宿命的相逢

更新于:2018-03-17 11:55:23 字數:3311

  2014年1月20號上午,從北京開往宜昌的火車中,有一個年約19,20歲的青年正坐在一個靠窗的位置看著書。青年名字叫做蘇世,在外地打工,現在坐車回家。

  (以后我們永遠都不會分開吧?

  嗯,不會的。)

  火車就快要到站了,正在看書的蘇世合上書本,開始拿下自己重重的行李。

  (我要怎么才能相信你說的話呢?你說話有一些是不會兌現的!

  放心吧,就算是做鬼,我都會纏著你不放的!)

  嘟!隨著一聲汽笛的轟鳴,火車緩緩地停在了車站,車上的乘客開始往下走,但是蘇世卻仿佛沒有看到一樣,把行李放在自己身旁,望著窗外,等待著所有的乘客先下車。

  (終究,你還是違背了承諾!

  天使,有時候也必須做出最殘酷的選擇,以后還是會見面的。)

  車上的乘客都已經下車了,蘇世才開始拿起自己厚重的行李,往車下走去。

  (你說會見面的,但是卻沒有說什么時候,就這樣讓我有著這么一個期待,一直等下去嗎?

  。。。。。。)

  “或許,還是會見面的。”蘇世微微地嘆了口氣,拉著行李出了車站,開始向家里走去,“殘酷的選擇嗎?傷害了我,可是你卻是為了什么?”蘇世不明白,或許永遠都不會明白了,因為那個女孩,已經不會再回答他了。

  宜昌的冬天下著小雪,但是在地上只有薄薄的一層,而且很快就會化掉,蘇世在回家的路上走著,慢慢走到了一條街到上,那里的店鋪還開著門,他想給自己的兩個妹妹買項鏈,算是給他們的禮物吧。自己在外面,把兩個妹妹留在家中,如果不是常常聯系的話,還真是放心不下她們。

  走著走著,蘇世聞到了一股香味,心中一震,急忙向著香味的來源看去,是一家較小的首飾店旁邊,一個穿著破舊的藍色棉襖的女孩。

  蘇世心里大為震動,不自覺的走向了那個女孩。心里有著沖動,想要看看那個女孩她想要做什么。

  只見那是一個長相清秀的女孩子,和蘇世差不多大的年紀,她那月牙似地眉下長著一雙明亮的眼睛,一雙櫻桃小嘴十分動人,皮膚白里透紅,長發烏黑發亮,雖然穿著棉襖,但是沒有遮擋住她那動人的身材。那個女孩子正趴在窗前看著里面的一條淡紫色的水晶瑪瑙手鏈,手鏈通體由淡紫色的水晶組成,散發著淡淡的光暈,擺放在首飾臺上,給人一種寧靜的感覺。而女孩看著那條手鏈入了迷,根本沒有察覺到蘇世的走近,依然在看著那條手鏈。其實不只是蘇世,這家首飾店還是有著不少人進出的,但是他們只是看了女孩一眼,并沒有多說什么,就離開了,而女孩也忽視了他們,在她的眼里,仿佛只剩下了那么一條手鏈。

  蘇世看到女孩這個樣子,心里感覺很不是滋味,他清楚發生了什么,但是卻又仿佛不清楚,看女孩的穿著打扮,她似乎買不起那條手鏈,但是蘇世卻看到了她對那條手鏈志在必得的信心。

  于是,蘇世走過去,輕輕地拍了拍女孩子的肩膀。女孩被嚇了一跳,她轉過頭看到了蘇世,眼睛里面閃過了一抹震驚,似乎不敢相信什么。這一抹震驚被情年看在了眼里,他苦笑了一聲,自己還是太過冒失嗎?

  “不冷嗎?”蘇世問女孩,“在這里應該會很冷吧。”

  “沒事,不冷。”女孩搖搖頭,雖然只是簡短的四個字,但是語氣輕柔,讓人聽了很是舒服,而且略微有一點慌張,似乎被蘇世嚇到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吧,那里更暖和。”不知道為什么,蘇世直接說出了這么一句話,似乎只要他說出這句話,女孩肯定會答應,但是話說出口,他就有點后悔了,他和女孩說了兩句話,就開始邀請她到一個地方,女孩真的會答應嗎?

  “我,我還是。。。”女孩有點遲疑,她低著頭想要拒絕,但是似乎有點害怕蘇世,拒絕的話也不敢說出口。

  “走吧。”蘇世都沒有在乎女孩的表情,他在說出了話后,怕女孩離開,就直接拉著女孩進到了首飾店里面,“這里肯定不冷!”

  “呃。”女孩驚訝了一下,隨即捂著小嘴輕笑了起來,“這里的確不冷。”接著她慢慢地將自己的手從蘇世的手里抽了出來。

  “我們看看這條手鏈吧!”蘇世帶著女孩走到了那條紫水晶手鏈旁邊,對著服務員說道,“請把這條手鏈拿出來看看。”

  服務員看了他們一眼,并沒有搭理他們,又去招呼其他的客人了。

  “然我們看看那條手鏈。”蘇世再一次說道,而服務員依舊沒有搭理他們。

  女孩看了看自己和蘇世,又看了看服務員,她心里明白發生了什么,但是她仍然是微笑著,看著蘇世,想要知道接下來蘇世會怎么做。

  與此同時,在這家首飾店對面的餐廳二樓。有著十幾個人正在那里的窗戶看著首飾店門口發生的一切。其中一男兩女年齡和蘇世他們差不多,各自穿著薄外衣,剩下的人全部穿著黑色的服裝,戴著黑色墨鏡。

  “他把姐姐帶進去了!”其中一個穿粉色外衣的女孩驚呼,“我們快點過去,要是姐姐出了事就麻煩了!”

  男孩在聽到第一句話就已經向樓下走去,那些穿著西裝的人也隨著他離開房間,兩個女孩隨后跟去。

  “真是的,我們可以找其他人的,姐姐非要自己去,如果她出事的話,那可怎么辦啊!”穿粉色外衣的女孩抱怨道。

  “無論是誰,都是會有危險的。”另外一個女孩說了這么一句話,他們就已經到了首飾店門口,然后毫不猶豫的沖了進去。

  “請把那條手鏈給我們拿出來看看。”蘇世又對著服務員重復了一遍,不過似乎女孩在旁邊,他并不想發火。

  “全部都不準動!”就在服務員仍沒有搭理他們的時候,門口傳來了一聲冰冷、嚴肅的聲音,接著他們就看到從門口進來幾個穿著黑色服裝帶著墨鏡的人,他們迅速包圍了這家首飾店里面的人。

  “啊!”有的顧客發出了驚叫,但是在黑色服裝的人的威脅下,又馬上閉口。

  “妙兒,你怎么樣?”那個冰冷的聲音說道。

  “妙兒!”這次說話的是一個女孩,和之前的男孩一樣,只是從衣服上面就能看出他們都比較富裕。

  “姐姐,你沒事吧?”又一個穿著粉色外衣的女孩跑了進來,迅速抓著女孩的手詢問著,然后她又對著那些穿著黑色服裝的人說道:“把他抓起來!”

  他,指的卻是蘇世。

  聞言,那些黑色衣服的人就向著蘇世走去,試圖把他抓起來。

  “你們要做什么?”蘇世莫名其妙,不就是把女孩帶到店里,打算買一條手鏈嗎?他們用不著這樣吧?

  “做什么?”那個穿粉色外衣的女孩扭頭看著蘇世,眼睛睜得很大,像是很生氣的樣子,“你把那些女孩子抓到哪里去了?”

  這么一句話說出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蘇世身上,甚至很多人都是憤怒的樣子。

  “什么女孩子?”蘇世一下子愣住了,不過隨即他就看向女孩妙兒,對著穿粉色衣服的女孩說道,“是說她嗎?可是她就在這兒啊?”

  “少裝作不知道了。”穿著粉色衣服的女孩氣急,她指著那條手鏈說道,“很多女孩子看到了那條手鏈,很喜歡,想要買下來,結果不久之后,那些女孩子就全部失蹤了!”

  這真是太巧了!蘇世原本就只是打算帶著女孩來買這條手鏈,之后就分道揚鑣,或許之后都不會在見面了,那條手鏈算是送給女孩的了反正他也不在乎。

  可是現在,蘇世向四周看去,他并沒有看向那些后面進來的人,他看向了店里,店里的情況還算好,但是幾乎沒有年輕女孩!雖然說在一個時間段內看不到很正常,可是結合剛剛粉色衣服的女孩所說的話,還有現在店里的人看他的眼神,如果不是現在在場的所有人在騙他,那么就是真的看到那條手鏈的女孩都失蹤了!有女孩失蹤是事實!

  “我并不知道啊!只是碰巧吧!我剛從外面回來的!”蘇世指著他手里的行李箱說道,“我剛下火車,還沒有回家呢。這件事情怎么可能和我有關呢?”

  “她們都是被帶進來買首飾的,結果就消失不見了,至于你說是從外面回來的,我們信嗎?”穿粉色衣服的女孩還是不依不饒。

  “那你們怎么不問問這家店里的人呢?”蘇世莫名其妙,是自己倒霉還是他們故意針對自己的?這個運氣還真是,不算太壞吧!

  “我們早就調查過了,和這家店沒關系。”這次說話的卻是那個帶隊的男子,“發生這么大的事情,我們怎么會不調查呢?”

  “和我也沒關系啊!”蘇世一臉郁悶,還沒回到家里去看看自己的妹妹呢,就遇到這樣說不清楚的麻煩,不過話說回來,那自己的妹妹怎么樣了?

  想到這里蘇世就有些焦急,就像直接離開,但是那些穿著黑色衣服的人攔住了他,不讓他走。

  蘇世正要發火,不管這些人,強行闖出去,可是卻被一句話震驚了,扭頭看著女孩妙兒。

  “他叫蘇世,是我的男朋友。”

  蘇世都快懷疑自己的耳朵出現毛病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