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7:19:2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監天令
  4. 第004章 似夢非夢

第004章 似夢非夢

更新于:2018-03-14 17:25:17 字數:2923

字體: 字號:
  “這是哪?”劉旭看著四周灰蒙蒙的一片,眼中有著從來未曾有過的疑惑與茫然,“我不是在白壁山嗎?我不是正在沖關么?”

  “咦,怎么回事?我的靈力怎么沒有了?隱暗疾怎么也不在了?這是什么情況?”

  “難道我已經死了?難道這里是陰曹地府?”

  劉旭不停的走著,想停住腳步卻又無法停下,仿佛有著什么牽引著他,仿佛意識不是自己的。

  仿佛過了很久,仿佛也只是片刻,劉旭不知道他走了多遠,仿佛又才剛剛起步。這里似乎沒有時間的流逝,一切都是靜止的。

  “冰寒千古,萬古由靜!”一道古老而又滄桑的聲音打破了寧靜。

  “誰?誰在說話?”劉旭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更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遠,但若是一直這樣下去,他一定會瘋掉。

  “心宜氣境,望我獨身!”這道幽遠的聲音沒有停止,回蕩在四周,分不清方向。

  “到底是誰在說話?給我出來,這里又是哪里?”劉旭的心智的確堅韌,但那是相對同年人而言,如今,面對這未知的情況,可以看出他依然還有許多缺陷,這也不能完全怪他,畢竟他還只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

  “心神合一,氣宜相隨!”

  劉旭捂住雙耳,想隔開這些聲音,然而,他是徒勞的,不管他怎么抵擋,這些聲音都出現在他的腦海里。

  “相間若余,萬變不驚!”

  這次不一樣,“驚”字剛落,四周灰蒙蒙的一片瞬間就變成了藍色,不過片刻,又轉變成紫色,劉旭身前憑空出現了一道緊閉的石門。可這道石門又仿佛一直就存在這里,只是劉旭未發現而已。

  這道石門呈現黑色,與四周的紫色極不般配,在石門的上方,一個古老的大字若隱若現——衍!

  “衍,這是何意?”劉旭向著石門走去,有著某種聲音呼喚著他。

  “吱”還未等劉旭靠近,石門就自己緩緩的打開,哪個古老而又幽遠的聲音再次傳來:“無嗔無癡,無求無欲,無棄無舍,無為無我!汝來了!”

  “你是誰?這又是哪?”一道模糊的白色身影出現在石門口,看不清樣貌,看不清年齡。

  “吾名?,記不得了,”這道白色身影抬起手,又放下,“坐得太久,忘記了。”

  “坐得太久?你坐了多久?”劉旭使勁睜大眼睛,似想看清這道白色身影的模樣,可無論他如何努力,都是徒勞。

  “多久?十萬年,百萬年,千萬年,或許更久,吾記不清了……”白色身影似在搖頭,似在嘆息,似在回憶,好像他真的活了很久似的,“多少歲月?多少千秋?多少輪回?吾終于等到汝。”

  “你在等我?為何等我?等我做什么?”劉旭心中充滿了疑問,感到不可思議,十萬年,百萬年,千萬年那是什么概念。人真的能活百萬年,甚至千萬年之久?若真能有這么多的壽命,那和長生不死又有什么分別?

  “此令交于汝,”白色身影似向前踏出了一步,又似沒有移動過,很不真切。

  白色身影話音剛落,劉旭的左手上就出現了一塊令牌,可好像這塊令牌又原本就在他的手上。這塊令牌在劉旭手中不停的抖動,好像排斥著他,不愿與他為伍。

  “不要問吾原因,吾只告訴汝,這乃規矩。望汝和吾早點相見。”白色身影并沒有正面給出答案,就消失在了石門前。

  “喂,你回來,不要走。”劉旭向著石門跑去,可無論他如何努力,他與石門的距離總是不多不少。

  “小伙子,不要再追了,此地還不適合你,還是回去吧!”一道紫色身影在劉旭側面出現,與白色身影一樣,劉旭也看不清他的相貌。

  紫色身影剛剛把話說完,劉旭的身后就出現了一個漩渦。

  “等等,你又是誰?”

  “我是誰?吾名紫尊……”紫色身影話未講完,劉旭就融入了漩渦之中。

  ……

  白壁山,此時已接近黃昏。

  “我的頭好暈,”劉旭拍著額頭,低聲自語,“令牌?規矩?真是個離奇的夢。”

  “該死的隱暗疾,遲不出現早不出現,偏偏在我剛剛突破靈力不穩的時候出現,”劉旭氣沉丹田,看著雜亂的經脈,準備調動靈力進行修復,可看到一片狼藉的經脈,心里很不自在,“我的境界怎么只有一層,我不是突破第三層了么?隱暗疾真不是個東西。”

  以劉旭的性格此時也無法保持平靜,幸幸苦苦修練五年之久,好不容易突破第三層,還沒好好感受,就又回到第一層,這不是坑人嗎!不過,還好,隱暗疾退去,經脈還能夠承受沖擊,還不算最壞的結果。

  “不對,我現在的靈力和我突破第三層時的靈力差不多,”劉旭一探靈力驚訝道,“這是怎么回事?不管了,先把受損的經脈修復好在說。”

  不到兩個時辰,劉旭再次驚訝道,“修復速度比以前快了,靈力流動速度也快了半成。或許這便是因禍得福。”

  “冰寒千古,萬古由靜;心宜氣境,望我獨身;心神合一,氣宜相隨;相間若余,萬變不驚;無嗔無癡,無求無欲,無棄無舍,無為無我!這夢里出現的聲音也當真無語,竟說一些沒有用的東西!”

  苦草,普通草藥,聞之具有安神之用,可食之如同嚼蠟,味苦難以下咽,其五年一開花,開花五個時辰,絢彩多艷,美麗非凡。那時,其香十里可聞,其艷百花難爭。

  “呸呸,吐,吐……”劉旭修復好經脈,便去割取了五斤苦草,出于好奇摘下一片小葉送往口中。

  “好苦,好苦,真不是人吃的東西。”劉旭不停的吐著,便未發覺,其左手上的苦草卻在漸漸的改變顏色,不過片刻,一株青色的苦草變成了紫色。

  “咦,”劉旭緩過神來,驚訝的看著左手上的紫色苦草,疑惑道,“怎么是紫色的了?”

  “難道剛才不是夢?”劉旭看著左手掌心處淺淺的兩條白痕,這是他出生時便有的胎記,不過現在他總感覺有哪里不同。

  緊接著,劉旭左手又拿起一株苦草,仔細盯著,不過一小會兒,青色苦草漸漸轉變成了紫色。

  “這紫色與青色有何區別?”

  劉旭摘下一片紫色小葉聞了聞,(含)(入)口中,剛一(入)口,劉旭臉色鐵青,張口嘔吐起來。

  “這紫色的味比青色更苦十倍不止,而且還含有一股魚腥味,不過當我含著紫色苦草時,我的靈力有種似要燃燒的感覺。這紫色苦草絕非青色可比,也許是靈藥也說不定。”

  “這紫色苦草到底有何種作用?”劉旭將摘下的紫色小葉截下一小部分,果斷的再次(含)(入)口中。剛一(入)口,劉旭就面色扭曲,使勁咬緊牙齒不讓自己吐出來,接著猛然喝下一口水,將這小截紫色吞入腹中,早已準備好的靈力從丹田游出將這小截紫色包圍,不停的催發,靈力發出輕微的撲撲聲。

  “這團靈力似乎更純靜了,”經過嘗試,劉旭發現紫色葉片周圍的靈力比先前更精純了那么一點,雖然很少,與丹田靈力相比,根本不值一提,可別忘了這只是一片紫色苦草葉的一小截造成的影響。如果吞下一片葉,或者服下整株紫色苦草,其效果可想而知。

  “這效果是有的,可這也太難下咽了,一次還好,可如果要長久這么吃,真難以想象。”劉旭仔細端祥著左手思索道,“怎么我的左手有如此能力,而右手卻又沒有,記得在夢中我左手出現了一塊什么令牌,難道是因為這,難道那不是夢?‘

  “可如若不是夢,那令牌又到那去了?我以前也做過這么古怪的夢,但醒來后大都模糊不清,為何這次如此清晰的記得每一個細節?就算這是真實的,那白色身影等我做什么?還有那規矩又是怎么回事?那最后出現的紫色身影,叫什么紫尊的,又是什么人?”

  劉旭的頭越來越大,思緒混亂,真不知道如何解釋現在的情況。

  “去他的規矩,去他的令牌,我現在才洗塵境第一層,想那么多干什么,既然紫色苦草可以精純靈力,那么我就借此好好的修煉,爭取早日突破成為外門弟子。”

  “劉旭,劉旭”一道呼喊聲傳來。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