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4 13:41:02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十七世紀帝國崛起
  4. 2009年?1805年!

2009年?1805年!

更新于:2018-03-15 13:02:42 字數:4245

字體: 字號:
  公元2009年12月26日某房間中

  武田公是一個非常平凡的男人,除了有張小帥的面孔和一個讓人誤會是信玄控的名字外,就沒有其他特別之處。

  今天是節禮日,按照本地的習慣,圣誕禮物在節禮日才可以拆開。所以每個人都迫不及待地拆開別人送給自己的禮物。但是不包括武田公。他和他的男性朋友一直沒有互相交換禮物的習慣。至於女性朋友?不好意思,武田公初中至高中,一直都在男校中渡過,而且不喜歡於陌生人交流。僅有的幾個小學女同學的關系,亦因時間的流逝而日漸疏離。事實上,自升上初中後,便沒有再收過圣誕禮物了。

  不過,武田公從不介意這個問題,節禮日對他而言,重要性遠遠不及平安夜和圣誕節。

  洗刷過後,武田公被冰冷徹骨的凍水刺激得打了個顫。依著習慣走到一家茶餐廳中,吃個豐富的早餐,就快步回到家中。

  途中,他又看了看黑壓壓的天空,和高度比平時低的云層,就知道一場雨即將來臨,因此把腳步加快。

  回到家中第一件事,就是啟動電腦,然後安裝前些天才存夠錢買來的《帝國:全面戰爭》。

  作為一個全面戰爭系列的死忠粉絲,哪怕正版再貴,他都會努力儲蓄。而本作,更是他在全系列中最喜歡的一作。

  今人戲稱為排隊槍斃的近代戰爭方式中,為武田公而言,完全就是軍人的紀律和勇氣的表現,加上那一身華麗奪目的軍服。

  看完精彩的開頭動畫,便先來一場特拉法加海戰熱身。與此同時,天空開始傳來陣陣電閃雷鳴,驟雨頓降。

  但是,武田公沒有理會風云變色的外面,一心只管眼前螢幕中,27艘屬於大不列顛的戰列艦。

  只不過,窗外一閃──

  “晤──”一陣騷麻的感覺經由滑鼠傳遍全身。

  公元1805年10月21日拂曉特拉法加角對開海面

  “長官,長官。”武田公被人以英語從休克狀態中喚醒。

  “甚麼事,基德先生?”武田公發覺自己條件反射地開口回應了那位基德先生的話。

  “法西聯合艦隊現在距離我方12海里左右,請問需要列陣了嗎?”基德先生問道。

  “我是誰,基德先生?”熟悉的情節,使武田公開始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於是刻意露出自信的笑容,并且出口試探。

  “你是英國和皇家海軍的英雄──霍拉肖.納爾遜子爵。”基德先生聽見武田公,亦即是現在的納爾遜風馬牛不相及的發問稍為呆了一呆,但是隨即便對他的問題作出回覆。

  聽到自己的推測被證實的納爾遜,思緒卻因此而陷入凌亂當中。

  雙方的距離又近了1海里,納爾遜卻因為難以接受自己將死的事實而依然在迷糊的狀態中。

  以基德先生為首的軍官們眼見距離漸近,又對納爾遜發起了新一輪的詢問。

  “發出備戰信號:以本艦和“皇家君主”號為先導艦分成兩列縱隊。”現在的納爾遜根本沒有指揮一艘戰列艦的經驗,更何況是作為一支艦隊的指揮官,因此他只好接照歷史下命令。

  接到命令的軍官們開始行動起來,其中負責旗號的通訊官帕斯科中尉最為忙碌,只見他不斷按照旗語手冊升起一面面信號旗,向全艦隊發出命令。

  正當納爾遜再次陷入云游之際,他的副官基德先生興奮地大叫起來:“長官,長官,請看對方。他們正在轉向,似乎打算返回加的斯,目前他們正在混亂狀態中。”

  “機不可失,全艦張滿所有主帆和副帆,以最大戰速進攻,讓科林伍德上校進攻下風處,截斷對方後衛,本艦則進攻對方前衛,不要讓他們有機會回到加的斯港。”有著後世記憶的納爾遜當然明白對方陷入混亂狀態中的原因,因此他按照原本那位納爾遜子爵的意圖再次下達了命令。

  公元1805年10月21日11時30分特拉法加角對開海面

  英國艦隊順著微弱的西風,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納爾遜艦隊即將進入交戰距離。而從下風處進行突擊的科林伍德艦隊已經開始交火,雙方懸起自己的國旗,并且不約而同地奏起軍樂,頓時雙方鼓樂齊鳴,陸戰隊們互相舉槍敬禮。

  不久,法國海軍的戰列艦“弗高克斯”號率先對科林伍德的旗艦展開炮擊,這意味著決定英國國運的特法拉加海戰正式開始。

  納爾遜透過望遠鏡看見下風處已經交火中,便向通訊官帕斯科中尉下命令:“旗語:英格蘭相信每個男人都恪盡其責。”

  “不好意思,長官。請問可以用企盼代替相信嗎?”帕斯科中尉如同原來時空一樣,作出了同樣的建議。因為旗語手冊上并無相信(confides)一詞,需要逐字拼寫,而企盼(expects)有記載於手冊上,只需三面旗。

  雖然納爾遜認為希望繼續使用相信,不過戰場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非常重要,惟有同意這個變動。

  之後納爾遜又再次開口,竟然唱起歌來:

  “當不列顛在世界之初由造物主安置於蔚藍大海之上的時候,

  就已向這片這片土地的眾神契誓,誓將與眾神一起永遠守護這片大陸。”

  聞到歌聲的軍官和水手都向身邊的人愕視,隨即又加入到合唱中,勝利號上的歌聲,甚至渲染到後面的戰列艦,所有人同聲唱起這首深受英國人,特別是海軍喜愛的歌曲“統治吧,不列顛尼亞!”

  “統治吧!不列顛尼亞!統治這片洶涌的海洋!

  不列顛人永遠都不會被奴役!

  世上再也沒有比我們更神圣的民族了!

  因而必須要打倒暴君

  使我們的國家繁榮且自由

  讓別的國家只能向我們投向嫉妒與恐懼的目光!

  統治吧!不列顛尼亞!統治這片洶涌的海洋!

  不列顛人永遠都不會被奴役!”

  就在正式開戰後不久,突入到“弗高克斯”號和西艦“中的“皇家君主號”號在以左舷火炮重創“圣安娜”號的艦尾後,接著以右舷的火炮炮擊“弗高克斯”號艦首,接著駛至“圣安娜”吮的右後方再度進行炮擊。

  但是,酣戰當中的科林伍德突然發現自己這支分艦隊的四周都是敵方戰列艦。

  “向前突擊,把聯合艦隊一分為二,配合科林伍德吃掉對方的後衛艦隊。”經過了幾個小時後,納爾遜逐漸適應自己的身分,多虧游戲的真實及對歷史的熟悉,按原本歷史上的打法,應該可以順利戰勝法西聯合艦隊。而只要小心對方的暗算,大概可以避免一死。

  距離正式開戰後的25分鐘,“勝利”號艦首的兩門12磅加農炮和兩門68磅短重炮已經完成了發射準備,於是納爾遜發布命令:

  “帕斯科先生!”“是的,長官”

  “讓“提米萊爾”號和“海王星”號攻擊“至圣三位一體”號。另外,通知所有船長,再近一點接敵。”“是的,長官。”

  與歷史不同的是納爾遜知道維爾納夫在“布桑托爾”號上,故此他向“勝利”號的艦長──托馬斯.哈代下令:“攻擊“布桑托爾”號。”

  很快,占有風向優勢的“勝利”號比“布桑托爾”號的轉向更快到達炮擊位置,而且在“勝利”號攻擊前,對方的左舷就經歷了“提米萊爾”號的炮擊而損失不少火炮。

  繞到“布桑托爾”號後方的“勝利”號開始了第一輪炮擊,位於左舷的15門32磅炮、14門24磅炮和15門12磅炮,合共44門火炮的齊射,把44顆鐵球送進船身,從艦尾貫穿至艦首,導致艦內四處都是高速飛行的木屑,甚至有火藥被熾熱的實心彈引爆,使“布桑托爾”號的傷亡嚴重,士氣大降。

  “長官!長官!法艦“敬畏”號接近中。”在右舷的基德先生大聲報告。

  “右舷火炮裝填鏈彈,阻止對方靠近。”聽見“敬畏”號接近的消息,納爾遜的瞳孔猛然一縮,他歇斯底里地要求擊沉或阻截對方。

  幸運的是,皇家海軍今天似乎被幸運女神所護佑,加上水手們皆經過長期的訓練,右舷44門火炮大多命中“敬畏”號的桅桿和主帆,甚至其中兩支桅桿被打斷,不但使航速大減,亦使好幾個不及解開救生索的水手和陸戰隊員被拖入水底。

  “噢!噢喲!”水手們發出歡呼。

  與此同時,左舷的炮手已經再度裝填完畢。這次,連同頂層甲板的6門12磅短炮,所有火炮都裝上了葡萄彈,那些霰彈有些落在“布桑托爾”號的露天甲板中,但是更多透過先前炮擊造成的破洞進入船體,密集的彈丸掀起一波波腥風血雨。

  事後上船受降的皇家海軍軍官在他的日記中,這樣記載該艦的慘狀:“到處都是死尸,景象非常之凄慘。死傷總數在400人以上,多數尸體沒有腦袋。”要知道,一級戰列艦“布桑托爾”號載員才800至900人左右。由此可見,戰況之激烈。

  當“勝利”號開始與法艦“海王星”號交戰時,“布桑托爾”號遭到後續的二級戰列艦“海怪”號和“征服者”號接連炮擊後,便揚起了象徵投降的白旗。

  聯合艦隊總司令的投降,對聯合艦隊造成極大的打擊,本來與“勝利”號有一拼之力的“海王星”號開始向右轉向,打算脫離戰斗,但是隨即被“勝利”號趕上,被迫展開平行炮擊。

  而即使主桅桿只剩下一支的“敬畏”號亦有同樣的打算,可惜才剛剛向左轉向,便被“海怪”號打斷所有桅桿,并被英艦“阿伽門農”號的船員登艦進入慘烈的白刃戰。

  眼見目前戰況大好,本來因為持續指揮和精神壓力,導致異常疲憊的納爾遜精神大好,在哈代艦長的伴隨下巡視。

  只不過──

  位於右舷的“海王星”號以僅存的幾門火炮進行最後一次齊射,命中“勝利”號的船體,其中一顆從頂層甲板甲板掠過,擊中左舷舷側的攔桿,使木屑亂飛,收割了附近幾名船員的性命。

  同時,緊隨納爾遜的哈代只見納爾遜猛地一顫,及後僵硬轉頭向他說:“船長先生,我累了,先下船艙休息,把指揮交給基德吧。”

  哈代在納爾遜轉身的瞬間,看見他以左手不自然地捂著腹部,隱約可見一片深紅慢慢擴散,便反應到發生了甚麼事。

  “是的,長官。請好好休息,慶功宴上不可以沒有你的存在。”哈代這樣說完,就走到基德身旁細聲告訴他納爾遜受傷的消息,并宣布把指標權交給基德。

  是役,戰果大致與歷史相同,英軍有449人陣亡,1246人受傷,無戰艦被擊沉。聯合艦隊有7000人和21艘戰艦被俘,1艘戰艦被炸毀。而法軍和西軍分別有2218人和1025人陣亡,1155人和1383人受傷。

  而當哈代、基德等軍官到船艙探望納爾遜時,他已經因為失血過多,陷入彌留之際。聞得如此大捷,他忽然感到本來失血而喪失的力氣回來了,他向一眾人表達了原本那位納爾遜的遺愿:“請各位紳士們,替我照顧可憐的漢彌爾頓爵士夫人。”

  接著,他看向隨軍的牧師斯科特說:“感謝主,使我得以恪守責任,為了主、我的國王陛下以及祖國。”然後便默默地閉上眼睛。

  納爾遜看著眼前一片的黑暗,感受著身體慢慢地流失的力氣,似乎眼見一把好聽的女聲念著熟悉的咒語:

  “宣告──

  汝身聽吾號令,吾命與汝劍同在。

  應天主聖三之聖召,若愿順此意志、此義理的話就回應吧!

  在此起誓:

  吾愿成就世間一切之善行,

  吾愿誅盡世間一切之惡行。

  因父,及子,及聖神而纏繞吾之一生,穿越抑制之輪出現吧!

  吾之守護者!”

  納爾遜心想:“這根本是赤果果地抄襲Fate召喚英靈的咒語好不好!”然後就被強迫性地遭到一股強烈刺眼的白光包圍。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