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36:2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超級劍修傳
  4. 第二章:武斗大陸的清晨

第二章:武斗大陸的清晨

更新于:2018-03-16 18:26:29 字數:3011

  “哇,生了生了!爹地,是弟弟,是弟弟啊!!!”

  仙度部落平靜的早晨,在一名女孩驚喜的叫喊中驚醒。小女孩臉孔精致可愛大約7歲左右,頭上帶著一頂有些破舊的藍色帽子,腰間圍繞著一條些許黯淡的彩色布條。

  此時她臉蛋潮紅格外興奮的掀開篷門,卻連小腦袋上歪了的帽子都來不及顧及,便急匆匆的對帳篷外不停邁腳踱步的兩人發布這件喜訊。

  “真,真的?哈哈!”

  兩人之中一名正埋頭嘴角不知嘟噥著什么的中年漢子猛的抬頭,聽清小女孩口中的信息,下意識回了一句。

  待看見小女孩激動的眼神后,中年漢子嘴巴一咧,便連忙甩手就往帆布帳篷里狂奔而去。隱隱約約還能聽見什么感謝萬能的武神大人之言,那音調興奮的如同狼哭鬼嚎一般。

  其余那位停在原地很是年邁的老者好笑的晃了晃腦袋,俯下身子摸了摸小女孩的小腦袋,笑著道:“瀾兒終于有弟弟了,這下高興了吧?”

  “嗯!”

  瀾兒一臉笑意的把下巴一楊,接著重重的點下去,一雙清澈的眼珠卻時不時往帆布帳篷里面瞟。

  老者一樂,拂了拂胡須故意有些黯然的道:“瀾兒有了弟弟就忘記你的王爺爺嘍,唉,算了,我還是不打擾你見弟弟了!”說著說著便真邁步要離開這處帳篷了。

  “哎,別,別呀!我不會忘記王爺爺的,永遠永遠都不會,真的,我可以發誓!”

  瀾兒小胳膊一抬拉住了老者,滿臉認真的說道。

  那王爺爺見瀾兒這樣的表情,黯然的臉色瞬間裝不下去了,眼睛一瞇回過頭來道:“呵呵,好好好,就知道被我看著長大的瀾兒最乖了。不過王瀾兒你可要記住了,在以后啊,任何事情都不要太失望,太悲傷,或者欣喜若狂了,因為一切都會過去的!”

  見王瀾兒似懂非懂的神色,王爺爺卻是擺了擺手不再多言,“快進去吧,我老人家就不打攪你們一家享有天倫之樂嘍!”

  “哦......”

  王瀾兒看見背過身去的王爺爺,聽見話語后雖然不知道他為什么突然說這樣令自己聽不懂的話語,但也不知道再應該說些什么才好,便嬌憨的應了一聲,接著手忙腳亂的奔進了篷里。

  “唉,你家后繼有人了,雖然對如今這時間段并不算什么好事,但在十幾年后或許會有所改觀吧!瀾丫頭,自今天開始我就要閉關了,要么突破要么你王爺爺會很快離開這個世界,你那個粗線條老爹和病秧子娘親卻也不能好好照顧你了,自今天有了你弟弟......希望你能記住我今天的話,大喜大悲不過是云煙爾......”王爺爺背負著雙手,喃喃自語的聲音已然漸漸遠去。

  王折坐在鋼制輪椅上,嘴角溢出一抹黑血,腦袋輕輕的低垂了下去......眼前漆黑,思想仿若進入某個奇異的空間那么遙遠。

  意識一直下降,下降,好似沉浸深不可測黑茫茫的海底,一點一點往下沉。時間過了很長,又好像好短。王折感覺身體周圍一陣震動,眼睛還沒下意識的睜開,就感覺自己被一雙有力的手臂舉了起來。

  “嗯?!怎么可能,我不是最后服毒死亡了嗎,難道最終還是落入他們手中被救活了?!!!”

  王折被手臂舉起來的一瞬間猛的一驚,接著還沒來得及理清半點思緒,一陣得意的狂笑使得他睜開了眼睛。

  “哇哈哈哈,我王極終于有兒子了!看那幾個家伙還敢不敢嘲笑我后繼無人。”

  王折被雙臂舉著,目光此時驚奇的連轉。錯開得意大笑的中年大漢,在視線左下方一名容貌柔美的婦人滿臉慈愛的望著自己,而床邊坐著一個精致可愛的小女孩和一位普普通通上了年紀的婦人。

  王折接著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一個古怪的念頭抑制不住的冒了出來,一種茫然的感覺油然而生“難道我王折復活到古代了?”

  “來來來,瀾兒快把你爹上星期用鹿茸換的絨毛衣拿來,別把這小家伙凍著嘍!”

  王折腦袋正在快速運轉思索,王極卻已經把他捂在懷里對著王瀾喊道。

  “咳咳......”王極大手大腳的把王折捂在懷里,頓時憋的他一陣氣悶,只能以咳嗽來提醒這無良的老爹。而聽見王折難受的咳嗽,躺在床上臉色蒼白的柔美婦人頓時急了,連忙埋怨了王極幾句把王折接了過來。

  溫暖的香味涌入,王折被柔美婦人摟著一種血脈相連的溫馨感抑制不住的使他迷醉不已。

  “重生在古代,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啊!最起碼,最起碼我終于能站起來了啊!!!”

  王折閉著眼睛踢了踢小腿,感受著腿部傳來的力量感。沒有任何詞語能形容他此時的激動心情,如同已經忘語一般,王折以不停的用擺用踢用屈伸雙腳來掩飾心底的狂喜。

  “仙度璃啊,你這兒子還真是活躍呢!再次恭喜你們了!”一旁普普通通的接生婆笑嘻嘻的對著王極和仙度璃拱了拱手,滿臉喜氣的說道。

  王極正有些恬不知恥的靠在王折身邊,不顧仙度璃警惕的眼神一雙大手喜不自禁的在王折身上摸來摸去,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家伙肯定又是一名怪咖叔叔。

  最起碼現在王折心底就是這么想的,那手繭弄的他心里發毛。

  不過還好接生婆說話了,王極頓時干咳的拿開手掌對接生婆感激的道:“我們仙度部落唯一一名頂尖接生婆果然不同凡響,哈哈我王極深感佩服,來來來一點小東西不成敬意!”

  接生婆被王極的話語弄的又好氣又好笑,不過有了最開始接生王瀾兒的經驗,她也習慣了此人的大大咧咧。接過紅紙包裹的碎銀,一臉含笑走過來摸了摸躺在仙度璃手邊閉眼如同憨睡了的王折,便拿起一旁接生器皿走了出去。

  不一會兒王瀾兒也拿著絨毛衣欣喜的跑了過來,包裹住王折后,便被其母拉著依偎在身旁一齊疼愛的望著小小的王折。

  “唉,璃兒,真是辛苦你了!”王極的心情一平復下來,便看見了仙度璃愈發絮弱的臉色,不由一陣自責。

  她本來身體就很是虛弱,如今才剛剛生孕,自己還大喊大叫的,真是......想到這里,王極便手忙腳亂的連忙取了熱毛巾替仙度璃擦拭臉龐上的虛汗。

  仙度璃展顏一笑,道:“這幾年苦了你才對,我的身體我知道。自多年前替部落出戰便被傷了根本,大病纏身小病不斷,甚至讓你被部落一些居心不良之人嘲笑,無法替你留下傳承男脈。”

  王折再次抵開王瀾兒摸他腦袋的手掌心,心底微微一動,“部落,那現今這是哪一個朝代?”

  王折疑問當然被無視了,王極此時握住仙度璃的手掌,笑道:“我在這部落就一莽夫,你這部落第一天才準武氣階的大高手能看上我我還有什么不知足的。

  不過幸好半年前族長出關,替你親自調養身子才能有我兒的誕生。以族長現在真正達到武氣階的實力,我們部落也不用過的那么小心翼翼了。”

  王極頓了頓繼續寵溺的望著仙度璃笑道:“等你身體好些了,我帶一起去附近的村鎮逛逛吧!”

  聽見王極的話語,疑問越來越多,王折心底的疑惑已經愈發放大,陌生的名詞讓他心底有了一種異樣的預感。

  仙度璃眼中卻閃過一絲喜悅,自上次被圍攻重傷,她已經躺在床上好幾年了。那溫暖的陽光,在慵懶的空氣與花香中修煉翻飛早讓她惦記無數遍了。

  雖然身體只是稍有好轉,但也不妨礙她能短時間出門了。

  “當然可以,不過還是先給我們兒子起個名字吧!只待他能達到部落準武氣階的實力,就能冠以部落名仙度兩字了。”

  王折被仙度璃的話語弄的一驚,如果沒什么意外他可不想換名字。不過這一刻他那無良的老爹終于讓他滿意了一次。

  王極咧嘴略有些自得的一笑,豪氣的道:“我妻子乃是部落中第一天才,我兒子的名字當然也要響亮點。王者二字,我謙虛點只取一半對折分,便叫王折吧!!!”

  “王者,王折.......”仙度璃默念幾遍,臉上漸漸浮現出笑意,肯定的道:“好,就取名王折,我相信我兒自有一天成為真正的王者!”

  “耶,弟弟,王折!”

  “哈哈!”

  一陣陣歡快的笑聲自王極家傳出去很遠很遠,而仙度部落新的一天終于真正的來臨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