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4:21:5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異界之萬靈主宰
  4. 第一話 禍不單行

第一話 禍不單行

更新于:2018-03-17 07:06:59 字數:4400

  一

  “主人...”

  一名女子在森林的樹間匆忙跳躍穿行,于一枝椏處停下歇息,從額間不斷滴落的汗珠和接連的喘息可以看出她已經趕了相當久的路了。

  林中不時有徐徐微風吹過,女子警覺的動了動她那雙形似狐貍的耳朵,又嗅了嗅空氣,風里飄來一股濃濃的焦炭味,突然,風向驟變,后方傳來一股灼熱的氣流。女子毫不遲疑,立刻雙手結印。在她四周瞬間浮現了一個球型的銀白色結界。

  隨后一股猛烈的燎原之火從后方襲來,電光火石之間,整個森林變為了一堆焦炭。在黑色的樹林廢墟里,一個白色的身影傲立其中。

  “月中仙,你逃不掉的,你的朋友們都在等著你呢!”一群兇神惡煞的人迅速來到到女子面前不遠處。

  他們穿著奇怪的黑色長袍,長袍背部繡著一個被弓箭射穿的人臉面具圖案,甚是駭人。在他們身旁有一只身上燃著不滅火焰的猛禽,正不斷扇動那幾米寬的巨大火翼,可以斷定剛剛那場瞬間吞噬森林的火災應該出自其手。

  “你們這群仗勢欺人的狗奴才!別以為我月中仙怕你們!要不是...”

  只見這名叫月中仙的女子,一襲素白長袍清雅而不失華貴,用一條白色織錦腰帶將纖纖楚腰束住,及腰的銀色長發皎潔如月,泛出柔亮的清幽月光。溫婉可人的面容卻又有一絲不食人間煙火的冷傲,雙眼明澈動人,有一種靈動在其中閃爍,一雙狐耳卻添俏皮。

  似乎是為了適應戰斗,長袍的頸項及肩處只有一層如輕云蔽月之薄紗,露出線條優美的頸項和清晰可見的鎖骨,長袍下擺如旗袍在大腿兩側裁開,窈窕身段若隱若現。最令人驚嘆的是其身后九只不斷在空中舞動的狐尾,純白無暇,如同流風之回雪。一股強大的氣場環繞在其周圍,竟猶如神女下凡。

  可是嘴角的一絲血跡和身上深淺不一的傷痕表明她前不久受過傷。

  “要不是他死了對吧?哈哈,那個弱小的雜碎,敢和我們作對,這就是下場!”那群人中間一個像是領頭的中年男人發出戲謔的譏笑。

  “不準你侮辱我主人!”女子發怒,身后原本在空中舞動的九只狐尾突然像九只憤怒的白色離弦利箭,以破空之勢往那人襲去。九道白色虛影劃過,剎那間,便沖到了那人身前。

  “哐當!”

  狐尾像是撞到了什么硬物,在離那人只有毫厘之距時竟驟然停住,仿佛有一道無形的墻壁擋在那人面前。

  女子不甘心,揚起狐尾驟然發力,狐尾尖端如同九柄長槍狂風驟雨般刺向那男人,速度之快讓人眼花繚亂。

  “砰砰砰砰砰...”

  一陣撞擊聲此起彼伏的響起,那領頭的男人面對眼前只有一線之隔的攻擊臉上卻毫無懼色。

  一陣攻擊之后,狐尾依然無法近他身半寸。

  “月中仙,你就這點本事?”那男人譏諷道。

  女子見自己的攻勢絲毫不起作用,欲收回狐尾,卻發現身體不得動彈。

  “嘻嘻...”

  一個可愛的笑聲傳來,月中仙循聲望去,發現自己身后不知何時站著了一個約摸十歲的小女孩。

  那小女孩低著頭,手上拿著一個渾身扎滿了針,殘破不堪的舊娃娃。

  “可愛的娃娃,你要聽話,不能動哦。嘻嘻...”

  邊說著,小女孩慢慢抬起頭,露出孩童不該擁有的可怕表情,似笑非笑,反而有些毒辣和兇殘,還一邊撫摸著手中那詭異的娃娃,那娃娃殘缺的右眼一片空洞中隱約閃爍著紅光。

  女子奮力挪動著身體,發現好像受制于那小女孩的詭異邪術,身體完全不受控。

  “野火燎原!”

  “萬載寒冰!”

  霎時,左側是洶涌噴出的燎原之火,右側是迅速凍結空氣形成的冰山一角,冰火兩重天以鋪天蓋地之勢朝女子襲來。

  女子警覺的豎起兩只狐耳,感覺到了即將到來的危機,卻選擇了閉起雙眼。

  “彈指破千軍!”

  隨著女子猛的睜開雙眼,發出一聲狐嘯,右手掙脫了束縛,隨即伸出纖纖玉指,不慌不忙,舉重若輕,彈指一揮間,

  “噠”

  空氣仿佛靜止了,只聽見彈指一聲脆響,如水滴在平靜的湖面泛起一絲波紋。波紋不斷擴大,突然掀起了驚天波瀾。以她為中心出現了一股狂暴的的銀色光暈,竟將冰火兩重天震得粉碎,消失不見。

  由于兩股力量相撞產生的爆炸,激起劇烈的爆風。在場的所有人都被吹倒在地,女子也趁機擺脫了那小女孩的束縛,混亂之中,以蜻蜓點水之姿緩緩落地,不失氣質。

  狂風中,一股不尋常的風向驟起,女子還沒來得及站定,便揚起九尾卷成球狀護住身體。

  隨著呼嘯聲越來越近,女子感覺不妙,想避到一旁。

  “咚!”

  卻不想被一記重捶掄中,甩出百里之外,直到撞上山體才停住。煙塵散去后,山體竟被貫穿,凹出一個大洞。

  過了一會兒,月中仙慢慢的爬了出來,身上滿是深淺不一的傷痕和淤青,嘴角更是不斷流出鮮血,九只尾巴無力的拖在地上,和之前如同神女下凡之時簡直判若兩人。

  “我...我要為主人報仇...”

  月中仙臉上滿是不甘,慢慢抬起九只狐尾,卻感到頭頂有狂風呼嘯之聲傳來。

  “不好!”

  月中仙欲避到一旁,然而剛剛那一重捶讓她全身大部分筋骨寸斷,已難以躲避攻擊,只好立即雙手結印,一個淺銀色屏障出現在頭頂。

  “咚!”

  又是一聲巨響,揚起了百里黃沙。

  沙塵散去后,一只巨大的手正覆蓋在月中仙原先的位置。

  循著手看去,一個體型駭人的巨大怪物正屹立在一旁,雖形同一個壯漢,但身體卻由巖石組成,竟如同一座真正的大山。

  “山鬼,把手拿開,我要看看那個小賤人到底是死是活!”

  領頭的男人一發話,巨大的巖石手臂便緩緩移開。

  只見月中仙平躺在地上,已經沒了動靜,身下的地面都凹陷了進去,身邊的沙土也被浸染成了鮮紅。

  “月中仙,你自身都難保了,還想著那個死人呢?啊?哈哈!”那群人笑了起來。

  可月中仙卻絲毫也生不起氣了,她勉強睜開一只眼,冷冷的看著身邊的那些人,她心里明白,她是打不過這么多人的。

  他已經不在了,我活的也已經夠久了,是時候隨他而去了...

  那些快樂的日子,主人,還有與我并肩作戰的朋友們,你們在哪,我一個人好累,好累...

  ...

  另一處時空...

  某W市的偏僻舊居民樓內。

  “小宮啊,你也知道大叔我一個人養著一家老小確實難啊。你這欠了兩個月的房租...我這小孩還要上學,實在耽擱不起啊。大叔我也不是不講情面的人,再給你一個星期,如果還是交不起房租,那我也實在是幫不了你啊。”一個身穿樸素休閑便服的中年男子站在一戶人門口一臉的難色。

  “王叔,房租我會盡快想辦法的,請再給我一點時間,我馬上就存夠錢了。”

  站在中年男子面前的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男子,穿著一件簡單的T恤衫和一條很舊的牛仔褲,五官端正,棱角分明,一頭清爽的短發,模樣還算清秀,只是兩眼下方的黑眼圈顯得有些疲態,正強擠出微笑,略帶一絲愧意。

  “好,那一個星期之后等你的答復了。”說完,中年男子轉身走下了樓。

  年輕男子關上門回到屋內。整個屋子有些狹窄,不足30平,只夠放一張單人床和一個衣柜,一張桌子,一張椅子。衣物和一些物品凌亂的擺在床和桌子上。桌上還有一碗沒有吃完的泡面。

  男子嘆了口氣,泄氣的躺在床上,隨手拿起一本精美的小冊子,面無表情的翻了起來。

  小冊子上貼滿了照片,照片中正是男子自己,而在他身邊的則是一個女孩,那女孩笑的很陽光,很好看...照片下還有文字...“宮凌羽和李夢云在一起3年了...要永遠在一起哦!”

  “永遠...都是騙人的...”這名叫宮凌羽的男子看著手中的相冊,不由得冷冷的一笑。

  回憶的畫面歷歷在目,宮凌羽想起四年前,兩人一起上課,一起翹課,一起看電影,在寒夜的晚燈下互相倚靠,在美麗的山頂吶喊出誓言,直到大學畢業...

  宮凌羽怎么都不敢相信,他們這四年來的感情竟然比不過一個紈绔子弟幾個月的殷勤...

  一想到這里,宮凌羽一臉冷漠,隨手把相冊扔進了垃圾桶。

  宮凌羽拿起一個空箱子,“唉,怎么又吃完了?”

  說完又無精打采地躺在了床上。所謂禍不單行,想起昨日的自己簡直是作死。

  昨天下班后,宮凌羽在路上走著,看見一個老太太摔倒在地,鑒于在網上看到太多老人摔倒訛人的新聞,他本不想去管。

  可是看到那老太太可憐巴巴的望著圍觀的人群,微微顫抖的身體,宮凌羽一下子想到了自己已經去世的奶奶。

  把手機交給一旁的一個年輕小伙子幫忙拍視頻以免被訛后,宮凌羽便走了過去蹲在地上詢問老太太的傷勢。聽到她說沒太大礙,只是站不起來,宮凌羽扶起了老太太。陪著等到救護車過來時,要求宮凌羽一起陪同去醫院做檢查,宮凌羽回頭想拿回自己的手機,卻發現那個年輕小伙子早就沒了蹤影。

  無奈的宮凌羽和老人一起來到醫院,醫院檢查出老人的腳有些病癥,趕來的老人的兒子和兒媳卻倒打一耙,讓宮凌羽賠償。手機丟了,沒有證據的宮凌羽只好把自己這一年省吃儉用存的所有積蓄用作了賠償。

  這一回到家,又被房東催交房租。宮凌羽頓時感覺生活有些絕望。

  “唉,還是先去買點泡面吧,這日子還是得過下去,我才不會因為接連倒霉而眼神憂郁的45度抬頭仰望天空思考人生哲學然后對生活失去希望最后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走上天臺后飛得更高呢...”宮凌羽理了理亂如麻的思緒后,感覺肚子一陣寂寞,得出了填飽肚子第一的結論...

  (天哪,你這個吃貨!難道吃貨的世界里是沒有絕望的嗎!那我給你設計這么狗血悲情的劇情不是全部然并卵了!—來自沒吃藥的逗比作者的吐槽,請無視)

  出門已是深夜,宮凌羽活蹦亂跳的提著一袋零食走在回家的路上,哦不,是幾桶泡面,還有泡面好伴侶火腿腸...

  宮凌羽哼著小曲,“我是你的小呀小桶面~怎么吃你都不嫌多~”似乎已經暫時將那些不快拋出腦外。

  不斷蹦噠的男豬腳優美的一甩手,袋中的泡面們飛了出去...

  此時他的表情就是這樣的⊙▽⊙

  “我去,這破袋子!”說完,宮凌羽趕忙幾大步追了上去,無奈晚上,這破地方也沒個路燈,只好憑直覺在一旁的雜草叢中亂摸。

  摸著摸著,宮凌羽感覺指尖傳來一股涼意。

  “我的天,不會是蛇吧?”

  宮凌羽有些驚恐,半點都不敢亂動,靜靜感受著那個涼涼的,凹凸不平的,粗糙的...

  等等,這不像蛇吧。想著宮凌羽鼓起勇氣一把拿起那個東西。

  借著月光,宮凌羽總算看清了那個東西。

  這是一把古式短劍,而它的劍鞘上纏滿了白色的繃帶,仔細一看,繃帶上還有密密麻麻的不明文字,而自己正握著的劍柄則很普通。

  “肯定又是哪個玩cosplay的隨便亂扔的...不過這做的還挺逼真...”說著便想拔出短劍。

  “我去,這劍怎么拔不出來啊!做道具能不能認真點啊!”

  只顧吐槽的宮凌羽完全忘了自己的泡面們還在陰暗的角落里畫圈圈...

  “等等,這不會是什么神兵利器吧?然后我就變成吊炸天的男豬腳穿越到異世界去拯救被惡勢力迫害的土著居民引得萬千美女崇拜最后走上人生巔峰?”宮凌羽一臉猥瑣的笑著。

  突然,陡生異變,短劍開始不停的搖晃,宮凌羽感覺都快握不住了。

  “我勒個去啊,不會吧?真被我這烏鴉嘴說中了?”

  天上蔽月的烏云慢慢散去,露出一輪滿月。

  短劍繃帶上的文字突然發出一陣神秘的銀色光芒。

  “啊!......”

  隨著一聲慘叫,空蕩蕩的草叢只剩泡面們在角落憂桑的畫著圈圈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