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1:52:3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異界無情人
  4. 第一章破碎的家庭

第一章破碎的家庭

更新于:2018-03-15 21:00:00 字數:6168

字體: 字號:
  風雨交加的夜晚,一個孤寂的身影在街道上一閃而過,一身破舊的雨衣下包裹著一個瘦小的身體。滿臉猙獰的表情,嘴上冷笑著,眼里卻充滿了絕望。十年了,他終于親手解決掉了所有的仇人。

  爸爸,媽媽,妹妹你們的仇我報了,那些畜牲終于全部下地獄了,你們可以安息了,可以瞑目了。說著:他的眼里流下了淚水。

  他叫雷蕭,十年了,他每天晚上都會做著同一個夢。滿地的鮮血,爸爸、媽媽那絕望和不甘的眼神,還有妹妹那破碎的身體,和臉頰上的淚水。回想起當時的場景,雷蕭的心都碎了。十年來雷蕭背負著仇恨,讓他變得沉默寡言,性格狠戾,血腥和殘暴,面對仇人時更變得血腥味十足,就像一只吃人的野獸,又像一個來至地獄的魔鬼,

  讓人恐懼。

  十年前,雷蕭有一個快樂幸福的家庭,雷蕭的父親是個警察,媽媽是個中學老師,妹妹是一個可愛,開朗的的女孩,她叫雷欣,一家人都喜歡這個妹妹,妹妹更像一個跟屁蟲一樣,整天跟在雷蕭的屁股后面,雷蕭也樂此不疲的陪著她,就在雷蕭去同學家做客,沒趕住最后一趟班車回來的晚了,在自家巷子口碰了個照面的幾個滿身是血的不速之客,讓這個四口之家,變得家破人亡。

  大哥,那警察就住在這里,好,你們記住,今天,我要那警察全家的命,去吧。那滿臉橫肉的男人,說著:竟然摸摸臉上的一道從額頭到下巴的刀疤。不一會,就聽到了屋里傳來了,打斗的聲音,女人和孩子的哭喊聲。大哥已經拿下了,我們進去吧。走,哈哈,雷霆你也有今天,你廢了老子的一只手,我就滅了你全家,去先把雷霆的手腳都給我廢了,說完滿臉猙獰的笑著,把那個女人給我帶過來,我要當著這個警察的面玩了他的女人,呵呵,這就是得罪我的下場。

  畜牲你放了她,你不的好死,雷霆怒吼著罵著,罵吧,哈哈,雷霆你不是很神氣嗎?敢抓我,還開槍廢了老子的手,說著就動手了,把他眼睛弄開,我要讓他看著,就在這時滿臉淚流的雷欣撲上去咬在了那大哥的胳膊上,啊,一聲慘叫,緊接著那大哥胳膊上鮮血淋漓,一塊肉竟然被咬了下來,死丫頭,咬我楊彪,去給我打,打死為止。真掃興,全給我弄死。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直到雷蕭回家走到巷口時,碰見了幾個滿臉猙獰,身上有血的人,更有一人腦門上用有一條像蜈蚣一樣的疤,他還疑惑的看了幾眼。走到門口,看見門是敞開著的,可走進一看頓時如五雷轟頂,滿屋子的鮮血和倒在血泊中的父母和妹妹,撕心裂肺的痛哭了起來,爸媽你們問怎么了,是誰,是誰,啊,啊,啊,啊,是他們,是他們,說完就跑到了廚房拿起了菜刀,嘴里念著,畜牲,畜牲,跑了出去,可到了巷口,那里還有人,雷蕭回到家里看著父母沒有閉上的眼睛,嘴里說著我要報仇,我要報仇。我要你們不得好死。說完雷蕭發了瘋似的跑了出去,就再也沒了消息。風雨交加的夜晚,一個孤寂的身影在街道上一閃而過,一身破舊的雨衣下包裹著一個瘦小的身體。滿臉猙獰的表情,嘴上冷笑著,眼里卻充滿了絕望。十年了,他終于親手解決掉了所有的仇人。

  爸爸,媽媽,妹妹你們的仇我報了,那些畜牲終于全部下地獄了,你們可以安息了,可以瞑目了。說著:他的眼里流下了淚水。

  他叫雷蕭,十年了,他每天晚上都會做著同一個夢。滿地的鮮血,爸爸、媽媽那絕望和不甘的眼神,還有妹妹那破碎的身體,和臉頰上的淚水。回想起當時的場景,雷蕭的心都碎了。十年來雷蕭背負著仇恨,讓他變得沉默寡言,性格狠戾,血腥和殘暴,面對仇人時更變得血腥味十足,就像一只吃人的野獸,又像一個來至地獄的魔鬼,

  讓人恐懼。

  十年前,雷蕭有一個快樂幸福的家庭,雷蕭的父親是個警察,媽媽是個中學老師,妹妹是一個可愛,開朗的的女孩,她叫雷欣,一家人都喜歡這個妹妹,妹妹更像一個跟屁蟲一樣,整天跟在雷蕭的屁股后面,雷蕭也樂此不疲的陪著她,就在雷蕭去同學家做客,沒趕住最后一趟班車回來的晚了,在自家巷子口碰了個照面的幾個滿身是血的不速之客,讓這個四口之家,變得家破人亡。

  大哥,那警察就住在這里,好,你們記住,今天,我要那警察全家的命,去吧。那滿臉橫肉的男人,說著:竟然摸摸臉上的一道從額頭到下巴的刀疤。不一會,就聽到了屋里傳來了,打斗的聲音,女人和孩子的哭喊聲。大哥已經拿下了,我們進去吧。走,哈哈,雷霆你也有今天,你廢了老子的一只手,我就滅了你全家,去先把雷霆的手腳都給我廢了,說完滿臉猙獰的笑著,把那個女人給我帶過來,我要當著這個警察的面玩了他的女人,呵呵,這就是得罪我的下場。

  畜牲你放了她,你不的好死,雷霆怒吼著罵著,罵吧,哈哈,雷霆你不是很神氣嗎?敢抓我,還開槍廢了老子的手,說著就動手了,把他眼睛弄開,我要讓他看著,就在這時滿臉淚流的雷欣撲上去咬在了那大哥的胳膊上,啊,一聲慘叫,緊接著那大哥胳膊上鮮血淋漓,一塊肉竟然被咬了下來,死丫頭,咬我楊彪,去給我打,打死為止。真掃興,全給我弄死。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第二天,新聞就播出了,本城郊區發生一件惡性殺人事件,被害者雷霆,男,37歲,是郊區派出所民警,其妻王紅,35歲,其女,雷欣,11歲,被害,其子,不知所蹤。警方已介入調查。

  雷蕭自從離開后,每天東躲西藏,悄悄的調查和尋找那天晚上見過的哪幾個人。可是六年的時間也過去了但他還是沒有找到仇人,

  直到到兩年前的一天晚上,他再次看到了,那個讓他永生難忘的的面孔,腦門到下巴的哪一道疤,是他永遠不會忘記的痛,那是他一生的恨,他尾隨著刀疤臉那些人進了,一家名叫惜月的夜總會,混在那里當了一個服務生,他覺得又離復仇近了一步,可他知道自己一個人很難報仇。

  終于在一個晚上,天氣悶熱,悶熱的,晚上好像要下雨的樣子,刀疤男又來了,他看到了刀疤男去的房間號1014,并且還點了酒水,于是買了一包迷藥,等待機會下在酒水里,他把1014的服務生給支開了,并在酒水里成功的下了藥,報仇開始了,碰,碰,1014的房門敲響了,雷蕭在門口等著,手里卻抖了起來,畢竟他沒有殺過人,心里也怕,手心里全是汗,就在這時門開了,雷蕭慢慢的走進了房間,到了房間里,他更是腿也抖了起來,刀疤男看了看,沒說話,接過酒,就和手下喝了起來。過了十分鐘,迷藥有了效果了,終于刀疤男和手下都倒下了,雷蕭隨手就拿起了,茶幾水果盤里的刀,雙眼通紅的就是亂捅一氣。把刀疤男幾人捅的血肉模糊,慢慢眼里就出了淚水,這時天也下開了雨。他偷偷的拿出一件破舊的雨衣,走上了夜總會的樓頂,

  直到雷蕭回家走到巷口時,碰見了幾個滿臉猙獰,身上有血的人,更有一人腦門上用有一條像蜈蚣一樣的疤,他還疑惑的看了幾眼。走到門口,看見門是敞開著的,可走進一看頓時如五雷轟頂,滿屋子的鮮血和倒在血泊中的父母和妹妹,撕心裂肺的痛哭了起來,爸媽你們問怎么了,是誰,是誰,啊,啊,啊,啊,是他們,是他們,說完就跑到了廚房拿起了菜刀,嘴里念著,畜牲,畜牲,跑了出去,可到了巷口,那里還有人,雷蕭回到家里看著父母沒有閉上的眼睛,嘴里說著我要報仇,我要報仇。我要你們不得好死。說完雷蕭發了瘋似的跑了出去,就再也沒了消息。風雨交加的夜晚,一個孤寂的身影在街道上一閃而過,一身破舊的雨衣下包裹著一個瘦小的身體。滿臉猙獰的表情,嘴上冷笑著,眼里卻充滿了絕望。十年了,他終于親手解決掉了所有的仇人。

  爸爸,媽媽,妹妹你們的仇我報了,那些畜牲終于全部下地獄了,你們可以安息了,可以瞑目了。說著:他的眼里流下了淚水。

  他叫雷蕭,十年了,他每天晚上都會做著同一個夢。滿地的鮮血,爸爸、媽媽那絕望和不甘的眼神,還有妹妹那破碎的身體,和臉頰上的淚水。回想起當時的場景,雷蕭的心都碎了。十年來雷蕭背負著仇恨,讓他變得沉默寡言,性格狠戾,血腥和殘暴,面對仇人時更變得血腥味十足,就像一只吃人的野獸,又像一個來至地獄的魔鬼,

  讓人恐懼。

  十年前,雷蕭有一個快樂幸福的家庭,雷蕭的父親是個警察,媽媽是個中學老師,妹妹是一個可愛,開朗的的女孩,她叫雷欣,一家人都喜歡這個妹妹,妹妹更像一個跟屁蟲一樣,整天跟在雷蕭的屁股后面,雷蕭也樂此不疲的陪著她,就在雷蕭去同學家做客,沒趕住最后一趟班車回來的晚了,在自家巷子口碰了個照面的幾個滿身是血的不速之客,讓這個四口之家,變得家破人亡。

  大哥,那警察就住在這里,好,你們記住,今天,我要那警察全家的命,去吧。那滿臉橫肉的男人,說著:竟然摸摸臉上的一道從額頭到下巴的刀疤。不一會,就聽到了屋里傳來了,打斗的聲音,女人和孩子的哭喊聲。大哥已經拿下了,我們進去吧。走,哈哈,雷霆你也有今天,你廢了老子的一只手,我就滅了你全家,去先把雷霆的手腳都給我廢了,說完滿臉猙獰的笑著,把那個女人給我帶過來,我要當著這個警察的面玩了他的女人,呵呵,這就是得罪我的下場。

  畜牲你放了她,你不的好死,雷霆怒吼著罵著,罵吧,哈哈,雷霆你不是很神氣嗎?敢抓我,還開槍廢了老子的手,說著就動手了,把他眼睛弄開,我要讓他看著,就在這時滿臉淚流的雷欣撲上去咬在了那大哥的胳膊上,啊,一聲慘叫,緊接著那大哥胳膊上鮮血淋漓,一塊肉竟然被咬了下來,死丫頭,咬我楊彪,去給我打,打死為止。真掃興,全給我弄死。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第二天,新聞就播出了,本城郊區發生一件惡性殺人事件,被害者雷霆,男,37歲,是郊區派出所民警,其妻王紅,35歲,其女,雷欣,11歲,被害,其子,不知所蹤。警方已介入調查。

  雷蕭自從離開后,每天東躲西藏,悄悄的調查和尋找那天晚上見過的哪幾個人。可是六年的時間也過去了但他還是沒有找到仇人,

  直到到兩年前的一天晚上,他再次看到了,那個讓他永生難忘的的面孔,腦門到下巴的哪一道疤,是他永遠不會忘記的痛,那是他一生的恨,他尾隨著刀疤臉那些人進了,一家名叫惜月的夜總會,混在那里當了一個服務生,他覺得又離復仇近了一步,可他知道自己一個人很難報仇。

  終于在一個晚上,天氣悶熱,悶熱的,晚上好像要下雨的樣子,刀疤男又來了,他看到了刀疤男去的房間號1014,并且還點了酒水,于是買了一包迷藥,等待機會下在酒水里,他把1014的服務生給支開了,并在酒水里成功的下了藥,報仇開始了,碰,碰,1014的房門敲響了,雷蕭在門口等著,手里卻抖了起來,畢竟他沒有殺過人,心里也怕,手心里全是汗,就在這時門開了,雷蕭慢慢的走進了房間,到了房間里,他更是腿也抖了起來,刀疤男看了看,沒說話,接過酒,就和手下喝了起來。過了十分鐘,迷藥有了效果了,終于刀疤男和手下都倒下了,雷蕭隨手就拿起了,茶幾水果盤里的刀,雙眼通紅的就是亂捅一氣。把刀疤男幾人捅的血肉模糊,慢慢眼里就出了淚水,這時天也下開了雨。他偷偷的拿出一件破舊的雨衣,走上了夜總會的樓頂,

  直到雷蕭回家走到巷口時,碰見了幾個滿臉猙獰,身上有血的人,更有一人腦門上用有一條像蜈蚣一樣的疤,他還疑惑的看了幾眼。走到門口,看見門是敞開著的,可走進一看頓時如五雷轟頂,滿屋子的鮮血和倒在血泊中的父母和妹妹,撕心裂肺的痛哭了起來,爸媽你們問怎么了,是誰,是誰,啊,啊,啊,啊,是他們,是他們,說完就跑到了廚房拿起了菜刀,嘴里念著,畜牲,畜牲,跑了出去,可到了巷口,那里還有人,雷蕭回到家里看著父母沒有閉上的眼睛,嘴里說著我要報仇,我要報仇。我要你們不得好死。說完雷蕭發了瘋似的跑了出去,就再也沒了消息。風雨交加的夜晚,一個孤寂的身影在街道上一閃而過,一身破舊的雨衣下包裹著一個瘦小的身體。滿臉猙獰的表情,嘴上冷笑著,眼里卻充滿了絕望。十年了,他終于親手解決掉了所有的仇人。

  爸爸,媽媽,妹妹你們的仇我報了,那些畜牲終于全部下地獄了,你們可以安息了,可以瞑目了。說著:他的眼里流下了淚水。

  他叫雷蕭,十年了,他每天晚上都會做著同一個夢。滿地的鮮血,爸爸、媽媽那絕望和不甘的眼神,還有妹妹那破碎的身體,和臉頰上的淚水。回想起當時的場景,雷蕭的心都碎了。十年來雷蕭背負著仇恨,讓他變得沉默寡言,性格狠戾,血腥和殘暴,面對仇人時更變得血腥味十足,就像一只吃人的野獸,又像一個來至地獄的魔鬼,

  讓人恐懼。

  十年前,雷蕭有一個快樂幸福的家庭,雷蕭的父親是個警察,媽媽是個中學老師,妹妹是一個可愛,開朗的的女孩,她叫雷欣,一家人都喜歡這個妹妹,妹妹更像一個跟屁蟲一樣,整天跟在雷蕭的屁股后面,雷蕭也樂此不疲的陪著她,就在雷蕭去同學家做客,沒趕住最后一趟班車回來的晚了,在自家巷子口碰了個照面的幾個滿身是血的不速之客,讓這個四口之家,變得家破人亡。

  大哥,那警察就住在這里,好,你們記住,今天,我要那警察全家的命,去吧。那滿臉橫肉的男人,說著:竟然摸摸臉上的一道從額頭到下巴的刀疤。不一會,就聽到了屋里傳來了,打斗的聲音,女人和孩子的哭喊聲。大哥已經拿下了,我們進去吧。走,哈哈,雷霆你也有今天,你廢了老子的一只手,我就滅了你全家,去先把雷霆的手腳都給我廢了,說完滿臉猙獰的笑著,把那個女人給我帶過來,我要當著這個警察的面玩了他的女人,呵呵,這就是得罪我的下場。

  畜牲你放了她,你不的好死,雷霆怒吼著罵著,罵吧,哈哈,雷霆你不是很神氣嗎?敢抓我,還開槍廢了老子的手,說著就動手了,把他眼睛弄開,我要讓他看著,就在這時滿臉淚流的雷欣撲上去咬在了那大哥的胳膊上,啊,一聲慘叫,緊接著那大哥胳膊上鮮血淋漓,一塊肉竟然被咬了下來,死丫頭,咬我楊彪,去給我打,打死為止。真掃興,全給我弄死。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第二天,新聞就播出了,本城郊區發生一件惡性殺人事件,被害者雷霆,男,37歲,是郊區派出所民警,其妻王紅,35歲,其女,雷欣,11歲,被害,其子,不知所蹤。警方已介入調查。

  雷蕭自從離開后,每天東躲西藏,悄悄的調查和尋找那天晚上見過的哪幾個人。可是六年的時間也過去了但他還是沒有找到仇人,

  直到到兩年前的一天晚上,他再次看到了,那個讓他永生難忘的的面孔,腦門到下巴的哪一道疤,是他永遠不會忘記的痛,那是他一生的恨,他尾隨著刀疤臉那些人進了,一家名叫惜月的夜總會,混在那里當了一個服務生,他覺得又離復仇近了一步,可他知道自己一個人很難報仇。

  終于在一個晚上,天氣悶熱,悶熱的,晚上好像要下雨的樣子,刀疤男又來了,他看到了刀疤男去的房間號1014,并且還點了酒水,于是買了一包迷藥,等待機會下在酒水里,他把1014的服務生給支開了,并在酒水里成功的下了藥,報仇開始了,碰,碰,1014的房門敲響了,雷蕭在門口等著,手里卻抖了起來,畢竟他沒有殺過人,心里也怕,手心里全是汗,就在這時門開了,雷蕭慢慢的走進了房間,到了房間里,他更是腿也抖了起來,刀疤男看了看,沒說話,接過酒,就和手下喝了起來。過了十分鐘,迷藥有了效果了,終于刀疤男和手下都倒下了,雷蕭隨手就拿起了,茶幾水果盤里的刀,雙眼通紅的就是亂捅一氣。把刀疤男幾人捅的血肉模糊,慢慢眼里就出了淚水,這時天也下開了雨。他偷偷的拿出一件破舊的雨衣,走上了夜總會的樓。

  仇報了,我該怎么辦,我還有什么留戀的,我是不是應該下去陪著家人,雷蕭哭著問老天,老天啊,你給我指條路把。你難道要我一個人,獨自活在這個世界嗎,天上下著雨,打在雷蕭的臉上分不清是雨,還是淚,他慢慢向著樓頂的邊緣走了過去,嘆了口氣,這可能是我最好的歸屬。

  就在這時蒙蒙細雨的天空竟然,雷聲伴隨閃電一起下來了,也就是在這時雷蕭叢生一躍,口里不停的念著,我來了,我來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