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9:15:5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超能吸收
  4. 第一二章逝去.今生

第一二章逝去.今生

更新于:2018-03-16 11:15:34 字數:4762

字體: 字號:
  自昏昏沉沉中醒來,打量下四周,趙宇發現自己正處在陌生的房間里。

  不遠處站著一個白面無須的中年。那是這個房間趙宇唯一熟悉的,因為正是這個中年人將趙宇打暈的。最過分的是,趙宇發現自己居然躺在地上。

  憋了一肚子火的趙宇站起身來,對著對面的中年人憤怒的的咆哮道:“你想要干什么?我找你惹你了?你干嘛抓我啊?這是哪里?”

  趙宇此刻的心情很不好,任誰無緣無故被人打暈,帶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心情都好不起來。

  中年無視趙宇的咆哮,雙眼直勾勾的盯著趙宇,那猶如色狼看美女的眼神讓趙宇陣陣惡寒,雞皮疙瘩直冒。

  如果對方是個女人,只要相貌對得起觀眾,趙宇其實不介意發生點什么,但是如果對方是個男的,哪怕這個男的再英俊,也感覺就像吃了一坨屎似的,說不出的難受。

  中年僅僅是盯著趙宇就給了他很大的壓力,心里越來越沒有底氣。

  趙宇抱著胸口,結結巴巴的說:“你…你想干什么?”那表情就像一只純情的小白兔面對大灰狼似的。

  中年人嘴角微翹,嘲諷道:“異能者做到你這份上,也真夠“成功”的!”

  “什么異能者,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趙宇擺出一副很詫異的樣子,似乎真的不知道異能者是什么。心底卻是感到大事不妙,意識到事情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嚴重。

  “這個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他怎么會知道我有異能?我會不會被送去切片研究啊?”趙宇忍不住胡思亂想。

  “行了,不用裝了,老實告訴我,你的異能是什么?”

  趙宇裝作可憐兮兮的樣子的道:“大哥,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異能啊?我要真有異能,早就成富翁逍遙自在了,哪還用的著當保安啊?我好歹也是堂堂的金融學學士啊?”

  中年人嗤笑道:“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也不見中年人如何動作,手中突然就多了一個裝著藍色液體的100ml密封試管。打開試管,遞給趙宇,冷冷的說:“喝掉!”

  中年人目光銳利如刀,給了趙宇極大的精神壓力。

  趙宇竟然控制不住自己,情不自禁的接過試管。試管到手,趙宇才感覺大事不妙,自己在中年的氣勢下,居然難以自已。

  這時,趙宇早已心中了然:異能者,這家伙是個異能者,而且還是個很可怕的異能者。

  趙宇硬著頭皮問道:“大哥,這是什么東西啊?連生產日期都沒有,怎么喝啊?”

  中年盯著趙宇不耐煩道:“少廢話,讓你喝你就喝。”

  “我看還是不要喝了吧?我喝出什么問題不要緊,關鍵是連累大哥您就不好了。您說是不是?”趙宇邊說邊挪動身子,試圖將試管放到一旁的桌子上。

  “你再磨嘰下試試,敬酒不吃吃罰酒”趙宇還沒來的及看清中年人如何動作,中年人就手持一把柯爾特手槍頂著趙宇的腦門。

  趙宇的一顆心不斷下沉,意識到事情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嚴重。

  趙宇心中盤算著:如果我此時奪槍,能有幾成機會。得出結果卻是一成也無。這個中年人絕對是個危險人物,硬來是沒用的,只能智取。心里自我安慰:這家伙這么大費周章的把我抓來,看起來應該是沖著我的異能來的,應該不會毒死我吧。

  心里有了底,趙宇豪氣道:“大哥別生氣,我喝就是了。”

  語畢,拿起試管,一仰而盡。

  見趙宇如此識相,中年人收起了柯爾特。

  出乎趙宇的預料,試管里的液體甜甜膩膩,說不出的好喝。喝下試管里的液體,趙宇的身體突然產生異變,泛起一層淡淡的白光。

  中年人死死的盯著趙宇的身體,期待趙宇的身體產生新的變化。

  一分鐘過去了,趙宇的身體再無變化,白光也散去了。

  中年人失望道:“原來只是個異能初覺醒者。白白浪費我一瓶異能顯化藥劑。晦氣!”

  又盯著趙宇道:“小子,從今天你就是我的人了。你有意見嗎?”

  趙宇被中年人盯著,渾身極不自在,吞吞吐吐道:“這不好吧?”

  中年人臉色一變,目光森寒道:“小子,你還真是給臉不要啊!再磨嘰老子宰了你。”

  可能是發現趙宇的異能僅僅是初覺醒階段,中年人似乎對他越來越沒有耐心了。要知道像趙宇這種24歲,還僅僅處在異能覺醒階段的異能者,確實并不具有太大培養價值,終究成就有限。

  趙宇面色大變,雖然沒少被人惡語相向,但是像中年人這樣不留情面的卻是第一次。趙宇心里掙扎著:要不要動手呢?

  就在這時。

  中年人出聲道:“小子,你的異能覺醒多久了。”

  趙宇迷迷糊糊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覺醒的?好像是初中,又好像是高中。我真的不清楚。”事實上他對此并無清晰的認識。

  中年人露出意外之色,倒是沒想到趙宇異能覺醒如此之早,有些失望的道:“可惜了。”

  又接著有些好奇的問道:“你的異能是什么?火焰,冰凍,還是肉體強化?”中年列舉了幾項最常見的異能。

  趙宇搖搖頭:“我不知道,我從來沒見過其他異能者。”

  中年人并不意外,淡淡的道:“展示下你的異能,讓我看看。”

  此時,中年人距離趙宇不足一米。

  趙宇非常不喜歡這種受制于人的感覺,卻也只能有些無奈的聳聳肩:“好吧。”

  擺開架勢,沉腰扎馬,呼氣吐氣,做出一副準備的樣子。

  中年似乎對趙宇的異能異常感興趣。饒有興趣的看著趙宇的動作。這一剎那,中年的心神似乎放松了下來。

  而趙宇等的就是這一刻。毫不猶豫的上前一步,右手一式直勾拳,帶著凜冽的拳風,直擊面門。左手也不閑著,一個左勾拳暗藏殺機,朝著太陽穴襲去。

  這兩招并不復雜,但是再加上趙宇那遠超常人的體力,絕對是殺招中的殺招,威力不同凡響。

  這一刻趙宇殺伐決斷,毫不拖泥帶水,端的是氣勢非凡。趙宇心知肚明要想擺脫中年人的控制,只有打到他,別無其他選擇。

  中年人面色不變,有些戲謔的看著趙宇。眼看趙宇的拳頭就要擊中趙宇,中年的身影突然自趙宇眼前消失。趙宇暗叫不好。

  一股穿心的刺痛從后心傳來,趙宇感到有什么東西插進自己的后心。

  耳邊傳來中年人戲謔的聲音:“就這點本事,可惜了,強化這種不錯的異能就這么被你糟蹋了。異能再好也是需要鍛煉的,如果有下輩子不要忘記鍛煉好你的異能!”

  然后趙宇感覺似乎有什么東西從自己身體里抽離,鮮血自后心噴涌而出。眼前漸漸變得模糊,意識也被抽離。

  “如果有下輩子不要忘記鍛煉好你的異能!”這是趙宇聽到的最后的聲音。

  半夜,月朗星稀。

  猛然坐起,像是從水里撈出似的,渾身濕淋淋的。

  “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死了嗎?”趙宇揉了揉眼睛,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借著月光,趙宇看到漆黑的屋子里,密密麻麻的擺放著十幾張上下層學生床,幾乎占用了屋子一切可用的空間,僅留著幾條狹窄的過道,每個床上都睡著人。

  眼前的景象是如此的熟悉,卻又是如此的陌生。

  趙宇猛然想起這里是哪里——郎平一中男生宿舍309室,他初中時的宿舍。

  一時間,口有些干,心跳加速,想到了一種可能——重生。他,趙宇,重生了。

  激動地的心情難以言表,失而復得的喜悅難以自已,趙宇有些不淡定了。輕手輕腳的穿上衣服,下了床,躡手躡腳的走出了宿舍。

  郎平一中只是郎平鎮一中,宿舍條件差的可以,學校的男生宿舍連大門都沒有,只要通過露天的樓梯就能上去。

  這一點受到很多人的詬病,但也受到很多人的歡迎,歡迎的人大都是喜歡翻墻出去上網的。

  走下樓梯,可以看到郎平一中東西兩棟教學樓,北邊教師辦公樓,南邊宿舍樓的建筑格局。

  一想到一切可以重新開始,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趙宇就激動的心潮起伏。

  激動的心情難以平復,為了平復心情,趙宇開始繞著校園奔跑,極力的奔跑著,根本不知道愛惜體力,只是一味的快快快快,體力迅速消耗著,趙宇的心情才有所平復。

  郎平一中建筑不多,但是校園卻著實不小,一圈下來將近一千米。快速奔跑一圈半下來,趙宇的體力耗費的差不多了,便背靠著一間教室的門,大口喘著粗氣。

  快速奔跑過后,胸口好像有把火在燒,異常難受。趙宇卻是一點不在乎。此時他的心情非常之好。他很愉快的接受了重生的現實。

  “如果有下輩子不要忘記鍛煉好你的異能!”這個聲音不停地在趙宇腦海里回蕩著。

  趙宇攥緊拳頭,用力的揮動著,惡狠狠的吼道:“我會的,你等著。”此時,他的臉上赫然帶著三分猙獰,七分堅定。

  趙宇心中默念:我的命運自己掌握!誰也不能操縱我的命運!

  ………………

  月朗星稀。

  黎明前的校園靜悄悄。

  一陣陣腳步聲打破了校園的寧靜。

  趙宇繞著校園的跑道,輕輕的奔跑著。這一次是慢跑,不像之前那么玩命。他的步伐不快,但很有節奏,一呼一吸間自有章法。

  趙宇沒練過傳說中的氣功內功,這只是他他前世用了八年總結出來的方法,簡單卻又有效。

  此時的趙宇只是一個未滿16周歲的中學生,身體瘦弱,體力有限,但是憑借著特殊的呼吸法,他硬生生跑了三圈將近3千米,才感到累。

  但是趙宇并未停下來,而是盡力調整步伐節奏,讓腳步變得更慢,這樣他可以堅持的更久。

  “如果有下輩子不要忘記鍛煉好你的異能!”這個聲音一直在趙宇腦海中回蕩,也給了趙宇不竭的動力。

  一圈圈下來,雙腿越來越沉重,肺葉里像是有把火在燒。趙宇越來越來累,腳步越來越慢,呼吸越來越粗重,但他依然在堅持,因為他不想重蹈覆轍。

  終于到了第8圈,趙宇停了下來。他知道:這已是他的極限。此刻他的體力已經透支,再跑下去,他會暈倒的。凡事要適可而止,過猶不及。

  拖著沉重的腳步,來到男生宿舍樓下。

  三月,北方的黎明依然帶著幾分春寒料峭。趙宇穿著單衣卻渾身發燙,那是運動過量的結果。

  待體力恢復了點,趙宇悄悄的回到宿舍,拿了干凈的衣服毛巾以及盆子,又悄悄的離開宿舍。

  男生宿舍的樓下,樓梯左轉三米處有五個水龍頭。住校男生洗漱就是靠的這個。

  趙宇來到水龍頭前,接了一盆冷水,脫掉被汗水打濕的單衣和褲子,迎頭澆下。

  雖然很容易被人看到,但是此時大概凌晨三點,正常情況下是沒人出來晃蕩的。因此很安全,不用擔心被人看到。

  快速的將身體用濕毛巾清洗一遍,趕緊將身體擦干,換上干凈的衣服。將臟衣服洗了,擰干。男生宿舍前有一條很長的專門搭衣服的鐵絲。直接把衣服搭在上面晾。

  悄悄的回到宿舍,躺在床上休息。

  雖然身體很疲倦,但是精神卻是出奇的好,舒無困意。

  趙宇開始思索自己將來的路。

  毫無疑問,眼下,以及將來,最重要的目標就是——鍛煉異能。只有掌握了強大的力量,他才有資格有能力主宰自己的命運。

  此時趙宇的異能其實已經覺醒,而趙宇的自己的異能的認識其實很模糊。而他所知的異能者除了那個本身之外,也只有那個神秘中年人了。

  前世,他其實是上了大學之后才確認自己擁有異能,也是那時他才開始有針對性的鍛煉異能。而異能是需要針對性的訓練才能真正覺醒,異能進化之路也將由此開啟。

  他只知道自己的異能能夠強化身體,通過中年人說過的話,他才知道有些異能者甚至能夠噴火,控制冰的力量。

  趙宇心忖:“我的異能能夠強化身體,那應該是身體強化。相比其他的異能不好捉摸,強化身體就容易多了。”

  他前世也是摸索了一些方法,窺得一些門徑。

  趙宇有些振奮的開始制定下一步的異能鍛煉計劃。

  毫無疑問,異能鍛煉是需要時間的,要想擁有足夠的時間其實很簡單,只要輟學就好啦,一切問題都可以解決。對于前世取得金融學位的趙宇來說,再反過頭來讀初中高中大學其實真沒太大必要。

  但是這也只是理論上來講,事實上卻是,輟學其實是一個很扯淡也很混蛋的方法。根本就不具有可行性,至少趙父趙母那關就過不了。

  趙宇是知道父母對自己的期望的,前世盡管家境不富裕,但是為了趙宇能有一個更好的將來,父母硬是咬牙花錢送趙宇去了南平市最好的中學市一中,而不是縣一中,盡管那里也是市重點高中。

  要跟父母硬頂著退學,縱有千般理由,趙宇也不會真這么做,那是不孝。

  不過趙宇很快就想到了一個變通的方法:繼續在學校讀書,只需要把作息時間變一下就好了。晚上練功,白天睡覺。反正初中的知識對他來說毫無難度。

  這樣既不影響學習,又可以練功,可謂兩全其美。

  快到凌晨四點,趙宇又一次入睡,他太累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