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7:42:5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武動天心
  4. 劍靈

劍靈

更新于:2018-03-15 18:40:01 字數:2149

字體: 字號:
  “哎喲,我他媽真是命大,這都死不了”張豐翼說著,站了起來。看了看周圍,全是壁畫,亂七八糟的,“切,這誰寫的,學習太差了。我都看不懂。”張豐翼干脆不看這些壁畫。里面還有一個洞口,里面黑漆漆的,看了就很嚇人。“我不會進來了一個墓里吧。”張豐翼嘟囔到。他看過盜墓筆記,這就像是一個墓。

  “算了,不進去了,我有不會盜墓。”說著就向上面自己掉下來的地方看去。以是沒有一點光,四周墻壁很光滑。總的來說“這不可能爬上去。”

  “怎么辦,難道我就要死在這了。”張豐翼快絕望了。“老子穿越了,然后掉下一個洞里,沒死后,發現這根本出不去。”張豐翼苦笑。這他媽叫什么事。

  “不行,哥不能死,哥還沒結婚呢。連嘴都沒親過。不行,我還要找我的敏敏呢。”想著,張豐翼像打了雞血一樣。“騰”的一聲站起來。然后給自己壯壯膽,就向洞里走去。

  洞里黑漆漆的,但張豐翼腳剛踏進洞里,四周墻壁的燈突然“刷”的一聲都亮了起來。嚇了張豐翼一跳。

  再向里面走去,和剛才一樣每踏出一步,就會有兩扇燈亮起,但有了前車之鑒,所有張豐翼也不會在害怕了。

  走到這長長的山洞盡頭,還是黑漆漆的一片,不過張豐翼還是往前走去“誰建的這墓,都知道有燈勒,真傻”張豐翼心想。忽然一叫踏空,“啊”一聲有摔了下去。

  “啊,摔死哥了,這是誰建的。太壞了”張豐翼大吼

  “老夫建的,怎么滴,不服”一個幽幽的聲音飄蕩過來。

  “誰,告..告..告訴呢..我不怕鬼..鬼”張豐翼嚇的聲音都打顫了。

  “我去,我等了一萬年,等來一個傻叉,算了,湊合用吧”那個聲音無奈了!

  “什么,你把話給我說清楚,誰是傻叉。”張豐翼還沒說完。就感覺頭一陣暈,就倒在地上了

  等醒了時。張豐翼發現自己還在原地,只不過四周亮了起來。剛掙開眼睛還有點不適應,不過現在好多了。

  他發現周圍空蕩蕩的,好是陰森,不過有一個的大盒子。

  張豐翼興奮的跑過去把他打開,以為有什么好東西,一看,只有一塊玉佩,上面雕了一只龍。非常威武。除此之外,屁都沒有。

  “靠,老天,你不能這么耍我。”張豐翼仰天大吼一聲。

  就是這么一吼這個墓竟有塌陷的架勢。

  “小子,你再吼一聲,你就要被活埋了”那個幽幽的聲音有飄蕩出來。

  “誰,你在哪,出來,哥和你拼了”張豐翼大吼一聲。

  “我在你體內,你來打我呀”那個聲音嘚瑟的說到。

  “你在我體內,給老子滾出來”

  “就不出來,你打我呀,哈哈哈”

  “你是誰,為毛在我體內”聽了這話,張豐翼也是放下心來,自己要是死了,那這個什么玩意也是要死的,量她也不敢還自己。

  “我為什么要害你。”

  “你怎么能聽見我想的話”

  “給你說了,我在你體內,肯定能聽到”

  “那你有什么目的,說”

  “讓我先給你講個故事哈”

  在最早時天心大陸有五大種族,幽冥族,人族,神族,精靈族,還有魔族

  那時天心大陸上到出的是爭戰,沒有一片安寧的地方。五大神級統帥覺得這樣不行,就在一起想辦法,真在想時,忽然“轟”一聲。五大統帥跑出去一看。

  只見天裂開了一個大口子,從口子中走出一個人,那了一把刀,就是天心刀

  當時五大統帥都是神級高手,但竟被壓的喘不過氣來。

  那個人就是造就“天心劍”的人。

  他以一己之力殺了五大統帥后。給各族劃算領土。把人族,幽冥族,神族還是放在天心大陸上,并且放下了結界。但把精靈族,魔族帶走了。沒人只到他把它們帶到那去了。

  但,他把“天心劍”放在“天心大陸”上。一萬年出來一次,在加強一下對“天心大陸”的統治

  所以說,“天心劍”主一出,就是個大門派打壓的對象,以往的“天心劍主”剛出來,還沒成長就死了。

  天心劍分為兩體,劍和劍靈

  “所以說,你就是劍靈了。”張豐翼問道。

  “是的。”劍靈說

  “那你說,我不要你行不。”

  “為什么”

  “你看你,長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不對,你好像還不是人。你說我要你干什么,誰閑的愿意和一個不知道是什么的東西說話。在說你有什么用,盡早從我體內出來”張豐翼罵道。

  “這么說,你不想要我了?”劍靈嘴角抽了抽,說。

  “是滴,你快出來吧,乖。”

  “那我還就不出來了,你能把我怎么樣”

  “那你說我要你有什么用?”

  “我可以讓你體質改變,讓你找你女朋友去,怎么樣?嗯。”

  “真的。”張豐翼眼睛一亮。

  “我騙你干什么,你給我糖呀。”劍靈又好氣又好笑。

  “乖,哥這有糖勒不要騙我。”張豐翼像氣來,爬山前買了個“阿爾卑斯”就拿了出來,說到

  “滾”劍靈罵道。然后就沒聲音了。

  “等一下,我怎么才能看見你,還有,除了劍靈,不是還有劍勒嗎?在哪”

  “在玉佩里,自己找”

  哦,玉佩難怪我沒找見,然后低下頭看了看。

  “你,給我滾出來,這莫小小的玉佩怎么可能有劍,啊”

  “...你丫的連儲物空間都不知道,先滴一滴血,讓它歸你,在進去找東西。”

  “哦。先滴血。”張豐翼伸出自己的手,狠下心來咬了一口。把血滴在了玉佩上。

  “嗡”一聲,玉佩不見了。

  “啊,它怎么不見了”

  “...它到你體內來,我怎么回遇見你這傻叉,啊,我一世英名啊,要毀在你手里了。啊啊啊。”

  “哦,哥不知道,你吼什么。”張豐翼委屈的,哥就是不知道,怎么滴,你還罵我。

  “啊,弄來弄去,還是我錯了,我去。”劍靈氣的說。

  “難道不是嗎,切”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