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36:3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武道俠客行
  4. 第二章 豆丁

第二章 豆丁

更新于:2018-03-18 15:52:24 字數:3274

字體: 字號:
  斗武帝國,一個上千年的古國,在最初的幾百年,疆域廣闊,繁盛無比,所謂盛久必衰,不僅是人的常態,自然的定律,也是國家的擺脫不了的命運,曾經無比強大的國家,在諸侯反叛,民眾暴亂,人才凋零的情況下,一夕之間分崩離析,龐大的疆域也十去其九,迫不得已的情況下,皇室只有退出了帝都,以求保住生命,以后卷土重來,而反叛軍不想以后面對報復,力求趕盡殺絕,免除后患,于是狂追了幾百萬里,及至西荒,因反叛軍的利益分配出現矛盾,不得已而退去,這個時候的皇室也就只剩下十幾個人,最強者也只是剛到王者之境,在王者的帶領下,征服了周圍一大片地域,建立起了斗武王國。

  西荒,又稱西域,西域苦寒,地域遼闊,人煙稀少,資源短缺,荒獸眾多,除了一些游歷者或者逃犯,甚少有外人到來,而在這貧瘠之地,生活著十八個國家的百姓,其中有六大王國和十二大侯國,當然這些國家在外人眼中都是一樣的,沒有多大分別的窮苦土著。

  朱家堡,斗武王國下轄的最底層的軍堡,直接負責于荒橫縣,以橫山而為名,也因荒橫縣靠近橫山,所以在全縣設置了幾十個軍堡,以堡衛戍的方式,守護百姓安全,而朱家堡則負責靠近堡又靠近山林的方圓幾十里地,總共幾千百姓的安全,當然,軍堡屬于軍事基地,不管理民政方面的事情,除了每月需要清剿靠近居民區的獸類,其他時間在沒有荒獸、野獸入侵的情況也相對輕松,全堡上下也有幾十上百口人,正規的堡丁只有十幾個而已,其他都是屬于堡丁的家屬,不從事軍事活動,只以守宅看家務農為主,勉強能做到自給自足。

  今天的朱家堡與往常時有很大的不一樣,走近看,能發現堡內居民的步伐更快了一些,一片忙碌跡象,大多數是都向著中間房屋瞧去,而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有著驚訝又喜悅的表情,而驚訝又多于喜悅,這可以知道,這時,一個面色黑紅,魁梧有力,年近四旬的男子帶著個中年婦女走了過來,大家看著他的時候,一些婦女就上前去問:“王隊,聽說朱隊他媳婦要生了?”

  “現在還不確定。”

  “聽說朱隊媳婦兒才懷七個月,怎么就突然就要生了呢?”

  “也沒說就一定要生,只是早上跌了一跤,現在疼得厲害,這不是我把我家大姨子叫了過來。”

  “王隊,你大姨子不就是那聞名全堡范圍內技術超好的接生婆嗎?”

  “對對對,她以前到堡里來過幾次,你以前也見過的,還為你接生過小孩子,莫不是又不認識了?”

  “王大姐莫怪,只是時間太久沒見,有點忘記了!”

  王隊丟下一堆好奇心多于關心的大婆子小媳婦兒,急沖沖的往朱隊長家趕去。

  當王隊趕到朱家的時候,看見這棟和其他房屋一樣的房子外面站著一堆的大老爺們,這些男人又和開始的女人不一樣,大家臉上更多的是擔心,大家最開始都沒發現王隊的到來,直到走近了才被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發現,叫了聲林哥,大家才發現他的到來,紛紛向他說話!

  “林哥,你怎么才來啊!”

  “林哥,你來了就好了。”

  “林哥,你快進去吧,聽張家媳婦兒說嫂子要生了,朱隊也被趕出來了,正準備給孩子接生吶!”

  王林一言不發,帶著大姨子就往里走,大家也知道王隊是個善行不善言的人,紛紛向兩邊散開,方便他進去,這個時候,最開始看見王林到來的那個年輕人,也跟著王林往里走。

  進入內堂,首先看見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在左廂房外轉圈,成熟帥氣的臉上寫滿了憂慮,眼睛也是紅紅的,還有幾個老人在左廂房外站著,也是皺眉擔憂,其中就有王林的父親,周圍放著一些木凳子也沒有人坐,看見王林走了進來,脾氣火爆的王家老爹,剛想發火,看了看周圍又忍住了,低聲喝道:“臭小子,你跑哪兒去了?這時正需要你的時候,你還亂跑!”

  被喊著“臭小子”的王隊,還給父親擠出了一絲難看的笑容,解釋道:“父親,我聽說弟妹肚子疼,我想是不是會早產,而我也幫不上忙,那一定需要對孕婦熟悉的人了,這不是把我家大姨子叫來幫忙嗎?”

  王老爹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兒子后面還跟著兩人,那女的正是他兒媳婦的妹妹,正準備跟他見禮吶,他趕緊說道:“是小娟啊,不用多禮了,你去里屋看看去,臭小子,你去勸勸小江,他都轉了很久了,把我們頭都轉暈了。”

  其他幾個老人看著這一幕,也沒有說話,等王老爹說完了才發現大家都看著他,不由老臉一紅,說道:“這臭小子,這么大了還是不讓人省心,不是在外面的話,我就拿棍子抽他!”

  那些老者都是會心一笑,沒有說什么,幾十年的交情了,知道這脾氣火爆又熱心腸的王老爹臉皮也薄,說下去可不好收拾了,于是默契的看著王林勸導朱江,嘴拙的王林也不知道怎么勸導,只是一個勁的反復說:“沒事的!沒事的!會母子平安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聽進了王林的勸導,朱江慢慢的就停了下來,紅著眼睛,看著王林喃喃的道:“王哥,小琳不會有事吧!”

  王林使勁的點了點頭說:“弟妹不會有事的,會母子平安的!”

  朱江無意識的說道:“母子平安!母子平安!”

  過了好一會兒,朱江總算回過神來,看向王林說道:“謝謝王哥,我開始迷神了。”

  王林說:“沒事,會母子平安的!”

  這時,跟進來的那年輕人也向朱江見禮,說道:“江哥,不用擔心,我媳婦上次生孩子也這樣,等了很久才生出來。”

  朱江看著這個在練武上偷懶耍滑,但又為人誠實熱情的小兄弟王進,全隊為了練武都勸說過他,而他總是不上進,現在就剩正隊朱江、副隊王林還在契而不舍的勸說著他,甚至體罰過他,平時最害怕出現在自己面前,今天也跟著進來安慰自己,現在也沒精神讓他去練武,于是只點了點頭。

  等待總是會感覺時間的難熬,總是讓人心里焦急,更何況里面還有個正在生產的老婆,而時不時一聲痛苦**傳到自己耳里,痛在自己心里,這種精神上的焦慮更讓朱江坐不住,時不時的站起來走一走,只是不像開始那樣如失了魂魄一樣。

  等了將近一個時辰時,里面恢復了平靜,左廂門打了開來,眾人的心也跟著提了起來,里面走出來兩個年輕女子,一個就是所謂的張家媳婦兒,是一個堡丁的兄弟的妻子,一個是王進的妻子,看著她們兩出來,幾個老年人和王林看著她們臉上沒有憂愁與悲傷,心也就放了下了,只有王進和朱江沒有發現,王進是年紀小還不懂的觀察,朱江是關心則亂,急忙的站了起來,正準備開問時,王進媳婦兒已經說:“朱隊,恭喜您了,生了個男孩,母子平安!”

  聽見“母子平安”這四個字,朱江的心總算放下了一些,問道:“里面怎么沒聲兒?”

  兩女也不知道,沒有辦法回答,這時,穩婆抱著孩子走在屋檐下,說道:“朱隊,這孩子從出生到現在,除了才生出來時,眼睛向四周望,就沒出聲,現在又睡著了!”

  大家都上前來看這出生嬰兒,朱江急忙一看,這小臉、這眼睛、這眉毛、這鼻子,都很像自己,除了秀氣了點,嗯,也太瘦小了,比一般孩子小了很多,抬頭問道:“不哭不好嗎?男子漢就是要流血不流淚的,我兒子小小年紀就有男子漢的風格,天賦異稟啊!”

  穩婆一臉無語,看著這個三十有五的男人,堡隊的隊長,因為愛老婆,拒絕了父親讓他再娶一房的要求,而沒有抱成孫子的朱老爹也一氣之下回了老家和小兒子住去了,對于他的無知,也只能耐心的解釋:“小孩子,特別是才出生的小孩子,如果不哭的話,有可能是個啞巴。”

  旁邊的王進接口道:“聽說小孩第一聲的聲音大小,決定了一輩子的成就!”

  朱江思考一下:“原來是這樣啊,這事簡單!”

  然后把小孩接過來,一巴掌拍在了小孩屁股上,一聲敞亮的嬰兒哭聲響遍了房屋內外,哭聲中夾雜著痛呼就不是誰能聽出來的,畢竟嬰兒與大人有很大很大的代溝。

  朱富感覺自己在做噩夢,一會兒一片黑暗,一會兒一片灰暗,還看見了幾個巨人國的大神,說著自己聽不懂的話,正準備睡醒了,然后夢就沒了,明天又是一個新的一天,突然感覺屁股一陣劇痛傳來,感覺骨頭要碎了,就大罵一聲,沒想到罵聲變成了嬰兒啼哭,趕緊止住,屁股還是那么疼,又罵又哭了…………………………

  朱江看著自己兒子,哭一會兒停一會兒的,既感覺喜悅,又感覺無措,這怎么哭個不停啊,想到穩婆是有經驗的人,就直接給我穩婆。

  然后看看其他人,沒有想到這么一會兒功夫,那幾位老爺子已經把名字都取好了,當然是小名,名字叫小豆丁,小名都很接地氣,朱江也沒有什么好在意的,只是小名而已。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