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6:55:39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諸神裔
  4. 第三章 他的孩子

第三章 他的孩子

更新于:2018-03-15 18:40:07 字數:2340

  第三章

  清晨,金色的陽光灑進了房間。

  周忬蜷在床上活似一只小貓。

  門外隱隱傳來了爭吵聲,是周川武和另外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

  “不論怎么樣,我都不會同意的。”

  “這不是您一個人的意見可以決定的,甚至不需要他自己決定。川武先生,要知道川輝先生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狩者,他的失蹤幾乎令我們在這場本就希望渺茫的戰爭中更加勢弱。”

  “雖然在他的領導下我們在戰爭中取得了輝煌的成果,乃至被稱贊為‘光明時代’,但是在整體戰爭中,我們依舊是弱小的那一方。而作為川輝先生的直系后裔,我,不,不僅是我,整個議事閣都認為,他是最有希望成為重新引領我們走向光明的那個人。”

  “他如果因為個別因素沒有加入進來,是整個世界的損失,甚至會導致災難發生!”那個陌生的男人聲音有些顫抖,“就算是議事閣不使用強迫手段,您也不能不尊重他本人的意愿,至少……要我們親口問過,得到他確切的答復。”

  “哼。”周川武冷笑了一聲,“我的答復就是他的答復。不論如何,他都不會加入你們的!”

  “你……”

  “碰!”突然爆發出一聲巨大的碰撞響聲。

  夢中的周忬皺了皺眉,陽光下金黃色的睫毛微微跳動了兩下。

  “周川武……你居然……”

  “媽的,老子都給你答復了他娘的還嘰嘰歪歪賴在老子這里磨磨磯磯,非得老子發了火才知道老子他媽脾氣不好!滾!”

  “你這樣做!你擔得下后果嗎!?”

  “要你個小屁娃子咸吃蘿卜淡操心!”周川武壓低了聲音,“娘希匹,皇上不急太監急。”

  …………

  周忬床頭一堆凌亂的書抖動了一下,有幾本書跌落到了地上。

  “滋——滋——滋——”

  “噔~噔噔~噔~噔~噔~”

  “滋——滋——滋——”

  “起來!不愿做奴隸的人們!”

  “滋——滋——滋——”

  “把我們的血肉鑄成我們新的長城!”

  “滋——滋——滋——”

  “中華民族到了……”

  “滋——滋——滋——”

  …………

  “……”

  周忬緩緩睜開了眼,心中萬千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那是去年周素送他的十六歲生日禮物——一個奇葩鬧鐘……

  這是一個啞鈴型鬧鐘,是國外進口的奇葩鬧鐘之一。它一到設定時間就會開始播放《義勇軍進行曲》,并全程伴有震動。想讓它停下來的話很簡單:下床,舉三十下。

  當然也可以選擇不做,等啞鈴的電用完,但是這個啞鈴的音樂是隨播放時間遞增的,三十秒內人如果沒有作出任何反應的話,會自動調高音量,在十五秒內最高可以達到八十分貝,然后持續高歌直到電量耗盡………

  雖然目前為止周忬還沒見過它電量用盡。

  他艱難地坐了起來,翻身下床,熟門熟路地開始舉起啞鈴。

  舉完三十個,啞鈴終于安靜了下來,周忬放下啞鈴抹了抹額頭的汗突然聽到房間外傳來了桌椅碰撞的聲響,還有一個陌生男人的怒喝聲:“周川武!你會后悔的!”

  “老子還他娘的從來沒后悔過!再不滾,信不信老子宰了你!”

  “哼!”

  “是……誰在外面?”周忬十分好奇,躡手躡腳走到方門前悄悄打開了一條門縫朝外望去。

  一片安靜。

  “誒?”周忬抓了抓耳朵,“我怎么聽到了另一個人的聲音?”

  “你干什么?”周川武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手中正翻著報紙,聽到聲響突然面無表情地回頭看了他一眼。

  “啊……”周忬用眼角余光掃了一下客廳,沒見到有別人的存在,“難道是我幻聽了?”

  “喂,還看什么看。”周川武咧咧嘴扯出了一個錚獰的表情,“信不信老子把你眼珠子摳出來掛門上辟邪。”

  “該被掛門上辟邪的應該是你才對啊……”周忬心道,翻了翻白眼又把頭縮了回去。

  “等下。”周川武翻了一頁報紙,突然說,“今天是你去學校報到的日子對吧。報名費打到你賬上了自己別忘了取。”

  “!!!”周忬一驚:“我忘了這一茬!”

  他迅速把門關上。

  周川武不屑地勾了勾嘴角:“蠢貨。”

  說完他繼續低下頭看他的報紙了。

  …………

  周忬以前剛住到伯伯家的時候,伯伯的脾氣還是很好的。只是一直感覺伯伯給自己辦了一張卡簡直蠢透了,明明每天都可以見面干什么給學雜費和生活費要打到卡上自己去取,有何必多此一舉?

  然后一年……兩年……在與伯伯生活的六年了,周忬覺得給自己辦卡這個行為或許是伯伯有生以來最成功的行為……沒有之一……

  周忬沖回房間換衣服洗臉刷牙理東西,在十分鐘內完成了一切提著包急匆匆沖出了房間:“我走了!”

  “不吃點早飯嗎?”周素從廚房探出頭來,“我買了剛蒸好的包子和剛炸的油條。”

  周忬已經提著包走出了家門:“不了!”

  “……啊……”周素愁眉苦臉,“又吃不掉了。”

  “吃不掉就放冰箱里明天給他吃好了。”周川武站起身將報紙疊好放在了茶幾上,“我今天要出去一趟,這幾天應該都不在,你還好照顧自己。”

  周素咬了一口包子,聽到這句話眨了眨眼:“議事閣的召令?”

  “嗯。”

  “不過,爸爸,為什么你那么反對小忬當作家,我一直很不明白。”

  “我不是反對他當作家,只是我不想他去當一個寫那種書的作家。”

  “那種書……是指幻想文學嗎?”

  “是的,那和我們所直面的東西……太接近了。他太過靠近的話,我怕他會惹禍上身。”

  “還有……議事閣……”

  “議事閣的事情你不要問。”

  “不是,我就想知道,議事閣為什么那么迫切地想要小忬加入他們?明明小忬只是一個普通人啊!還有就是你為什么拒絕啊?”

  周川武看看女兒:“不清楚。”

  說完他拿起了衣帽架上的帽子戴在了頭上,一推門就出去了。

  “誒誒誒!”周素急急忙忙起立,“我還沒問完呢你還沒回答完呢!”

  周川武已經走了。

  ………

  “為什么反對?”離開了家,周川武苦笑了一下,“如果是別的類型我還可以支持一下,但這次單憑那篇關于鬼神的,我還怎么面對它保持冷靜?”

  “那已經非常接近真相了……”他沉默地想了想。

  “果然不愧是他的孩子啊。”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