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17:1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無敵女神系統
  4. 第二章:英雄歸來

第二章:英雄歸來

更新于:2018-03-17 20:59:01 字數:2921

  系統顯示:“當然是武力為尊啦,這還用問嗎,在這個世界你沒有武力就沒有一切,笨蛋。”

  林天卻是緩緩地搖了搖頭,“NO,這個世界武力也是用智商換來的,所以還是智力為尊,只不過武力的作用變大了。”

  系統顯示:“你這個笨**絲,你就算再有智商,你能去殺了一個可以秒殺你的人嗎,或者,你可以拔下他的一根毛嗎,你有本事去把那個人身上的玉佩給我偷過來看看,沒有武力,你連偷都沒辦法偷。”

  林天看了看不遠處一個被八抬大轎抬著,滿是優越感地從轎子里掀開窗簾吐了一口口水的胖子,不屑地道,“這人太弱了,換個更強點的我可能還有點興趣。”

  系統顯示:“我呸!吹牛比不害臊,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什么模樣的。”

  林天從石碑上站了起來,拿出了一塊精致的鏤空金色玉佩,在空中揚了揚,然后使勁地扔了出去,“這個東西,認識嗎?”

  系統顯示:“!!!!這個是很大的家族才有的身份玉佩,這個玉佩的圖案也顯示了是大家族中一個大人物才能有的,那種人一根手指都能敲死你,你從哪里來的?”

  林天笑了笑,“當然是我殺了他拿來的,那人可比剛才那個胖子強了不知多少倍。”

  系統顯示:“我呸!我呸呸呸呸呸!就你這小樣,撿來的還差不多!”

  林天露出了一絲神秘的笑容,沒有辯解,而是道,“信不信由你,另外,你五年前睡覺的時候不是說我活不下來,而且也報不了這小子那仇嗎,我馬上就要報了。”

  系統顯示:“真的???我怎么不信呢。”

  林天使勁地往遠處看,遠遠地指了指幾個穿得非常正式隆重,一身紅色,手中還各自端著金盤銀盤,跑起路來十分穩健,面無表情,且表情紋絲不動近乎靜止,但腿上的泥顯示出他們顯然經過長途跋涉的使者,道,“看那里。”

  “那些人是云宗書院的使者,不惜從云宗書院長途跋涉跑路到這里來邀請我入宗,這算不算是報了一箭之仇?”

  系統顯示:“!!!!我不信,我要掃描一下他們手中的邀請函,看看是不是你的名字!”

  林天無奈一笑,“掃吧,注意尺度,不準偷窺!”

  系統顯示:“去死!”

  隨后,短暫的幾秒鐘后,這位女神妹妹又說話了,“!!!!居然是真的,你剛才說的那個玉佩難道也是真的?”

  林天沒有回答,而是望向遠方,“這是一個智力為王,武力為皇的世界,真亦是假,假亦是真,真亦是假亦是假亦是真。”

  系統顯示:“我靠!!!你是怎么辦到的?快說快說!兩件都要說,本寶寶按耐不住了!”

  林天嘴角劃過一抹弧度,“想知道,可以,等我裝完這個比再告訴你!”

  說罷,他從石碑上縱身躍下,然后直奔烏山鎮林氏家族而去。

  走在這條已有些陌生的羊腸小道上,望著這片依然碧藍的天,林天不禁有種恍如隔世般的感覺,五年了,大江東去,白云蒼狗,然終得凱旋而歸。

  當年他獨自一人背著包裹走在這條林間小道,望著這片寬闊到可怕的天地,他曾經有種說不出的害怕,那一年,他才15歲。

  雖然他實際在地球上的年齡是20歲,但正是這20歲的心理年齡,才使得他對這世界充滿了敬畏,少了那些給人無限勇氣的初生牛犢不怕虎,這五年他獨自一人在這陌生的世界,沒有任何熟悉的人,也沒有任何依靠,風餐露宿,藍天為營大地為家,這萬惡的女神系統也把他給坑了,在這里活下來,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這五年來,他可謂是飽經磨練,在鮮血中廝殺過,在人精堆里滾過,舔著刀尖走過,趟著火海爬過,雖然看似說起來僅僅只是一句話這么簡單,但只有林天自己知道,這一切用一句話來形容絲毫不為過,他就是一顆從山頂滾落的石子,在無數次撞擊中被磨礪成了一個精致的藝術品,這期間稍有差池,等待他的將是粉身碎骨!

  “兄弟我們都像是,山坡滾落的石子,都在顛簸之中磨掉了尖牙…”林天滿含熱淚,壯志凌云地唱了起來。

  “喂!你有病啊!”

  女神罵了他一句。

  “啊?哦。”林天摸了摸腦袋,踏進了離別五年的家門。

  “娘!你的石頭回來了!偶NONONO,你的孩兒回來了!”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林天的娘頓時渾身一顫,放下手中的針線,連忙跑了出來。“天兒?”

  見到林天都已經長得這么高了,她不禁頓時哭得梨花帶雨,伸出雙手奔了過來將林天緊緊擁入懷中。

  他娘名叫玖詩詩,當年在這烏山鎮乃至天風城也是數一數二的美女,只不過不小心中了癩蛤蟆的奸計,被他爹給騙到了手,待在這鳥不拉屎的烏山鎮。

  如今,雖然玖詩詩依然是風韻猶存,容貌絲毫不減當年,簡直像是他的女友或者姐姐,但是林天卻依然細心地發現了母親的眼角多了一根細小的可能連她自己都沒發覺的皺紋,不禁有些心酸,“娘,你變漂亮了!”

  “臭小子,當年把娘可嚇壞了,回來了就好,娘這些年為你織了幾百件新衣服,還花了整整三年時間為你釀了一筒你最愛喝的竹仙茶,把你爹給饞壞了我都沒給他喝,趕緊進屋休息一下,換上娘的新衣服,娘泡茶給你喝。”

  玖詩詩擦了擦眼角淚水,橫了林天一眼,然后破涕為笑,拉著林天的胳膊將他扶進了屋里。

  “死鬼!你兒子回來了,還不趕快過來!”玖詩詩打開里屋的門朝著里面大喊了一句,聲音中帶著幾分喜悅,宛如銀鈴般悅耳動聽。

  不多時,一個衣著凌亂,雙手提著褲子,居然身后還帶著一絲臭味的邋遢男子如風一般沖了出來,把林天撞得搖了三下,驚喜萬分地看著林天道,“臭小子!你終于回來了!再不回來你媽都快弄死我了!”

  說罷,他便是伸出雙手要來擁抱林天,結果雙手一丟,褲子轟然落下,露出了一個毛茸茸的東西以及一對白花花的屁股。

  林天張大了嘴巴,震驚萬分又下意識地退了一步,然后毫不客氣地把父親林森一個勁兒往屋里推,還把他那不知道沾沒沾屎的褲子替他提了起來。

  “我艸!誰是你兒子,滾滾滾,我跟你斷絕父子關系了,趕緊滾回去拉屎!”

  “我草,居然敢這樣跟你老子說話!哎,別這樣啊,你怎么能這樣呢,哎哎,兒子,爹就想多看你兩眼!”林森一個勁兒回頭看,無奈都被林天用手把脖子給掰了回去。

  “要看一會兒看,把屎拉完給你看個夠!”

  玖詩詩在一旁早已經笑抽了,“天兒,你變開朗了。”

  過了不一會兒,一個煥然一新的男人出現在了林天的面前,毛茸茸的胡子也刮了,衣服不僅穿好了還換了一套非常正式和華麗的黑袍,更加神奇的是他臉上那些**絲才有的痤瘡竟然也沒了,變得干干凈凈,氣色紅潤,頗有幾分風流倜儻的樣子。

  林森滿臉得意的淫笑,然而,當他再次想來擁抱林天的時候,想起剛才,卻是下意識地猶豫了一下,但是下一刻令他不敢置信的一幕發生了,林天居然如同見到了二十年未見的老婆一般,猛地沖了過來給了他一個狠狠的熊抱,還用胸膛和肩膀挺了他三下,用手掌使勁地拍了三下他的背,把他給拍得不由自主地咳了三下。

  “我的親爹啊!兒子這些年想死你了!”林天滿臉濃濃的思念,幾乎要嚎啕大哭地道,依偎在父親的懷中,狠狠地砸了林森胸膛三拳。

  林森雖然很想好好地抱抱兒子,但不知為何,心頭卻感覺有種莫名其妙的沖動,使得他毫不猶豫地一腳將林天給踢了出去,他是何等修為,一腳之下,林天飛出了三米遠,重重地挺在門梁上,又重重地摔了下來。

  “好爽…”

  “臭小子!當年說走就走,你以為出去旅行啊,你還說五年后回來報仇,今天你若是報不了仇,我他媽踩死你!”林森一想起這些年因為林天的出走,而導致的玖詩詩整天埋怨折磨他沒有盡到父親之責,心里就是一股氣。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