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26:1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創世神國
  4. 第零章:詭秘的少年

第零章:詭秘的少年

更新于:2018-03-18 18:10:03 字數:3105

  “雪靈國,天狼山!”

  “還魂草,續命香!”

  一個冷漠無情的聲音,從腦海的最深處一遍又一遍的想起,久久不息。

  “雪靈國在什么地方?又為什么要尋找還魂草和續命香?”張三醒來睜開眼,腦海中又響起一個聲音,不過和之前相比,這個聲音便顯得有人情味了。

  “我說我的爺啊,算我求你了行不,咱的神國能不能別再壓制了,這都已經十年了。現在的你應該有二十歲上下了吧?再不開啟神國,你就真的廢了!”

  “我的大少爺,算我求你了,咱又不是不能開啟神國,又不是說有什么缺陷,你就甘愿做一個廢物,讓人在背后說閑話?就算不為你自己著想,也應該為小弟考慮下吧,如果你沒有界王的實力,那小弟這仇就真要拖到下輩子了。”

  靈魂體的妖月如同往常般,在張三醒來的第一時間,就在勸他快點開啟神國,不要在耽擱下去了。

  身為曾經“位面主宰者”的妖月,遇到過無數危局,都是昂首挺胸殺過來的。就是最后被七大“位面主宰者”聯手設計滅殺時,嘴角依舊掛著那妖魅的邪笑。直到十年前遇到了張三,他才感受到,世間最不可怕的不是絕望,而是明明有了希望,可你卻只能看著,不能去爭取。

  在妖月看來,張三只要接受自己的幫助,可以說只需數十年,便可水到渠成般達到界王境界,甚至說成為“位面主宰者”也不無可能。到時候讓自己復活,然后突破次元壁,殺回自己所在的主位面,把那七大位面主宰者一個一個的捏死!自己大仇得報,這張三也可以得到狗屁還魂草,續命香。

  但現實卻給他開了個很嚴肅的玩笑,張三明明可以開啟神國,明明知道自己的存在,明明擁有無限的潛力,卻再每次開啟儀式上,都死命的壓制著神國的大門,誠心不覺醒。

  最開始的時候,妖月還安慰自己,他只是個孩子什么都不懂,等他長大了自然會明白。但隨著接觸時間越來越長,妖月才發現,張三懂,什么都懂,搞不懂情況是自己!

  今天是四月二十三,是張三被撿回來的日子,也算是他的生日。

  十年前,天舞之城的大統領監督兒子剿匪時,遇到了張三。

  第一次見面時,張三空洞的雙眸沒有任何感情,仿佛逝去了靈魂,他站在無數尸體的中央,雪白色的衣服被染成了緋紅血色。地面上的尸體,沒有一具是完整的,無一例外都被人用蠻力撕碎,殘肢斷骸比屠宰場還要恐怖。

  也就是這一天,妖月遇到了張三,他親眼目睹了妖昊是如何用雙手,將這一千多人撕爛的整個過程,血腥、恐怖卻有顯得很自然。

  妖昊,就是妖月為他取得令一個名字,在他看來這個孩子注定“妖日天”。

  在大統領看來,妖昊是位修煉的天才,于是將他接回天舞之城,用心引導他融入社會。然而半年后,妖昊在開啟神國的儀式上失敗了……在接下來的幾年里,大統領想盡一切辦法,結果還是無疾而終。

  妖昊掀開被子,赤裸著上半身,他的皮膚白皙宛如冰玉,尋不著一絲一毫的瑕疵,即使是女子見到后都會因嫉妒而發狂!

  就在這完美無瑕的肌膚上,手腕、腳腕、脖頸五處皆是紋著黑色的手鎖,而五個手鎖又分別引出三條鎖鏈,最后十五條全部會聚到妖昊的心臟部位,同時每條黑色的鎖鏈上鐫刻的無數細小符文,如果不仔細觀察的話,根本看不出來。

  更加令人感到震撼的是,心臟部位還有個紋身,紋的并不是“心臟”,而是一只紫色的手掌,張開的手掌成倒抓的姿勢,仿佛要將妖昊的心臟挖出來般。這惡魔的手爪,猶如活的一般,異常的恐怖。

  紋身和那十二個字告訴妖昊,他是個有故事的人,所以最不能少的就是力量。

  妖昊穿著衣服,這時候旁邊的孿生鳥響起了大統領的聲音。

  “三兒,你今天過來一趟,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孿生鳥應該算自然界的一大奇葩,首先身為鳥兒,它們是胎生的,每次繁衍后代,都是一對孿生兄妹。而這對孿生鳥長大后便會從兄妹轉化為彼此的伴侶,誕生出下一代孿生鳥。

  它們彼此之間心靈相通,并且可以模仿人類說話,漸漸的便成為通訊工具。這種做法雖然有點殘忍,不過……人類如果不殘忍,早就在這萬族并存的第三紀元消亡了。

  “今天有事找我?”

  妖昊心中微動,“老師偏偏在今天找自己,肯定不是尋常之事。看樣子,恐怕是城主那些人等不下去了。哼,一個小小的天舞之城也想鎖住我,簡直癡人說夢!”

  妖昊一念至此便穿好衣服,穿過一條條寬敞的走廊,來到一座精致的小屋前。

  門口的兩名護衛見到妖昊后,用力的錘了下胸膛,低頭說:“三少,大統領已經在書房等候多時了。”

  “兩位大哥辛苦了。”妖昊說著推開門,恭敬的看著坐在案前的中年男子。

  雖然大統領并沒有教他多少有用的東西,但妖昊還是非常尊敬大統領的,如果沒有他的話,自己恐怕還在四處流浪。

  張寒啟,天舞之城的大統領,位置僅次于城主的存在。掌握著城內三成的軍隊,兩個兒子也皆是人中龍鳳,被傳做一段佳話,而妖昊應該算大統領的半個兒子,再加上自己又失憶了,便以張做姓,上面還有兩個哥哥,便自名張三。

  “老師,我來了。”

  張寒啟也沒有抬頭,他隨手指了指旁邊的空椅子,示意妖昊坐下說話。

  “三兒,猜到我為什么叫你來嗎?”

  “沒有。”

  “其實你應該猜到了,只是不想說吧?今天是我把你帶回來的第十年,十年了,你的神國還沒有開啟,恐怕這輩子也沒希望了。我既是你的老師,也算你半個爹,按理說應該多為你著想,可有些事情卻不是我能決定的。”大統領說著臉上露出了疲憊的表情,他努力爭取了數次,但天舞之城終究不是他一家之言可決定的。

  “老師,大哥、二哥在我這年紀的時候,早就獨當一面。”妖昊臉色如常,到看不出喜憂。

  當然,這一點也是張寒啟最看重他的地方,喜怒不形于色,即使遇到再大的事情,依舊能保持平淡的情緒。

  大統領從懷中摸出一張黑色的金屬卡片,眼神中流露出緬懷的神色,昔日自己也是那個地方出來的,只可惜一旦離開就再難回去了。“這是滄瀾書院的邀請函,咱們天舞之城共有三張,這一張是你的。有了它你不需要考試,便可直接進入書院。”

  妖昊接過那黑色的卡片,心中一動有些竊喜,終于可以光明正大的離開這破地方了,再繼續拖下去的話,就算城主那邊能忍,自己也等不下去了。

  他的神色不變,他劃破手指讓鮮血滴在上面。只見原本黑色的卡片,綻放出一朵血紅色的牡丹花,同時滄瀾書院那邊也得到了妖昊的信息。

  “百源府要和天舞之城連親,城主的意思是讓你去,畢竟同齡人中配得上那百源府大小姐的,除了你也就你那兩位兄長。可他們早已有婚約,不可能再娶百源府的大小姐,所以這事兒只能落到你頭上。你的外貌極為優秀,再加上為人聰慧,相信那百源府的大小姐定不會有意見。”大統領說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多少有些尷尬。

  “我明白。”

  十年間,城主在妖昊的身上花費了大量的資源,如今他的神國還無法開啟,相信城主定然是等不下去了。如此一來,自然要發揮妖昊最后的價值,也就是他這張絕世的外貌!

  “雖然你們之間沒有見過面,但那位大小姐品性還是很不錯的,外貌也極佳,說起來對你也算是件好事。我一直擔心你心高氣傲,以后挑三揀四最后孤獨一生,眼下也是個機會,別讓我再費心了。這是五萬晶玉,是城主給你的資金。”張寒啟取出一個金絲玉袋,扔到妖昊手中。

  五萬晶玉中,至少有一半是大統領掏的私人腰包,還有少部分是大哥、二哥給的,否則能有一萬晶玉就謝天謝地了。妖昊可沒少和那城主打交道,說白了就是一個干大事而惜身,見小利而忘命的主兒,金絮其外、敗絮其中。要不是從他爹手里接過了城主的位置,早就被人玩死了。

  “明天開往蒼瀾大陸的廂車便起航了,今天回去收拾一下,別誤了時辰。”

  “是,老師。不過,三兒還有個請求。”

  “什么?”

  “這對孿生鳥,可以送給我嗎?”妖昊指著角落中,那只孿生鳥神色萎靡。

  “哦,拿去吧。”

  “謝謝,老師……您多保重。”

  妖昊說完,帶著孿生鳥默默的離開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