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52:22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鋼琴手
  4. 第一章 無知少年

第一章 無知少年

更新于:2018-03-17 13:31:24 字數:2251

  “快起床了,都11點了!”在媽媽急切的呼喊聲中,他可算睜開酸澀的眼睛,直起腰來,一縷陽光照進臥室,灑在書架上,雖然書架上的書早已無人翻動,落滿了灰塵,但在陽光的照耀下,依然嶄新如故,這是他的書房同樣也是睡覺的地方,書桌上只有孤零零的臺燈和曾經的課程表,在書桌的旁邊略微發黃的墻壁上,貼滿自己曾經喜歡的明星海報,以前伴隨自己,激勵過自己的明星,現在也都老去。

  他疲憊不堪,恍惚中摸到自己床頭的眼鏡,隨意整理一下凌亂的頭發,帶上眼鏡,漸漸地等待大腦清醒,翻開眼鏡視野清晰起來,靠著枕頭長舒一口氣來,發了一會呆,吃力的穿好衣服,下床刷牙洗臉,等到做在餐桌旁邊時,已經是12點了,看來這吃的是午餐不是早餐了,注定的,在他一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沒有早晨和上午了,簡單的吃點東西,就像生理反應一樣,回到書房打開電腦了,在開機的時間也不閑著,拿出杯子來,接一大杯開水或開一瓶飲料,攤到在電腦前的椅子上……關閉計算機﹑確定﹑直到晚上很晚,無聊的一天終于結束了,當然,復制粘貼的下一天也會馬上開始的。

  他叫陳朗,是個初中生吧,平時的學習還行,和大多數男生一樣,他非常喜歡玩電腦,確切的說是玩電腦游戲,那天是星期天,因為星期五和星期六的兩天大作戰,他已經很困了,所以才那個樣子的,要是平常的星期天,他會起的早早的,去網吧上早市,雖然沒成年,但是在他認識的朋友里總有幾個像泥鰍一樣的,在城區的犄角旮旯里找到接受未成年人的網吧,他們稱他們小黑屋。

  今天因為起的這么早,就只能在家上網了,雖然沒有同學的陪伴,沒有那樣的氣氛,但也足夠了,雖說陳朗是天天上網玩游戲的人,但是說實話啊,他玩的游戲不是智商太低就是自己技術差,玩個團隊游戲不會配合,玩個競技游戲吧,自己個人能力又差,所以贏的時候不是太多,不過現在的他并不在乎這些,就是一個無知少年,沉醉于游戲的感官刺激中,游戲對他這種人來說,就是發泄心情的東西了,最近他正沉迷于一款頁游,養成類的游戲,對他來說就足夠了,反正不用多少操作的,每天只要有時間,點點鼠標就是有回報的,對于現在的他來說鍵盤的作用僅限于打字聊天了。

  “哎,又沒有過啊,今天的每日任務可真是麻煩啊”。已經是深夜了,陳朗的每日任務還沒有完成,如果再等等的話,就是第二天了,其實玩個頁游也是需要智商的,搓搓修長的手指,拿起只剩底的飲料,看了一眼隨手扔到遠處的垃圾箱里,一出手就知道進不了,沒辦法只有自己再過去,拖著無力的身軀,陳朗蹭了過去,把瓶子撿到垃圾筒了去,回頭看看電腦,回去坐上去,看來今天的每日任務是完不成的,點擊排行榜,看著上面的人氣玩家,數不清的的積分反正就是完爆自己的感覺,各種頭銜和稱號具齊,一頁一頁的往下翻不知道到了那一頁,陳朗終于發現,原來只有積分上1萬的玩家才能上榜,再看看自己的積分,陳朗頓時困了許多,關閉計算機,洗刷都不洗刷的就倒在了床上,夜深人靜想到人家的積分和成就,自己就羨慕不已,但其實但從玩家的ID上來說,陳朗就輸了,他的ID是自己當時激動的為了建好隨便亂打的一堆沒有意義的英文字母,哎,他的號啊,反正是誰看到他的ID就想刪號重玩的那種,可能是太累了,他想了想遙不可及的排行榜最低線,就昏昏入睡了。

  “要遲到了,趕快起床啊!”

  在媽媽焦急的呼喊聲中,陳朗想是還在夢中就被人拉出來的一樣,估計剛睡著的陳朗驚醒,因為今天是星期一啊,是要上學的,天那,他不顧自己剛清醒的頭腦就手忙腳亂的穿衣服起來,可今天的衣服太緊了怎么穿不上啊,仔細一看原來穿到一個腿里面了,趕緊弄好隨便收拾了一下就出了門。

  身子坐在公交車上陳郎的心卻依然在被窩里,靠著座椅上的靠背有開始回籠覺了…

  不過到了學校剛趕上班主任有事沒來,陳朗從后門溜到自己的位置是上,也就是這不是班主任的課,要不陳朗可就完了,坐在位置上,拿起課本,問了一圈才知道老師講的那一頁,等翻到了那一頁,老師也講完了,陳朗拍拍頭,頓時感到疲憊瞌睡,揉揉眼睛,趁人不注意假裝扶眼鏡框,順便摳出昨晚的眼屎來,不一會就和同桌討論起一起玩的頁游來了,陳朗不知道是為啥,就開始吹起來了,說什么自己又升到多少級了又出什么好裝備了,說的同桌羨慕不已,在別人羨慕的眼光中,陳朗找到了久違的成就感。一下課班里的男生就開始吵吵起來什么昨天我有出什么裝備了我的技能又多少點了什么的,本來陳朗也想起湊個熱鬧的,順便再吹噓一下自己玩的游戲,找找優越感了,可是今天起床起的太晚了沒吃早飯現在感動很餓,于是就拉著班里和他一樣肯定沒吃早飯的李浩一起去是包子,順便說一下他們兩個超默契的每次去餐廳吃飯都想方設法的不刷自己的卡,讓對方請,當然偶爾也坑到自己。

  兩個人擠了老半天終于出來了,兩個人也是太餓了吧,李浩拿這包子還沒走回來的包子就被他消滅不少,看著熱騰騰的的包子,陳朗也食欲大開了,邊吃邊聊自己昨天的游戲,就不怕被包子給噎死,吃著都擋不住嘴,兩個人如狗皮膏藥,每天形影不離的,確切的說是臭味相投便稱知己吧,李浩和他都是那個頁游的玩家。游戲是李浩推薦給陳朗的,自然優越感很強,吃飯的時候還在給陳朗上課,告訴他所謂的秘籍和攻略,無知天真的陳朗聽的津津有味的,簡直像小學生一樣的,聽得認認真真的,后悔自己為啥不知道呢,同時也摩拳擦掌想回家好好試試。

  “陳朗,下午的課我看了,沒咱老班的,要不下午的我們?你懂的,倒是我帶你喔。”

  無知的小少年陳朗有些猶豫,害怕班主任發現,但轉念一想,李浩作為紀律委員都不怕,跟著他沒錯的,下午班里將少兩個學生,但其實和沒少差不多。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