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24:4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不敗天君
  4. 第三章靈骨

第三章靈骨

更新于:2018-03-18 20:30:42 字數:3265

字體: 字號:
  “好強的靈力……”林浩眼看陳風行舉手投足之間,便讓這塊奇異的骨片變得如此靈動,光芒熾盛,不由心中激蕩起來。

  仙術!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仙術么?

  世俗之中,雖有無數五花八門的旁門左計,但那些終究都是些上不了大雅之堂的奇技淫巧,與之一比,當真是有個天壤之別。

  林浩雖然也見過一些奇異的術法,林家家主修為也不低,但與陳風行方才所散出來的氣息,根本沒法對比。

  雖然沒看見方才陳風行是如何動作的,但林浩知道,也感受的到,他是從丹田中提出了一股莫大的靈氣,注進了靈骨中。

  忽然,只見靈骨一陣躁動,里面就像是禁錮了一只剛剛蘇醒過來猛獸,開始掙扎。

  而后,靈骨脫離陳風行手掌,漂浮起來。

  “相傳這靈骨是太荒年間,自九天隕落的一件神器。”陳風行望著漂浮的靈骨,眸子里也閃現出一絲狂熱。

  “神器?”林浩聞言心中忽然一片神往。

  “傳說就是這樣,至于怎么用,至今還沒有人知道。”

  “不過,其中蘊涵的靈力奇大無比,就連當年的魃魔老祖也沒有真正領悟其中玄妙,可他單單擁有之,便縱橫了整個九州大陸上千年!”

  “這么厲害!”

  “凡俗自是不知靈骨之事,就連我也是聽凌霄宗上一代掌教提起過,說這靈骨之中,內按三才,包藏天地之妙,因果不知,劫數不顯,神通不明……”

  林浩聞言震驚不已,他完全沒有想到這么一塊小小的骨片居然這么厲害。

  忽然,沐浴在金色光芒中的靈骨粉碎了。

  不過,粉碎的骨片并沒有掉下,而是形成了一層隨風飄逸的細沙。

  一粒粒細沙像是活過來了一般,在空中舞動起來,就像是一條小蛇在海中游走。

  這時,從陳風行口中響起一連串的奇異咒語,而隨著咒語聲起,游動的細沙也像是受到了指引,向著林浩的腹部游去。

  細沙穿過衣服,透入肌膚,仿佛真的進入了林浩的身體。

  林浩一開始還只覺得暖暖的,直到細沙完全進入身體,外界光芒消失,林浩腹部亮起了光芒,這才從身體里傳來一陣巨疼。

  腹部里像是有一把利刃,在來回穿插,疼的林浩齜牙咧嘴。

  “這靈骨可強化自身,可洗髓,可……”

  不多時,光芒漸淡,疼痛漸消,林浩感覺在自己的腹部,肋骨之間,多了一塊骨頭。

  用手按按,那塊小骨頭像是鑲在了身體上。

  而此時的林浩只覺得渾身忽然充滿了力量。

  丹田,也再一次開始跳動起來。

  他感覺到,那塊金色骨頭似乎在源源不斷地散出奇異的力量。

  而這股奇異的力量,正不斷朝著丹田涌去。

  丹田重組。

  “我的丹田,好像要被修復了!”

  “這種力量好大,還在源源不斷的散出濃烈的大氣……”

  “好神奇,我的丹田居然真的被修復了。”

  林浩心中狂喜。

  自己的丹田,終于……回來了。

  那一張張曾帶有殷殷之色,而因自己的丹田被廢,而變成了尖酸刻薄的嘴臉。

  那一張張曾經巴結自己,卻因自己丹田被廢,便開始無休止的謾罵。

  一幕幕的景象,在這一個瞬間,全部浮現在了腦海。

  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林蕭!

  是他廢了自己的丹田,讓自己從天才淪為了廢物。

  這半年來,他被磨平了傲氣,他被磨平了銳氣,他被磨平了斗志,他的心智反倒變得更強了。

  他始終堅信,他會再一次重新修復丹田,再一次成為萬眾矚目的天才,讓那些羞辱他,欺辱他的人后悔。

  而現在,自己的丹田終于再度被修復了。

  也擁有了再度崛起的依仗。

  失而復得的喜悅,以及靈氣與身體融合后而帶來的狂熱,使他體內仿佛有著用不完的力量,必須要爆發出來。

  “咳咳咳……”

  心神激蕩的林浩,此時根本無法自己,直到聽到陳風行的咳嗽聲,他這才幡然醒悟,也想起,陳風行剛才將靈骨送入自己體內,必然是動了大氣……

  他之前傷的這么重……

  林浩轉頭只見陳風行臉色慘白的嚇人。

  “前輩,你……”林浩剛想要說些什么,卻被陳風行揮手打斷,而后才道:“我的時間已然不多了,我沒別的要求,只想你為我做三件事。”

  林浩默默點頭。

  “第一,假如有一天你能功成名就,要光復我的門派!”

  “凌霄宗是祖師爺世世代代傳承下來的,如今毀在了我陳風行手里,我自是千古罪人,我自是滿腹不甘,可是……我已無余力了。”

  “但,假如你到時候真的……真的力不從心,也就罷了。我知道這么大的事不應該寄托在你身上,可我已無選擇。”說到這,陳風行目光中隱隱的閃現出一絲無奈。

  林浩看著他疲憊的面色,在心中暗暗發誓。

  “第二,我希望你能找到我女兒,她叫陳子玉,在大劫來臨之前,她便去了東荒,寶樹宗的人一時間也未必找得到她。”

  “她現在可能對凌霄宗的事情一無所知,如果你能找到她,一定不能讓她意氣用事,不要讓她為我報仇,寶樹宗的人若是得知我女兒活著,一定不會放過她。”

  說到這里,陳風行遲疑了一下,似乎被揪起了往事,又或想起了自己的女兒。

  “你可記下了?”

  “前輩盡管放心,假如我林浩有一天真的有那個實力,勢必匡扶凌霄宗。”林浩咬著牙,咬著字,遽然道。

  “這第三件事,就是我死之后,你且不要將我的尸體掩埋或焚燒,直接找一處隱秘之地藏好,”他一翻手掌,只見他掌心中忽然閃過一團光芒,待光芒漸淡后,竟是憑空多出一顆珠子,“這是混元珠,待我死后,你將其放入我口中,我的身體自不回腐化,野獸也不會靠近,來日你若有機會匡扶凌霄宗,在將我的遺體運回去,供奉在祖師祠堂。”

  “是!”

  “呵呵,其實這混元珠亦有玄妙,可吸取地脈里的靈氣。時日一長,或許我能死而復生也未可知……”

  “真的!”林浩雙眼一亮。

  陳風行轉頭看了看林浩,忽地苦澀一笑:“我只是說有可能。機會是極其渺茫的,不過不管怎么說,這也算是一絲希望。”

  林浩怔怔,默然點頭。

  “小子,你也不必為我傷心。”

  話是這么說,但人非木石,雖然與這陳風行接觸的時間緊緊不過一個時辰而已,但他卻幫了林浩一個大忙,如今要林浩眼看著這位恩人死去,他怎會不傷心。

  “這靈骨經傳人手,最終卻落在了你手里,想必也是天數,”陳風行無奈地笑了笑,忽然問道:“對了,直至現在,我還不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林浩!”

  “林浩,恩,不錯的名字,呵呵……”

  “不管怎么說,你我緣分一場,我本想收你為弟子,可追殺我的人太多,若是傳你凌霄宗術法,難免會節外生枝,給你帶來不便。咳咳……”

  “前輩……”

  “我沒事。”陳風行搖了搖手。

  人之將死,其言也真!

  “想我陳風行一世英名,沒想到,沒想到卻落到如此田地,那魃魔老祖的靈柩……”說到這,他忽然渾身顫抖起來,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瞪大了雙眼,一副心有不甘的模樣。

  “那靈柩,魃魔老祖的體內還有……”

  “還有什么?”林浩急問。

  “還有……”他瞪大了眼,揚起了手,似乎想要去什么地方。

  可下一刻,他卻沒了呼吸。

  只是,他這話說的沒頭沒尾,林浩也毫無頭緒,又見陳風行一副心有不甘的樣子,不由只能在心中哀嘆。

  “也不知你還有什么夙愿未了……”林浩搖了搖頭,然后伸出手,抹閉了他的雙眼。

  背著陳風行的尸體,林浩在山巖的絕壁上找到一個極其隱秘的山洞。

  將他的尸體放在山洞內坐好,然后將那可混元珠放在了他嘴里。

  “前輩,你對我林浩有恩,我林浩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我絕不會讓你失望,”

  “你就安息吧。”林浩深呼一口氣,轉身離去。

  很快的,他又重新回到山頂。

  他抬頭,望著天。

  只見天中彎月高懸,林浩攥緊了拳頭,他的五臟六腑被裝入了靈氣,雄厚的能量,正充斥著他的身體。

  這是他修煉的最好時機,他必須把握住這個機會。

  他盤膝而坐,立刻引靈氣入體,五臟六腑中,不斷有靈氣涌出,進入血管、骨骼、甚至每一個細胞。

  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在靈氣孕養下,血管、骨骼、經脈、心臟,正在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經脈更加寬闊強硬,心跳之聲更是透過胸腔傳出,如同小鼓一般敲擊的強勁,奔騰的血液好似溪水流淌,嘩嘩響動不停。

  空氣中的靈氣,盤旋著進入身體,黑色的污垢隨著汗液被清洗出體外。

  而此時,若能透過體膚,只見林浩的丹田一側,那顆靈骨正在不斷散發著金色的氣息。

  自從丹田被廢后,靈氣根本無處凝聚。

  而現在,丹田再一次被恢復,仿佛靈氣也找到了歸宿,凝聚的越聚越多!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