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23:50:3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天啟圣君
  4. 第四章 水東流

第四章 水東流

更新于:2018-03-17 21:15:57 字數:2858

字體: 字號:
天啟圣君目錄
共57章
  一個時辰后。

  一團五彩祥云在一處竹林茂密的地方降落,祥云散去之時,顯示出兩個人影。

  其中一個為仙風道骨的老者,另一個是一名不及弱冠的俊美少年。

  這兩人正是風塵道長和秦牧,一路上秦牧像一個好奇娃娃一樣,扯著風塵道長問個不停,大體是對這個腳下踩的五彩祥云很好奇,為什么手指可以穿透,身子卻不會墜落。

  他自然不會知道這五彩祥云是風塵道長利用自身玄力凝結而成的,到了他這個修為,已經可以騰云駕霧,御劍乘風了。

  不過風塵道長并沒有給秦牧解釋什么,就算是說了秦牧也不見得會懂,他只是笑而不答,任由著秦牧一個人在那嘮叨。

  看了眼前面的竹林,風塵道長眼里露出一抹緬懷的神色,他已好久沒到這里來了,但這里依舊和他第一次所見一樣。

  “走吧!”

  風塵道長招呼了一聲秦牧,便當先走在前面,秦牧沒有遲疑,迅速跟了上來,與其一同進入了竹林。

  竹林栽種的竹子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與普通人家后面的毛竹沒有什么差別,只是顏色更青,長得更為茂盛一些。

  踏入其中,秦牧便呼吸到一陣清新的空氣,沁人心脾,令人心曠神怡,仿佛全身的毛孔都舒張開來,格外的舒適。

  竹林很靜,一絲風也沒有,故秦牧能清晰的聽到他和風塵道長二人的腳步聲,其中還夾雜著一些微微的簌簌之聲。

  這些毛竹長得很密,大約三尺左右就有一株,不過在茂密的竹林中還是有一條能容納兩個人并排行走的小徑。

  秦牧二人此時正走在這條小徑上。

  小徑格外悠長,蜿蜒著向遠方蔓延,從天空往下俯瞰,如同一條巨龍匍匐在地面。

  就這樣,約莫走了一個時辰,秦牧終于在竹林深處見到炊煙。

  有炊煙,就代表這有人居住于此,秦牧好奇的往炊煙的方向望去,只見一絲一縷的炊煙裊裊升騰而起,延伸向了無邊天際。

  又過了大約半刻鐘的功夫,秦牧終于見到一排排的竹屋錯落有致的坐落于竹林深處,那竹屋所在的地方旁邊還清理出一大片空地,栽種著一些常見蔬菜,偶爾也會有幾朵花混雜其中,點綴此景。

  秦牧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嘆,這兒的景色實在是太好了,簡直是世外桃源。

  風塵道長倒是見怪不怪,“走吧!我們今天要見的人就在最里面那間竹屋。”

  秦牧跟著風塵道長,好奇的打量著周遭的一切,就像一個初入城市的鄉巴佬一樣,對一切都很感興趣。

  那些竹屋一間臨著一間,向深處延伸,時不時地有人從那些竹屋中出來,或哼著小曲,或提著農具,或三五成群,或談笑風生,不過一看到風塵道長,都笑呵呵的跟他打著招呼。

  “道長,終于來了,我可是念叨你好久了咧!”

  “道長,是來找大師的吧,您可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上次見面還是十年之前吧!等下找完大師之后,來我家喝杯茶再走,讓我們好好敘敘舊”

  “就是,道長,這次你一定要吃完飯再走,這樣,我馬上回家找我婆娘要她把飯煮好”

  ……

  “馬叔,王叔,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只是等下我還有事,不能留下,這樣下次我再親自登門造訪。”風塵道長摸著自己那一束發白的胡子,滿臉笑意的道。

  “這樣啊!那道長你先忙,我就不打攪你了。”

  “道長,下次你來我一定好好招待你,您可一定要來啊!”

  “一定一定”風塵道長拱了拱手,便和秦牧朝最里邊的那間竹屋走去。

  不到百丈的距離一下子就走完了,秦牧二人來到了竹屋前面。

  不過在竹屋外還有一層柵欄,半人高都不到,秦牧二人此時正站在柵欄前。

  柵欄有一道小門,沒鎖,不過竹屋的大門卻帶上了。

  秦牧推開了柵欄,不過大門卻被風塵道長一腳踢開了,風塵道長雙手撈在后面,如同進自家屋子一般走了進去,邊走還邊喊道,“水東流,你風哥來看你了”

  “叫什么?死了爹還是嫁了娘?你這家伙每次來都搞這么大的聲勢,打攪了我你賠啊?”一個憤怒的聲音從里屋傳出,有如洪鐘雷鳴。

  風塵道長一聽這罵聲,并有沒有生氣,反而心情更加愉悅,哼著小曲,將雙手背在后面,直接朝里屋走去。

  秦牧緊隨其后,約莫一會之后,二人便進入里屋。

  一間頗為干凈整潔的房間,擺放著一張格外大的實驗桌,足足占了房間的三分之一。

  桌子上密密麻麻擺放了許許多多瓶瓶罐罐,里面裝了五顏六色的液體。

  一位頭發亂蓬蓬滿臉污漬的老者正在前忙碌著,一手拿著一個裝有紅色液體的玻璃瓶,另一手則提著一根裝有藍色液體的玻璃管,將其內的藍色液體倒入裝有紅色液體的玻璃瓶中。

  “轟隆”

  一道巨大的爆炸聲傳來,伴隨著一團綠色的蘑菇狀氣體升騰而起,老者的身子如破麻袋一般直接被炸飛,在空中劃過一個完美的拋物線,正好摔在剛進門的風塵道長前面。

  “哈哈”

  風塵道長見水東流摔了個狗吃屎,一張老臉樂開了花,雙眼瞇在一起,毫不掩飾他的嬉笑之意。

  秦牧可不像風塵道長那般大膽和肆無忌憚,但也是捂嘴暗自偷笑。

  水東流一個骨碌從地上爬了起來,拍拍身上的塵土,一張老臉黑得跟鍋蓋似的,簡直跟吃了蒼蠅一樣,這次丟人可丟大發了,不僅被平日素不對頭的風塵道長撞見,更在小輩面前落了面子,但他也不好發作,只得大手一揮,冷哼一聲,便帶著秦牧二人朝旁邊的一間頗為干凈的房間走去。

  這里已然不能再待下去了,不僅被弄得一團糟,關鍵是其中還充斥著一股刺鼻難聞的味道,令人作嘔。

  “說吧!這次找我有什么事?你向來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水東流簡單的清洗了一下身子,他對風塵道長向來知根知底。

  “九陰絕脈你有沒有辦法根治?”風塵道長并沒有拐彎抹角,直接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九陰絕脈?在哪?”水東流聽完風塵道長的話,并沒有皺眉,反而一副驚喜的樣子,好像聽到一位絕世大美女的名字。

  “這么一個大活人你都見不到,老眼昏花了吧?”風塵道長一聽這話,有戲,不然水東流不會是這個語氣。

  “這小子?”水東流這才將目光放到秦牧身上,剛開始他還以為這小子是風塵那貨的徒弟,他還在納悶怎么風塵這徒弟一點修為都沒有,敢情這小子患有九陰絕脈。

  秦牧被水東流看的渾身不自在,好像他在水東流面前脫光了一樣,半點秘密也沒有。

  “嗯,不錯,的確是九陰絕脈,而且是晚期的九陰絕脈,這個點子有點扎手”水東流將秦牧從頭到腳從里到外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番之后,雙眉漸漸鎖了起來,表情有些凝重。

  “行不行,一句話”風塵道長很清楚水東流的實力,連他都說扎手,看來是真的很困難。

  “哼,小菜一碟,不是我吹牛,整個無盡域除了我之外,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人可以醫治這小子的九陰絕脈了,算你來得及時,再晚一個月,神仙也救不了了。”水東流被風塵道長一激,頓時如踩了尾巴的貓一樣,吹胡子瞪眼。

  “我相信你的本事,尊級煉藥師,魔法大學者,偉大的煉金術師,哪一個名號拉出去不是名震無盡域,那他就交給你了,我也要回去跟他的父親說一聲了”風塵道長擺了擺手,露出一副如釋重負的表情,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化作一道黑煙消失從二人眼前消失。

  秦牧看著已然不見的風塵道長,額頭劃過幾道黑線,獨自在風中凌亂,他就這樣被拋棄了。

  水東流也是一臉鄙視的樣子,不過一看到秦牧他的心情又好了起來,他的猜想終于可以得到證實了。

  秦牧看著滿臉堆笑的水東流,不知怎么,一種不好的感覺涌上心頭,越看水東流越像一只披著人皮的老狐貍。

字體: 字號:
天啟圣君目錄
共57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