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39:46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無語的青春
  4. 002 云里穿梭

002 云里穿梭

更新于:2018-03-15 20:02:41 字數:2649

字體: 字號:
無語的青春目錄
共3章
  我確實不會抽煙,每次老爸抽煙我都躲開他,記得在北京一次兼職活動上,我學著抽了一口煙,暈乎了我一下午!明明很有精神,可是就那么吸了一小口煙,導致我整個下午的狀態都萎靡不振,像是暈車一樣,有種惡心的感覺,渾身都要癱軟一樣!

  師父幫我拿著煙,不停地往我嘴里塞,我當然吸煙不會過肺,只是吸到嘴里又吐了出來,他們像是看猴耍活兒似的看著我!或許在他們眼里我才是真正的外星人吧!

  我繼續抽著煙,一口進來一口出去的,我依舊沒有過肺,一方面我真不會吸煙,另一方面我是害怕這煙真是毒品,不然我這輩子真是完蛋了。

  想來自己也是夠背的,好不容易近況有所好轉,卻又陷落在此,命運真是個怪東西,似乎真的不讓我好好過,“命運多舛”這四個字似乎是真的和我的遭遇很貼切!

  “你別再給我裝,這煙很貴的,我們都舍不得抽,你最好給我好好吸!”坐在對面的“一條線”警告我,我看了他一眼,依舊瞇著眼睛,叉著腿坐在板凳上。

  “某某boss(我那時還不知道他們的稱呼),教教他怎么抽!”一條線交代蹲在我身邊的“圓皮球”,那“圓皮球”還真是奴才命,很是聽話地從我師父手里奪下那支快要吸完的煙。

  “小弟,不要浪費,很貴的!來,張嘴——”“圓皮球”命令我,我似乎覺得自己像是被弄到了黑社會的窩點,不見天日了!

  我只好順從,乖乖地張嘴,猛猛地往進吸了一口,但依舊還是沒有過肺,就這樣一根煙燒完了。

  “再來一根!”那“一條線”似乎不大滿意,“你要是在浪費,可別怪我不客氣!”他從煙盒里抽出一根煙,“圓皮球”滾著過去接到。

  “你教教他!是個男人嗎?連煙都不會抽!加料的,很難弄到的!”“一條線”猛吸了一口手中的煙。

  “小弟,來——”“圓皮球”又將煙塞進我的嘴里,看來今天是完了,不得不抽了,不得不粘上毒品了。這輩子算是毀了!

  我真心想看看我當時的表情,是有多么不情愿,時有多么難看!

  我想我是別無他法了,難道真的要逆來順受嗎?我不要,我還有很多事情沒做,還是處男,連女朋友都沒有正兒八經地談過,我還有很多夢想,此刻我是有多么怨恨那個“兔崽子”。

  煙就這樣點找了,圓皮球像是在教學生一樣很仔細教授我,可是我還是沒膽量,所有人都盯著我,突然門開了,一個穿得很土的且身形很臃腫的男的走了進來,那臉像是沒有洗過一樣,或許是因為視線太過模糊,煙霧繚繞,我沒有看清!可是等他走近我并且也蹲坐在我旁邊的時候,才發現他好像看上去很可憐的樣子,我給他取個名字叫“土包子”!

  “聽說你是云南來的小弟,有沒有認識的人,我們這里快沒貨了?!”“土包子”很是囂張很是得意地看著我!

  我有點搞不懂了,在我剛進屋時還不停地晃蕩著說要當我“師父”,現在又裝逼在這里嚇唬我?

  瞬間,我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我并不是云南人,只是在那里上過大學罷了!哦,或許是因為身份證上寫的是云南吧!

  “不認識!”我心里有點慌了!他們不會真的要我去找人弄毒品吧,雖然我在云南的時候也聽人說過,但是我并沒有見過,也幾乎沒有發生過,不過似乎也聽人說像北京上海廣州這樣的大城市倒是經常有人吸毒!

  “不會吧,怎么可能?”他是在試探我的口風嗎?

  “我沒見過!”我繼續答道。

  一群人圍著我繼續看我吸煙,我似乎已經對自己對生活,對命運已經絕望了,猛地吸了一口,這一口終于過肺了,隨之而來的就是幾聲咳嗽,還有胸悶!

  “你還說自己沒口過?”忽然“四只眼”開始向我丟矛頭,這矛頭還挺臟!

  我看著他,不知是什么意思!

  “你吸煙很像口,難道你自己沒發現,你在逗我們玩,是不是?”四只眼是在挑戰我,實在讓人氣憤,怎么會有這么一個思想齷齪的人,無比惡心。

  我沒有應他,也不想搭理任何人,可是“樹欲靜而風不止”,讓人無可奈何。

  “圓皮球”夾著我的煙自己吸了一口。

  “就像我這樣,用力吸一口,就像喝水一樣,咽進去,然后再呼出來——”“圓皮球”倒是很耐心,就像是在教小學生,然后又把煙塞到了我的嘴里。

  真是一群惡心的家伙,難道他就不嫌臟嗎?我也是服氣了,用現在的話來說“我也是醉了”!

  我依舊僵持著,不肯往深里吸,是折磨,是難受,心似乎已經死了,滿是絕望。

  “你他娘的是不是玩我們,你趕緊給我吸!”我剛反應過來,才發現自己已經“兇神”被踹了一角,坐在了地上,煙從嘴里滑落,掉在了地上,還好沒燙到我。

  “一條線”看了一眼“兇神”,似乎也有點生氣,對他擠眉弄眼的,還擺了擺手,大概的意思是不要對他動粗。

  “小弟,如果你覺得好玩,那我們就陪你玩到底,呵呵——”“一條線”太監般的笑聲讓我渾身不舒服,又抽出一支煙來,“點上”!

  我在想,他們不是缺貨嗎,怎么還有,還舍得給我,我要哭了,天啊地啊,誰來救救我,嗚嗚——

  這一次我真的是逃不掉了,誰讓我這么沒出息,膽小,知得順從,吸了一口過到肺里,奇怪的是怎么一點感覺都沒有,沒有暈也沒有咳嗽……

  就在這些“變態”的眾目睽睽之下,我終于吸完了整支煙,我這輩子是徹底玩完了,我估計我是要惹上毒癮了!又想到這里,我又難過了起來。

  “小弟,有什么感覺沒有?”“四只眼”還樂呵呵的,像是在看笑話!

  “有點暈!”我裝,其實一點感覺也沒有。

  “是嗎,呵呵”他只是笑了一聲,那笑聲似乎還有其他意思,挺詭異的!

  忽然也不知道是誰的注意,大概是“土包子”,“怎么沒有給小弟倒水?”

  我心里想,這“土包子”在玩什么心思,看起來老老實實的,可剛剛說的話,讓我覺得這里一個人我都不能相信!

  說完,“土包子”便端了一杯水進來,還有根筷子,那筷子在他手里正攪動著水,“小弟,這是加過料的,很貴,現在不容易買到!哎,看來你還是很有福氣的!”

  “土包子”把水杯端了過來,我師父要去接手,可是那“土包子”不知道有什么貓膩,“我來吧,不用了,你辛苦,還是讓我來吧!”

  我注視著那水杯,是淡黃粉色,看上去好像還很新的樣子!

  只見他很殷勤地蹲在我身邊,把水端到嘴邊,不讓我動手,他喂了我喝水,我其實并不想喝,他所謂的“加料”,一定是不好的東西,難道又是毒品?我一邊看著“土包子”一邊嘗著水,他也死死地看著我,臉上掛著笑意。怪怪的!

  果真,這水里有東西,一種苦咸的感覺在舌尖蔓延開來!

  “小弟,不錯吧?我們的料你喜歡嗎?”他把水杯遞給我師父,放在了師父跟前。

  天底下怎么有這么多變態?

  門忽然開了,是那個“小矮個”。他們像看見狼一樣,都緊張得站了起來!

  “尊敬的管家辛苦請坐!”他們異口同聲地這么一說,馬上有人上去遞煙點火,拿煙灰缸!擰巴著臉坐了下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