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15:0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輪回贊
  4. 我是一只魚

我是一只魚

更新于:2018-03-15 08:00:50 字數:3548

字體: 字號:
  “報~,大王,小的們在門外抓了個和尚。”一頭小妖跑進山洞內對一頭虎妖稟報。

  “喔!又有和尚上門了,最近利市好,天天有和尚送上門來。前日的和尚還沒吃完,這個先留著等明日下鍋。”虎妖搓著下巴道,想想又說:“小的們,去后山找找,找仔細羅,說不定還有落單的口糧。”

  “是。”眾小妖應和。

  山洞石柱上,那和尚唉聲嘆氣,淚流滿面。這夢怎么如此凄慘,自己已經是第三次被妖怪抓了,蒸炸了兩次,也不知道這次是紅燒還是水煮。

  自從世界末日沒又到來,廣大群眾們紛紛放下戒心。但不成想,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做夢,而且夢的地點開始固定,還有人以為自己穿越了,開著做著呼風喚雨,縱橫天下,建**收妃子的美夢。事實告訴人們這是個悲催的夢,大多數人在剛降臨就這周圍的小妖抓去當了糧食。也有小妖習慣了這些憑空出現的人,記好地點常來蹲點。

  被抓的和尚哀聲嘆氣,驚動了洞里小河的一條小魚,這魚生得烏里吧黑的,令人看了惡心。小魚探出頭來,對和尚噴了口水劍,把和尚吸引來:“嘎嘎,老兄,這是第幾次了?”

  和尚四處張望,這才在小河石頭邊上發現了那只小魚,不禁老淚縱橫:“第四此了,我命苦,老天爺沒給我多兩條腿啊。”

  “苦毛,爺爺我連腿都沒有!”小魚又噴了幾口水,淋的和尚滿臉都是。

  “我X,為毛你做夢是魚,我做夢就是人,我要是魚就不會被抓了,天啊!”和尚滿臉郁悶。

  “吵什么吵什么。”一頭小妖聽見聲響,過來探望“咦,你這和尚有點眼熟,難道前天吃了你兄弟,可憐,滿門老小就這么去了。安靜點,我發個善心,明天給你個痛快。”沒發現什么異常,小妖倒發現小河邊一只黑不溜秋的小魚,順腳一踢,高興得哼著小曲走掉。

  “晦氣,轉身慢了,我的腰。”小魚撲騰著又跳回來。

  “他們怎么不吃魚。”和尚看見這情景,好奇問。

  “誰說的”小魚擺起魚鰭,憤憤不平道:“清蒸紅燒我都經歷七八此了,娘的,還得我都不敢睡覺,一睡就是極刑。這兩天做夢出現在這里的人越來越多,妖怪也講究營養,我這才躲過一劫。阿彌駝佛,小和尚,你安息吧,嘎嘎。”

  “暈,不過你怎么不游走啊,這里這么危險,只怪我手腳慢,沒跑贏這些妖怪。”和尚嘆息道。

  “廢話,我早都試過了,洞口架了個漁網,尼瑪的,還自投羅網,誰愛在這吃這些妖怪的洗澡水。”小魚哀嘆。

  “同病相憐,不過相見即是有緣,咱們也見過三次了,我叫白翳,你叫什么。”和尚問道。

  “周小魚,我要好好游蕩會,回頭再跟你聊。”小黑魚普通進水里,往上游游去。

  洞里,虎妖大王正和眾小妖開懷暢飲,酒水灑得滿地都是,慢慢匯流到小河,一條小黑魚正在水下喝得迷迷糊糊。

  “大王,最近附近多了這么多口糧,吃不完養著浪費糧食,不如送點給嶧山狐王。”一只狗妖殷勤地倒酒,對虎妖道。

  “嗯~,不送,那老狐貍搶了我前山統領位置,沒和他算賬已經不錯了,憑什么給他送禮去,不去。”虎王一聽,立馬拒絕。

  “大王,你想啊,那老狐貍靠自個女兒才當上前山統領的,如果我們叫那小狐貍精幫你美言幾句,那山王說不定就給咱們補償補償好處。”

  “有理,還是你這狗頭聰明,哈哈哈,等下叫小的們把剛抓的和尚送去,叫老狐貍多擔待擔待。”虎王點頭稱贊。

  “還有那條魚。”狗頭殷勤道。

  “隨你,來,我們喝。”虎王拿起酒缸,又是一頓狂灌。

  周小魚在水里迷糊聽道自己即將到來的命運,猛然酒醒“禍事啦,又得挨烤了,趕緊找和尚商量下。”

  白翳正在望天發呆,突然來了一群小妖七手八腳給他松綁,奇怪道:“不是明天才吃,今天就要清洗嗎?”

  有只小妖聽了好笑,回應道:“不吃你了,送你回家。”

  白翳奇怪道:“不吃了好,不吃了好,不勞諸位大哥,我自己來就好。”

  傍邊小河上,狗頭妖撈起小魚,掂量了下:“分量不夠啊,怎么吃的。”

  周小魚一口水噴給狗頭,對和尚說:“你想得沒,這是要把怎么送給別家妖怪當伙食。”

  白翳一聽,哀求道:“大哥們,你們還是把我綁回去,這里至少明天才吃。”說著把繩索往身上套,要綁回石柱。

  狗頭妖懶得和這貨啰嗦,叫小妖押上和尚,自己吊著小魚就走。

  這片山域很廣闊,林立著多位妖王,虎妖占了個小山頭,離狐王的山頭有一段距離。

  山外風景宜人,不時有飛鳥掠過,眾小妖敲鑼打鼓抬著和尚沿河岸上行。

  和尚被吃習慣了,難得出來透風,欣賞著沿途風景。周小魚被吊著嘴,沒有和尚有人抬這種享受,看到河流,就計算著怎么跳河逃走。

  正走著,聽見有水流叮咚的聲音,周小魚立馬來了精神,對和尚又是甩尾又是瞪眼,好不容易把和尚吸引過來。兩人大眼瞪小眼交流了半天。和尚突然嘆聲道:“阿彌駝佛,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抬人的小妖回頭問:“小和尚說啥?”

  和尚努力憋紅臉,說:“施主,貧僧尿急!”

  狗頭回應:“憋著。”

  和尚繼續憋:“還有要拉屎。”

  狗頭又回應:“這么多事,忍著。”

  和尚終于憋出個成果來,放了個響雷,嚇得抬人的小妖都散開,狗妖鼻子靈,中毒不淺,忍受不助,答應下來。

  “這么多人看著,拉不出來。”和尚又生一計。

  “晦氣,我們不看你總行了吧。”狗頭妖命小妖們都轉頭去。

  這時,周小魚大喊道:“快看那里,有妖怪。”

  “哪里,哪里,哪里有妖怪……”眾小妖急忙尋找。

  只聽砰一聲,和尚撞到狗妖,抓起小魚就往河邊跑,背后狗頭妖大急,招呼小妖追上去。

  “阿彌駝佛,周小魚,趕緊逃命吧。”靠近河邊,見背后小妖已經撲上來,白翳趕緊把小魚扔進水里。

  魚入水就安全了,周轉了幾個方位,甩開不會水的追兵。周小魚抬頭看那群小妖已經重新架起和尚,往另外一座山行去。

  “兄弟,挺住,哥會給你報仇的。”周小魚默哀幾聲,轉頭游走。

  小河流經幾個拐彎,注入一條大河,河上波濤洶涌。不小心被卷入大浪的周小魚奮力掙扎,也不知游了多久,終于到了片安靜的水域。水域下有處洞穴,光彩奪目,洞府前立了兩只蝦兵看門。周小魚游到前頭,一只蝦兵閑極無聊,拿手中槍桿拍打面前這條黑魚。周小魚左挪右躲,還是躲不過,被蝦兵一槍扎住尾巴釘在地上。另外一只見狀,憐憫道:“瞧這只黑不丁瘦弱可憐,連嘴巴都是歪的,你就忍心殺這么只連靈智都沒開的東西”

  “閑著也是閑著,大王搶了個寶貝在里面樂和,就不許咱們找點興致。”那蝦兵拔起槍桿,甩了幾下把周小魚甩開。

  周小魚翻滾著被甩進洞府。只見洞里珊瑚光亮,明珠為燈,又有玲瓏貝殼點綴,很是漂亮,周小魚拐過幾個彎溜進大廳。大廳里一個黑大漢正把酒狂歡,左右摟著兩個美人,好不舒服。下首坐著位魚臉怪,兩只眼珠賊溜溜盯著那兩個美人。

  “大哥,這次那東海王賊心不死,派了只小蟲來這里指手畫腳,不給他一點教訓,日后叫兄弟我如何統領西沙河兵。”魚臉怪悶了口酒,郁悶道。

  黑大漢笑瞇瞇得道:“兄弟莫急,那東海王是海上王不假,入了我西沙河可就由不得他了。”飲了口美人遞上來的酒,繼續道:“兄弟且看。”說著從腰間摸出一顆玲瓏剔透,綻放霞光的珠子。

  “這是龍珠?!”魚臉怪貪婪大叫:“大哥,哪里來的?”

  “哈哈哈,那小蟲拿著寶貝不舍得用,活該被我拿下。”黑大漢說罷收起龍珠,繼續暢飲,道:“這等蠢貨來多少都是送寶的貨,何須怕他。”

  “這倒是,還是大哥神通廣大。小弟敬大哥一杯。”魚臉怪諂媚道:“不如我們把這傻貨送回東海去,下次來送寶的也好有個識路的。”

  “還是兄弟聰明,哈哈,來啊,把那小蟲押回東海去。”黑大漢從善如流。

  周小魚窩在角落,只見一只小妖怪把一條小龍押了上來,這小龍生得玲瓏嬌小,渾身沒點氣力,只是口氣大得很:“識相地把我放下,不然等小爺回東海請動我龍祖爺爺,殺你滿門。”

  小妖怪聽得煩躁,扯了布條扎了龍嘴,就帶出門去。

  周小魚躲在角落休息片刻,又來了精神,這時酒宴已經散場,留得滿桌瓜果沒人收拾。“正好留給小老爺我果腹,這都出場七八回了,竟然沒吃過一頓像樣的。”

  這時,洞府內慢慢溜出個人影,正是之前兩個美人中的一個。桌子地下也爬出個人影:“美人,這里。”那美人趕緊轉移過來。周小魚斜眼瞟過,正是之前那個猥瑣的魚臉。魚臉興奮地在美人身上上下其手:“寶貝呢?”“就你心急,慢來,你看!”只見這美人掏出個黑袋子,從里捧出個龍珠。魚臉撫摸著龍珠,老臉一陣扭曲:“好寶貝,若不是那混蛋半路搶走,這寶貝早都是我的了,好寶貝!”周小魚看著兩個賤人惡心地互摸,填飽的肚子陣陣反胃。

  “嗚哇哇,好你個奸夫淫婦,我好心把你當兄弟,你竟然做出這等齷齪。”一聲大喊,黑大漢跳出場,隨手提出一把砍刀沖了上來。

  正激情四射的兩人一陣慌亂,魚臉拿起板凳邊招架邊退道:“黑臉的,莫道我怕了你,今日出門急,忘了帶趁手兵器。”

  黑大漢把砍刀輪稱大風車,砍得魚臉左右支架,奈何沒人家逃命快。魚臉隨手搶上黑袋子,把龍珠塞進去,翻身變成一條大魚搖擺兩下奪門而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