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55:2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阿嚗的眼淚
  4. 第二章:老鼠?阿嚗?

第二章:老鼠?阿嚗?

更新于:2018-03-17 18:23:16 字數:2382

字體: 字號:
  沉默了好久,釋突然抬頭笑著道:“莫桑大叔,你放心,釋一定會遵守諾言,努力成為世界上最厲害的武士,到時候一定要親手將阿嚗揍扁。”

  “哦?是嘛?”看著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的釋,莫桑忍不住開起了玩笑,道:那釋可要好好努力了,可不要被阿嚗嚇得尿了褲子哦!”

  “哈哈……”

  聽莫桑這么一說,其余人也是哈哈大笑起來,不過倒是沒有多少取笑的意思。

  “哼,我才不會被嚇到尿褲子呢!你們等著瞧吧,總有一天我會證明給你們看的。”釋有些羞惱的鼓著腮幫子,不服氣的道。

  “哈哈……那我們可就等著釋凱旋的那一天了,男子漢說話可是一定要算數的哦!”

  眾人平日里也是對釋喜愛有加,都是這會兒也忍不住起哄起來,莫桑卻沒有說話,表情有些悵然,興許是回憶起了什么痛苦的過去。

  笑過之后,眾人再次啟程,朝著新月城的方向走去。

  釋又躺在了車上,仰望著天空,手中依舊比劃著那柄短劍,心中想著些什么也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這一路走來都很安靜,因為天氣悶熱,又加上天空灰蒙蒙的,所以就連鳥叫聲似乎都絕跡了,直到……

  嘀嗒——

  一滴雨滴落在了釋手中的短劍上,順著劍身流淌下來,“啪”的一聲落在了釋的臉上。

  釋下意識的伸出手摸了摸臉,呢喃道:“下雨了……“

  夏天的雨很有特點,剛才還是一滴兩滴的落,轉眼間卻可能變成瓢潑大雨,就像瀑布一樣傾瀉而下。

  嘩——

  果然,轉眼間,雨勢便是一發而不可收拾了,并且還伴有強烈的雷電,頗有幾分世界末日般的感覺。

  這時,莫桑便牽轉了馬頭,回過身來對眾人道:“大伙兒再加把力,盡快趕到前面的空地,這周邊樹太多,容易遭雷電。”

  說著,莫桑便下了馬,也加入到了推車的行列中,看著忙碌的眾人,釋心中似乎有些感觸,便也下了車,加入到大伙兒當中。

  雖然釋的加入并沒有讓大家感覺輕松多少,但更多的卻是精神上的鼓舞,甚至有人還喊道:“釋,好樣的,男子漢就該有這樣的勁頭,加油!”

  “是啊,釋,以前我還不信,不過現在我真的有些相信了,哈哈……”

  ……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竟然不知不覺的輕了許多,本來稍顯緊張的氣氛就這樣被帶動了。

  莫桑將這一切看在眼里,沒有說什么,但他知道,釋,是真的成長了不少。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眾人的努力下,兩輛驢車終于被推到了一處空地,雖說四周還是有不少高大的樹木,但顯然已經不會對他們造成什么危險了。

  只是,淋一場雨是避免不了的了,畢竟這荒郊野外的,樹底下又不能躲雨,不過好在用來蓋驢車的薄膜還剩下一些,眾人便將它蓋在了頭上,雖說管不了多大用,卻比什么遮擋都沒有要好了不少。

  嗖——

  一道細微的聲音傳入眾人的耳朵,雖說聲音很小,但卻是相對于環境來說的,但眾人卻是聽得異常清楚,畢竟這聲音在這里顯得太過突兀。

  緊接著,一個影子從眾人的視野邊緣一閃而過,沒入叢林之中,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而后又傳來一陣陣“咔吧咔吧”的聲音,聽得人頭皮發麻。

  “剛剛那是什么?”

  這是大多數人的心聲,但卻沒有人將之宣之于口,只是等待著莫桑老大的反應。

  釋也看到了剛才的那個影子,心里不由咯噔一下,不知不覺中剛才那股自信竟然泄了一半,只是這些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罷了。

  莫桑自然也看到了那一掠而過的影子,不僅如此,因為習武的緣故,他的眼力又豈是常人可以比擬的,所以他模糊的看到那個飛逝而過的影子似乎是一只大號的老鼠。

  但是,老鼠怎么會有這么大?而且,多年的刀口舔血生活讓莫桑對于血腥味尤其的敏感,而剛才他似乎又嗅到了那么一絲淡淡的血腥味。

  幾乎是下意識的,莫桑想到了一種可能,那可能不是普通的老鼠,而是一只變異鼠,也就是令人聞風喪膽的“阿嚗”。

  微妙的危機感讓莫桑不自覺的將右手摸上了掛在左腰旁的刀柄,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跳動著。

  “大家小心,可能是什么猛獸,都把手里的家伙事兒抄起來,我們過去看看!”

  雖然心中基本可以確定那影子的身份,但莫桑卻是說了一個小謊,因為他知道,如果讓他們知道了自己可能遇上了阿嚗,那么接下來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生活在這片大陸上的人類對阿嚗已經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恐懼,那是從人的內心深處滋生萌芽的,來自靈魂的悸動,是能夠泯滅人心的。

  據說,阿嚗是不會放過任何在它感知之內的動物的,所以,今天他們能否或者走出這片森林,就看他們有沒有那個能力將這只阿嚗斬殺了。

  只是,就連莫桑,握住刀柄的手也是不禁在輕微的顫抖,盡管他已經掩飾的很好了,但距離他最近的釋還是感覺到了。

  莫桑大叔在害怕!

  釋被自己的這個想法嚇到了,他不敢相信,他如此敬佩的莫桑大叔竟然會害怕。釋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讓自己最尊敬的莫桑大叔產生懼意。

  眾人聽到莫桑的話卻是放下心來,因為他們聽得出來,莫桑的語氣很平靜,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情緒波動,最關鍵的是他們對于前者都有著一種下意識的信任與依賴。

  “行,莫大哥,我們都聽你的!”

  莫桑說完,便是有人大聲叫了句,并且隨手將藏在驢車地下的刀具取了出來。

  見到有人如此,其他人也紛紛照做,雖說是商隊,但因為路上多不太平,所以每人都會帶有護身的器具,遇到什么強盜或是猛獸之類的也可以對付一下。

  轉身看了看身后的眾人,莫桑心底一沉,心知如果真是阿嚗的話,那么今天他們就是在劫難逃了,這些人雖然也多少會些劍術,但對付起阿嚗來卻是不夠看的。

  緊了緊握住刀柄的右手,莫桑做了個深呼吸,隨即將刀抽出,雙手握住立于胸前,招呼了一聲便向那只老鼠竄入的叢林踱步而去。

  莫桑沒有讓釋留下來,因為待會兒戰斗起來可能無法顧及到他,跟著自己反而是最安全的,當然如果自己去了,那么釋也……

  雖然不知道是什么猛獸,但眾人的心情還是有些緊張的,畢竟若是遇上獅子老虎之類的大型食肉動物,那么這一仗必定不是很好打。當然,這也只是一種說法,眾所周知的,還沒有人在陰風森林遇到過這類動物呢。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