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14:59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弒秦
  4. 第三章, 拜師浮屠

第三章, 拜師浮屠

更新于:2018-03-14 18:56:52 字數:2819

字體: 字號:
  柯枯豹眼一挑,瞥了趙恥一眼,繼續說道:“這些癆子的俠士,自命不凡,打著‘誅奸除惡’的旗號,實是想得到你父親收藏的兵書,你父親已死,所以便在你身上下手了。

  聽到此,趙恥赫然明白:“原來他們是要我爹爹收集的兵書,怪不得媽媽常對我說,千萬要保管好爹爹的這些兵書。”

  柯枯瞧著趙恥臉上神情變化不定,心中偷笑:“嘿嘿!小子,你著了老夫的道啦!”心中計較已定,佯做難態,又道:“老夫行走江湖,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怕的就是那些臭虱子不停的在我耳邊聒噪,拋開別的不說,我若收下你為徒,那些臭虱子想得到你爹爹的兵書,不巴巴的整天在我身邊亂轉,那老夫我哪有寧日吶!”

  趙恥心一橫便道:“那就把它毀掉。”他心想就是因為這些兵書,不僅害了爹爹,更是連累的母親都抬不起頭,不如毀了省事,再也害不著人了。想罷,伸手往懷中一掏,取出一個包裹來,打開來看,里面整整齊齊疊放了本破舊的書。正是其母林月如放在他身上的,并告訴他這部書是他爹爹最為癡迷的書,千萬要保管好。

  而這部書赫然便是失傳已久的《孫子兵法》。

  柯枯見此,心神一動:“趙括這癆子的寶貝兵書果都傳給他兒子了,哈哈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部費功夫。”雙眼炯光照人,激動之色現與臉上。

  忽然,趙恥猛地抓起兵書,就要將其撕毀。柯枯眼快手疾,伸手一把扣住趙恥手腕道:“使不得。”

  “這害人的東西,留他何用!”趙恥道。

  “如此寶貝你竟說它害人?不知有多少人想得到它哩,毀了豈不可惜!”雙眼卻在那兵書上游個不停,看到只是《孫子兵法》,雖說這部書是千古奇書,失傳已久,但尚不是他想要的,不禁小有失望,心中更是疑惑,問趙恥道:“怎么你爹爹只有這一部兵書么?”

  趙恥被他這一弄,心中已有怒氣,但他還指望著拜其為師,便壓住氣沉聲說道:“不是,不過媽媽就交給我這部,說是爹爹最愛看的。”

  “那你媽媽可跟你提過《鬼谷子》么?”

  “沒有!”

  柯枯心頭一震,倆道八字濃眉幾欲凝到一起,他心想:“不應該啊?我查了這么久,那《鬼谷子》確實被趙括找到,難不成竟和他一起藏入長平地底了么?”心念一轉,嘿嘿一聲冷笑,目光一變,冷歷如刀,罩定趙恥全身,道:“小子,你可不要騙我,你爹爹那些兵書,早被人視為魚肉,早晚都要得到,尤其是那本《鬼谷子》,你藏在身上,可有殺身之禍的。”

  《鬼谷子》一書乃鬼谷道人王詡所著,據傳此書包羅萬象,大到行兵布陣,小到水利冶煉,算術星卜,學術辯論,應有盡有。更關鍵的是,此書還有對武道獨特見解,陳述了道與自然合二為一,天地萬物,尊為其道的武理。奇門遁甲,五行八卦,生克之道,也盡在其中。此書一出便被譽為是‘智慧的禁果,千古第一奇書。’但自鬼谷道人消失于世間,此書亦跟著消失。

  有人傳,鬼谷道人是悟透了虛妄,成就大道,即虛妄大道,以飛升為仙,那部《鬼谷子》也成了天書,隨之而去。

  古往今來,不僅是各國軍候將領極想得到這部《鬼谷子》,武林中人也是極渴望得到的,柯枯便是其中之一。以他的武功,足以笑傲武林,但他自覺跟鬼谷子所說的大道還相差甚遠,故一心求之。

  柯枯退隱江湖,便是去找尋《鬼谷子》了。幾十年里,不僅踏遍了中原各地,西到秦國巴蜀,東到遼東,甚至遠走關外,最終查得一絲消息,原來這部《鬼谷子》已被趙括找到。于是匆匆出關,返回中原,但此時趙括已死,柯枯心想如此神書趙括必會留給自己的子嗣。途徑安陽,恰好聽到趙括兒子被關在了摩天嶺的消息,遂星夜前往救了他出來。

  趙恥被其刀一般的目光罩住,渾身不自在,竟有些顫肅,戰兢兢的回道:“我確實沒聽說過這部書的,媽媽從未對我提起,想必是我爹爹不愛讀,沒有收藏呢。”

  “如此神書,豈有不愛看之理,當老夫是傻子么?嘿嘿......”柯枯冷厲的目光在趙恥身上游了一圈,忽然變的平和,說道:“那便好,那便好,免得招人惦記。”心中實是懷疑,故先將其穩住,再伺機調查。計較已定,于是又道:“老夫暫且收你為徒吧!”

  趙恥雙眸一亮,猶似銀河飛星,大喜道:“師傅您肯收我啦!多謝師傅!多謝師父......”趕忙跪下,‘咚咚咚’連磕了三個拜師響頭。

  柯枯眼一瞥,道:“起來吧!老夫把話先說在前頭,當我的的徒弟,可不能丟了我的面皮,更不可背叛老夫!從今日起,我便教你運功吐氣的法門,待你熟稔之后,再教你外家功夫。”

  趙恥大喜過望,連連點頭稱好。

  柯枯又朝他手中《孫子兵法》看了一眼,竟是一陣心痛,無奈搖了搖頭道:“這本書你收好了,莫叫人搶了去。”

  趙恥猶在興奮之中,點了點頭,道:“是!”將其用原來的包裹好了,揣進懷中,當下無話。

  話說這天蕩山自然靈氣頗豐,這對吐納修煉內功來說,效果極好。柯枯年輕時便在此山上修行過。他說到做到,當下將吐納修煉的法門傳給趙恥,先讓趙恥記熟,直到爛透于心,然后做了一遍演示給他看。

  趙恥從未接觸過內功心法,哪里能看得明白?根本就是云里煙里,滿頭霧水。

  柯枯一遍演示完畢,已是不耐煩。瞥眼見趙恥那迷離而又渴望的眼神,火氣又生。但轉念一想:“要想得到《鬼谷子》,必須得到他全部的信任,罷了,罷了,老夫且來認真教你。”遂忍住火氣不發,并重新演練一遍。這次他把動作放慢,在開穴吐納,閉氣還原等重要點上一一停頓,好讓趙恥看的清楚。趙恥一心想學成早日救得母親,亦十分用心,果不負所望,這一遍之后,他已能完整的演示出來。

  柯枯好生吃驚,暗嘆這趙恥真是塊練武的料,要知武道一途,最難的便是內功的修煉,就等于建造房子時的打地基,打好了地基,接下來的路自是水到渠成,打不好地基,爬的在高也會有摔下來的的時候。忍不住想要在點撥他一下,便道:“吐氣要勻,閉氣要穩,丹田在打開一些,你再來一遍。”

  “是!”趙恥點頭,閉目端坐,再次演示開來。這一遍下來,竟將方才柯枯所提,一一改善過來,吞吐閉合,收放自如。

  柯枯簡直看的蒙了,這小子竟是一點就通,一學就會,難不成還真是武學奇才。便叫趙恥到身邊來,伸手一把扣住其背心,用力一舉,將其舉過頭頂,另一只手便在他全身一陣拿捏,心下暗道:“好小子,這一身筋骨當真奇佳。”腦中靈光一閃,突起一個陰邪念頭:“如此一個武胚子,若是習了我獨創的心法,那可就......嘿嘿,老夫權當做善事,好好教你一教。”

  當下,也不待趙恥反應,姘起中、食二指,在他身上各大經脈穴位一陣點戳。初始,每一指戳下,趙恥渾身一抖,便覺被人用針刺了一下,酸痛難當,直到柯枯停手,已覺這身子不在是自己的了。過得好一陣,這酸痛感才漸弱下來,柯枯瞇著眼,又對他道:“你動一動筋骨試試。”

  趙恥抖抖筋骨,一陣‘咯咯’脆響,竟是靈活以及。這一動下來,先前的酸痛感全部消失,反倒顯得輕松異常,這才明白原來是師父給了自己好處了,心想這肯定會有利于自己習武的,興奮的同時,對師父柯枯也是更加的信任。

  殊不知,柯枯方才替他打通的乃是體內隱藏的‘奇筋暗穴’,正常習武不需要打開,之所如此,便是為了使趙恥后面能修習自己所創的心法而打下基礎。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