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22:15:14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原時代
  4. 意想不到的結果 上

意想不到的結果 上

更新于:2018-03-18 08:44:48 字數:2657

字體: 字號:
  夜深了,索一個人站在銀月古樹的頂端俯瞰著整個銀月森林,他當上新的森林之神只是計劃中的一小步,也許對于組織其他人來說這根本沒什么,但對于索來說卻是他證明自己是可以存在與組織當中的最好證據。但是面對一望無際的銀月森林他又不禁的感慨起來,他不過是世界轉動的一個微小齒輪,隨時會有可能會被代替,就像沒有存在過一樣。這種恐懼感從銀月回來后一直纏繞在他的腦海里。

  “不管老家伙給了你什么,只要讓你從這個世界徹底消失就沒什么可擔心了!”心里想著索的臉上已經露出兇狠的表情。接著一個俯身,從樹頂落在銀月住的房間前。門對于索來說抬手間就開了。房間里一片昏暗,索走到銀月的搖籃邊看著搖籃里正在熟睡的銀月“呵呵,脆弱的生命,你只是錯誤的出現在錯誤的地方。”一團綠色的光出現在索的手里,從地面生長出一種植物,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覆蓋住搖籃。

  “誰!”一聲驚呼在寂靜的夜里回蕩開來。

  索回頭看見易瑞亞正站在門口。又是一團綠光“唰”的籠罩住易瑞亞“精靈,退下。”

  易瑞亞意識到銀月將面對的或者將要發生的事,一聲怒吼“索,你不能這樣。”

  “為什么我不能,我是你們的神,我要做的是你們無法理解的。”

  “對一個孩子!”說著易瑞亞已經變了模樣,霎那綠光形成的罩子已經被掙破。于此同時打斗的聲音驚醒了其他的精靈,一時間整個銀月古樹亮了起來。

  “哈哈哈”索猙獰的笑著“你可知道你這樣做會有什么后果!”

  “不管什么后果,我精靈一族絕對不會對一個孩子做這樣的事。”緊接著一個箭步將銀月從搖籃里搶了出來,跌倒在墻邊。

  “好吧!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易瑞亞突然感覺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她推出墻外,等她恢復意識的時候已經躺在銀月古樹的廣場上。索高高而立,俯瞰著她。其他的被驚醒的精靈站一旁不知所措的看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

  “他不配當我們的神!“易瑞亞指著索大聲喊道“他要殺死銀月!”

  還沒從這不可思議的事情中醒過來精靈們一陣躁動。只見索正在結一手印,頓時嗡的一聲樹葉像利劍一樣沖向易瑞亞,一部份回過神的精靈沖在易瑞亞前形成了一個保護罩,阻擋下殺向易瑞亞的利劍樹葉。

  “神,你不可以這樣”精靈們對著索說道。

  “為什么不可以,你們這是在違背神的旨意,難道你們也想死嗎?”

  對于新神這樣的表現精靈們一時間不知所措的呆立在原地,但是這時一個老人從人群后走了出來,他是這顆古樹的也是這片森林里精靈的首領。

  “你之所以是我們的神,是因為我們祈求你的庇護,但是這樣肆無忌憚的傷害生命的絕對不是我們心中庇護我們的人,也沒有資格再讓我們信仰你,愿你能現在住手,不然……”

  “不然怎樣……哈哈,你們這些不敬神靈的生命,今夜就是你們的死期!”

  說著古樹狂風四起,每個精靈的腳下都被樹藤纏繞起來,樹葉利劍在風中飛舞,一時間倒了許多精靈,夾雜這血腥氣味的空氣里彌漫著索狂妄的笑聲。

  “易瑞亞,快去找莫都,我們在這里幫你擋著!”首領一個結印擋在易瑞亞前面“快!快!我們要告訴其他人,這樣的神不配我們的信仰,你一定要找到莫都,一定要保護好銀月!”

  面對這樣的情景易瑞亞雙腿發軟根本無法站立起來,看著一個有一個倒下的同伴和肆無忌憚的索,巨大的沖擊讓易瑞亞紅了眼!但是面對神,她太微不足道,太弱小,根本無力反擊。現在只有找到莫都,在這片森林里能與索有一戰之力的也只有矮人一族原來的首領莫都了。雙腿終于強制的站了起來,易瑞亞抱著銀月狂奔出廣場。

  “首領,你們一定要堅持住,我一定會帶著莫都回來的。”易瑞亞頭也不回的喊道,但是同伴們的慘叫聲卻追趕著她的耳朵,她不知道能不能跑出去,但是現在的她只有跑,跑,跑!

  不知道過了多久身后聲音漸漸微弱了下來,精神稍有放松整個身體不聽使喚的癱軟下來,摔倒在路邊,她發軟的雙腿不停的顫抖著。一切發生的都太快,快到她以為這都是夢。

  就在這時,四周突然襲來一陣殺氣。

  “哈哈,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嗎?精靈,你現在知道后果了嗎?只要你交出你懷中的孩子我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索站在不遠處的樹上說道。

  “死了這條心吧,我不會把銀月交給你這個無恥之徒!殺人狂魔!”易瑞要下意識的抱緊銀月然后惡狠狠的看著索說道。

  “呵呵,那就讓我,你們的神,親手送你上路把。”索笑著說。

  易瑞亞絕望的看著懷中對著她笑的銀月“孩子,不要怕!”她輕輕的說道“索,你的行為一定會被其他精靈知道,到時候神之審判一定降臨你的身上,那時的你會被碾碎,成為灰燼,你的靈魂會在鍛魂臺上經受千錘之刑,直到消散。”

  “沒人會知道,我是你們的神,你們的生死都有我來決定!哈哈,而且新世界的老東西還沒有能力對我審判,到底是誰灰飛消散還說不定呢!”索已經站在易瑞亞面前,雙手輕輕的撫摸這她的頭發,像在欣賞他的戰利品,一切由他主宰的戰利品。

  就在這時,一只飛錘從一側砸向索,索在沒注意的情況下被擊飛出百米之遠。

  “易瑞亞”厚重的聲音從森林的暗影出傳出來“老夫還沒見過如此狂妄的家伙呢!”

  “莫都!莫都!是你嗎?真的是你。”易瑞亞突然哭泣起來“長老們還有其他的精靈都被那家伙殺死了,你要為我們報仇!報仇!”

  “那是你們精靈一族的事,不過老夫現在看不慣那家伙,如果一不小心打死了,可不要怪我哦!”說著雙腳用力踏入地中,大地龜裂一片,銀色閃電夾雜這火焰噴薄而出。“小子,出手吧!”

  索也沒有料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莫都對于他來說確實有點棘手,但是剛剛當上新的森林之神的他決不允許出現任何差錯。

  “莫都你這老匹夫,你知道你面對的是什么嗎?”

  “管他什么,先打再說。”

  索感覺到莫都的氣已經覆蓋到他的周圍也不敢怠慢,趕緊結印。只見大樹的枝干像活了一般向莫都沖去,莫都抬手還在索身邊的錘子又飛回他的手中,這時沖向莫都的枝干碰到雷電和火焰組成的結界瞬間化為灰燼,索站起身“枯樹重擊”隨著索的一聲怒吼,莫都頭頂一根直徑兩米的枯樹干徑直砸下來。結界瞬間被砸的變了形狀,枯樹根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又一次的升起落下。于此同時,索快速的移動到莫都身邊,手掌上升起綠色光芒,直接穿破結界向莫都的心臟刺去,莫都反身一轉將索的手一帶而過的同時抓住了索的脖子用力一按,索被一下按到地上激起一圈灰塵。再看地上的索瞬間有化成樹葉散落了一地。莫都意識到什么,抬頭一看,一只木箭已經近在咫尺。這是莫都手中的錘子升起擋在莫都面前,箭與錘子猛烈的碰撞產生的力量經將雙腳扎在地里的莫都擊飛了出去。

  “有點意思,小子。”莫都爬起來看著不遠處的索興奮的說道。

  ps:我就是個嚴重的拖延癥患者。。。。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