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37:5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一草碎星
  4. 第六章偶遇

第六章偶遇

更新于:2018-03-18 07:14:38 字數:3172

  去往混植城的路上,一條小溪從這條路上橫穿而過,讓密密的山林里有了一處空曠的地帶,給途經此地的人眼前一亮的感覺。溪水緩緩地流淌,涔涔流水聲飄蕩在林間,光滑的石頭靜靜的呆在水里,偶爾幾條游魚從石縫中鉆了出來,一切都顯的那樣的美好。溪流邊上青蔥的綠草鋪滿了岸邊,翠綠的顏色嬌艷欲滴,只是草尖上卻掛著鮮艷的血珠在陽光下透著一股邪異。

  青草間一股血流順著草間的泥土滲了出來,血水上一顆人頭靜靜地躺在上邊。人頭是一個青年人的模樣臉上還帶著稚嫩之氣,俊俏的外表因蒼白的臉色和突出的瞳孔破壞了他的美,他的尸身躺在旁邊脖間滾滾熱血流出,剛才的那股血流源頭正是這里。

  “嘭……,”兩個人影在空中硬對了一掌震的氣流四處飛散,一圈圈氣浪從他們腳下刮過,接著兩人退了開來落在兩旁。

  “傅黑老兒你欺人太甚,”白發老翁怒視著對面穿著灰衣的老者,他腳下正是剛才死去的那個青年。

  “老白頭你這樣插手小輩的爭斗可就不地道了啊,你門下的人技不如人被殺了可怪不得別人哦,嘿嘿……,”傅黑老兒笑瞇瞇看著前邊被氣炸的老白頭,身旁一個黑衣少年站在他旁邊,手里拿著一個金色的珠子,臉上掛著陰笑望著那邊死在地上的青年。

  “放你狗屁,你這個臭不要臉的明明是你的人耍陰招,不然我宗弟子早砍了那小子狗頭了怎還會死,”老白頭吹胡子瞪眼的盯著傅黑老兒,然后眼神又轉到他身旁的小子身上。黑衣少年對上老白頭的目光微微皺著眉頭。

  傅黑老兒聽到他的話臉上的笑容垮了下來,眼中陰狠的神情一閃而過,沉聲道:“老白頭別給臉不要臉,你的人輸了就是輸了死在這里可怨不得別人,要怪就怪你的人蠢別跟個潑婦一樣。”

  “靠,你這臭不要臉的你罵誰呢,我這火爆脾氣啊氣死我了今天看我不揍死你,”老白頭說完立馬動起手來,腳下一跺就向傅黑老兒飛速地沖了過去。飛馳中的老白頭滿頭頭發沖天而起周身飄著點點紅光,轉瞬間就到了傅黑老頭身前然后一個砂鍋大的拳頭就朝傅黑老兒的頭上砸去,拳頭出去的剎那老白頭整個右手變得通紅,接著“嘭……,”的一聲巨響一個條火柱頭從他拳頭上爆射出來。

  另一邊,見一言不對就沖了過來的老白頭傅黑老兒額上的青筋跳了跳,腳下連忙一腳將旁邊的黑衣少年踢了出去,然后全身肌肉一陣膨脹將寬松長袍變得鼓鼓的,好些部位撐得裂了開來。在這些動作完后火柱就從他眼前射來,傅黑老兒見此雙腳迅速弓起側身射了出去,閃到了老白頭身體左側,火柱從他肩上擦過點燃了他的長袍。

  傅黑老兒沒管身上的火在腳踩到地的瞬間如餓狼撲食一樣撲向老白頭,空中一爪抓出手上五條風刃急速向老白頭射去。此時老白頭正一拳出去還沒收回來,見飛來的風刃連忙在身體的左側立起一道火墻身體則向前翻去,“噗、噗、噗、……,”五道風刃穿過火墻從他腳底刮過但沒能傷到老白頭。

  躲開的老白頭雙手著地時抓地一扭同時手掌噴出兩股火柱,瞬間老白頭就如陀螺般旋轉著射了出去,空中老白頭化為火焰毒龍鉆攻向傅黑老兒。見此情況傅黑老兒眼角跳了跳連忙躲開。

  雙方這樣你來我往打的不可開交,一會是火焰爆炸,一會又是風刃飛散。溪水邊的草地被他們兩打得面目全非,火焰將草地燒的漆黑,風刃在地上開出一道道溝壑。

  “嘭、嘭、嘭、……,”的聲音從溪水邊不停的響起,在草地邊緣靠近樹林的這邊十幾個人站在那里,雙方劍拔弩張。

  “姐,你說白老頭能打贏嗎?”華服少年看著那邊打得不可開交的兩人,一只手扯了扯旁邊女孩的衣服問道。

  華服少年身旁,一個漂亮女孩站在旁邊看起來大概有十七八歲的樣子,穿著一身白色宮裝如出水白蓮讓人有種不忍褻瀆的感覺。女孩蹙著眉頭扭頭看了眼了老白頭他們,然后回頭微笑的看著弟弟,細聲道:“老白他肯定會贏的云兒不用擔心,況且還有姐姐在呢”。少年對她點了點頭。

  “嘿嘿,雪兒姑娘真的是一笑傾城啊,讓小生見了春心蕩漾,不知姑娘可否跟小生到林下坐坐呢?”剛才被傅黑老兒踢出去的黑衣少年不知什么時候來到了這邊,站在姐弟二人前笑道,舌頭不禁在嘴唇一掃而過。

  姐弟二人身旁的另外四人見他的到來臉上露出緊張的表情,腳步稍稍的往后退去。王雪蹙著眉頭看了眼黑衣少年,伸手將旁邊的弟弟拉到身后警惕地看著他沒說話。

  黑衣少年見她的動作嗤笑了聲,道:“雪兒姑娘這是要拒絕小生嗎?不過這次可沒有護花使者為姑娘出頭了哦,姑娘可得考慮清楚不然到時別怪小生辣手摧花不懂憐香惜玉了,嘿嘿。”

  另一方的人在黑衣少年來到時就慢慢的聚在了黑衣少年身后,此時每個人臉上都掛著笑意看著前邊的姐弟二人和他們身旁的其他人。

  林邊,黑衣少年靜靜的等著女孩的回話,不過女孩許久沒什么反應黑衣少年臉上的陰翳神色一閃朝身后的人揮了揮手,道:“把其他人都殺了。”身后六人聽到瞬間沖進對面的人群,姐弟二人身旁的其他人見此面色大變趕緊朝山林里邊逃去。

  “雪兒姑娘考慮的怎么樣呢?遲點的話你的同伴可就都死了哦,”黑衣少年淡淡的瞥了眼追進林間的人,里邊隱隱傳來打斗的聲音和慘叫聲。王雪對此只是蹙了下眉,眼神依舊警惕地看著黑衣少年沒說話,她身后的云兒臉上則是滿臉古怪的神色,站在王雪身后眼睛不斷在旁邊的樹上瞄。

  “大哥你是來救我們的嗎?”突然云兒朝旁邊的大樹叫道。王雪面色變了變拉著弟弟向后退了退遠離那棵樹,黑衣少年瞇著眼睛朝樹上掃了掃開口道:“不知是哪位兄弟在那,不知可否現身一見。”

  “呵呵,你的兄弟我可不敢當,我只是路過的,你們的恩怨可別扯到我身上。”一個穿著青色長袍的少年從林間走了出來。

  少年正是草灰,當初草灰從天峰國出來后就朝著混植城趕去,沒想到半路上遇到兩幫人在溪水邊休息,然后雙方因為女人動起了手,草灰可不想管他們的事所以就躲在樹上看熱鬧想等他們走后再繼續趕路,可是不知怎么的被小孩發現了。

  草灰出來后眼神復雜的看了看旁邊的姐弟二人,王雪依舊一副生人勿進的表情,云兒見他看來咧開嘴朝草灰笑了笑,草灰見此無奈的搖了搖頭轉頭看向黑衣少年,道:“我無意插足你們間的事,但竟然我出來了也不好看著他兩死在你手上,所以還望道友能停手以免傷了和氣。”

  “呵呵,小子你是不是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你一個剛晉級的家伙以為有資格讓我停手嗎?”黑衣少年對草灰的話嗤笑道,原先因為緊張的身體松了下來,接著掃了眼王雪二人,道:“你們以為他出現就可以救的了你們?真是可笑的想法,原先我不急的殺你們是想看看你們怎么掙扎,現在我已經沒耐心跟你們玩了所有現在你們可以去死了,嘿嘿。”話落黑衣少年就化為殘影沖向了王雪二人。

  “唉,自己還真是弱啊都不被人看在眼里,”草灰心里嘆了口氣,不過卻沒有袖手旁觀身體也化為殘影沖了過去攔在黑衣少年身前。兩人在空中對視了一眼,手上都迅速出招打向對方,雙掌撞在一起刮起一陣氣流。黑衣少年被一掌打得停了下來,草灰則后退了兩步,兩人劍拔弩張的站在一起。

  這邊的動靜引起了那邊戰團的注意。老白頭在躲閃的間隙突然看向草灰所在的地方,見只有王雪兩人心里一沉暗道:“怎么忘記了這事了,這回去怎么交差啊。”想起正事老白頭知道自己不宜再跟傅黑老兒打下去了,所以老白頭看見沖過來的傅黑老兒沒像以前一樣躲閃而是站在那里沒動,不過周身卻真氣鼓動,接著自老白頭腳下涌出一陣火焰瞬間就布滿了他周身十米的地方。“火蓮閉殺”隨著老白頭的喊出,傅黑老兒身下的火焰一陣滾動然后化為一朵閉合的蓮花將他包在了里面,接著一股股火焰流注朝火蓮花撞去。

  里面的傅黑老兒在被蓮花包裹后暗叫不妙,身體中的真氣運轉道了極致,全身肌肉又一陣膨脹然后雙腳在空中狠狠踏出,一股風力從他腳下涌出,“踏風”傅黑老兒話落整個人在空中連踏幾步身體飛速撞向蓮花壁,壁上被他撞開個洞傅黑老兒從里面急速沖了出去。出來的傅黑老兒又在空中連踏幾步遠離了那團蓮花火焰,接著后方的火焰才爆炸開來火花四濺。

  火光下,傅黑老兒急速飛到黑衣少年身旁抓了他就朝山林飛去轉眼消失在了密林。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