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12:24:02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真一界
  4. 第二章血果的秘密

第二章血果的秘密

更新于:2018-03-17 08:19:26 字數:2431

字體: 字號:
  看到貝特斯吐血阿斯達的笑容顯得更加濃郁了,他們已經斗了近百年,看到彼此出丑都會忍不住以各種方式狠狠的打擊一下。

  “唉,我沒告訴你是想讓你知道暮光大陸沒有你想象的那么簡單,簡單的幾個字能把你傷成這樣又能讓我的實力大進,可想而知制造這幾個字的人實力是怎樣的恐怖?最低也應該達到能把魔法分層的地步吧!”阿斯達嘆了一口氣,如今出現的這十幾個字已經證實了他的猜測。

  “你是說大陸之外還存在著別的界面?這怎么可能!”貝特斯目瞪口呆地說道,他很想反駁阿斯達的話但剛才出現的十四個字又讓他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信不信由你,我敢肯定寫這十四個大字的人一定一個創世者!”阿斯達非常堅定地說道,不知為何他心中總有種感覺古樹的出現會解開他心中的疑慮。

  貝特斯陷入了思考之中,阿斯達也繼續體會著剛才的感悟,他們既然已經斗了上百年彼此間的感情已經不是用言語可以表達不出來的了。古樹?他們看到過嗎?血果?不要命的人才會說自己看到了血果,他們倆都是活了好幾百歲的老人精,怎么可能犯這么低級幼稚的錯誤呢?

  看著這顆血紅色果子,卡爾喜悅過后也是有著很多的疑惑,猛烈的搖了搖頭卡爾把那些不屬于他的疑惑拋到了九天之外。不管如何果子到了手里先嘗嘗味道才是真的。

  這奇特的果子卡爾是不敢再直接咬一口了,怎么樣才能把手中的果子塞到肚皮里,讓惹人煩的肚皮不在亂叫這是卡爾如今要解決的首要問題。

  就在這時暗紅色的血果脫離了卡爾的右手飛到了卡爾的正前方,對著卡爾腦門射進了一道紅到已經發黑的精光,卡爾的腦袋頭疼欲裂昏死了過去。

  射過精光之后的血果明顯沒有以前那么硬了,落在地上直接成了爛泥一般的果醬,在果醬之中隱藏著的淡藍色戒指此刻徹底的暴露了出來。

  昏死的卡爾雙手抱著雙臂整個身軀都在顫抖著額頭上的冷汗直流不止,此時在他腦海里看到的景象已經不能用恐怖來形容了,他看到的天是紅色的地也是紅色空間還是紅色,到處都是血到處都是尸體,穿黑色衣服的人和穿白色衣服的人在不顧一切的打斗著,從一開始的相互試探到了最后的以命換命。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不知從什么地方出現了一群魔獸也加入了戰斗,那群魔獸數量極其的多最少也有幾億只,穿黑白衣服的人不再繼續打斗,共同抵抗著多了他們幾百倍的魔獸大軍。

  魔獸實在太多了根本殺不完,穿黑白衣服的隊伍在迅速的縮小著,從一開始直徑一萬米的圈子縮小到兩千米再到一千米、五百米……最后毫無疑問他們的尸體全部都被這些魔獸生吃了。

  黑白大軍覆滅了,魔獸并沒有消停下來由一條長約三十米的大蛇向一只老鼠進攻開始魔獸也亂了方寸,獵人和獵物的身份在魔獸中不斷的轉換著,幾億只魔獸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剩下了不到千萬,就像淘汰賽一樣每一個實力差的或者自我保護意識差的都要被淘汰出局。

  又過了半小時有幸生存下來的魔獸只有四只,分別是一條長著翅膀的黑龍,一只巨大的紅鳥,一只龜殼可以住幾千人的老龜還有一個身上布滿暗白色花紋的老虎。

  “從今天起你們要忘記以前的名字忘記以前的力量,我會賜給你們崇高的一切去幫我守護著人類的和平,冥龍從今天起為青龍,烈焰鳥為朱雀,靈龜為玄武,天虎為白虎,記住了嗎?”不容任何反抗的聲音在血紅色的天地中想起。

  黑龍、巨鳥、老龜和老虎都在對著聲音的來源吼叫著,意思很明顯他們非常愿意守護人類的和平,更準確的說是想得到發出聲音這人的力量!

  “嗯,回去之后稍稍讓人類感受一下你們的力量吧,但不要太過火,若以后人類再次挑起大戰你們就讓人類徹底消失吧!”神秘的聲音再次想起,不過這次之中充滿了悲傷,仿佛做了一個痛苦的決定。

  隨著聲音的消失暗紅色的力量瞬間包圍了在戰場幸存下來的四只魔獸,它們的身體在劇烈的顫抖著,從它們的吼叫聲中可以聽出現在它們非常的痛苦,可眼中還殘存著的一絲喜悅讓卡爾感覺這是不是太做作?

  血紅色的天地消失在卡爾的腦海中,一幅比天堂還美的畫面出現在卡爾的腦海,那里有花有草,蜜蜂蝴蝶在花瓣上嬉戲,地上的羊兒牛兒在吃著鮮嫩的小草,水中的魚兒在愉快的玩著鯉魚跳,一位七八十歲的白發老者坐在茅草屋前的石桌上喝著水。

  白發老者仿佛看到了卡爾一般和卡爾對視了一眼,這讓卡爾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上:“我不是在做夢嗎?難道他能看見我?”

  “小家伙出來吧,沒想到得到血果的竟然是一個毛頭小子,看來是我太過自信了。”白發老者無奈的搖了搖頭,繼續端起石杯喝著水。

  聽到白發老者的聲音卡爾咕嚕一聲吞了一口吐沫,這不是別的正是剛才在戰場上出現的聲音,卡爾提到嗓子眼的心瞬間有上調了幾分。

  “他叫我走出去我這不是在做夢嗎?血果是什么?我得到的那顆不能吃的果子?”卡爾心中有著眾多的疑慮,他不敢不聽白發老者的話,他怕白發老者發怒殺了自己,剛才地獄式戰場出現的聲音明顯是眼前這位白發老者發出的,而聽他在戰場上說話的口氣明顯是一個非常無情的人,卡爾已經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夢。

  嘗試性的走了幾步,卡爾發現自己真的能走,但卡爾沒有絲毫能在夢里走路的喜悅,嘴角還略微有些發苦,“這一定是夢這一定是夢……”卡爾在心中不斷的安慰著自己,可現實并不如讓他如意。

  白發老者左手一揮,卡爾就像被什么抓住了一樣立刻被拋到老者的面前,摔了一大個跟頭的卡爾驚慌的看著眼前的白發老者:“你是誰?我怎么會在這里?我是不是在做夢?”

  白發老者笑瞇瞇的盯著卡爾:“小家伙你這一連串的問題我先回答哪一個?還是一個都不回答?”

  卡爾如果剛才是驚慌現在就是絕望了,雖然卡爾只有八歲但白發老者暗藏在話中的意思已經不言而喻了,他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這一切都是夢”。

  “回答第三個好了告訴我這一切究竟是不是夢?”卡爾鼓起勇氣抱著最后一絲的希望對著白發老者說道。

  白發老者嘆了口氣臉上的表情非常惋惜,白發老者以非常憐憫的目光看著卡爾:“唉,很遺憾這一切都是現實,而且在這里我動動手指就可以殺死你。”卡爾的心思白發老者怎么可能不知道?一個八歲孩童的心機比起眼前這不知道活了多少錢的老頭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