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23:2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混沌仙盟
  4. 第四章 十年后

第四章 十年后

更新于:2018-03-18 19:51:53 字數:3244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已是十多年過去,而曾經的那兩個胖乎乎的小孩子更是在歲月的洗禮下長大成人。

  十年之前,流鸞雪在觸摸隕石之后,直接昏迷了過去,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卻是出現在富麗堂皇的皇宮中,經歷了一場昏迷之后,流鸞雪多少在昏迷的狀態下回憶起了之前響水村發生的一切,小小年紀也接受了這一切。

  只是和以前那個活潑的胖小子相比,他的性格也是如同那些失去親人的孩子一樣,變得沉悶寡言。倒是梓涵月,在來到皇宮后,雖然有過一陣低沉期,不過在他父皇的關愛下仍然保持著當初的活潑。這倒讓他的父皇感到十分的欣慰。

  也許是為了懷念撫養自己的師父,所以后來性格轉變的流鸞雪卻對醫術有著莫大的興趣,整天浸泡在御醫房的藥書閣中。

  而流鸞雪這種轉變則一直伴隨著他成長。

  今天帝國的皇宮中格外的熱鬧,原因就是今天是帝國皇帝失而復得后最寵愛的芊阿公主的生日,或者說是她的成人禮。

  纖阿正是梓涵月的父皇在帶她回宮后給她的封號,纖阿:在古代民間中是用來形容滿月的月光的,而滿月象征著團聚,月光又是象征著思念,因此用“纖阿”表達她父皇對能找回自己失去的女兒的高興喜悅之情。

  作為身份尊貴的公主,自然會有很多的皇室貴族的子弟會去參加在宮廷內舉辦的慶賀宴會。帝都中居住的皇室貴族可不少,當然他們不可能住在象征著皇帝唯我獨尊的皇宮內,而是居住在帝都中繁華的地區。

  于是在這天,光是皇宮中用來停放馬車的地方都已經是擠滿了整個廣場。

  華燈初上,盛大的慶賀盛宴也即將開始。

  此時此刻。公主的寢宮中,梓涵月安靜的坐在梳妝臺面前,看著銅鏡中映照著的自己的臉頰,向來不愛裝扮的梓涵月,在看向銅鏡中的自己是也是忍不住的吃了一驚。而她的身后則站著一個妝容華美的女子,光是從其渾身散發的高貴氣質上來看,就絕不可能是宮娥,只是從她的妝容上來看,明顯是一個已經嫁為人婦的貴夫人。

  “心姐姐,好了沒?”梓涵月語氣中略帶焦急的問著自己身后的替自己裝扮的貴夫人。

  “妹妹別急,就快好了。”貴夫人一邊說著,一邊忙用手扶正由于自己妹妹心急而弄歪她剛給她插在秀發的一支珠花。

  “涵兒妹妹,過了今晚你也不小了,怎么還是這么心急?一會兒晚宴上可莫要失了皇家風范。”貴夫人一邊略帶譴責但更多的帶著疼愛的訓著自己的這個妹妹,一邊用心的替她打扮著。

  貴夫人名叫心玉,封號琴心公主,最擅長彈奏古琴。是梓涵月入宮后最疼愛她,也是在這勾心斗角的后宮中最把她當妹妹看的公主。因此梓涵月回宮后,最信任的除了自己的父皇之外,就是這個把她真正當妹妹看的姐姐了,只是這個最疼愛她的姐姐已嫁入名將之后,雖說玉心沒有梓涵月那般如仙女般的美貌,卻也是傾國傾城。

  因此皇帝知道她們姐妹情深,特意下旨讓她提前回宮,和梓涵月相聚,若不是這次晚宴,姐妹二人還真難有幾次相見的機會。

  “哪有…”聽見自己姐姐這么一說,梓涵月卻是像被踩著小辮子了一般連忙反駁。只是這語氣中卻有那么幾分心虛的成分。

  心玉聽見她的狡辯卻是極為會心的一笑,自己妹妹的心思哪里會逃得過她這個當姐姐的慧眼?雖說她站在她的身后,但是她卻從銅鏡里頭看出,當自己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自己的這個傻妹妹可是整個臉都紅了起來,比臉上涂的腮紅看起來還要嬌艷幾分。

  想起此,心玉也是知道自己妹妹的心思,怕是在擔心門外的那個沉默寡言的人因等的太久而拋下她去別處解悶去了吧。畢竟她們光是從開始裝扮到現在就已經花了幾個時辰。若是他一直老老實實的在外面等的話,那他在門外站的時間也夠長的。

  “好妹妹再耐心等一下,就快好了。”琴心公主耐心的安慰著自己這個已經有點急躁的妹妹。

  自從這個妹妹回到皇宮之后,竟然能一直將那個男子帶在自己的身旁。畢竟后宮是一個敏感的地帶,尤其是皇帝獨尊的思想,以及后宮生活的人的特性。更是使整個皇宮中連個真正意義上的男人都沒有,那個男子竟然能一直居住生活在后宮,而且還能在皇宮中四處行走。不過那個男子確實不凡,深有自知之明,所以這十年來在后宮中倒也沒有惹出什么亂子,甚至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待在宮中的御醫閣中。

  說實話,父皇對這個失而復得的妹妹卻是疼愛的連她這個同父異母的姐姐都有點嫉妒,當然這種嫉妒并沒有帶有絲毫的不滿。

  朱門外,流鸞雪早已在門外站了幾個時辰,他第一次感覺原來女孩子化個妝需要這么長的時間。剛開始他還能站在門外耐心的等待,后來直接靠著門柱上閉目養神了。待他再次睜開眼,已是很長時間過去了。雖然等的過程并不是很痛苦,但是流鸞雪此刻卻感覺自己的雙腿很酸麻。

  原因就是因為站的時間太長了。所以當他睜開眼后不得不用他師父生前交給他的一些方法來揉捏雙腿以起到活血的目的。

  再加上流鸞雪這十年中在藥書閣中對各種書籍的各種翻閱,積累的豐富醫學知識,很快就不再感到麻木了,只是在想到朱門內的妙人兒時,平靜的心也是翻起了陣陣的漣漪。

  抬頭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守衛在門外的宮娥,流鸞雪自顧自的說道:站了這么長時間難道她們腿不酸嗎?

  說完,流鸞雪直接轉身,步伐穩健的向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約莫一刻鐘后,沉重大氣的公主寢宮的朱門終于被打開,剛打開的那一刻,就看見一個美麗的不可方物的少女穿著華貴的衣服向著門外走去,步伐張合間,匆匆之色更是顯露的一干二凈。

  這名少女正是如今皇帝最疼愛的公主——纖阿公主。今天的一切裝扮都是為了今晚他父皇特意為她舉辦的晚宴。

  如此的晚宴,也是讓梓涵月內心非常高興。畢竟這意味著她長大了。同時也意味著她可以選取自己鐘愛的意中人了,當今皇帝也正是有這個目的而特意舉辦的晚宴,要知道其它公主都是他直接下旨成婚的,成婚前連她們未來的夫婿是什么模樣,她們也許都未曾見過,當然也有個別也受皇帝疼愛的公主,就比如纖阿公主。

  不過此刻,梓涵月臉上幸福的表情在走出朱門的那一刻,臉上的表情卻是深深的被失落取代。

  難道雪哥哥又去藥書閣了嗎?梓涵月在心里失落的想到。自從十多年前,她回到皇宮中,雪哥哥就發生了許多變化,變得不愛說話了,變得更喜歡看醫書了,但讓梓涵月感到沒變的是他還是自己的雪哥哥,因為他還是那么的關心自己,愛護自己。雖然自己的父皇足夠保護自己。

  而她反而是比在沒回到皇宮之前更加依賴他了。甚至在這十多年中更是越來越喜歡去藥書房,坐在蒲團上,專門去看他讀書時專注的樣子。

  “妹妹,怎么啦?”當感覺到梓涵月臉上失落的表情時,玉心公主也是立刻就發現了。自己妹妹的心思哪里會瞞過她這個自小玩到大的姐姐?更何況她這個妹妹從小到大,在父皇的疼愛與精心呵護下,就讓她的內心變得非常單純善良。

  只是馬上她就聽到了自己這個妹妹發出的換了笑聲。

  不用想,定是那個少年出現了。

  流鸞雪今天穿的是一襲白衣,當然白衣一貫是他的穿衣風格,因為長期呆在藥書房的原因,白色就自然而然的成為了他最愛的衣服顏色。

  而流鸞雪的手中托著一份精致的點心和用青花碗裝著的粥。

  “雪哥哥~”梓涵月在見到流鸞雪以及他手里端著的東西的一剎那,不自覺的就發自內心的笑了出來,甚至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語氣中充滿了激動與感動。

  看著經過一番裝扮顯得更加美麗,對著自己燦爛的笑著的梓涵月,流鸞雪一剎那間有些失神,而他的思緒一下子回到了多年前那個陽光明媚的美麗下午。

  “雪哥哥!”看著突然發呆的流鸞雪,梓涵月的俏臉上不自覺的浮現兩抹嬌紅的云霞。連眼神中都是秋波流轉。

  “嗯?”流鸞雪這才從失神中反應過來。

  “臣參見纖阿公主。”流鸞雪將手中的托盤往左一托,隨后身子微微一彎,行了一個禮。

  “雪哥哥,你又來這套了。”說完馬上接過流鸞雪手中的東西,阻止流鸞雪。

  “公主,還是讓我們來吧!”旁邊的宮娥見狀忙要幫忙,公主貴為千金之軀,她們哪敢讓她親手去接?

  “蘭兒,落兒不許動!這是我雪哥哥親手給我做的,還是讓我親自來吧。”聽見自己貼身丫鬟要幫自己,梓涵月趕忙出聲阻止,語氣中難掩的興奮,這可是她雪哥哥親手給她做的,她可不許別人動。

  這份急躁使得在她身后一直注視的琴心公主也是無奈的對這個妹妹搖搖頭。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