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40:2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魂鍛九天之蠕出茅廬
  4. 第四章 柳程

第四章 柳程

更新于:2018-03-17 08:38:09 字數:2573

  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屋內,鏤空的雕花窗桕外已有些發黑,這是夜晚即將到來的前奏,

  此時一名氣宇軒昂的中年男子正站在屋中對著一副女子畫卷微微發呆“香芹,我對不起你,沒能把楓兒培養好。”男子的聲音中都略帶了幾分沙啞,使得那原本高大不凡的身影憑空的多了幾分蕭索。“也許是我錯了,他要喜歡詩詞歌賦就讓他學去好了,他不喜修煉,那就不修煉又有什么,過個平凡人的日子不也挺好。”

  “老爺,少爺醒了,來見您了。”正在這時屋外傳來環兒的聲音。

  “行了,你下去吧,讓他進來吧。”這名男子正是柳楓的父親柳程。

  “是,老爺”隨后就聽到一人腳步漸漸遠去以及緊隨而來的開門聲。

  柳楓一進門,看向那背對著自己,正面向一副女子畫像站立的柳程低聲叫道“父親”。

  屋中陷入了短暫的沉默,好片刻后柳程才緩緩地說道“楓兒,這么多年來沒有母親的疼愛很不好受吧。”

  “母親?”低聲嘀咕了一聲,這話讓他有些不明所以,聽這男子的意思,難道原來的那個柳楓已經失去了母親?

  “哎,你母親走的早,但我這個做父親的卻給予不了你那份母愛,這么多年來有沒有怨恨過父親?”柳程的聲音中飽含著莫名意味,當一提到柳楓的母親時,其整個人如同被抽取了全部力量的人般,高大的身形竟是忍不住晃了晃。

  “沒有,孩兒明白,父親也是為了我好。”開玩笑,他穿越來到這里才不到一天,而且之前的記憶一點沒有,能有什么怨恨不怨恨的。

  “你不說我也知道,估計你在心中即使不怨恨我,也會對我十分畏懼吧。哎,罷了罷了,既然你不愿意走上修煉之路,我以后也不再為難你了,你以后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喜歡吟詩作畫也就由你吧,你只需要記得,我永遠是你最堅強的后盾,只要我還在一天就永遠沒有誰能欺負我柳程的兒子。”說道這里柳程轉過身來看向柳楓,而后走過來摸了摸柳楓的頭溫暖的說道“行了,回去吧,一會兒我讓環兒給你送點藥過去,估計明天你這些淤青就能消了。”說著還摸了摸柳楓的臉和手臂,眼中有著心疼之意。

  柳楓此時感覺身上就好像有著電流涌動,看著這個高大威武,而此時卻滿臉慈愛的看著自己的男子,柳楓想哭,他已經很久沒有想哭的感覺了,孤身來到一個陌生的世界,本就十分無助,而在族比上的經歷更是刺痛著那個原本驕傲的他,此時突然有一個強力的臂膀給與自己溫暖,給與自己支持。柳楓此時的心情可想而知,雖然他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關心的是那個原本的‘柳楓’,但那又如何如今,他是關心自己的,這就足夠了。柳楓心中終于對這個眼前的男子有了認同感,‘‘柳楓’你放心吧,我不單為了我,也會為了你好好的活下去,而你的父親也會是我的父親’柳楓心中暗暗的想到。

  忍住想哭的念頭,柳楓抬起頭來,目光堅定的看著父親開口道“父親,我想要練體。”

  “恩,行。。啊,你說什么?”柳程緩緩點頭說道,而后突然反應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盯著柳楓。

  柳楓的目光依舊執著,語氣堅定的再次對父親說道,“父親,我想修煉,但好像要踏上修煉之路必須達到凡魂九級,而想要達到凡魂九級要通過只有通過練體,增強自身體魄,才有機會達到凡魂九級,所以我想練體。”

  柳程目瞪口呆的聽著兒子說的話,大腦都有些沒轉過來,心想兒子腦袋不會被打傻了吧,怎么突然說想要練體了,要知道他的這個兒子可是最討厭練體的,每次懲罰他讓他去砍柴,其實也是變相的想要磨練一下他的體質,但就算是這么簡單的磨練,每次都還要哭天抹淚的,讓柳程根本就不敢在給他這個兒子布置什么其他的練體訓練。

  “你確定要練體?練體的各項訓練可是十分辛苦的,一般人很難堅持。”雖有些不敢相信,但柳程還是依然有些激動地說道,連聲音都有些發顫了。

  看到父親如此激動,柳楓也是一陣唏噓,畢竟望子成龍是每個父母心中的期盼,誰又能免俗呢。“我確定,而且我相信我能忍受這些辛苦。”柳楓對著父親認真地說道,他心中明白,家族弟子都可以進行練體的各項訓練,而最后通過各項訓練者也不再少數。既然如此這些訓練也就不是什么難如登天的了。

  “哈哈,好好,就知道我的兒子怎么可能會差呢”聽了柳楓的話,柳程大聲笑道,頓時感覺心情都是一陣大好,高興的臉色都有些通紅,還不住的拍著柳楓的肩膀,倒是惹得柳楓一陣呲牙。

  柳程一看也是知道因為自己一時激動,拍疼了柳楓,趕緊收住了手,而后對著柳楓說道“明天我就帶你去找喬老,讓他親自帶著你訓練,你小子可給老爹我爭口氣,別被人攆回來啊。”

  柳楓聽后也是暗暗一驚,在過來時的路上,他已經向環兒打聽了一些關于家族子弟練體的事情,也知道家族練體分普通子弟訓練以及核心子弟訓練兩種,普通子弟訓練一般都會在家族訓練營中進行,因為普通弟子眾多,所以一般都是機械化訓練,也就是類似大班課的意思。而核心弟子訓練就要比普通子弟訓練精細得多,因為核心弟子每代也就那么十來個,所以每一個家族核心子弟都可以請一位家族長老對其進行針對性的練體訓練。這也是為什么核心弟子要比普通弟子普遍厲害的一個原因,因為這些核心子弟能夠更好更快的踏入凡魂九級,從而去尋找那一絲魂力入體突破到人魂境界的契機。而這個喬老,也是家族的一位長老,而且是眾多長老中實力頗為厲害的一個,最主要的是他教導訓練的幾名弟子如今都已經成為了人魂強者,但是喬老有個怪脾氣,那就是必須得是他能看得上眼的子弟才會教導,否則就算再怎么求他也不會教的。而在父親這一代中,好像當時這個怪脾氣老頭就挑選的是自己的父親。

  “行了,你也別瞎想了,一切隨緣吧,如果喬老真的不收你,那就再給你找一個別的長老。”看到兒子好不容易有了修煉的興趣,他可不想最后因為沒被選上而讓柳楓再次失去修煉的信心。

  “恩,明白”柳楓也是淡淡一笑,也就不再多想什么,畢竟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的,想再多也沒用。

  “來,今天咱爺倆就一起吃飯吧,也好久沒一起吃了,來人,去準備晚飯。”

  今天的柳****的是很高興,吃飯時喝了很多酒,也對兒子說了很多話,而柳楓也認認真真的聽著,對于家族中的一些事情也有了進一步的了解,更明白其實這些年來因為自己沒少讓這位父親操心。

  柳楓看著趴在酒桌上已經醉得一塌糊涂的父親,最終還不時的喃喃自語,不由心中一片溫馨,嘴角掛著一絲笑容低聲喃喃道“放心吧父親,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困難對于人來說是一把打向坯料的錘,打掉的應是脆弱的鐵屑鍛成的將是鋒利的鋼刀。而此時的柳楓正在不斷地向鋒利邁進。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