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07:42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仙道情途
  4. 第二章:降臨(下)

第二章:降臨(下)

更新于:2018-03-15 19:48:54 字數:3444

字體: 字號:
  “好詞,好艷,好艷詞!將一首好詞改成一首艷詞,仙子果然雅興。”就在這時一個男子的聲音響起,就像一個躺在草叢中偷聽到一旁美女獨自傾訴那般調皮的說道。然而這樣熟悉的聲音,溫柔到能讓人落淚。

  被如此調笑的仙子卻顧不上羞惱和臉紅,她不可置信睜大了眼睛,驚訝的抬起頭望向聲音的源頭!

  那一刻,一個遮掩住陽光的身影就那么在仙子泛起淚光的眼瞳中閃現而出……

  世間紛擾,真心難言,一抹胭脂是緋紅。轉眼間,前塵百年,能惹的一個冰美人如此,即便相別百年,即便今天有可能留在這里,自己也有種賺到了的感覺。捂了捂還在流血的傷口,青年翻身而下。

  而下面的眾人更是驚詫不已,就在他們以為魔神巨鳥就要啄食仙子元嬰時,令全場震驚的事情發生了!只見魔神巨鳥鋒利的鳥嘴沒有殘忍的去啄食仙子的身軀,而是俯頭下去,好似在臣服一般。接著,一刻不停的,一個飄逸的身影從魔神巨鳥龐大的身軀上翻身而下,落到仙子的面前。

  黑色,俊逸,出塵!這是那道身影瞬間給人的感覺,雖然沒有看清相貌,卻是印象深刻。而在黑影降臨的瞬間,魔神巨鳥也展開了龐大的雙翼護住了高臺,讓在下方仰望的人們看不到究竟發生了什么!?

  幾個修為高深的長老神識一掃下,卻如觸到墻壁般的被阻隔在魔神巨鳥的羽翼之外。在這樣千鈞一發的時刻,究竟發生了什么!?眾人都是面面相覷,不明所以!

  “啊!”張大的瞳,那原本面對死亡與殘酷都古井無波的仙子,此刻卻動容的蹙起眉頭,滿溢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卻倔強的不肯流出。

  錯覺嗎?!仙子不敢拭去眼中模糊了視線的淚水,她怕!她怕一旦看清了真實,那不過是自己心中所幻化出的虛假夢境。

  黑色的身影在靠近,仙子的心也越發跳動的劇烈。

  是他嗎?長高了些。仙子亦不敢閉上眼睛,她怕一閉上眼睛,一切就會如被擠碎的淚般破碎,所以她只能這般含著大大的淚珠,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走過來的黑影。

  從別后,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今宵剩把銀紅照,猶恐相逢是夢中。你走之后,便喜歡上了這凡間的詩詞,現在倒是和從前的你一樣,借景生情的隨口念出來。

  “我不是說過嗎,你的眼淚只屬于我。”黑色身影瞬間閃到仙子的身前,用食指拭去仙子眼中模糊了視線的淚。然后又瞬間回到了原來走動的位置,仿佛這一切從未發生過。

  淚滴被啄食,視線也清晰起來,黑色出塵的身影不過是個青年。青年此刻的步伐已經走到了仙子的身前,他看到仙子雪白足裸上那貫穿著的黑色圓柱,眉毛微微的一皺。

  黑色青年俯下身,捧起仙子的雪足,雙指舉重若輕的捏碎了連接在絕仙石上的鎖鏈。然后便在仙子雪白的腳背上深深的吻了一吻。

  “呀——!”仙子頓時臉色緋紅。但心中卻在說:是他!真的是他!會這么做的只有他!

  “看來沒有傷到神經脈絡。”看到仙子臉上泛起的紅暈,青年狡黠的說道。

  壞蛋!仙子心中這么說道,卻泛起一絲的甜蜜。是真的!他真的來了,像約定那樣。原來自己是如此迫不及待的等著這一刻,原來自己是如此的思念著他。她動人眸子一眨不眨的看著他,好像一眨眼他就會消失掉。然而剛剛還在仙子腳邊的他,下一刻又已經瞬移到了仙子面前,伸出的纖長手指如君王般輕輕勾起仙子精巧的下巴,又如臣子般俯身下來,輕輕吻去仙子已經溫熱的淚痕。然后在仙子的咫尺輕聲問道:“痛嗎?”

  嘴唇抽動,淚水打轉。

  “痛的……!”仙子本是冰冷堅強之人,性子更是倔強。可是無論怎樣的女子,一旦在自己心愛之人面前,也會有想要撒嬌訴苦的柔心。

  “等一下,我幫你出氣。”青年說道,俯身將仙子的嬌軀橫著抱起。

  而仙子呢?此刻的她是多想說些柔和的話呀,可是本來千絲萬縷的思念與百感交集的情愫所化作的千言萬語,到了嘴邊卻化作:

  “你不該來的。”

  這句話太過深刻了,埋怨,擔心,憂慮……,其中所揉雜的千般情感又豈是文字敘述能表達清的。

  …………

  “你該冰冷到底的。”青年卻用與仙子一般無二的口氣說道。他說這句話是有根據的,他其實一直都在魔神巨鳥的背上,他本可以早些露面的,但是如果早一步出現,那豈不是錯過了冰仙子吟誦艷詞的曠古美事。

  女子沒有回答這個回答,而是伸出手想要推開他。仙子鼓起最后一絲力氣讓自己殘忍一些。她知道如果今天他這么做了,他將面臨的是什么!她不想他再為自己——成為修仙界的公敵!

  “沒事的。”青年傳音道。然后他神念一動,原本已經在低頭的魔神巨鳥卻又將巨大的鳥頭低了一些。

  “你怎么會!你難道入了魔道?”口氣中竟帶了以往那股責備之情,真是懷念啊!

  “是啊!我為你入了魔,就罰你傾這一世來渡我。”還是那樣帶著份無視天下的隨意,叫人分不清話語的真假。

  眼淚,又是眼淚!仙子在聽到這句話后眼淚再也忍不住的簌簌落下。那原本準備最后一次將他推開的玉手再也沒有了勇氣,再沒有了力氣!她的手,顫抖著撫向青年的臉。

  “你——!你就是這樣,總是經由我的眼淚,奪走我的心。”這一刻,千年冰山開始融化了。仙子終于放下了最后的力氣,將原本有些僵硬的身子徹底癱軟在青年的懷中。任他就這樣抱著自己。

  兩人沒有說話,用的是發自內心的傳音,這也是專屬于修仙者的浪漫吧。

  “可是?”顯然仙子還在為青年擔心。

  “一切有我。”

  “嗯……!”剛剛還有些彷徨不安的仙子就那么小女人的嗯了一聲。如若有人看到了此刻仙子動情的表情,一定會不可置信加吃驚不已,羨慕嫉妒恨的在喜悅與絕望中掙扎。

  青年橫抱著仙子,站起身來。與此同時,魔神巨鳥收回了翅膀。如拉開幕布般將舞臺展現出來。

  剛才有魔神巨鳥龐大的羽翼擋著,下方的眾人只看到了一個寫意的黑影。現在魔神巨鳥羽翼一收,眾人終于看到了他們想要看的。

  那傲然而立于高臺之上,懷抱美人的黑衣男子。此刻,眾人無論是元嬰期大修士,還是低級弟子們,全都發出齊齊的驚呼!

  “是魔神分身?”

  “不對!那是修士?!”

  “是他——!”

  “這個人是——”

  “璃洛!”有些老一輩的修士一眼便認出了黑衣青年。然后便是滿眼的震驚與詫異!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魔神巨鳥怎么了?!怎么不攻擊他!?

  面對下邊眾人的詫異,指責,疑惑,憤怒,這個叫璃洛的青年只是帶著徹骨的蕭然,傲然而立。

  但無論怎樣,他肯定是來壞事的!眾修士皆都明白這一點,雙手紛紛放在了腰間的儲物袋上。

  璃洛將仙子抱得緊了些,“看來今日要血染你的長裙了。”

  仙子聽此,眼中略過濃濃的擔憂,她本就知道他不該來的。現在終于要面臨這一切了,雖有不忍和擔心,卻已堅定了信念。她會陪著他!百年的等待,已經讓她刻骨銘心的明白了這一點!誰知璃洛卻趁機在仙子的上下渾圓之處各自摸了一把。

  “呀!”仙子臉一紅,用看色狼的眼神白了璃洛一眼,隨即便將頭深深埋入璃洛懷中。雖已有了共赴生死的決意,但面對如此千萬人的目光,被他如此非禮,仙子也只顧得上羞澀。

  “唉——!”璃洛心中嘆了口氣,順便吸了吸鼻血,明明是為了安慰你,為了不讓你擔心,不讓你看到我與你師門間廝殺,你卻當我是色狼——!要不說僅憑歷史的軌跡就判斷一個人是流氓的話,未免片面了些。啊,不好!說漏嘴了!

  至于鼻血嗎?我想想……!對了,用專業術語說,就是剛剛和魔神巨鳥一番斗法后的內傷所致。

  ……!

  總之,經過短暫的波折,仙子也不再擔憂,而璃洛也正了正神色,望向下邊黑壓壓的人群。

  “鼓蕩的風啊!你若吹不起美人的裙擺,就安靜下來吧!此刻的靈力波動將由我來接管!”感受到下邊千萬名修士如刀割般的靈力波動,璃洛卻這樣說道。他懷中的仙子卻是臉又一紅,“這么多年了,你還不改改!”

  “你不滿意啊?明明很大氣呀?!那我來個優雅版的。”——“鼓蕩的風啊!你若吹不起亭亭玉立下的隱隱含羞,就安靜下來吧!此刻的靈力波動將由我無情的掌管!”

  聽到這里,仙子哭了。不是因為氣惱,而是“他依舊沒變!”的感動。他就是這樣,即便面對千鈞一發的生死時刻,他也要用染血的面龐逗自己一笑!仙子沒有感嘆“修仙界的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而是真誠感謝宿命的牽線!

  罷了,任他胡鬧去吧!即便自己與之隕落于此,自己也心甘情愿,無怨無悔。

  多年已過,璃洛仍然疑惑命運為何將自己推入修仙界,而這份疑惑也不會止于此。但是,有一點璃洛是清楚的。那就是——當機遇來臨時,自己沒有錯過!

  “師尊,他是誰呀?為什么大家都是這樣復雜的神色?”就在這劍拔弩張的時刻,一個童子打扮的孩童用稚嫩的聲音問向自己身旁的老者。也只有這樣涉世未深的幼童,才會在這樣的時刻問出這樣的問題。

  “他是璃洛。”老者用有些滄桑的聲音答道。

  “璃洛是誰?”

  “他呀……”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