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14:44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都市之機械帝國
  4. 第一章失意

第一章失意

更新于:2018-03-15 13:21:32 字數:2002

字體: 字號:
  第一卷實力發展第一章失意“沒驗上?那我能干點什么啊!!”我既無奈有惱怒發著牢騷道。蔣永恒,這個名字并不出眾,但很好記。我今年十九周歲,很瘦,剛出生時,我爸希望我長大后不管干什么都持之以恒,可以事業有成,所以取了這么個簡單的名字。今天是十月二十六號,是參軍入伍的有志青年體檢的日子,我懷著100%的期望報了名參了軍,沒想到在體檢的這天,被無情的毫無征兆的告知“你不適合當兵,回去吧!”打擊的體無完膚。我準備了整整兩年的時間,去年的時候因為手臂上有初中一年級時不懂事時刺得刺青,就沒有來報名參軍。在兩年前我找遍了整個SQ市的大小醫院,就為了想除掉那片刺青,后來找到了一家醫院,找到了皮膚科醫生,問了問,他說“這紋身如果剛扎完后,用白醋洗的話,是可以洗掉的!”我去,這不是廢話嗎,如果我那時能想起來去洗它的話,我現在還來找你?醫生看我表情不耐煩的神情后說了一句:“我建議你去做個植皮手術,把這塊有紋身的皮膚切掉,重新植一張干凈的皮膚,這樣就看不到了”“植皮?得花多少錢?”“差不多一萬多吧!”“什么那么貴?”“現在這些年已經很便宜了,在前幾年你想做還沒得做呢!"“唉!算了!”我的家幾年前并不是很寬裕,父母的事業是在前幾年才剛剛開始起步的,我爸是包工頭,家里的父母是包工頭的都知道,每年除了過年時可以拿到工程款,其他時間都是自己在投錢,而那段時間正是家里在往工地上投錢的時候,所以我也就沒去做植皮。不過天無絕人之路,在我很沮喪的時候,我看到了電視上關于激光去疤的廣告,就在本市,不需要花太多錢,兩三百就可以了。向我爸要了幾百塊錢,第二天我就去了,雖然很怕是假的,不過還好,不是騙人的。兩年的時間,在那里做了三次激光手術,終于把手上的刺青除掉了。幾天前我在鎮上的政府門口入伍報名處報了名,沒想到今天在體檢時,快要體檢完了,所有的項目都沒問題,尤其是眼睛最好,但是外科,也就是脫衣服檢查時,說我太瘦了,就被刷下來了,為此我很難過,真的,我的家里的東西都被我收拾好了,就為了去當兵。我很郁悶的回到了家,我父母下班后,也回到了家,吃飯時看我無精打采的,我的父母知道我很想去當兵,之前在家時我可是天天抱著電腦,上網搜索一切軍事題材的電影電視劇、還有小說去看的。我爸嘆了口氣說:“兒子,我知道你很想去當兵,但你身體條件不夠,就算了吧,以前叫你多吃點多吃點,你就是不聽,這能怪誰?再說我也不太建議你去當兵,當兵條件苦,你又不是不知道,那當兵有什么好的,兩年過后不是還得回來?到時你還是什么都不會,去當過兵了,回來難道用那些去打架?跟誰打?在部隊里就算打仗也用不到你,人家有特種部隊,還有飛機、坦克是在那擺著的嗎?在外面你和別人打?不被抓起來才怪,你就好好安心在家找個班上,把駕照考了,再掙些錢買輛車,你房子我也給你買好了,找個對象,過幾年就結婚,生個孩子,我也快五十了,別人跟我同齡的孫子都能打醬油了。我呢,雖然你姐,都給我生了兩個外孫了,但不管怎樣,那也不是咱家的,都是跟別人姓的,不是咱家的。好好的別再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了,啊!“(沒錯,我已經不上學了,之前上了職業學校,今年正好滿三年,畢業了。)聽著我爸的嘮叨,雖然我很想反駁,但就是說不出口,我爸說的都是事實、都是好意,我只能繼續沉默著。我爸看著我,無奈的說:”這幾天去外面轉轉吧,放松放松心情,不要太較勁了!“無奈的我只能無奈的答應,并不是我不敢說什么,而是現在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么。第二天我就揣著我自己攢的1000多塊錢,坐上了去LY市的大巴車,其實我爸只是讓我出來轉轉,并沒有讓我去其他城市,這次出來并沒有告訴我爸,我想自己去看看海。因為LY市是離我們最近的靠近海的城市,在那幾天時間先后看了花果山、孔雀溝、孔望山,但是并沒有讓我的心情有所改變,之后又打的到了海邊。自己走到了一個挺高的懸崖邊,我并不是要自殺,站得高看得遠嘛,而且我也不會游泳,去海灘也沒意思索性就到這了,這是我瞎找的,我也不知道有啥名。我就坐在懸崖邊上靜靜看著海,看著一波波海浪打在崖壁上,聽著海浪和海風呼嘯的聲音,我并之前沒有親眼看過海,畢竟是第一次嘛,現在看到它有一種很震撼的感覺,之前的不愉快一掃而空。風還挺大,吹得我的衣服噼里啪啦的響,這個月份已經有點冷了,就在被海風吹得忍受不了準備離開的時候,聽到我的后面有人在叫,我站起身來轉過頭,看向了身后。原來是一個老伯在叫我,他一邊對著我招著手一邊在說著什么,因為距離挺遠,我沒聽清他在說什么,過了會,好不容易聽清了,原來是叫我離懸崖邊遠點,我笑了笑正準備答話,這時突然一陣大風刮得我重心失衡,我站的位置離懸崖邊緣很近,大風一下把我吹了出去“嘩啦”我掉進了海水里。我拼命的掙扎,但我從沒學過游泳,我根本不知道該怎么做,我只是本能的掙扎,但是我越是掙扎就越是往下沉,我望著我上方離我越來越遠的光,慢慢失去了意識,繼而慢慢的沉入了海底。。。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