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1:51:3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木靈風暴
  4. 第三章 靈郁棄美,徐峰收美

第三章 靈郁棄美,徐峰收美

更新于:2018-03-16 07:52:39 字數:2116

字體: 字號:
  趙靈郁仔細檢查了一番,發現體內的那股氣已然消散,血種子隱隱有了一絲變化,但具體是什么,趙靈郁自己也說不上來。

  “美女,你要靠我一輩子嗎?”趙靈郁發泄了那股悶氣,此時心情格外舒暢,不禁出聲調侃道。

  這看似和諧美好的場面頓時被打破。“啊?”王玉兒抬起頭來,直視著趙靈郁,臉愈加紅了,此時的王玉兒對趙靈郁已經完全不復之前的冷傲態度,反而有了一股小家碧玉的感覺。這讓趙靈郁不禁在心中感嘆:“古人誠不欺我,女人心,果真是海底針。”

  “你,,你剛才,,到底怎么了?”王玉兒對趙靈郁一副關切而又好奇的態度。趙靈郁頓時來了調戲良家小妹的興趣,把臉湊到王玉兒面前,饒有興趣的盯著王玉兒,王玉兒的臉紅得能滴出血來,往后退了幾步,慌張的道:“你,,你干嘛!”趙靈郁不依不撓,朝著王玉兒走去。

  王玉兒此時背靠著墻,心口有小鹿在亂撞,不知不覺,在她的心靈深處已經走進了一個惡魔,這個惡魔什么事都干得出來。不過這倒是她誤會趙靈郁了,之前發生的事完全就是趙靈郁無心之為,有九成是因為趙靈郁體內的血種子,剩下的一成則是趙靈郁真的想征服王玉兒。

  但是,趙靈郁不可能跟王玉兒說明真相,畢竟,在趙靈郁心里,王玉兒此時還被劃在外人之列,趙靈郁不可能與一個外人來分享自己的秘密。等到什么時候由外人變成內人了,那就不一樣了。趙靈郁心里不禁YY起來,嘴角掛上了邪邪的笑,一步步向著王玉兒逼近。

  到了近前,趙靈郁一手扶上了王玉兒身后的墻,身體往前靠了靠,王玉兒閉上了眼睛,臉蛋紅撲撲的,緊咬著下唇,雙手攥著衣角,有一種任你侵犯的味道,趙靈郁嘴唇逼至王玉兒耳根處,輕輕地說了三個字——“對不起!”

  緊接著催動“血閃”進入了徐峰所在的包廂,只剩王玉兒一人在外面。趙靈郁不知道的是,就在他離開的瞬間,王玉兒已經睜開了眼,嘴唇微動,似有話要講,又閉上了唇,就這樣看著趙靈郁消失在了自己眼前,眼角有一絲晶瑩順著臉頰滑落,“他好神秘,又是眼睛會發紅光,又是會憑空消失,他到底是什么人呢?”“我們以后還會再見面嗎?竟然敢那樣對我,之后還一走了之,逃卸責任嗎?我不會讓你如愿的。”王玉兒在外面胡思亂想了一會,卻是未再進入包廂,也忘記了給里面的人打聲招呼,就這樣乘著電梯離去了。

  包廂內。。。昏暗的燈光在閃爍,卻是徐鋒專門打造的“浪漫主題”。此時,在房間的正中心,擺著一圈紅色的玫瑰花,構成一個心型圖案。徐峰正單膝跪在地上,手捧鮮花,眼睛直直的盯著面前一個身穿粉色吊帶裙的女子。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沒錯,徐峰正在表白。

  因為房間很大,而且燈光昏暗的緣故,倆人都沒有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時候房間里已經多了第三個人。趙靈郁悄悄的在旁邊找了個沙發坐下,靜靜的看著房間里上演的愛情故事。

  “徐峰,你知道嗎?這已經是我第三次被你感動,但是,我又不得不像之前兩次那樣拒絕你。請你放棄吧,我們之間是不可能有結果的。”“那女子媚眼如絲,顯然對峰有些情意,但卻三次拒絕峰,其中必有問題”,趙靈郁看著眼前的場景,心里立刻展開了分析。

  “不,昀兒,你知道我有多愛你嗎?在離開你的時間里,我每時每刻不再想你,吃飯吃不下,睡覺睡不著。我知道,我不能沒有你,你就是我的一切,失去你,我也沒有存在的意義。昀兒,答應做我的女朋友,好嗎?”徐峰眼里充滿了渴求。“呃,,,峰還有這么肉麻的時候,真是難得一見”趙靈郁默默的看著場中的情景,沒有出聲。

  “對不起!”徐峰口中的昀兒此時已經哭成了淚人,說了這么三個字,就準備奪門而出,可是徐峰哪里會讓她得逞,只見徐峰一個箭步沖出,攔在了昀兒身前。“嘖嘖,好家伙,這速度,快趕上我用血閃了”趙靈郁繼續看著熱鬧。

  且說徐峰攔在昀兒身前,緊緊的抱著她,強吻了上去,昀兒起初還在反抗,用手輕推徐峰,可是這力道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反抗無果后,昀兒放棄了掙扎,反而迎合著徐峰的侵犯,就這樣。倆人享受著最后的一絲溫存,誰也沒有去破壞。

  良久,唇分,徐峰貪婪的撥弄著昀兒的秀發。“昀兒,能告訴我為什么嗎?”昀兒靠在徐峰懷里,埋著頭,似羞,似怕,羞的是徐峰吻了她,怕的是下一秒就要分離。

  “峰,其實早在你追我之前,父親他就把我的婚姻給安排好了,他想把我當作政治工具,與江氏聯姻,從而穩固自己地位,甚至還有升官的可能。”昀兒說著,又開始抽泣了。徐峰輕拍著她的背,以示安慰。

  “說起來可笑,我也想過和你私奔,可是父親的脾氣我非常清楚,他絕不允許別人忤逆他,哪怕是他最親近的人,包括他的女兒我在內,若是我跟你走了,他一定會用盡一切手段來報復。明面上看,父親的勢力不怎么樣,可是別人不清楚,我卻清楚,父親他一直與‘掩月幫’有密切的合作,父親利用‘掩月幫’來除去自己的競爭對手,‘掩月幫’也利用父親的權力來發展自己的勢力,不然你以為曾經只是一堆小混混組成的‘掩月幫’是如何發展成家喻戶曉的大勢力的,他們敢這么明目張膽的發展自己的勢力,其背后必定有大靠山,而我父親就是他們的靠山之一。”

  “什么?靠山之一?他們還有其它靠山嗎?”徐峰不禁露出一絲驚色。別人不知道,徐峰可是清楚的很,昀兒的父親可是這個雖小卻不失繁華的城市的副市長,這個大一個官卻只是掩月幫的靠山之一,可以想象這掩月幫的勢力之大。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