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47:31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銀發的莉莉婭
  4. 第二章 命運的交響曲(上)

第二章 命運的交響曲(上)

更新于:2018-03-18 17:40:07 字數:3719

字體: 字號:
  魔王!!!

  蒂利亞火紅色的雙瞳緊緊一縮,扶住巨劍的細手本能的握緊,疲倦的睡意被緊張的刺激趕出了腦海,巨劍上的魔力涌動起來,正欲拔劍,卻被一只略大的手輕輕的按住了手背,身體中奔騰的魔力如同有了慰籍的港灣一般,緩緩的停止了。

  “別緊張啊……”牧羽無奈的苦笑,“我就這么可怕嗎?”牧羽輕輕的拿開了放在少女手上的手。

  “你想怎么樣?”蒂利亞崩緊了嬌軀,絲絲香汗從額頭上滑落。白齒咬了要紅潤的嘴唇,強制令自己冷靜下來。

  心中卻翻起了驚濤駭浪,僅僅是輕輕一觸就讓自己體內的魔力平緩下來,這對魔力的操控是要多么熟悉?這就是魔王的力量嗎……好強……圣劍在手的時候,利用圣劍的遠古圣潔氣勉強的可以壓制住魔王,可是現在,自己失去了圣劍,連全盛狀態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該怎么樣和他對抗?

  …那個…我只是想讓你幫我個忙……牧羽正了正臉色,“幫一個只有你才可以做到的事情。”

  蒂利亞心中升起一絲警惕,心念飛快的思考了起來,只有我才可以做到的事情,難道他想讓我帶領人族臣服于他嗎,不,應該不對,如果是這樣,那他就沒有必要再到自己面前來和自己談條件了,畢竟誰都不會傻到和一個輕易可以踩死的螞蟻來談條件。

  什么事情?蒂利亞冷冷的看著牧羽,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牧羽估計都被殺了幾百遍了……

  呃……呵呵……牧羽尷尬的笑了笑,撓了撓頭,微微的偏視著蒂利亞帶著敵意的目光。

  我……想讓你用次元空間跳躍術送我回到原來的世界…………牧羽緩緩的看著蒂利亞說道。

  什么?……蒂利亞雙眸中充滿了驚訝,次元空間跳躍術,這是在自己握住圣劍時圣劍劍靈傳輸給自己的一個禁忌密術,可以讓一定圣劍范圍內的物質進行次元穿梭,雖然自己想過用這個辦法讓魔王穿梭在混亂次元中去,不再讓他再統領其它種族,但是,這個秘術施法時間很長,魔王不會傻到在你施法的時候站住不動,而且這個禁忌術需要巨大的魔力,上一次為了轉移天使族的最后幾個幼年熾天使幾乎就損耗掉自己的全部魔力,而且這次自己的魔力還不到全盛時期的十分之一,該怎么樣釋放次元跳躍術?但是,現在魔王卻在自己面前說想讓自己送他回到原來的世界…………

  當然,這點是蒂利亞愿意看到的,如果有魔王的配合,傳送會簡單很多。

  ”你是認真的嗎?”蒂利亞火紅色的眼瞳中充斥著懷疑。

  ”恩……我只想回到原來的世界……”牧羽血色的雙眸中充滿了向往。少年周圍的魔力如同海浪般開始翻騰起來。

  “我不信任你。”蒂利亞直視著牧羽,淡淡的說道。“掌控了大陸生死的魔王現在居然在我的面前求我說讓我送他回家,簡直就像個孩子一樣。”

  呃…………牧羽的嘴角抽了抽,這個勇者是不是不知道局勢啊,自己什么時候求她了?不過這事還真不能強求,整個大陸也只有她會次元跳躍術了,萬一把她整急了,自己可能永遠都回不去了。

  “那你怎么樣才能夠幫我……”牧羽目光灼灼的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火紅色長發的少女。

  很簡單……蒂利亞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狡結,讓我對你進行魔力封印,只有這樣我才會對你進行釋放空間跳躍術。

  ………………

  ………………

  牧羽無語的看著蒂利亞,封印魔力?一旦自己被封印了魔力,萬一她給自己來一刀怎么辦…………沒有魔力的魔王就是失去了牙齒和利爪的老虎——中看不中用。

  沒有其他的辦法嗎?……牧羽無語的說了句。

  沒有……蒂利亞帶著稍微得意的神色看著在自己面前受挫的魔王。

  牧羽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抬起頭,銀色的短發飄逸的在風中舞動著,血眸中充滿了對自己家鄉的思念。仿佛又看到了陪伴自己的一個又一個同學在向自己招手,嘴角微微的上掀,“好,我答應你,不過……”

  叭!

  牧羽打了個響指,一絲黑色的魔力化作烏鴉劃過了天際,四周的魔力漸漸的變成了黑色的霧氣,黑色的霧包裹住在中心的兩人,從外面看上去,兩個人就像是這么平空消失了。

  你做了什么?蒂利亞芊芊細手緊緊的握住插在地上的巨劍,面色變換不定,如果說魔王想要做什么的話,估計自己什么也做不到吧。

  ”別緊張啊……”牧羽溫和的注視著面前身體緊崩的少女,精致的臉龐上漸漸蒙上了一層冰霜,仿佛只要牧羽輕輕一動就會拿劍去砍他一樣……

  “只不過是布置了一點東西而已,”牧羽微微一笑,“防人之心不可無嘛,這是我臨時控制的一個空間。剛才飛出去的烏鴉,只不過是我的一個使魔,當然,如果我在被你封印魔力之后你不守信用的話,那么這個空間你也沒有辦法出去了,失去了圣劍的你,我想應該還是沒有能力破開這個空間吧。”牧羽抬起頭,看了看周圍一片黑色的虛無,雙眸中涌現一絲期待。“好了,快點開始吧,我想要盡早的回去呢。”

  …………

  蒂利亞無言的看著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只有這個時候,只有當他那雙如同紅玉般的血眸露出和孩子一樣對舊玩具的念想的情感,蒂利亞才突然感覺到他還是個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他也是一個需要他人來溫暖與呵護的少年……

  “哎……你這個魔王……真是……”蒂利亞無奈的搖了搖頭,“算了算了,又不是第一次見到你這樣了,總是在我面前露出這樣的表情,你肯定是故意的吧?……”蒂利亞放下了緊握在巨劍柄上的芊芊細手,火紅色的頭發舞動著,蓮步輕移,緩緩的向著牧羽走去。

  牧羽對著面前略為無奈的少女微微一笑,負手而立,淡淡的輕語:或許吧,總感覺你的經歷和我很像,覺得如果是你的話應該會理解我,所以總是在無意間就向你訴說了。”

  牧羽慢慢的抬起手,看著自己的手心,淡淡道:三年了呢……也不知道那邊怎么樣了……

  蒂利亞緩停在牧羽面前,芊芊細手輕按在少年的心臟面前,水潤的火紅色雙眸中充滿了詢問,“真的要封印?不后悔嗎?”

  牧羽看著面前的少女,感受著心口上芊芊細手傳來的溫暖,笑著點了點頭。

  ……那好吧,可能會有點痛的……

  你這算是關心我嗎?

  誰關心你了,我只是不想一會兒某人反悔然讓我浪費精力而已……

  …………

  蒂利亞閉上雙眸,火焰般的魔力在纖手中躍動起舞,如同一個又一個有靈氣的精靈,勾勒著一條又一條魔法陣的復雜線路,蜿蜒盤踞,玄妙奇異。

  而隨著魔法陣緩緩成型,牧羽感受到自己體內的龐大魔力向著心臟涌去。

  ………………

  這是一所巨大的學院,學院的范圍如同一座巨大的城市,一座又一座新奇而又怪異的建筑在地面上行駐,高聳的城墻上駐立著一個個身穿重甲的士兵,五顏六色的花園被打理的井井有條,怡人的花香悠悠的飄動在空氣中,一個個小巧玲瓏的靈芽鳥在空中成群的劃過,嘰喳流動,仿佛在訴說著學院的美麗。

  一座寬闊而又帶有古老氣息的建筑如同守護神一般在這里座立,與周圍不同的古風塔樓高高的聳立而起,仿佛要直入云端,塔樓四端掛著巨大的圓盤古鐘,古銅色的鐘擺有規律的緩緩蕩漾,讓人心情如同在一個悠緩的世界里緩緩放松。

  而今天,這所古老的學院里到處都洋溢著一種歡快的氣氛,一個又一個少年少女都興奮而又緊張的朝著學院的中央走去——榮耀廣場。

  榮耀廣場,傳說中,那是一千年前圣靈騎士和魔王最后一戰的戰場,魔王借助了人類的負面情緒和魔族的信仰膜拜力量上升到了一個無法抗衡的境界,那恐怖而又令人絕望的實力讓圣靈騎士都無法與之抗衡,在最后一戰,魔王使出全力而又不可抗拒的一擊,希望可以抹殺圣靈騎士,然而在這關鍵的時刻,圣靈騎士的契約之靈圣龍卡爾薩哈用龐大的龍軀擋住了致命的一擊,瀕死狀態的卡爾薩哈將其身軀化作靈魂力量注入了圣劍中,聯合圣靈騎士以燃燒生命為代價最終將魔王成功的封印在了無盡的虛空之中。

  而在此,人們為了紀念圣靈騎士將這里建造成了一個廣場,以騎士的榮耀為名,便為榮耀廣場。

  魔法師,這是一個最受人尊敬而又讓人羨慕的職業,舉手投足間讓敵人顫抖在自己的魔法之中,稍稍不注意可能就會被威力恐怖的魔法卷入,從而灰飛煙滅。而人體脆弱的身軀,根本無法容納大自然中各種元素的魔力,人們只好用能夠容納魔力的魔法石來做介質,但是這種方式繁瑣而又復雜,上等的魔法石稀少而又昂貴,不是貴族的話哪怕你再有魔法天賦沒有足夠的財力你也沒有辦法成為魔法師。

  但是,在圣靈騎士封印了魔王之后,人們第一次從圣龍卡爾薩哈身上

  感受到了契約之靈的重要性,在學院的仔細研究之后,學院的第一代院長發明了一種召喚術式,召喚出屬于魔法師專屬的契約之靈,而再通過魔法契約,契約之靈可以向魔法師提供魔力,而契約之靈可以向魔法師提出契約條件,從此,魔法師如虎添翼,再也不用靠著單純的魔法石釋放魔法,被術劍士穩壓一頭的魔法師便變得火熱和潮流起來。

  今天,正是這些實習的魔法使的重要日子,只要今天能夠召喚出和自己契約的契約之靈,自己就可以擺脫只能借助于魔法石才可以釋放魔法的限制,從而正式的成為一名魔法師。如果召喚出來了稀有的契約之靈,說不定還會被王室的人看中,從此未來再也不愁金幣了呢。

  在眾多的人群中,一名少女蓮步輕移,如同銀河般的炫麗銀發直撫腰間,尊貴的金色雙眸,櫻色的紅潤小巧嘴唇,精致的臉蛋如同天然的完美雕飾品,完美的勾勒出了傾國傾城的容貌,讓人看上一眼就會窒息,白皙水潤的皮膚似乎吹彈可破,盈盈一握的小腰,如玉般的芊芊小手自然的垂落在腰間,一襲天藍白格的衣裙緊緊的包裹出少女曼妙絨玲的嬌小身軀,修長的玉足邁著緩緩的腳步向著廣場走去…………

  ……………………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