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49:2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玄獸
  4. 第二章 祖孫

第二章 祖孫

更新于:2018-03-17 14:59:34 字數:2724

字體: 字號:
  言月的家并不是組在鎮上,離鎮子還有幾公里的路途,,而且就住在齊云山的山腳下

  “哦,言月怎么今天到現在才回來!”

  一個頭發都略顯灰白的老人從屋內慢慢的走了出來,臉上充滿一絲笑容

  “爺爺,這就是今天的午餐了”

  言月立即走上前將手中的野兔遞給畢蘇,將畢蘇攙扶進屋內

  “哎呀,言月啊,和你說過多少次了,你還小,就在家里玩不是挺好的嗎?還要上山打野兔,山里雖然沒有什么魔獸,可是一些野獸還是有的,遇到危險就不好了”

  “沒事的爺爺!”

  言月哈哈笑道

  “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況且我只是在山邊緣,有沒有深入沒有什么危險的”

  畢蘇無奈遙遙頭,自從第一次發現言月出去帶回來一一次野兔,畢蘇就狠狠的訓斥了言月一頓

  畢竟言月的年齡太小,一個進山太危險了

  可是言月心中卻是非常的清楚,經過兩年的不斷的修煉,自己的身體看似瘦弱,可是也擁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

  況且他也只是捕獵一些野兔之類的小動物,根本就不會遇到什么危險

  看著看著畢蘇那擔心的神色,言月心中一陣溫暖

  在前世,言月的一生都是用來專研武道,一生都沒有結婚,加上自己前世也是一名孤兒,所一很難體會到這中家的溫暖

  “好了爺爺,我不是沒事嗎?快點做飯把,我可餓死了,你的紅燜野兔,我最愛吃了!”

  說這言月變拉著畢蘇的手像這廚房走去

  “你這孩子!”

  看著畢蘇的背影,言月也是遙遙頭

  其實言月也是沒有辦法,這具身體太過瘦弱,他心中很清楚這身體可是本錢,沒有一個強壯的身體怎么修煉武術

  總不能夠每天吃青菜吧,也不可能讓畢蘇這么大年紀還去打獵吧

  不得不說,言月雖然瘦小,可是卻是很能吃,一盤紅燜野雞,他一個人至少吃了一半以上,這和他那身材幾位的不符

  畢蘇慈愛的看著言月

  自己一生沒有結婚,這言月就像他自己的親孫子一樣對待,每當看到言月吃飯的模樣就有一種滿足感

  “終于吃飽了,爺爺你快趁熱吃啊”

  言月的提醒,畢蘇這才拿起筷子慢慢的吃了起來

  夜晚總是很寧靜坐在房間之中的言月盤膝坐在一個木桶之內,木桶之內盛滿了微綠色的液體

  言月進山還有一個目的,就是采集草藥

  言月在中藥上的成就不必武學第,必定要研究古中國武學,是和中醫有這密切的聯系的

  “這齊云山的邊緣只能夠找到這藥材,不過對現階段的我也很不錯了”

  言月的身體很差,想要提高身體的素質,言月想盡辦法進山采集藥草,用來浸泡身體,是的自己的身體的素質不斷的提高

  言月十分清楚,現在的他必定只有六歲,雖然有著很多的辦法可以迅速的提升身體素質和力量來修煉武技,但那只是拔苗助長,如果使用了那樣的方法,他很清楚,必定會對身體照成傷害,流下后遺癥,那樣就得不償失了

  一絲絲藥力隨著毛孔慢慢浸入體內,慢慢的溫養這體內的經脈

  言月從半年前就開是用這藥液浸泡身體,所以別看他的身體瘦弱,可是他自身的肌膚不管是韌性還是防御性都是遠超同齡的孩子

  而且這樣堅持下來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隨著時間越長經脈就越加的穩固、

  練武著都力求將自身懂得經脈貫通,逼出體內雜質,經脈越是穩固寬闊,以后的成就就會越高

  可是越是到最后,就月難以疏通和穩固

  而言月從小就已經開始這方面的溫養,對于他來說,只要這樣就繼續下去,那么兩年之后當他開始正式修煉的時候,那時候根本就不存在沖擊經脈這一難關,只要順其自然,那么這修煉的第一個關口就算是突破了

  “呼·········”

  睜開眼,言月呼出一口濁氣

  “那凱文所交的吐納之法的確是yo9u一點的用處,不過與我的內息之法比較起來,還是有著一點的差距”

  經常在樹林之中偷看凱文的教學,對于凱文教授的吐納之法,言月早就學會了

  只不過哦言月前世的內息執法對于只有六歲的他來說很顯然太過霸道,所一這時候,運用這吐納執法還是很不錯的

  “現在經脈之中已經感覺到了一絲氣流在緩慢的運行,應該就是凱文所說的斗氣了把,雖然是微不可查,可是對于現在的來說已經到了能哦股曾受的極限,等什么時候經脈穩定了之后就可以開始正式的修煉了”

  言月的眼中流露出了一絲渴望的神色

  “咦·····”

  看見旁邊的屋內的燈光還亮著,言月不禁起身穿上衣服悄悄的來到畢蘇的門口

  言月浸泡身體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這是已經差不多半夜了,可是畢蘇還沒有休息,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透過門縫言月看見畢蘇坐在燈光之下,湊著那昏暗的燈光之下正一針一線的將幾塊獸皮慢慢的縫制在一起

  言月一眼就認出,此時畢蘇手中的那幾塊獸皮正式這段時間以來言月捕獲的野兔身上的皮

  此時畢蘇手中兔皮很顯然是經過認真的處理過,,毛色非常的光滑

  “唉········”

  畢蘇輕嘆一口氣,直起身子敲了敲后背,一臉的疲憊

  “快入秋了,這皮襖剛好可以制好”

  畢蘇露出一絲笑容,在他心底,一直都為言月感到驚嘆

  言月所表現出來的成熟,根本就和他的年齡天差地遠,而且言月的思考方式有時候很是領畢蘇驚嘆

  將那還未完全制成的小皮襖小心的折疊起來,放入柜子里,畢蘇這才帶著疲憊的身體躺在了床上

  回到房間之中的言月腦海之中回想這畢蘇那緩慢的動作,一針一線那完全是代表這畢蘇每一片心意

  言月心中很是清楚,畢蘇手中的那件小皮襖肯定已經制作幾天了,他無法想象一個老人每天夜里一針一線的提他縫制皮襖,第二天一早就要到出去勞作

  言月不善于表達,可是他的心中卻暗暗發誓以后有了機會一定會讓畢蘇過上好日子

  快速奔跑,耳邊帶起一陣陣的風聲

  時間過的很快兩年的時間一閃而過,如今的言月身體經過兩年多的溫養,已經不是一開始占據是那樣柔弱

  雖然看起來,不是很壯碩,可是,如今的言月入境的身體無疑是最完美的每一寸肌膚的線條看起來都是那么柔和,在這柔和之中卻影藏這遠超同齡人幾倍的力量

  “身體不是月壯碩越好,那樣反而會影響到,自身的速度體內斗氣的流轉”

  雖然說是奔跑可是,言月卻是顯得那樣的輕松和自如

  “嗖·········

  ”

  在奔跑的過程之中的言月,言月手掌一翻原本手中的一顆石子向著樹林之中射去

  “噗·····”

  樹林之中傳來一聲輕微的響聲,一只渾身烏黑的小鳥從樹上掉落而下

  就在這黑鳥快要落下之時,一只白皙稚嫩的小手將其穩穩的接住

  ”第五只!今天的收獲不錯”

  言月家那個還在手中翻騰的黑鳥輕輕抓起放在神獸的背簍之中

  此時的背簍之中已經有了五只不同的動物,這些動物同意列外都海貨這,只被是它們的右腿都被言月所射出的石子打斷,被放進簍子之中,想逃也沒有辦法

  這手暗器的手法,對于言月來說十分簡單,如今的畢蘇年紀也越來越大,再也不能夠操勞

  可是日子宗師要過下去,所以言月每天來此,一邊鍛煉身體一邊大寫獵物回去拿去買

  “咦,言月!”

  尼亞那略為雄壯的聲音響起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