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4:09:3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創界傳說
  4. 第三者 成繭(一)

第三者 成繭(一)

更新于:2018-03-14 21:00:09 字數:4350

字體: 字號:
  靜靜躺在被山熊撞擊出那個大坑內的成九,正在開啟他不一樣的人生!

  當天空漸漸被星空代替,露出的星光吐著絲絲寒芒,雪白大地則折射著這吐著寒芒的星光。成九所在的坑內顯得格外的漆黑!

  隨著時間的推移,成九的身體開始出現抽搐,而后越來越嚴重。就在這時,基坑內漸漸出現絲絲的紅芒,空間開始慢慢的扭曲,隨后濃郁的黑色將成九纏繞,慢慢的將成九拉入道一處陌生的空間。

  當成九醒來的時候,眼皮像是灌了鉛一樣的。抬起無力的右手揉了揉眼睛,看著這陌生的環境向四周問道:“這里是……?”

  努力的尋找著四處的相似之處,只見自己放眼望去,看不到任何東西!除了黑暗還是無盡的黑暗。伸手撫摸,沒有感覺到任何東西,就像是掉進了無盡的深空之中。

  “啊……”身體的疼痛將成九從茫然中拉了回來,渾身上下一陣陣酥麻,刺心的疼痛傳來。身體血液從靜止慢慢開始流動,帶來的那種痛使成九的臉變疼得扭曲。

  就在這時,成九的眼前出現了一絲絲光芒,不知道是眼冒金光還是真的有光。成九能做的只能是抬眼望去,隨后他看到一幅幅幅模糊的畫面變得清晰,實實在在的映進腦海四處是裂紋的大地、大地被海水淹沒、無盡的熔巖充斥著大地、四處彌漫這濃郁的黑煙和四處漂泊的無盡的冤魂。

  隨著時間的推移畫面又換成:大片的人群在跪拜一個巨大的雕像,那個雕塑抬頭望著天空,若有所思的樣子,人們像是在祈禱著什么。天空被巨大的黑洞吞吐著,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死亡味道。但還有那么一群人,他們帶著義無反顧,回頭看著無盡的人群一眼,一個接一個轉身,投入到那個巨大的黑色洞穴之中。剩下的只有那些跪拜的人們無盡的哀傷,直到這個黑洞吞噬了眼前所有的一切。

  畫面再次變化,映入眼睛的是一片翠綠的世界,人們正在忙碌著自己的事情,一切都顯得那么和諧繁華。但是畫面切換到一處,四處是懸浮的山島處。群山環繞,山水如布,湖面如鏡,看遠處朵朵云彩時聚時散,云卷雨舒煞是美麗。在一個山頂平臺,一個童顏鶴骨的老者對著身下做的弟子講道,下面的弟子有的一臉茫然,有的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有的則很困惑。

  就在這時老者看向成九這邊,眉頭一皺,心中默算后說道“命運不可欺……時間還是到了……”

  成九心中大驚道:“能聽到聲音?”

  說完老者站起身,朝著成九的方向看了看對著弟子說道:“萬法始于界,本自身之體凝聚自然,且造就萬法之術,……”老者開始對著下面的弟子講道。

  下面的弟子一臉茫然的說道:“老祖宗是不是老糊都了,這本《魂經》又開始從新將了……”

  成九,聽見老者的話雖然很不懂這說的是什么,但是又好像能夠理解一樣,尤其聽到下面的議論聲,《魂經》?這是什么經?帶著一腦袋的疑問聽著老者的講述。

  老者解釋道:其實魂經不是一本秘笈,而是對一個修煉體系的闡述。老者講述魂經的同時,還講述著靈魂修煉的方法。老者的闡述魂經的大概情況是:人和動物本身沒有什么區別,人可以修煉動物也可以修煉,只是修煉的方法不一樣,著重點不一樣而已。但是人從生下來就已經開竅,而動物必須要在特定的時候開啟靈竅。人有人的優勢,人生下來就可以思考,但是生下來就決定了你能不能夠修煉,而動物是在成長過程中開啟靈竅,能夠開啟靈竅的就能夠修煉。這本《魂經》是老祖宗追尋本源時所創,老祖宗造就了一個時代的修煉體系。但是物極必反,這本魂經也有著致命的缺點,它只可意會不可言傳,能修煉的人少之又少。

  成九認真的聽著生怕漏過一個字,但是留在腦海中最深的就是,不管天地元氣還是天地元素都是組成這個世界的基本物質,元素存在于我們生活的任何地方,而元氣是組層元素的基本物質,如火元素就是由元氣經過特殊的排列形成的,火元素消失開形成元氣,這樣天地間能量一直循環往復著,造就這種元素形成的能量就地區差異的不同,會形成不同形式的元素,有的元素比較穩定不容易消散,但是如果有條件講這些元素消散,越穩定的就會爆發出越大的威力。

  當老者講完后,看著成九的方向自語道:“歷來先賢都在追尋每一紀元的循環規律,可是……唉!老祖宗在離開時說‘魂經可能解開這個秘密’,可是老祖宗自己最后都放棄了……”

  老者就這樣抬頭仰望著天空,這幅場景使得成九聯想到自己看到的那副,世界末日時的畫面,一個仰頭望天的老者雕塑……

  成九看著這老者露出的深思、惆悵以及那份孤寂,成九的心中就像是打翻的五味瓶,就在這時成九所在的空間慢慢的開始瓦解,四周就像鏡子一樣破裂,成九的身形慢慢的模糊。

  這時成九跌倒的那個深坑底部,出現了一個黑點,慢慢的這個黑點被紅色的光芒彌漫,從黑點噴出的黑色光芒慢慢的編制成一個人行,不知道多久,也許是那么一瞬間,也許是幾百年,成九的身影慢慢的凝實,當成九完全出現的時候,整個空間的異象慢慢的消散開,成九就這么靜靜地躺在深坑底部。

  當日上三竿,云彩遮擋著陽光,在上坡上形成明暗的區域。當云層飄離,陽光照射在這個大坑之中,一個身影慢慢的扭動著,到后來甚至出現嚴重的抽抽。

  “啊……”成九一個激靈座了起來,這說有多難受就有多難受,做起來的成九趕緊把眼睛閉氣來,一是,陽光太刺眼了,其次,自己身體有點不適應,說不上來的難受彌漫在周身,當一切疼痛離去成九抬眼看著這熟悉的場景,有一種再世為人的感覺。

  “我勒個去……老子這是造的什么孽!可難受死老子了”,站起來揉了揉腿的成九抱怨道。

  “不行,我的趕緊回去,要是天黑了在下山,說不定會成為那個野獸的點心了”,看著夕陽西下,成九一拍腦袋說道。

  成九這疼的還沒時間去想自己做的那個奇怪的夢,一路上踩的雪唦唦的響,再也沒有了虎子嘰嘰喳喳的打鬧聲,成九的心情顯得有點失落。

  當看見自己住的地方的時候,成九這才放下心來,一邊想著夢中那個老者講的魂經,要是物質是由元氣構成,那元氣又是什么呢?按照老者的理解,要是能夠吸收元氣,就可以成為全系法師?就會成為魔武雙修?這個問題,在成九的腦海中不停的閃爍著。

  “轟,轟……”

  的聲音在成九身邊響起,成九感覺大地在顫抖,四周圍都在晃動,漆黑的天空開始有些泛這一絲絲閃身的光亮,接著成九就看見自己家上面的雪開始慢慢的向下滑動。

  “糟了……雪崩!”成九第一反應遠離現在這個慢慢滑動的山體,唰,唰……幾步成九就跳到了對面的上坡上。

  剛剛落腳,就聽見后面的上坡傳來一聲聲樹木斷裂、房屋倒塌、石頭碰撞的聲音。回頭看著夜空下這大規模的雪崩,成九愣在了哪里,他在感嘆大自然的強大,其次就是自己的家沒有了。那是自己生活了9年左右的地方……

  “這,這兩天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了,我咋就這么命苦呢?這下找個山洞住都不安全了,這萬一早上起來發現自己把自己給埋了,那就好笑的多了,估計下去和義父喝茶有的故事說了……”成九望著四處嘀咕道。

  “那是……那是楊老頭的家”成九抬頭看大奧不遠處模糊的燈光說道。一抬腿一個閃身,跳出好1、2米遠。

  “咦,我怎么變得這么輕?”那會兒逃命到沒有注意,這會兒離開成九就發現自己的異常之處。抬腿又跳了幾次,發現自己能夠跳的更遠,原地跳至少9米左右,這是他以前想到不敢想,只有虎子能夠達到。

  “我,能修煉啦?”連忙坐下,試著溝通天地元素,看能不能夠得到元素的認可,可是忙了半天自己還是不行!天地元素被自己拉到身體內,就是沒辦法將它們留下。

  “哎,還是不行,不管是魔法元素還是武氣元素都不行……”成九努力半天發現還是不行。

  “不對,那我身體是如何被強化的呢?我試一試看能不能發現天地元氣!”說罷,開始體悟天地元氣,要是說成九閉上雙眼,坐在樹下的石頭上,細細打感悟著。

  不管成九如何努力,他在身邊看到的只有魔法元素和武氣元素形成的云團在翻滾著流動,除了這些空氣中還懸浮著灰塵顆粒。就在成九準備放棄的時候,成九看到自己身后那顆大樹,在吸收著空氣中的綠色元素,這就是木元素,不管是武氣木元素還是魔法木元素都被樹木吸收再吞吐著。成九好奇的看著這個過程,就這這時,一絲絲天地元素流動的越來越快之時。

  一道閃電擊中成九旁邊的大樹,成九瞬間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就在成九要醒來的一瞬間,他看見雷電將大部分的木元素擊打的消散,一絲絲自己無法看到的顆粒進入自己的身體,附著在自己的身體中消失不見,再后來成九感受道一道道電力元素涌入身體,自己身體被大量破壞著,體內大量的元素被擊打的消散。再后來巨大的疼痛傳遍全身,成九被擊飛出去10多米。

  過了良久,成九才恢復意識,來不及想什么,有一道雷電劈到樹上,將這顆叔劈的只剩下一個木樁,焦黑的樹樁不時的冒著火苗。成九眼冒金星,看著眼前的一切,想說話可是疼痛讓他沒辦法說話。

  “我……,我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不用這么整我吧?”向四周拱了拱手說道,看著四周圍沒有什么異常,成九要是知道,這只是因為山體滑坡和雪崩的過程空氣中游離的電離子較多,而自己偏偏找個高的地方站著,你說你站就站著,偏偏跑到樹下面,唉……不說了,人倒霉喝水都塞牙縫。

  成九爬起來,心想還是趕緊去楊老頭那塊,看能不能將就一個晚上,說完戳著身子,使自己沒有那么冷。

  “楊爺爺,你在沒在家?”成九在到了楊老頭的屋子外面喊道。但是喊了半天沒人應自己,成九推開門發現里面沒有人。但是屋子中的爐火燒得正旺,成九大聲喊了幾聲發現沒人理自己,趕緊來到爐子旁邊。

  “哎呀!太暖和了……”一邊說著,一邊繞著爐子轉。

  “誰?”成九聽見房門被推開,傳來一個老者的聲音。

  “我,楊爺爺……”說著趕緊向門口走了過去,接到楊老頭手上的袋子。

  “哦……九娃!你這是被雷劈了?”楊老頭看著一身漆黑,還有些地方被燒的紅腫問道

  “楊爺爺,你就別提了,今天夠倒霉的了!”成九將袋子中的柴火取出,放在爐子邊上,嘿嘿傻笑的說道。

  “哈哈……回來就好!你這幾年跑哪里去了,虎子回來沒有找到你,就又走了!我們都以為你死在了山里,可是虎子卻認為你沒有死!但是還是在在你義父的墳邊給你修了哥衣冠冢”說著摸著成九關心道。

  “幾年?楊爺爺,你不會記錯吧!前天虎子才去學院,這么快就回來了!”成就有些疑惑的問道。

  “唉……我哪能記錯呢?你呀,是5年前上的山,然后你就沒一直回來”楊老頭扳著手指數到。

  “5年了……我,”一陣暈眩感慢慢滋生,這到底真么回事?

  成九詢問著這5年發生的一切

  這五年間,這里是個小山村能發生什么,日子還是和往常一樣,無非就是誰家的孩子去學院學習了、誰誰又去世了及誰誰結婚來了等等。

  爺孫倆就這么一邊聊一邊烤著火,時間就在一點點的流逝。暖烘烘的室內,沒半天時間,成九就在楊老頭的話嘮過程中睡了過去,這一次睡覺不僅是身體累,而是精神累了。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