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0:35:50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鬼戲紅塵
  4. 1酒吧相遇

1酒吧相遇

更新于:2018-03-16 13:02:10 字數:4390

字體: 字號:
鬼戲紅塵目錄
共1章
  獵人,你是要來殺死我么?我會讓你殺死我的,但是還需要一個月的時間。”

  冷云靜靜站在窗口,背對著獵人,閉目享受著晚風拂面,那么一霎那的舜間,仿佛世界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似的,而是只有他自己。

  獵人眼神閃過一絲疑惑,秀眉微皺沒有開口,紫色的緊身衣把她的身材勾勒的無比妖艷,束起的長發,右臂自然的垂落,左臂平直,手中的袖珍槍指著冷云的后腦,她對眼前的這個男人產生了好奇,這就是社團里一直充滿神秘的“零號”么?不過也只是那么一秒鐘的好奇,從小在社團里長大的她不允許自己犯類似的低級錯誤,與自己的獵物有所糾葛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DT社精英組成員“獵人”:冷雨,國籍未知,身高171cm.;性格特征:冷艷,擅長:暗殺,偵察,爆破;DT.社十三隊之一情報搜集隊頭目,代號03.

  “在我的任務未完成之前,您仍然是社團里無可取代的“零號”,我沒有把握能夠殺死您,我只會尊從社規。”

  “雨,你不必妄自菲薄,我們一起在社團長大,我這個零號不過是長你們一歲而已,呵呵,你決定跟著我還是先離開這里?”

  獵人聽到冷云的稱呼自己“雨”,眼睛里閃過一絲光亮、隨之扔掉了槍,轉身便躺在了沙發上。

  冷云轉過頭,一絲贊賞的目光投向她,嘴角竟然掛起的一個微笑,冷云看著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女人大膽的躺在自己客廳的沙發上,除了對她膽識的一點贊賞,更多的是回想起年少起初被社長收養時的情景,DT.十三英都是孤兒,記的當初自己隨社長前去少年監獄挑選他們,那時的自己同他們一樣都只是孩子,看著這十三個比自己小一點的同伴被社長“也是自己的義父”帶回來的時候,便是自己的使命開始的時候,還有那時義父的言辭

  “你的命一直都是我的,現在開始,他們的命都是你的。”

  很簡單的一句話,卻讓自己感到無比的沉重,是的,責任的沉重。義父命令自己訓練他們成為殺人機器,每日的訓練,學習都在自己的帶領下進行,兩個魔鬼教官對我們的蹂躪,讓自己還有他們吃盡了苦頭,兩年之后的一天自己同他們殺死教官的那晚,一群孩子的誓言,一群孩子的成長,自己的心也是從那晚開始真正懂得

  “他們的命是我的。”

  這句話的真正含義。

  如果當初的自己沒有選擇離開的話,現在應該早已是社長了吧!

  離開的是在八年前,按照社團安排的任務,自己與“一號鋼牙”冷牙.2號“毒蛇”冷刺,還有獵人配合刺殺J國反動派重要頭目結束后四人回基地前的那個傍晚…

  “牙,我們今晚就在這修整一夜,明早趕回基地。”

  “好的,聽您的,我們無所謂。”

  “老大,帶我們去逛逛好不好么?在基地都快把人逼瘋了”

  說話的是雨

  “小丫頭,一出來就知道玩,上次就差點出事”

  “好不好么?好不好么?求你了老大”

  冷云突然發現了鋼牙和毒蛇眼睛里無比的渴望,在看看雨可憐的模樣,無奈的笑笑,只好點頭答應了。

  冷云帶三人來到酒吧,牙愛酒,毒蛇愛賭,雨愛跳舞,而自己只是陪著他們,要一杯冰水,只是坐著。

  看著牙在和人拼酒,毒蛇興奮的搖動色盅,雨熱情開放的舞資,每個人身旁都會有一群人在驚嘆,只有自己只是靜靜坐著

  “嗨,愿意的話,請我喝杯酒好么?”

  冷云看著身旁帶著淡淡笑意的個女人,華貴而不庸俗,嫵媚卻并不放蕩,僅僅只是感覺卻讓自己很是輕松

  “對不起,我不會喝酒,不過能請這么美麗的小姐喝一杯酒是我的榮幸。Waiter,給這位小姐來一杯酒。”冷云微笑著為她點了一杯酒,然后繼續看著牙他們的表演,靜靜的坐著。

  “他們都是你的朋友?都很有能耐哦-,你為什么不陪他們一起玩呢?”

  “我不喜歡,我是陪他們。”

  “哦,呵呵,有沒有人告訴你,你很酷。”說著將身前的酒端起,一飲而盡。臉龐泛起淡淡微紅

  對面的女人搭訕的方式挺老套的,冷云不置可否,淡淡的回應道“要不要在來一杯呢?”

  女人稍微愣了一下,聳聳肩表示無所謂的樣子,然后一只手托著下巴看著冷云,微紅的臉龐,嫵媚的神情,笑著說道:“先生您難道就只想先這樣把我灌醉然后帶去上床么?可不可以聊聊tian,來點情趣呢?”

  冷云用手指托著裝有冰水的杯子,緩緩的搖動著,透過玻璃杯重新打量起對面的女人。服務員又送來一杯酒,女人也學著冷云的樣子搖動著酒杯,美目流轉

  “對不起,我想您應該好像是選錯對象了。”

  接著喝盡了冰水,吞掉了所有的冰塊,放下手中的杯子。

  女人突然笑了起來,“呵呵,我從來都不會打沒有把握的仗滴”說著緩緩起身繞到冷云的身后,用手撫摸著冷云的臉龐,趴在他的耳邊輕輕的說道

  “你說呢?我親愛的“零號~”

  冷云反手將其擁入懷中,湊到女郎唇邊輕聲說“你覺的你可以殺死我么?美麗的女上校。”

  “沒想到一向冷傲的零號,調情的手段原來如此的閑熟,真是讓人驚訝”說著便要吻向冷云,冷云的手指按在她的唇間

  “美麗的上校,很有味道,怎么是我這種人能消受的起的呢?”

  女人咬住了冷云的手指,“我發現…我真有點愛上你了…”

  “哦?有點意思,怎么?美人計么?對我,覺的有用么?小心丟了夫人又折兵哦”-

  說著冷云的右手早已游走到女郎的背部凹陷處,從小接受各種以殺人為訓練科目的他只要手稍一用力便會掐斷女人的脊梁,這一點他很自信。-

  -

  女郎身體微微有些僵硬,隨即便雙手摟向冷云的脖頸,毫不顧忌背后隨時可以奪去她性命的那只手,他們的臉又湊近了一些,女郎柔情的眼神緊緊注視著冷云的雙眸,輕輕說道-

  -

  “沒想到大名頂頂的DT.社“王牌零號”也會怕死么?”-

  -

  “是么?您知道的東西還真不少,一個女上校,美麗的容貌,淡定的心理,過人的膽色,狼牙突擊隊中的“魅狐小姐”,您的隊友們那么強大難道還不能滿足你么?說吧,找上我的目的”-

  -

  說著便把魅狐甩了出去,魅狐借勢優雅的一個旋轉,站立后沖服務員打了一個響指,要了兩杯雞尾酒,笑盈盈的遞給冷云,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

  -

  “我的隊友強不強大可不是我說了就能算的哦,在你的面前還不是就像拈死幾只螞蟻一般瞬間便被殺死了四人,我比較喜歡強大的男人,比如你。”-

  -

  “呵呵,其實任何人站在我的面前都毫無隱藏或者是僥幸,就像你穿不穿衣服坐在我的眼前都是相同的,反而是那拙劣的偽裝成了美麗的累贅。”-

  -

  “哦?沒想到零號如此的幽默,有句話也許您說對了拙劣偽裝有時確實是累贅或者是麻煩。”-

  說著便放下手中的酒杯,拍了拍手,從酒吧四周冒出十個全副武裝的殺手,而冷云依然只是淡淡的表情,拿起酒杯緩緩的搖動,注視著這個女人-

  -

  魅狐的雙手卻僵在了空中。-

  -

  “別動,不然我會讓你的眼睛看到自己的血液從喉嚨涌出的情景。”-

  說話的是毒蛇。

  酒吧的音樂聲已經停止,慌亂的人群,向門外涌出、不一會兒酒吧里便變的寂靜。雨和鋼牙已經站在了冷云的身后。

  “狼牙突擊隊從2015年與Z國政府達成合作協議后,規模一直在壯大,短短三年時間,已經人數過萬,當年百多名讓人聞風喪膽的“索命狼群”,相繼悄然退出,有人懷疑狼牙的開始本來就是Z政府為了震懾**社團,或者為了消滅政府敵對勢力所建立的一個偽兵團,任務結束后成員解散,一一滅口,獨有殘留你一人,呵呵,女人還真是不可小看的物種。雖然說是這樣,但現在的狼牙不過是一群廢物而已。”冷云不僅不慢的說完后,淺淺的抿了一口雞尾酒。

  魅狐已經鎮定了下來,曾是狼牙成員之一的她,膽色與智慧決不是常人所能及,從毒蛇穿過十多名殺手如流水般的身法,冰冷的短刀接觸到她喉嚨的一瞬間,她便已經明白這三個人實力的可怕;但是她同樣懂得,對面這個男人想要從她這里得到些什么,所以,只要自己把握到對方的心理,說不定還可以反轉一些局面。

  魅狐呵呵的一笑,用手指在短刀的刀尖處輕輕點了一下,抬頭仰望著毒蛇,媚態十足的說:“DT.社,二號冷刺,外號毒蛇,刀很鋒利,人也很強大,如果沒有這把刀,我真想吻吻你的胸膛。咯咯…”

  “哦?恐怕要讓您失望了,因為我寧愿吻我的是那黑色的色盅。”毒蛇回應道

  “啪,啪,啪,”

  “狼牙魅狐大姐果然不一般,現在請你告訴我,狼牙突擊隊除去你之外是不是還有一個人沒有被殺死,并且應該是原狼牙突擊隊的核心人物,我們想得到證實。”冷云開門見山的說道。

  “呵呵,DT.社是這樣八卦的一個組織么?”

  “有些事,你應該比我們更清楚。你只須回答是或者否。”冷云接過話

  看著眼前的故作逞強的女人,冷云心中已經開始蔑視她,沒有什么可以讓自己對她有一絲的同情,或者,冷云的心一直都是這樣冷漠與麻木。

  “對不起,我想我不能滿足你所謂的好奇心,不過我對你的興趣到時挺大的,真的難以想象,躺在你懷中的我會是什么樣的享受…咯咯~”

  她明白,只要自己不開口,冷云是不會傷害自己的,雖然貌似是在賭,但她也不是沒有自己的籌碼,從冷云剛才的一習話中聽的出對自己的身份和背井還是有些顧忌,不然他沒有理由留自己到現在,而自己還可以說這么多廢話。-

  -

  但她的的確確是錯了,DT.社做事從來沒有什么顧慮可言,他們習慣了貓跟老鼠的游戲,當貓將老鼠摁在腳下的時候,不是不敢讓你死,只是還不想讓你死,每一只老鼠都不會是貓的對手。-

  -

  突然十幾道銀光閃過,原本站立在周圍的十余名殺手眼神變的呆滯,直挺挺的倒下,每個人的喉間都多了一枚蝎尾刺。-

  -

  “瘋女人,最好好回答我們老大的問題。”-

  雨的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特制的暗器放射槍,這把槍是冷云送給她的,她也是因為這把槍的犀利加上她敏銳的身法,得到一個“獵人”的稱號,她喜歡冷云,只是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對他的喜歡到底是怎么樣的。有時感覺只是單純的依賴,像哥哥般的依賴。單純的她剛剛的話已經暴露了她心底的想法,一開口便是一句“瘋女人”,讓冷云有些哭笑不得。-

  -

  “呦,小妹妹好像吃醋了?就是不知道你吃的是毒蛇的醋,還是…”-

  -

  “鋼牙,她交給你了,既然她這樣不配合就把她撕碎好了。”-

  “是的,哈哈,讓你嘗嘗我鋼牙的厲害。”-

  -

  說著便踱過冷云的位置,慢慢走向魅狐。此時的魅狐感受到了真正的死亡氣息,鋼牙一步步逼近,她就越發的有些喘不上氣來。-

  其實在冷雨射殺那十名隊員的時候已經傻了眼,她知道DT.13英很強,但萬萬沒想到對方緊緊那一把武器就達到如此效果,瞬間殺死十多人,而且不是一個角度或者同一個范圍,太恐怖了,這是在虛幻的網絡游戲中才有可能見到的,-

  強壓著內心的恐懼說出最后一句話來掩飾自己,卻不料冷云直接一句話就判定了自己的生死;直到現在她才懂得,她錯了,她在對方的眼里不過是就如同貓抓下翻騰的老鼠,不管怎么蹦達,都只不過他們的玩具而已。看來今天找上他們真是個錯誤,當初沒有被政府滅口現在卻到要被自己的同行殺死了。-

  -

  鋼牙在慢慢的逼近,脖子上還有毒蛇架著的短刀,冷雨自顧的把玩著手中自己從未見過的武器,冷云還是靜靜的搖動著酒杯,時不時的抿一xiaokou

字體: 字號:
鬼戲紅塵目錄
共1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