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1:51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異源少年
  4. 第一章 異源少年瞳風

第一章 異源少年瞳風

更新于:2018-03-16 07:26:15 字數:2477

  夏季的華楓市雖然不如春天溫潤涼爽,但也不是很燥熱,整個城市一副欣欣向榮的景象。華楓中學內,一位少年自走廊上緩步而行,但在與他擦身而過的學生都會頗為驚異,然后在背后小聲議論道“看見沒,那就是我們學校的怪人,據說啊,他沒有一個朋友,上課睡覺也能考全校第一,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的眼睛居然有一只顏色不同,赤金色誒”旁邊的人嗤之以鼻,滿口不屑地說道“那又怎樣,一只眼睛與人不同而已,少見多怪”。

  瞳風自然聽到了他們的小聲談論,但聽得多了,也就習慣了,他自幼便是孤兒,在孤兒院長大,然后自己賺錢讀書,考上了市一中,以他優異的成績每年都拿獎學金,但也僅僅只夠他維持生計而已,所以,他還在附近的一些餐館、網吧兼職。從小到大就沒有任何朋友,自然而然就形成了這冷酷的表情。他一臉平靜的走著,仿佛沒有什么能夠打動他。

  回到座位,淡然地坐下,對周圍地一切仿佛都漠不關心。上課老師偶爾提幾個問題,他只是起身回答,然后便坐下,這讓班上地大部分人感到不爽,“誰又不欠你什么,苦著一張臉擺給誰看啊”一些女生在后面偷偷議論道,“我看他聽特別的,特別是冷酷的樣子,好帥啊”一些花癡女滿眼星星的說。一些男生聽到這話,直接一擺手,“切,像他這樣的,我一拳就給打趴咯,你們信不信”當然,這些瞳風并不理會,他依舊一副平淡的樣子,心里想著,“看來得多找點兼職了,不然吃飯都成問題了”。

  隨著悅耳的音樂響起,學生們也是放松的走出教室,一些好學生躲在教室埋頭苦讀,準備日后考個好大學,光宗耀祖;一些男生則成群結隊地去廁所抽煙;還有一些則準備去吃飯,泡網吧。瞳風搖了搖頭,自顧自地走出教室,埋著頭一邊走一邊想怎么省錢,怎么賺錢,房租水電還沒交之類的瑣事。“沒辦法,一切都只能考自己啊”就在他無限感慨的時候,一陣香風飄轉如鼻,令人心曠神怡,緊接著一聲輕呼“啊呀…撞到人了,對不起,對不起”瞳風抬頭看去,然后就恍惚地失神了,這女生好美,青絲披肩及腰大大的眼睛宛如紫珍珠,瓊鼻挺翹,櫻唇淡雅,皮膚瑩白,滿臉無暇,而此時更是一臉內疚,眉頭微皺,向瞳風道歉,那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更是讓人不由得生出憐愛之心。即便是冷酷如瞳風,也不禁失神片刻,然后在心里面贊嘆“她,…真的好美,好美呢”。

  見女生手忙腳亂的樣子,瞳風有些動容,然后說道“我沒事,謝謝”。周圍的學生看到這一幕都吃驚地張大了嘴巴,“我沒看錯吧,冷神居然主動說話了,哦,這個世界變了嗎?”另一人說道“這次真是太陽打一邊出來啊,呵呵…”然后便是一陣傻笑。突然,旁邊的男生們眼睛散發出耀眼的光芒,“那女孩真美…”,“是…是啊…”一群人都呆住了。

  瞳風旋即恢復過來,側身便走,那女生見到這一幕也不由得蹙了蹙眉,然后轉身想叫住瞳風,可是卻已不見人影。然后掏出一個精致的白色手機,打了個電話,大聲說道“喂,你們幾個,不用幫我把東西搬到學校了,本小姐不想住宿舍了”。校門口,不過幾分鐘,一輛名貴轎車馳風而來,一位中年人下車,替那女生打開車門,“小姐,上車吧”。然后飛馳而去。周圍的學生們都有些驚奇,“看來是個富家千金啊。誰要是能追到她半輩子都不愁了”“切,就你,給人家提鞋還不夠格呢”另一人打擊道。車上的高七七,用自己才聽得到的聲音呢喃道“連名字都不知道呢,真是個有趣的人”。然后精致的小臉上綻放出迷人的笑容。

  然而,此時的瞳風正在網吧掃地。網吧是喧鬧的,時不時有人大吼“靠,這游戲沒法玩了,20投吧”更有些人贏得了一局勝利而大吼大叫。瞳風一臉疑惑,表示不解,不就一個游戲么,用得著這樣激動麼,旋即搖了搖頭,掃完地后,瞳風看還有點時間,沒打算立即如餐館做兼職,心想在這看看這游戲也好。

  “嘿,看我這光速QA厲害不,對面根本無能為力,”一個玩的正嗨的光頭學生說道,一旁的人有在行的也是不住的夸獎。只有瞳風不自覺的輕聲說了句“這也能叫光速?真不知道他們怎么想的,這么慢,龜速還差不多”。雖然他說的聲音已經夠小了,但周圍的人大部分都聽見了,詫異的看著他,光頭學生這光速QA絕對是練過的,可在瞳風眼里卻成了龜速,這無疑是打臉了。

  光頭學生聽見這話也是有些動怒,“喂,小子,什么都不懂就別亂說話,禍從口出不知道嗎?”說著點了一根煙叼在嘴里,吐出煙圈。瞳風一臉冷酷地轉身就走。心想,這游戲也挺簡單的嘛。那光頭看到這一幕嘴角不由得咧了咧,心想這小子還挺拽的嘛!旁邊有人見到此景也是故意說道“這小子好拽,根本沒把光頭放在眼里嘛”光頭聽到這話,怒氣大增,“喂,小子,給我回來說清楚,不然今天這事沒完了,我李云還從來沒怕過誰”說著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眾人一聽,紛紛變色“啊?李云,聽說他是道上的人,混得也算中等級別了,叫幾十個人來也是分分鐘的事情啊,就算幾百人也不成問題啊”

  “唉,看來這小子是倒霉咯”“是啊,是啊,一個學生沒事惹他干嘛,這不是沒事找抽嗎?”一些人隨聲附和。瞳風聽到這些話自然知道怎么回事,他知道李云只是想找個面子而已,但以他冷酷的性格,會屈服嗎?很顯然,答案是否定的。

  “喂,小子,你過來給我道個歉,然后我今天就不跟你計較了”光頭這話也是深思熟慮過后才說出的,畢竟瞳風并沒有招惹他,只是他要找一個面子而已,沒必要做的這么絕。瞳風陰沉著臉說道“我并沒有招惹你,有什么錯,為什么要向你道歉”。“我說你有錯你就有錯”光頭本想不費事地找回面子,但現在看來必須要給瞳風一些苦頭了。瞳風沉默不語,他認為此時不必解釋什么。看到瞳風一動不動,光頭火冒三丈,畢竟是混混,脾氣比較暴。只見他從褲兜掏出一根黑漆漆地鐵棍,用力一甩,便長了很多,這是混混們小打小鬧時常用地工具,甩棍。

  “我再問你一句,道還是不道?”光頭發出最后的警告,瞳風任然一動不動,眾人嘩然,“這小子還真以為李云不敢動手嗎?唉,太天真了”聽到周圍的人的議論,瞳風若有所思,李云則更加憤怒了,于是他掄起細細的鐵棍,用力朝瞳風的臉襲去,速度之快,用力之大也就體現在那“呼呼…聲上”,“這一下,恐怕這小子當場昏厥也有可能啊”周圍的人再次感嘆道。

  此時,瞳風抬起了頭,那根鐵棍在他的視線中愈來愈大……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