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6:30:17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行俠仙緣
  4. 第一章 出師

第一章 出師

更新于:2018-03-15 21:38:50 字數:3354

  清晨旭日東升,透著金色的光芒穿過茂密的樹葉,稀稀拉拉的灑在林間的古道上。

  大樹下,一個長相活潑可愛的少年揮舞著手中的長劍挽起朵朵劍花,靈動的身體時而旋轉時而跳躍摸樣有板有眼。

  遠處,一位白發老翁從古道盡頭的木屋里走了出來,一襲白衫配上仙風道骨的摸樣整個人顯得更加出塵。

  他邁著看似緩慢的步子,卻仿佛可以縮地成寸三、兩下就來到了離少年只有半米遠的地方。

  看著少年飄逸的動作老翁微笑著捋了捋自己的胡須。

  “看招!”

  他突然發難。腳尖輕點,拋起旁邊一根細長的樹枝,左手瞬間握住,轉身使出一招《秋風掃落葉》。

  少年早有防備,身體向后一翻。一招“鯉魚打挺”躲了過去。

  “再來。”

  老翁趁少年還未站穩之際,突發奇招。將手上的樹枝分為兩截,如兩條毒蛇同時射向少年。

  少年雙腳剛沾地,兩節樹枝已然近身,現在要躲肯定是來不及了,他索性將長劍往身前一橫,“砰”的一聲,其中一節樹枝被擋了下來。

  不過另一節樹枝卻不偏不倚剛好打在了少年的胸口上。

  “不玩啦….簡直就是欺負人嘛!臭師傅,你既然使這么大力氣打我,哼!”少年吃痛,嘟著嘴反手將長劍插到地上,一邊揉著胸口,一邊大哭大鬧起來。

  老翁以為自己沒有把握好分寸,一下子就慌了神,上前一邊檢查少年有沒有受傷一邊問:“傷著那里了?都是師傅不好,宇兒不哭…師傅明天帶你去鎮上玩好不好呀。”

  “真的嗎?那我要買酥糖,要買泥人,要買……”少年馬上收住了眼淚,伸出手指不停的背著自己喜歡的小玩意。

  “沒問題,只要你喜歡師傅什么都給你買。”老翁抱起少年一臉的溺愛。

  “太好了。”終于雨過天晴,少年破涕為笑!

  他一把抱住老翁狂親起來,殘留的眼淚、鼻涕、外加口水糊了老翁一臉,這樣的攻擊任你武功再高也是抵擋不住。

  少年名叫“肖宇”,聽老翁說肖宇是他早些年游歷江湖的時候在一個懸崖邊上撿到的,因為裹他的襁褓中寫著肖宇二字所以就為他取了這個名字。

  要說到老翁,他在江湖上可是名聲赫赫,自號“叢翁”一身武藝已至化境,有人猜測他老人家只差一步就能窺得天機,超凡入圣!

  不知從什么時候起,叢翁就帶著肖宇隱居至此,這座山雖不高但也算清凈自在沒人打擾。山腳下又有一個小鎮,生活起來也很是方便。

  叢翁說話從不食言,第二天一大早就帶著興奮的肖宇來到了鎮上的集市。

  鎮子雖小,但也熱鬧非凡。街上人頭攢動,吆喝聲叫賣聲絡繹不絕。

  “賣糖葫蘆….糖葫蘆咯。”一個小販從肖宇身邊經過,手里舉著一個大木棒上面插滿了各式各樣的糖葫蘆。

  “師傅,我要,我要嘛…..”肖宇拖住叢翁的衣服眼睛盯著糖葫蘆再也邁不開步子。

  “好..好..好,真拿你這小鬼頭沒辦法。”

  叢翁拿錢買了一個最大最紅的糖葫蘆正要遞給肖宇,突然聽到一聲驚呼。

  “駕….駕…”一個身穿官服的男人快馬加鞭在集市上橫沖直撞,前面一個小姑娘剛好站在馬路中央根本來不急閃躲,這要是被撞上非死即傷。

  路上的行人都為小姑娘捏了一把汗!

  說時遲,那是快。叢翁來不急多想,抄起手中的糖葫蘆隨手一揮。糖葫蘆準確、快速的朝馬的前胸射去。

  一陣人仰馬翻,官差灰頭土臉好不容易從地方爬了起來,拔出隨身攜帶的官刀,氣憤的嚷道:“是那個孫子如此不長眼?連官爺我都敢暗算,有本事就給我站出來。”

  像叢翁這樣的高人那里會和一個小小的官差計較,本打算完事就帶肖宇離開,可是年輕氣盛的肖宇可是把發生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明明是這官差仗勢欺人還敢在此大言不慚,這口氣他可是咽不下去。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你身為官家的人,竟然知法犯法,只要有小爺我在就容不得你這樣的狗官!“肖宇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雖然有些滑稽,但說的句句在理,不卑不吭也讓在場的人深感佩服。

  “你這個乳臭未干的黃毛小子,看來今天不給你點厲害瞧瞧你是不知道馬王爺長幾只眼了!”

  隨著看熱鬧的人群越來越壯大,官差的臉面有些掛不住了,他舉起手中的官刀,狠狠的向肖宇砍去。

  雖然肖宇人雖不大,但怎么著也和叢翁學了幾年本事,這種小嘍啰他又怎么會放在眼里。

  任憑官差使出渾身解數,肖宇都可以輕松躲開,半天也沒碰到肖宇半根汗毛。

  不大一會,累的氣喘噓噓的官差終于停了下來,看著依然嬉皮笑臉的肖宇,他算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了。

  “小子,你給我等著!我家大人馬上就到,哼…到時候要你好看!”官差說完灰溜溜的沖出了人群。

  “嘿….真是沒用,連一個小孩都抓不住。”

  “可不是,我看他的本事也就能留在家帶帶孩子什么的….”

  人群中,議論聲,嘲笑聲,….經久不息。

  感受著眾人投來贊賞.佩服.羨慕的目光,….意氣風發的肖宇心里有些飄飄然起來。

  “好啦..臭小子,你再不走為師可就不等你喏。”不知道什么時候叢翁手里多出來一個大雞腿,一邊說著就要往嘴里送。

  “親愛的師傅…你怎么忍心一個人吃獨食嘛!”馮宇快速擠出人群沖向叢翁。

  額,不對!是沖向叢翁手里的雞腿。

  “師傅,你說這個世界怎么會有那么可惡的混蛋呢?我真想把他們當雞腿一樣全吃光。”肖宇一邊啃著從叢翁手里搶過來的雞腿一邊含糊不清的說著。

  叢翁摸著肖宇的頭,看著遠處落到山巔的日頭,柔聲說道:“宇兒,難得你有這份俠義心腸,好好跟師傅學本事,以后的天下還不是你們這幫孩子的。”

  “師傅你就放心吧,徒兒一定不會給你丟臉的!”馮宇說完又狠狠的咬了一口已經所剩不多的雞腿。

  夕陽下,師徒二人的背影永遠被定格在那一刻。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昔日的少年長大成人,今天是肖宇十八歲的生日。清晨和往常一樣他早早的來到大樹下練起了劍法。

  肖宇那張剛毅的臉龐略帶些許憨厚,頭上插著一枚羊脂玉發簪,身穿一件白色的綢緞衣袍,腰上系著同樣雪白的玉帶,修長的手指緊緊的握著一把精細的長劍,靜如處子,動若脫兔的身影是那樣的瀟灑不凡!

  如今的肖宇深的叢翁真傳,一手的劍法使得出神入化,而且已經把叢翁的成名技《裂天功》練到了第五層。

  叢翁遠遠的看著已經長大成人的肖宇,他的心里五味雜陳。

  兒大不中留,是該放手的時候了!

  “宇兒,別練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有話和你說!”叢翁的聲音在肖宇的耳邊響起。

  屋里,叢翁正襟危坐!

  剛進屋的肖宇就感覺到了叢翁從未有過的嚴肅,還沒來的急開口….

  “宇兒,你過來。”叢翁先打破了沉默。

  雖然不知道為了什么,肖宇還是乖乖的走了過去。

  “十八年了!你應經長大成人,是該出去見見世面的時候了,為師沒有別的東西相贈這本《裂天功》的心法你帶著把!此后你就是以我叢翁徒弟的身份行走江湖,切記不可持強凜弱,壞了我老人家的名聲。”叢翁說完把隨身攜帶的心法給了肖宇。

  肖宇一聽就蒙了,“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師傅!你這是要趕我走嗎?不要,我想一直陪著師傅。”他低著頭根本不接叢翁遞過來的心法。

  叢翁拿起肖宇的手,再次將心法交給了他:“哎,你也知道,師傅都一大把年紀了《裂天功》還一直停留在第八層,十數年來毫無寸進!也該四處游歷一番,說不定會有奇遇。”

  “師傅,你的武功天下間誰人能敵?何必非要突破那虛無縹緲的第九層呢?”

  馮宇見師傅毫不妥協眼淚忍不住涌出了眼眶。

  叢翁從小就疼愛肖宇,那里看的他如此傷心,伸手將肖宇扶了起來。

  “宇兒,你可知道這個世界哪有你想象的那般簡單。或許我在武林中算個人物,可是武林之上呢?”

  “武林之上?”肖宇不解。

  “對,我們只能算的上是武者,真正的強者他們凌駕于我們之上,也就是傳說中的圣人!”

  “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圣人存在嗎?”肖宇一直以為圣人只是傳說中的人物。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別說圣人或許圣人之上還有更高的存在!武無止境,你要好自為之。”

  叢翁說完,拉著肖宇一起走出了木屋。

  “宇兒,男子漢哭哭啼啼的可是不像話,為師答應你,只要你達到圣人的境界,終有一天我們還會相見的。

  叢翁說完就走了,頭也沒回,他的心里不好受,要是讓肖宇看到自己落淚那就太沒面子了。

  離別苦!可是天下那有不散的宴席?想要幼鳥完全的成長起來有的時候只有放手讓他去飛翔。

  肖宇癱坐在地上,他沒有任何的理由去挽留自己的師傅,他是多么想追上去….可是他知道,他不能。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肖宇想通了、也許他餓了、也許其它原因,反正他站了起來,同樣頭也不回的往山下走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