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6:28:43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暗黑破壞神之逆天
  4. 第一章 加入穿越大軍的某人

第一章 加入穿越大軍的某人

更新于:2018-03-18 17:32:20 字數:3095

  某年某月某日,在某地的一棟小別墅內,電腦的顯示器上,激烈的戰斗在進行。

  一名左手握一把透著點點綠色宛如水晶打造而成的單手劍,右手舉著一個緋紅色的方形塔盾,全身銀色重型戰甲,腳踩散發著綠幽幽光芒的信念光環的圣騎士;一名變化成全身雪白,有著尖銳利爪的狼人形態的德魯伊,身旁圍繞著幾匹通身同樣是雪白毛色的狂狼和一條時不時出現在怪物叢中散播一片油綠病毒的長藤;一名身著海藍色輕型鎧甲,雙手持一根火紅色法杖,身體環繞著星星點點冰藍色細小晶體的法師;還有一位渾身灰色輕甲,輕甲外幾枚有刀刃圍繞其旋轉,只能看出一道道難以辨認的移動痕跡,雙手各握一把爪類武器,周圍幾個三角形布滿絲絲電光的陷阱……

  四位職業者組成的小隊,隨手釋放的一個技能,就能輕易收割撲上來的幾只怪物的生命。暴落的裝備和金幣隨處可見,四人撿都懶得撿,毫無停頓的沖到巴爾的老巢,輕而易舉的滅掉這個最終BOSS……

  你信嗎?

  其實,事實是一只菜鳥級的圣騎士加一只菜鳥級的德魯伊再加一只菜鳥級的法師還有一只菜鳥級的刺客組成的菜鳥級小隊被虐的滿屏幕亂跑。

  其實,以暗黑二的分辨率,以上描寫只能成為YY……

  我緊盯著那嘩嘩下降的血量,狂敲著鼠標和鍵盤。“垂死掙扎不能說明你的頑強,只能說明你快掛了。”腦海里突然閃現出這句話,算了,不陪你們玩了。于是滿屏逃跑的我在血量徹底清零之前,明智的把中指伸到主機的關機鍵上,然后輕輕一按。好啦,徹底清靜了。

  是的沒錯,我就是林玄,十八歲,性別男,正在讀高三。暗黑破壞神的瘋狂熱愛者加菜鳥級玩家。也就是剛剛那名差點悲催掉的圣騎士。

  唉,戰網版就是玩不起呀。我起身伸了個懶腰,扭了扭脖子,向屋外走去。

  溫和的陽光灑在臉上,暖洋洋的,我不由瞇起了眼睛。漫步到院子里,找一塊干凈的地方坐下,腦海中想入非非。神啊,把我送到暗黑世界吧!只要隨手丟給我幾件神級裝備就行。到時候讓迪亞波羅給我看門,安達利爾給我做飯,巴爾觸手多,就幫我收拾屋子好了,至于墨菲斯托這個發光體,就安在屋頂上當燈泡吧。我在大腦中YY著。

  突然,旁邊閃過一道黑影,緊接著,這道黑影朝我撲來,我連忙躲開......

  二分鐘后,我已經被那道黑影壓在了身下。努力推開了那個正伸著舌頭舔向自己的頭顱,再把身子抽出來,“靠,比我都重了。”我氣喘吁吁的坐在一旁,一邊撫摸著這只不斷把腦袋拱向自己懷里的白色大狗,一邊抱怨道。這是一只不知是什么品種的狗,雌性,呃,未婚……修長的身軀,一身一塵不染的潔白色較長絨毛

  這也是我唯一的親人了吧!內心不由自主的發出感嘆。

  從記事起,親情兩個字就與我相隔一道不可逾越的深淵。直到我認識了這條名字叫做小椛的狗。當時的一次意外相遇,(小學時一次上學路上,我被它追了三條街……放學后,它一直尾隨我到家,然后從此賴在我家不走了)讓兩個孤獨的生物從此擺脫了孤獨,相互依賴,共同生活。當時的一條普通大小的狗,也長大到現在這樣,站立起來有一人多高。好吧,扯遠了。回到剛才的話題。

  與小椛打鬧了一會,我起身回到屋中。哼哼,剛才戰網版被虐,現在我玩單機版開修改器,看看誰虐誰。重新打開電腦,熟練的打開暗黑2的修改器。選擇人物時,我不知怎么的,突然想到了小椛狼一般的身軀。“反正也好久沒玩德魯伊了,建一個玩玩吧。”這么想著,手上也毫不怠慢,迅速建好一個99級的德魯伊存檔,至于裝備,就用“艾爾多的守衛”套裝這套德魯伊專屬套裝吧。(具體屬性請看作品相關。如果你有興趣看的話^-^)。然后,哼哼,各項屬性全加滿,技能全二十級。

  逆天吧,少年!

  好吧,我又中二了。

  人物建好后,保存進入游戲。可是,印象中的開頭短片和音樂都沒有出現,有的,只是一片寂靜和掛在墻上的鐘表的滴滴答答的聲音,其余的毫無反應。“軟件出問題了嗎?”我小聲的自言自語道。幾分鐘后,還是沒有反應。“可能是死機了”我這樣想著,按了一下重啟按鈕,指示燈暗了下去,不一會又重新亮了起來。

  “果然是死機了,嚇了我一跳。”我松了一口氣。可是望著越發暗紅的屏幕,心情又凝重起來。突然,眼前一暗,我感到身體像突然掉進水中一樣沉沉浮浮,已經完全變成暗紅色的電腦屏幕上,所有的暗紅色突然在同一時間向屏幕的中點匯去,然后一瞬間沖出了屏幕,化作一束暗紅色光芒。最后映入我眼簾的是一座一人高的、摻雜著絲絲金色電光的血紅色能量門,然后我就失去了知覺。

  當意識重新回歸軀體,我緩緩睜開眼睛,看到的是一片灰暗的天空,陰云密布,不時閃過一道慘白色的光芒“陰天嗎?”用手支撐著坐起來,我迷迷糊糊的想。“不對!”突然感覺到地面的手感不對,原本應該是光潔的大理石地面,卻變成了略濕的草地,空氣中也明顯帶有雨后泥土的氣息。晃晃悠悠的站起來,習慣性的想拍一下身上的土,剛一碰到衣服,我不由呆住了。被水汽沾的略濕的衣服,并不是我玩游戲時穿的那身T-shirt加短褲,而是一身像是用某種動物的毛皮做成的皮衣,左肩處還有一塊皮毛,摸起來手感不錯……我靠,我在想什么?

  我趕緊向周圍看去。透過淡淡的霧氣,我清晰明了的看到我正位于一片草原上。“哦,原來是做夢啊。”露出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我重新躺在了地下,趕緊醒來吧,我心中默念。五分鐘過去了,毫無反應。“怎么會有這么真實的夢啊!上帝你TM在逗我!”霧氣籠罩的草原上,傳來了某人的怒吼聲。

  這不是夢,我真的穿越了。我目光呆滯的想。“我該怎么辦?”我對自己不停說道。不久,我慢慢站了起來,無頭蒼蠅似的在周圍一小圈地方瞎轉,卻又不敢離開太遠。就這樣,幾個小時后,我就再也走不動了,只得坐下來休息一會。“不行,不能這樣坐以待斃,得先找到一個人類。”想清楚了的我靜靜坐在原地恢復著體力。過了一會,感到體力恢復的差不多了,我便站起來,同時手中緊緊攥住一塊拳頭大的石頭,警惕的向遠處走去。從很小的時候開始,我就已經算是獨立生活了。一些基本的自我保護意識我還是具備的。

  走了大約有十分鐘,我隱隱約約聽到像是說話的聲音。我趕緊跑了過去。輕輕撥開擋在眼前的灌木,我看到了永生難忘的一幕,手中的石頭不覺中已滑落。一群,大約有十幾只的怪物正聚集在一起。這些怪物個頭矮小,皮膚鮮紅,面目猙獰,左手挽著一個金屬或木質的盾牌,右手握著一把刀或是一根帶刺的木棍,被圍在中央的是一只身材略微高瘦的怪物,佝僂著身子,外貌和其他的怪物差不多,只是打扮不同。如果說其他的像是戰士,那么這只怪物的打扮更像是巫師。左手持一面鬼頭幡,右手握一把短小而鋒利的尖刀。

  這是**魔和**魔巫師!這里是暗黑破壞神的世界!我來到了暗黑破壞神的世界!

  轟的一聲,我感覺大腦一片空白,如同電腦短路似的。明明只是一個普通的幻想,這就像有一天你突發奇想,想象豬在天上飛,然后第二天起來發現你頭頂上有一只豬在扇著翅膀亂飛一樣,如此荒謬的事,現在卻變成了真的。

  我該怎么辦啊!隨隨便便一只**魔都能輕易殺了我呀。這可不是游戲那么簡單,死了還能讀檔,在這里死了可就是真的死了。“上帝你就別逗我了吧!”我在心中悲喊著。

  命運就是會捉弄人,碰巧一只**魔向這邊走來,聽到了石頭落地的一聲悶響,邊警覺的過來查看,結果正好看到了藏在灌木叢中的我,嘎嘎怪叫著向我沖來,這個舉動,引得所有的**魔都沖向了我。“完了”我心里想到。然后......跑啊!

  于是,就出現了如此壯觀的一幕。一個人類在前面跑,十幾只**魔在后面追,還不時有幾個火球落到人類剛剛的落腳處。

  幾圈下來,我的腿腳開始越發沉重,呼吸也越來越急促。“到極限了嗎?那就這樣吧。可惡的上帝,看我不去天堂爆掉你的菊花。”視野越來越暗,我再次暈了過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