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4:21:0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末法時代的佛修
  4. 第一章 張強

第一章 張強

更新于:2018-03-17 18:34:52 字數:3141

字體: 字號:
末法時代的佛修目錄
共2章
  “各位旅客你們好,本次列車已到達終點站浦江站,請帶好您的隨身物品按次序下車。。。”

  張強起身離開了餐車,站在車廂聯結處,等待列車停穩。踏上站臺一股熱浪撲面而來,看著一張張或興奮,或疲憊,或新奇,或喜悅的面孔涌下列車向著出站口再次匯聚,張強很想抽上一口煙緩解一下胸中的憋悶,窩在車上六天,感覺自己都快發霉了,然而穿著制服當著這么多旅客的面實在不雅,按下這個念頭,張強起身向著車頭走去,那里檢車們正忙碌著準備卸下機頭,換個機頭將車體拉進車庫,張強和檢車打了個招呼又再次踏上了列車在車廂里從頭到尾在巡視一遍。

  旅客們已經走完了,車廂里是忙著收拾垃圾的保潔員們,張強主要就是看一看有沒有粗心大意的旅客拉下了行李,現在不像以前了,人們把利益看的都比較重,總有些人不是很愿意拾金不昧,巡視完車廂果然發現了一個旅客拉下的拉桿箱,張強把行李箱拉到餐車,喊來車長,打開執法記錄儀,戴上手套,小心翼翼的打開了拉桿箱,可惜沒有身份信息和聯系方式,便讓車長登記了下里面的物品開客運記錄交了站,旅客會不會回來找,張強就不知道了,因為現在好多旅客并不知道行李在車上不見了可以找鐵路公安報警也可以聯系車站失物招領處,張強清晰的記得有一次帶一個馬大哈旅客去失物招領處認領行李看到了一大堆估計被主人遺忘了很久的行李。

  散給車長一根煙,點上,問到:“哥,晚上有空一起吃飯嗎?”

  車長郁悶的深吸了一口,說:”今天要進庫看車呢,等明天出乘的車長來接車才正式下班。“

  ”好吧,下次再約咯,明天我回老家了。”

  “好的,下次再宰你。”

  “走了,再會。”

  “再會”張強背上背包,帶上警帽,緊了緊八件套武裝帶往乘警支隊走去,不遠,就在1站臺,張強他們停在12站臺,回到單位,先在單位填了返乘簽到單,將裝備交給槍庫值班的老師傅,再在裝備單上簽好字,問了一下單位最近的情況得知最近沒什么大事,也沒什么大活動然后去了自己所在的大隊,大隊長汪洋不在,最近浦江開往京都的普速列車盜竊案頻發,大隊長帶了幾個小兄弟蹲車廂抓現行去了,張強給教導員楊彪說了一下這班出乘的情況,總體平穩,就是西都和蘭都最近站臺上不太平,有團伙趁旅客上下車擁擠伺機行竊,張強驅趕了好幾個形跡可疑的人,沒旅客丟東西,這條信息張強已經在微信群里說過了,提醒其他還在線路上的兄弟注意了,回來主要是詳細給領導匯報一下。匯報完畢,散了根煙給教導員,自己點了一根,張強向教導員表示這班休息期間想回趟老家,教導員翻了翻交路表,看了一下張強下班的出乘時間是三天后,點點頭同意了,說了些注意安全,好好休息,記住按時回來出乘之類的,張強放下煙,立了個正,敬個禮說:”收到,保證完成任務。“教導員楊彪沒好氣的笑罵一句沒個正形,趕緊回去洗個澡吧,都餿了。張強笑嘻嘻的走了,能回家,還是很開心的,已經一個多月沒回去了吶。

  去更衣室換了便裝,其實就是脫下了夏執勤襯衣換上了一件短袖T恤,張強背著包乘上地鐵去了租住的地方。如果你在地鐵上看到縮在角落里,身上有股說不清道不明味道,下半身穿著正裝,皮鞋,上半身短袖T恤的人,那么他很有可能就是剛剛出乘回來的鐵路人或者要出乘的鐵路人。到了租住的地方,洗了一把澡,把臟衣服扔進了洗衣機,張強出門覓食去了,十二點多到的浦江站,由于租的地方有點遠,現在已經兩點多了,張強早就餓了。吃了飯回來把洗好的衣服晾好,張強悶頭就睡。

  睡到大概五點多,張強爬了起來,收拾收拾去了離租住地大概兩個站頭的地方,那個地方有回老家的大巴路過,路上張強給司機打了個電話,讓司機給他留了個位子,這種大巴是正規運營的大巴,如果在車站買票,從浦江到江城需要100塊,如果按司機給的名片給司機打電話不從只需要70塊,而且不用從車站走,只要大巴車路過的地方都可以上車,工資不多,所以張強很樂意給司機打電話。上了車,張強找了個位子坐了下來,由于不是周末,人不是很多,位子還是很空余的。鐵路人的生活,尤其是跟車跑的工種很是好玩,像乘警,客運,檢車,別人放假,我們上班,別人上班,我們放假。所以節假日期間,各位有鐵路小伙伴的朋友你們仔細想一想,是不是很難把你的鐵路小伙伴約出來,不是他們不給你們面子,是他們真的在上班,你在家里給他打電話,接電話的他不知道在祖國的哪片土地上跑著呢!

  車上,張強打開支付寶,余額寶里靜靜的躺著4000塊大洋,這個月由于暑運總是在上班,六天休一天,六天休兩天,六天休一天,三天休一天,六天,然后這次休三天,休息日又由于太累總是在睡覺,都沒時間花錢,唯一花的就是買煙吃飯的錢,有心的朋友注意觀察一下就會發現,跑車的鐵路人大部分抽的都是利群,以前十三,現在十四的那種,不是八毫克的,因為利群勁大,實惠,最是提神,熬夜值班和濃茶最配,當然年紀大點或者餐車里的工作人員抽的會好點,因為他們收入高,逢年過節我們也會改善一下,拿包硬中散散,討個好彩頭。這個月又不用交房租,房租是三個月一交,一個月1000塊,一個單間,所以這個月4475塊的工資張強基本都存下來了,回去交給父母,家里的債務又減少了4000塊。

  張強的家境不算很好,但也不算太差,父母是農民,農閑時期在門口打打短工什么的,在農村普遍不重視教育,小伙伴們讀到初中紛紛出去打工掙錢的環境下,張強的父母愣是咬著牙把兩個兒子供上了大學,雖然欠了一屁股的債,但是兩個兒子工作后,家里條件就有了很大改觀,沒錯,張強還有個弟弟,張宏,現在在家里一個鎮上的供電所工作,可惜是個農電工不是正式的,工資只有2000來塊,可是張強的父母很開心呀,因為兩個兒子畢竟吃上了皇糧,也是鐵飯碗了吶,村里的那些孩子雖然工資很高,但是也是很辛苦,兩個兒子雖然工作也很辛苦,但是趕不上他們在制衣廠里沒日沒夜的辛苦吶,而且兒子們這工作是旱澇保收啊。所以,這個債背的值,但是張強不是這么想的,說起來張強也是很順的一路走過來,大學跌跌撞撞進了一所211大學,雖然是邊疆的,大學畢業簽工作,邊疆電力公司,準備留疆了,張媽不愿意了,因為太遠了,而且在張媽眼里,邊疆是啥地方啊,沙漠,一片大沙漠,兒子留那干嘛?吃沙子咩?正好新聞聯播上放著國考開始報名了,一個電話刷過去,張強老老實實的聽媽媽的話,報了名,一次就考上了浦江鐵路公安局,成了一名鐵路警察,沒辦法,國考中,工科只有鐵路公安系統和海關,邊檢系統可以報,好死不死的是張強的專業電氣工程及其自動化只有鐵路公安系統可以報考,所以張強有時候會惡意的猜想,是不是文科生不好找工作,所以國考都緊著他們招啊,就怕他們失業,無業,然后用筆桿子和嘴皮子各種倒是非,擾亂祖國安定團結的大好局面,嘿嘿嘿,這樣默默地給文科生潑下臟水還是挺好玩的。經過三個月的培訓,張強被分到了浦江乘警支隊,成了千千萬萬在列車上的執法人員中的一員,說起來大家都不信,張強自己到現在都不信,,然而事實就是以前自己嘴里吃拿卡要,待遇豐厚的警察同志,會這么辛苦,工資還只有4475塊,再看看浦江的房價,額,算了,兩眼淚汪汪。不過這個工資在浦江不算啥,在江城算是中上啦,所以張強的打算就是把家里的債還了,回江城買個房結婚生子算了,浦江居之大不易,不是我等凡人能站穩腳跟的。

  三個多小時后,車子緩緩的駛下了高速,張強下了車,弟弟已經靠著電瓶車在那等他了,招呼哥哥上了車,就往村里騎去。回到家,張媽招呼大兒子坐下,去下面條,張爸甩了根煙給張強問這次在家呆幾天,得知兩天后,有點小失落,因為第三天晚上就要出乘了,所以張強只能在家呆兩天。稀里嘩啦吃完面條,把4000塊轉到了張爸的卡里,聊了一會天就上去睡覺了,臨睡前,張媽說明天是初一,說給張強許過愿了,要張強明天一早陪她去趟村里的廟讓菩薩看看,張強也沒問是什么愿,應了下來,洗洗就睡了。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末法時代的佛修目錄
共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