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5 20:07:52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鐵馬縱橫
  4. 第三章:與狼共舞

第三章:與狼共舞

更新于:2018-03-14 17:25:17 字數:5499

字體: 字號:
  天空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開始昏暗了下來,現在時間還早,在加上漫天的烏云,可能是暴雨馬上就要來臨了,但這根本不是白起現在所關心的!

  雖然野狼幾乎是在雙眼接觸的第一個瞬間,就激發了白起作為動物的求生本能,但是他也在這一刻展現出了自己作為軍校精英的不同之處,那就是極為強大的克制力和警惕性。

  白起渾身紋絲不動,可是雙眼卻警惕的掃視了一圈四周,狼是群居動物,捕食也不會獨自行動,而四周傳出的樹枝被折斷的‘噼啪’聲也證實了他的想法。

  “哼……”濕熱的空氣從狼的鼻尖噴涌了出來,白起的身體依然紋絲未動。

  “三,四……七頭!”周圍的殺氣濃得令白起渾身冷汗直冒,嘀咕了一聲,白起吞咽了一口唾沫。輕微的‘嗡嗡’聲傳來,那是他裝甲的引擎運轉驅動的聲音。

  “一噸左右……應該夠了。”

  這個一噸指的是裝甲的出力,裝甲的出力不同于白起自己的身體素質,由齒輪和機械施加的額外的力量將會讓白起在戰斗中更容易壓制住對手,而并沒有將出力調到極限則是為了規避可能將手中的武器捏壞的情況。

  “嗷唔!”狼嚎聲幾乎震破了白起的耳膜,眼前一道黑影一閃而逝,速度快的讓他根本沒有絲毫猶豫的機會,白起幾乎只能依靠本能迅速的朝著一側飛撲躲閃了過去。

  “呲!!!”劇烈的金屬摩擦的嘶鳴聲和迸裂的火花充斥了白起的視線,全身的裝甲閃出一道金色的亮光令白起驚訝不已,只有當裝甲受到超負荷的損傷,產生破損的時候裝甲才回綻放出金光表示危險。

  看著自己腿部裝甲上觸目驚心的三道爪痕,以及那頭渾身被肉眼可見的氣流所包裹住的巨大野狼,白起完全傻眼了。

  “這******是什么鬼?!”白起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腿上的裝甲護具和面前的野狼,質問聲破口而出。

  自己身上這套裝甲的質地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即使是被狙擊槍的子彈當胸命中也只不過是留下幾個凹痕而已啊。摸了摸自己大腿上的裝甲,這足有一公分深的傷痕竟然是被這頭野獸的利爪弄出來的!

  在白起的認知里,根本就沒有任何生物可以對自己身上的這套盔甲造成如此明顯的傷害!

  巨狼原本綠光閃爍的雙眼突然染上了一抹鮮紅的血光,毋庸置疑那是憤怒的意思,它的目光中帶著那種強者受到挑釁后,急于想要將對方置于死地而后快的興奮眼神。

  圍繞在巨狼周身的氣流瞬間又增強了幾分,就連它周圍的雜草都被這股勁風給吹的搖擺不止,這種根本無法用科學來解釋的力量瞬間就將白起的反抗意志碾壓到了低谷。

  “嗷唔,嗷嗷!”幾聲狼嚎從白起的四周響起,之前埋伏在周圍的野狼有計劃一般的全都在同一時間朝著白起飛撲了過去。

  白起的體溫瞬間降到了冰點,四面八方傳來的死亡氣息令他感到眼前發黑,作為動物本能的恐懼令他猶如沉默的羔羊一般,在黑暗的吞噬下只能坐以待斃。

  這個世界上有三種人:羊,狼,和牧羊犬。

  有些人不相信這個世界上存在邪惡,而當這股黑暗降臨到他們的頭上時他們無法自保,這種人是‘羊’。

  還有捕食者,利用暴力和強勢將陰霾帶給別人,他們是‘狼’。

  然后還有那些,被賦予了勇敢和侵略性,可以在黑暗中挺身而出,給與他人保護的人,這種人生來就是為了對抗狼,他們就是‘牧羊犬’。

  “而我們家絕對不會養羊,我們家只有牧羊犬,你們聽明白了么!”

  “明白!”白起和坐在他邊上的妹妹白文月同時大聲的回應道。

  “怎么聲音那么小?回答我,你們是什么?!”面對父親暴怒的質問,白起面色抽搐的用最大的力氣怒喝道:

  “老子可不是懦弱的羊,老子是******牧羊犬!”

  ‘轟隆’一聲,驚天的閃電劃破天空,標志著一場血戰的開始!

  白起咬緊牙關,左手緊握成拳,猶如山崩地裂般的一拳砸向地面,一道金色的球體從他的裝甲上擴散開來,形成了一個由許多六角形方塊組成的金色護盾。

  群狼的尖牙利爪與白起的光盾互相碰撞,試作品的光盾一觸即破,但是反震卻將六頭狼全都震了開來,給與了白起反擊的空間和時間。

  被震開了的狼群憤怒的嘶吼著調轉矛頭,再度蜂擁而上,敏銳的動態視力為白起提供了細微的反擊機會。

  白起一伸手直接握住了一馬當先沖上來的野狼的下顎骨,另一只手中緊握著的匕首干凈利落的從嘴里灌進了野狼的頭顱,鮮血泊泊的從巨狼的頭頂和嘴里流了出來,野狼則瞬間癱軟了下來。

  “第一頭!”白起面色猙獰的看著面前的狼群,一甩手丟掉了野狼的尸體。

  同伴的尸體一動不動的散發著死寂的氣息,狼群震怒不已,嘶吼著的群狼殺氣騰騰的朝著白起一擁而上,不留下任何一絲喘息的空間。

  白起手中的匕首直接被他丟了出去,銳利非常的匕首毫無阻攔的刺入了第一頭狼的身體,帶出一抹血霧后刺在了后面的樹干上。

  “第二頭!”

  白起一手緊握成拳,直接迎頭打向了另一頭野狼的眉心位置,在超過一噸的巨大力量碾壓下,野狼的腦袋毫無懸念的被打成了一團血肉模糊的血球,腦漿飛濺的到處都是。

  “第三頭!”

  白起不加停留地躲閃開了兩頭野狼的飛撲,直接碰上了沖上來的第六頭野狼。白起一手握住它的下顎骨,一手握住它的上顎,‘咔吧’一聲骨骼錯位的巨響,這頭狼綿軟的倒在了地上,一張狼嘴血霧彌漫,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大開著,點點的骨髓從已經被捏碎了的顎骨中流出來,死相甚慘。

  “第四頭了!”白起瞥了一眼站在遠處的那頭巨狼,它似乎還沒有要參戰的動向。

  “糟了!”白起暗叫一聲不好,僅僅只是一瞬間的轉移視線,眼前僅剩的兩頭狼已經雙管齊下,從自己身體的兩個方向同時沖了過來,時機配合的恰到好處!

  “嗚嗚!嗚嗚嗚……”白起半蹲在地上,躲開了兩頭狼的血盆大口,而高舉著的雙手更是同時掐住了兩頭狼的脖頸,一噸重的強大出力讓兩頭狼在白起的鉗制下毫無反抗的余地,只能發出嗚咽的呻吟。失去空氣使得它們的眼珠暴起,白起也不想讓它們承受太多痛苦,手指一發力,便捏斷了它們的頸椎。

  “只剩你了,我不管你是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給老子去死就對了!”白起也不管眼前這頭明顯和其他野狼不同的巨狼能不能聽得懂他說的,直接撂下了狠話。

  那頭巨狼似乎也被白起在轉眼間就解決掉它的六個同類而感到錯愕,面對白起一臉兇神惡煞的表情,巨狼壓低前半身虎視眈眈的看著面前的獵物憤怒的從鼻腔里噴出灼熱的氣息。

  “嗷!”示威的吼聲響起,白起的耳中剛反射出耳鳴,眼前的巨狼已經沒有了蹤影!

  “鐺!”一聲巨響,白起毫無反應的余地,直接被擊飛了出去,猛烈的沖擊伴隨著木頭爆炸的聲響,總算是停了下來。

  “嗚……咳咳!”捂著受到沖擊的胸口,白起踉蹌著剛想站起來,突然胸口一痛直接前撲,跪倒在地,大口的鮮血‘噗’一聲嘔了出來。

  身體在裝甲的保護下并沒有受什么外傷,但是內臟受到沖擊之后估計已經移位了吧……內出血什么的已經很明顯了!

  強壓下胸中那股上涌的氣血,白起背靠著被撞塌了一半的樹桿緩緩地站了起來。

  完成了攻擊,從黑影中顯出身形的巨狼不屑的看著面前凄慘的獵物,肆意的在白起的周圍游走著,享受著狩獵后玩弄獵物的樂趣。

  “呸!”含著一口血,白起幾乎是使出了吃奶得勁,朝著面前的巨狼噴了過去。

  巨狼顯然沒想到眼前已經失去了反抗能力的獵物還能如此挑釁自己,它完全沒有反應過來,愣是讓白起吐出的一口血給噴到了臉上。

  “嗷!!!”巨狼雙目圓睜,淅淅瀝瀝的口水從它因為憤怒而抽搐著的嘴角流了下來。大吼了一聲,巨狼直接閃身到了他的面前,一只大掌高高舉起帶著,一擊必殺的氣勢向著白起拍了下去。

  “******!”白起低吼一聲,拼盡全力扭動脖頸閃開了致命的一擊,巨狼強勁的大掌像是巨石一般擊中了自己的肩膀,‘咔吧’一聲悶響,脫臼的感覺瞬間令白起原本慘白的臉色黑的駭人。

  白起的身體因為超負荷的疼痛而顫抖著,但是他還是穩穩站住了腳步。

  “你這條畜牲!”白起吐出一口唾沫,強勁的腰腹力量帶動著左臂彎曲到極限,勢大力沉的一拳猛地擊中了巨狼的腹部,直接將他揍飛了出去。

  一擊得手,白起背上的推進器發出陣陣引擎的轟鳴聲,強大的推進力讓白起迅速沖到了巨狼的面前。

  巨狼被擊飛之后一個漂亮的翻身,四足死死的抓住地面,止住了沖擊。巨狼的前肢猶如炮架般伸的筆直,巨狼深吸一口氣,一股肉眼可見的氣流匯集成的風團在巨狼的口中盤旋,看起來異常危險。

  “咻!”風團從巨狼的口中射出,白起的耳朵被震得生疼,周圍的空氣都被這道風團震得扭曲了起來,風團所過之處,地上的淤泥飛濺,地面生生被這團空氣的沖擊帶出了一個半圓形的凹槽。

  風團帶著強烈沖擊撞上了白起身后的一棵巨樹,粗壯的大樹就像掉進了切割機一樣,頃刻間被轟成了木屑。

  下意識閃開攻擊的白起錯愕的看著那一團氣體造成的殺傷,一時間竟然忘記了動作。

  巨狼大嘴一閉,閃電般沖上來,死死咬住白起的肩膀向邊上一甩,白起毫無防備之下,整個人直接被巨狼丟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濺了一身泥漿。

  巨狼四足直挺挺的杵在地上,低垂著腦袋,周圍被一股氣浪包圍了起來,就像武俠小說里絕頂高手的護身罡氣一樣。

  “嗷唔!”巨狼昂首發出一聲狼嘯,周身原本模糊的氣浪頃刻間變成了颶風,盤旋在巨狼的四周,變成一片死亡旋窩。

  白起剛站起身,巨狼已經以雷霆萬鈞之勢沖了上來,它雙爪攀住白起的肩膀,血盆大口散發著令人作嘔的腥臭,被白起的雙手死死的抓住。

  它身邊的颶風宛如千百把利刃劈砍在白起的身上,裝甲不斷釋放出金色的警示光,在颶風旋窩的摧殘下發出刺耳的嘶鳴和刺眼的火花。

  白起的臉龐不斷的被颶風旋窩割出一道道傷口,疼痛與羞辱的雙重攻擊令白起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

  “喝啊!”白起大喝一聲,雙手緊緊環抱住了巨狼猛地一躍。背上的推進器帶著白起直竄上十幾米左右的高度,白起這一下直接把巨狼給嚇懵逼了。

  白起借著巨狼傻眼的時機,將它頭朝下死死抱住,宛如流星一般墜向了地面。

  白起這招‘人肉流星’直接將巨狼倒栽蔥插在了地上,而他本人也因為落地時的沖擊而渾身疼痛,跌坐在了邊上。

  巨狼‘砰’的一聲倒了下來,四只腳顫抖著,費力的將自己的頭從地里拔了出來,它搖搖晃晃的站在白起的面前,一臉腎虛的腿都軟了的樣子。

  “你******,為什么就不能給老子去死?!”白起吃力的從地上站了起來,對著巨狼憤怒的嘶吼道。

  白起手里緊攥著撿回來的匕首,一步一步,踏著被雨水澆的稀爛的泥土向著巨狼走去,手中匕首高舉過頭,沖著巨狼刺了下去。

  巨狼也已是強弩之末,無法動彈的它憑空召喚出一股旋風護住了自己的身體,與白起的利刃抗衡。

  白起即使攻擊寸步難進也絲毫不退讓,旋風和刀刃相撞,傳來電鋸互切一般刺耳的金屬摩擦聲。

  這股護體旋風隨著時間的推移擴散范圍越來越大,白起因為一直在戰斗,已經顯得有些后繼無力,手中的匕首竟然被旋風一點一點的逼退了回來。

  白起知道自己支撐不了多久,于是下了狠心打算來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他突如其來的將手縮了回來,將自己的身體毫無保留的陷入了旋風之中。白起渾身的裝甲雖然沒有受損,但是卻不斷的冒起金光,在旋風中嚎叫。

  白起沒有頭盔保護的頭部成為了最慘的地方,鮮血沒有絲毫停滯的流出,脆弱的皮膚被旋風吹掉了一層又一層,直至露出下面堅硬的頭骨。

  巨狼使出這一招旋風護體后只能站在原地無法動彈,白起一步一個腳印,用血和汗化作道路來到了巨狼的面前。他完全放棄了保護,伸出手,在旋風中顫抖的向著巨狼伸去。

  “摸到了!”白起面目全非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喜悅,身體一斜,為身后隱藏的左手讓出了空間。匕首一個上挑劃過了巨狼最脆弱的部位之一:咽喉!

  一道血霧‘噗’的一聲噴灑在了空中,被巨狼周身的那股旋風鼓吹的到處都是,仿佛下起了一場血雨。

  ‘中了!’巨狼的嗚咽聲響起,白起虛弱一笑,強弩之末的他一腳將巨狼踹翻在地。白起的一只眼睛在旋風中化為了泡沫晶體,臉上經過藥物強化的皮膚和肌肉也化為了血沫,森森白骨裸露在外承受著大雨。

  “呼……嗷,呼……”巨狼的呼吸帶著‘嘶嘶’的聲響,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會發現巨狼的脖頸處有一道明顯的刀傷,氣管的破裂導致巨狼呼吸的時候發出了那種蛇吐信一般的聲音。

  巨狼顫抖著前肢想要從地上爬起來,在它的腹部有一道明顯的凹痕,就是剛才足足有一噸重量的一腳直接踢碎了它的骨頭和內臟。白起雖然肉體已經達到了強弩之末,但是裝甲的機械出力卻還是有一噸的。

  鮮血如泉涌從巨狼的喉頭冒出,但是它還是露出了兇狠的眼神看著面前的對手。白起的獨眼冷冰冰的俯視著巨狼,白起高高的舉起手中的利刃,冰冷的金屬反射著閃電的光芒,劃出一道銀月。

  “……滴,滴滴……滴滴……”淅淅瀝瀝的雨點不斷的落在了地上,將周圍的血跡漸漸的沖淡,雨水打濕了群狼尸體的皮毛,也打濕了白起眼前的劉海,讓他眼中的一汪鮮血淡了不少。

  “我的……眼睛……”被雨水打濕了的雙唇微微的一張一合,白起的體力已經降到了低谷,身體的疲勞和精神上的虛弱令他連痛呼聲都喊不出來,只能沉默著承受失去了一只眼睛的事實。

  視野內滿是血紅的景象,雨水滴落在臉頰上冷冰冰的,但是他卻什么都做不了。自己可能就要陷入休克狀態,然后變成野獸口中的食物了吧?也可能因為失血過多而讓體溫降低,最后凍死在這座荒島上……

  悉悉索索的聲音傳了過來,白起因為倒在了地上所以可以更加明顯的感覺到來自地面的震動,以這個震動幅度和腳步聲來說,應該是個大猩猩一類的家伙……

  白起認命的閉上了雙眼,沉重的身體令他現在就算是面對一個剛出生的小屁孩都可能被一拳擼翻,他現在甚至有些慶幸自己馬上就要休克了,至少這樣就不用承受太多的疼痛。

  “這里怎么有個綠油油的家伙?”甜美的女聲從身后傳了出來,白起的心里瞬間就像是注入了一股清泉一樣渾身一顫,求生的希望在轉眼間就充斥了他的思想,遺憾的是過度的疲勞已經毫不留情的將他拽入了黑暗之中。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