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18:5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灸武
  4. 第一卷 出征

第一卷 出征

更新于:2018-03-17 17:22:11 字數:2253

字體: 字號:
  “各位,今天召集各獨門戰武聯盟會分區的會長來就是要討論一下關于被暗殺的獨門戰武總區聯盟會會長的事,大家都有什么看法?”發話的正是獨門戰武總區聯盟會的盟主,掌管所有獨門戰武聯盟。“盟主!”發言人是冥,獨門戰武總區聯盟會的副會長,雖然他的戰斗力遠遠超過了總區會長,但是由于某些原因,他只能擔任副會長一職。“會不會是魔龍他們有蠢蠢欲動了?”“不可能,他還在負傷階段,他的手下根本傷不了總區會長。"盟主雖然這么說,但是看到眼神漂浮不定的盟主,大家心里都有數了。

  會議結束,冥被留了下來。“盟主,是不是有什么疑點?難道真的是魔龍?”“冥,你說的對,具體原因我還在調查,可是你知道為什么我不選擇你作為總區會長么?”這個疑惑了冥數年的問題,他又何嘗知道?“盟主,我…不知道,還請盟主明示!”“唉!”盟主背過手,仰望著天空,慢慢的從口中擠出三個字。“危險啦!”

  “副會長,盟主和你說了什么?”和冥并走的就是獨門戰武總區聯合會的首席戰斗隊的隊長,炎。十四歲便可以擊退魔龍身邊的第三把手魍魎。“炎,你說做總區會長會有什么危險?”炎想了又想,能有什么危險呢?實在想不出來,便請示了冥。“呵呵,那是因為魔龍啊!”“什么?”炎的吃驚不是不再理,畢竟很多年沒聽到過這兩個字了,可是為什么因為魔龍會長就危險?按道理來說魔龍如果真的攻過來,那不是全民危險么?炎看著冥遠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心,你可以陪我去買那只可愛的小熊熊么?”敏拉著心,一直搖晃著,無非又是看上了什么新款玩具熊。“嘿,風,別一直苦著個臉,和哥們去玩玩?”喊風去玩的是凌和飛,喜好很特別,到處逛,到處玩,具體喜歡玩什么我想至今無人能解釋吧!這些都是總區首席戰斗隊灸武戰隊的成員。風是副隊長,一副冰冷冷的樣子,好像對任何事物都不感興趣。至于凌,飛,心,敏,都是分隊的小隊長。炎緩緩的走向灸武戰隊總部,老遠就聽到一群人嬉鬧聲。哎,大家都呆久了是該活動活動了!"炎隊!”大家看到炎走進來,都紛紛站了起來。“還這么客氣,都坐吧,以后都叫我炎好了。”“是!”大家異口同聲后都會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今天叫你們來是為了會長的事”“會長?他不是發病死了么?”“呵,那只是盟主對外的借口,其實會長的死很可能和魔龍有關。”“魔…魔龍?他不是戰死了么?”“哪能啊!他只是負傷而已,他可是個狠角色啊!”“那炎,盟主是準備讓我們攻過去?”“不,我想盟主會啟動總區所有的戰隊進行戒備,備戰,以及搜索!畢竟想來我們總區殺人的魔可是很難的,所以我推理總區有魔龍安插的人手,這些人不除掉不知道又有多少人還會受害!”“那你的決定是…”“不錯,打開灸武的所有成員以及他們被封的戰斗力,隨時準備戰斗!”“是!”

  第二天,在總區又開了一次獨門戰武聯盟會分區的會長的會議,這次會議南邊分區的會長缺席了。“各位,據可靠消息,魔龍最近的確蠢蠢欲動了,南邊分區已經遭到攻擊,傷亡慘重,”“盟主,那我們要開站么?”發話的是獨門戰武聯盟總區附屬區的炫武戰隊隊長,寒,它是一個被風還冷還酷的人,唯獨對炎不會冷不會酷,所以人們常認為他們是情侶,事實上是寒喜歡炎,炎只是當她是妹妹而已。“寒,不必著急,雖然南邊分區找到攻擊,但是魔龍卻沒有出手,你說他首先有能力打上南邊分區戰隊隊長洛?”“這…那盟主的意思是?”“呵呵,”盟主干笑兩聲便壞壞的看著炎,說實話,炎被看得渾身不自在,低下頭回避盟主的眼神,盟主見炎半天沒反應只好直說“炎,你的意見呢?”“盟主,我知道,我馬上帶著人去支援!”盟主高興的拍著桌子“好,年輕人有膽識,既然你執意要去我也就不攔你,不過不準帶成員,不過批準你帶你戰隊副隊長和分隊小隊長一起去!”什么叫我執意要去,你那眼神擺明要拖我下水。“盟主,寒請求出征!”寒下意識看了下炎,盟主就到此情形,還能說什么“恩,有句話說得好,寧愿陪夫戰,不可每夜思,那就寒一起去吧!”這話說出來炎就不高興了,但是會議上有不好說什么,只好逼著!

  會議結束后,炎來到盟主辦公室,找盟主說理去了!“盟主啊,你干嘛人多事多的說我和寒是…是…”“夫妻關系!”“對對對,就是這樣,我一直幫寒當成妹妹,她一直幫我當成哥哥,你這樣一說豈不是讓我難堪么?”“好了,不會有下次了,對了,還有件事提醒你。”“什么事?”“還記得我說過的南邊分區的事么?既然魔龍沒出手洛就負傷了,可見魔龍訓練出來了三魔戰士,”“三魔戰士?”“不錯,三魔戰士的戰力極高,所以你去要千萬小心,如果真是三魔戰士要立即向我匯報,千萬別亂來!”“恩,我知道了,那盟主我先下去了,記住答應我的話!”“知道了,婆婆媽媽的!”

  “寒,你怎么會請征?在總區不是好好的嘛!”寒放下了冰冷,一種只有炎獨有的待遇,微微一笑道“你能去我就不能去了?你還不是請征的!”“我和你不一樣,我請征是因為盟主!”“盟主?”“不錯,你沒看見盟主看我的眼神?擺明叫我出征!”“那我不管,反正你去哪我去哪”“為什么?”寒沒回答炎,只是轉過身看著天空。因為即使你犧牲我也希望是在我懷里!

  炎回到了戰隊總部,把今天會議的事告訴了風他們,“那這么說又要開戰了?我馬上調動部隊!”“不了風,魔龍并沒有開戰的意思,盟主也只是叫我們幾個去弄明白是不是魔龍訓練出來的三魔戰士干的,不可打草驚蛇!”風聽了炎的話,便回到了位置上。“那什么時候出發?”“馬上!”“除了我們就沒有其他人了?”“還有一個”正說著,寒就出現在了大家眼前,除了炎,所有人都吃驚啦!“好了,出發吧!”“是!”大家跟著炎,走上了去南邊分區的路!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