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18:1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蠱道奇談
  4. 第二章 莫名其妙的命運

第二章 莫名其妙的命運

更新于:2018-03-17 09:25:32 字數:3440

字體: 字號:
  上午很快就過去了,林徽璁記著姨奶奶的話,拖著王志異在相似度很高的一堆房子中找到了他們的目標。家里的老屋還是記憶中的那個樣子,白磚黑瓦,內中一個大院子。林徽璁走進去時,覺得院子角落處的三姑六婆們都在看著她,她頓覺背上發毛。想著姨奶奶住的是二樓的房間,徑直沖了上去。

  姨奶奶正坐在屋內等她。站在她旁邊有兩個中年男子,一個矮胖一個高瘦,個子高的那個帶著副眼鏡,看上去一副話癆的樣子,矮個兒的那位板著臉,雙手捂在肚子前。姨奶奶看到林徽璁進來了,拉著她坐下。林徽璁匆匆環視這間大屋,紅木家具,一看就是用過很多年的器物。挨著右邊的墻立著一個大柜子,幾個抽屜被黃銅鎖緊緊鎖住,不知里面放的是什么。

  “這兩個是你大伯二伯了,你們以前見過,現在怕是都不認得了。”

  姨奶奶的話拉回了林徽璁的思緒。她拘謹的向兩個伯伯打了招呼。隨后姨奶奶又和她寒暄了幾句,便對她的兩個兒子說:

  “你們先帶著小璁的同學下去吃飯,我和小璁還有些話說。”

  大伯點點頭,拉著王志異走了出去,二伯順手關上了門。

  關上了門,外面的陽光從雕花門窗中射入,房間中灰塵的飛舞便看的很清楚。林徽璁不知道為什么覺得眼前昏暗了許多。姨奶奶的臉上打著細碎的光斑,辨不清表情。氣氛變得凝重,林徽璁不知要說什么好。末了,姨奶奶從桌邊起身,走到大柜子前,打開鎖從第一個抽屜中搬出個舊式梳妝盒。

  梳妝盒上有厚厚的包漆,摩挲的光亮無比。姨奶奶從盒子里拿出幾張老照片,遞給了林徽璁。林徽璁接過來,發現那些泛黃的照片上有年輕的奶奶。這時,姨奶奶悠悠的開口說道:

  “那時候,我們是大戶人家,不過照片留下的也不多。你和瑞英真的長的很像啊。”

  林徽璁心中又泛起老人離去帶來的傷感,卻沉默的看著照片,仿佛要看穿照片記錄過的這幾十年。

  “瑞英是我們家最小的,家里這一輩只有個哥哥。當年,我們的小叔結婚沒有多久,嬸娘就得病走了。小叔不愿再娶,家里又沒有孩子,我爹就把瑞英過繼給了小叔。瑞英那時才7歲,就隨著小叔上了S縣,他們就一直住在那邊。發生了很多事情啊,我們都過了一段苦日子,后來她遇到你爺爺,兩人結婚后就住在了J市……”

  老人絮絮叨叨的說著以前的瑣碎事,林徽璁細細聽著,突然,老人停住了話頭。她看著林徽璁,笑著說道:

  “講起以前的事,就忘了正事了。你知道么,如果今天沒有碰到你,過了幾個月我也會去找你。”

  “哎?”

  林徽璁一時沒有回過神來。

  “你爸又沒有和你講過,瑞英,就是你奶奶,是苗族人?”

  “講過的。”

  “其實,你爸也不知道,我們家是淄衣苗一組的。”

  林徽璁搖搖頭,表示沒有聽過。

  “淄衣苗不像其他的苗人一樣,我們不在山頭搭寨,我們的地盤就是這個鎮子。這個鎮子上的苗人,都是淄衣苗。你應該知道苗人的巫蠱吧,其實,巫是巫,蠱是蠱,作這兩個的是不一樣的人。蠱都是女人來做,巫是男人的事。我的奶奶就是一個蠱婆。”

  說著,姨奶奶從盒子中拿出一個小竹筒,遞給林徽璁。

  “這個就是養蠱用的。”

  林徽璁頓時覺得捏著竹筒的手變得冰涼。

  “我奶奶把這個給了我。”

  林徽璁吃驚的望著姨奶奶。

  “難道,姨婆你是蠱婆?”

  姨奶奶吃吃的笑了起來,然后又正色道:

  “本來不是我。我們淄衣苗還有一點和其他的苗人不一樣。巫蠱一代一代傳下來,不是一個人教另一個人,而是由血傳的。我們家族女子,世世代代都出蠱婆。不是每一輩都有,也不是每個人都是。只有繼承了最濃的血的那個才是。其實,不該由我來擔這個蠱婆的。家里,繼承血脈最濃的是瑞英。”

  “啊?那為什么沒有傳給奶奶?”

  “我小叔,不想讓瑞英做蠱婆。那年,我奶奶突然生病,病得快死了。她想在死前把蠱傳給瑞英,但是小叔帶著瑞英跑了。沒有看自己快死的娘一眼,帶著瑞英跑了。不得已,只好把蠱傳給了我。但是,我沒有得到所有的東西,我的血沒有濃到可以接受所有的技藝。奶奶死前要我一定要把蠱再傳給一個全血的人。”

  林徽璁忽然把整個故事串通了起來,她暗暗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那么,你說要是我不來,回去找我,是因為你想要我當下個蠱婆?”

  姨奶奶笑著說:

  “是。”

  “我不干!”

  林徽璁幾乎是想都不想的喊了出來。開什么玩笑,她現在是個在讀大學生,有著光明遠大的前途,她的理想是做一名給人們帶來幸福的科學家,而不是什么神神叨叨的蠱婆!就算退一萬步講,她做不成科學家可她還想做了正常人。想到這里,她從桌邊跳了起來,想往外面跑去,忽然腳一軟,跌坐在地上。

  姨奶奶站到了她身旁,說:

  “這是你該做的,你該替瑞英做的。”

  “不要!”林徽璁捂著腿對著姨奶奶大喊:“你難道沒有孫女么,你去找家里其他的人,不要來找我!”

  “她們都不行,繼承了瑞英全血的人只有你一個,我們家蠱的傳遞已經經不起兩個不全的人了!”

  “我不要,你也不要逼我!你是不是在我腿上下了蠱,弄掉它!”

  “我是對你下了蠱,而且我不會弄掉它。你是瑞英的孫女,瑞英當年欠下的,你要來還,難道你要說那只是她的事么!瑞英欠了這個家的東西,一定要還!”

  “那是我奶奶的……”

  不知為何,林徽璁的話說到嘴邊卻說不下去。不是姨奶奶對她的嘴巴下了蠱,而是她想到奶奶慈祥的臉,那張始終對她溫柔微笑的臉,讓她無法遠遠推離。她想到小時候,起床后奶奶會細心的給她梳頭,扎起兩個羊角小辮,然后摘下清晨剛剛開放的茉莉花,用線串成一串,給她戴上。記憶中,茉莉花的香味還飄在鼻尖。奶奶曾經欠下的,難道真的只是她的事么?

  “既然這樣,為什么當初你不把這個傳給奶奶,而是這么多年后再來找我?”

  姨奶奶的臉上露出悲傷的表情。

  “小叔和瑞英藏了起來,他怕我們逼瑞英。就這樣過了好幾年,有一天瑞英跑來找我們,說小叔不行了。小叔死前,求我們放過瑞英。看到瑞英跪在小叔床邊哭的樣子,我覺得她還是不做蠱婆的好。”

  姨奶奶探下身用手撫了一下林徽璁的腿,林徽璁便覺得力氣回到了腿中。她扶著凳子站起來,皺著眉頭,看著面前矮小的老人。老人臉上有她讀不懂的悲切。她又看看被她丟在桌上的在竹筒,里面空空的,但是曾經有蠱生長在其中。

  可是奶奶始終欠了這個家族,欠了姨奶奶。做了蠱婆,生活只怕和以前的大不一樣了,姨奶奶當初也不是自愿做了蠱婆的,那么她替奶奶承擔的這份命運所帶來的東西,又有誰去幫她承擔。關鍵是在林徽璁的心里,一想到這是奶奶所欠下的東西,她就覺得自己沒有辦法推開。不關她的事,她講不出這樣的話。但是,要她拿自己的未來去換一個不知怎樣的結局,她還沒有這個決心。她心中覺得萬分的矛盾,推不開又接不來,可內心深處卻有種東西蠢蠢欲動,有躍躍欲試的感覺。

  “我……”林徽璁覺得開口是這么的艱難,“我根本就不明白蠱是怎么一回事,而且我也不是純血的苗族人啊。”

  姨奶奶嘆了口氣,說:

  “是不是純血的苗人不重要,我也奇怪為什么你會完全繼承瑞英的血,但是你就是能繼承蠱的人。”

  “那蠱究竟是什么?”

  “我說不清楚,我說過的,我們一族和其他苗人不一樣,我們關于蠱的東西是隨血脈來的,只要你繼承,你就會明白。”

  姨奶奶看著林徽璁,說:

  “伸出手來。”

  林徽璁伸出了右手。姨奶奶從盒子里掏出一把銀質的小刀,在林徽璁腕間輕輕拉開一個口子。林徽璁手抖動了一下,她明白自己的靜脈被割開了,血緩緩地流了出來,她覺得疼痛慢慢漫了上來。姨奶奶又用那把小刀在自己的食指上劃了一道口,同時口中微微念著林徽璁聽不懂的話。從姨奶奶的食指上,滴出了一滴黑紅的血,滴入了林徽璁的手腕。血液融合的瞬間,林徽璁覺得一陣天旋地轉的感覺向她襲來。她感覺到大量的知識涌入了她的頭腦,她倒在了地上,眼前模模糊糊,看見一只黑色的蝴蝶停在姨奶奶的指尖。

  她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

  然后,眼淚流了出來,一滴接著一滴。

  手腕上的傷口還在流血,留在地上繪成了一個小小的橢圓。姨奶奶把竹筒塞到林徽璁手中,溫柔的說:

  “你知道要怎樣做的。”

  林徽璁抬起右手,讓血液滴入竹筒,一會兒后,將竹筒放到了一邊。姨奶奶拿來紗布,把林徽璁的傷口包扎好了,又用剩余的布將竹筒口封住。然后她扶起林徽璁,林徽璁臉上還帶著淚痕。她看著姨奶奶身邊飛舞的黑蝶,伸出手。蝴蝶輕柔的停在她的手上。

  “黑色的,姨婆你果然只是半血。”

  姨奶奶笑了,說:

  “你現在明白了。”

  林徽璁眼中透露出一種堅定的神色,她雖然過了18歲,但是真正走向成年,是從這里開始的。她拿起竹筒,臉上泛起溫柔的笑,喃喃說道:

  “不知道,會長出怎樣的命蠱呢?”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