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4:23:34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無恨刀
  4. 第一章 少年殺手

第一章 少年殺手

更新于:2018-03-16 13:04:45 字數:3060

字體: 字號:
無恨刀目錄
共145章
  龍驚霄漢,

  氣沖斗牛。

  風雨十年舊恨,

  冷眼看吳鉤。

  白日放歌,

  對月酌酒,

  彈劍笑王侯。

  待御龍媒踏神州,

  問天下幾人敵手!

  ━┉┉┉┉┉┉┉┉━

  大雪紛飛,整個世界一片銀裝素裹。

  與雪的潔白相配的正是到處喜慶的紅色,亮紅的燈籠,大紅的福字,年關將至,晉陽城里一片喜氣洋洋的氛圍。

  這里是晉陽城最繁華的街道,兩旁商家都在熱情的招攬顧客,行人臉上也滿是喜慶的笑容。

  只有一人例外。

  那個爬伏在雪地中的少年。

  臟破的棉襖雖然很膨大,卻依舊讓人感覺得到少年的瘦弱。亂糟糟的頭發頂在頭上,遮住了大半個面龐。破碗旁邊的手凍得通紅,上面依稀還有幾個大瘡。

  路過的行人無不神色厭惡,掩鼻而過。

  “路少爺,您看看這個,這是剛從雍州運來的上等花羅……”

  “路少爺,您來了,我特地為您準備了窖藏二十年的女兒紅……”

  “路少爺,……”

  阿諛逢迎的聲音由遠及近,一個少年昂首闊步走來,明玉冠,白錦袍,少年長得儀表堂堂,只是臉上滿是張狂和得意。

  身后一個高個子家丁彎著腰,懷中抱著一大捧稀奇的玩意,兩旁店家無不對著他點頭哈腰,連連諂笑。

  這人便是晉陽府尹路風春的公子,路少臨,在這晉陽城可謂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角色。

  越走越近,路少臨來到小乞丐身前,驀地狠狠皺了皺眉。

  “得福。”

  高個子家丁屁顛顛湊過來,“少爺,什么事?”

  路少臨指著小乞丐,“這小子真礙眼,什么時候在這里要飯的?”

  得福搔了搔頭,“也許是前天,也許是昨天,記不清了……”

  也是,誰會關注這個骯臟落魄的乞兒呢。

  路少臨一腳踩在小乞丐頭上,“真晦氣,本少爺今天好好的心情被你攪了!”

  得福看了看小乞丐身上的大瘡,惡心極了,眼珠一轉道:“少爺,這小子年紀不過十六七,身子又瘦弱,您手重,一不留神打死他,這年關底下多不吉利啊。”

  路少臨冷笑,“手重,你是說我不知輕重么?!”

  得福賠笑道:“小的不敢,誰不知道少爺您是九華山尹長老的高徒,武功高超,出手震蕩風雷,豈是我們這些普通人能承受的。”

  路少臨對這恭維很受用,笑道:“你倒會說話,也罷,今天就饒了這小子。”

  說著朝小乞丐頭上啐了口濃痰,惡狠狠道:“小乞丐,本少爺今天暫且饒過你,給你一炷香時間,滾出這條街,否則有你好看!”

  小乞丐似乎害怕極了,渾身篩糠般顫栗不已。

  路少臨嘟囔著,走進醉花樓去喝兩杯沖沖晦氣。

  三杯花酒下肚,小乞丐帶來的不快漸漸拋諸腦后,左右美人,鶯歌燕舞,路少臨心情好了許多。

  一個時辰之后,醉花樓外忽然傳來一陣喧嘩。

  路少臨再度皺起眉。

  “德福,去看看怎么回事!”

  守在廳外的德福跑去跑回,急忙回稟道:“少爺,鎮西鏢局的秋老爺被人殺了!”

  “什么?!”路少臨坐直了身子。

  鎮西鏢局是他路家的產業,總鏢頭路風秋更是他叔叔,驚聞此噩耗,路少臨難掩震驚之色。

  “什么時候,在哪里被殺的?!”

  德福抹了把汗,“秋老爺就是在門外這條街上羅家綢鋪前剛剛遇害的。”

  “怎可能!”路少臨拍桌而起。

  路風秋是九華山俗家入室弟子,武功不低,怎么會在這大庭廣眾之下被人擊殺?!

  路少臨身形一轉,沖出醉花樓。

  樓外街上行人四下奔逃,年關歲尾殺人見血,既不吉利又令人驚惶。

  路少臨急匆匆朝著羅家綢鋪沖去。

  那里路風秋已經躺倒,了無氣息,胸前一個黑洞,鮮血汩汩流出,雪地上滿是令人怵目驚心的殷紅。

  “叔叔!”路少臨驚呼一聲,伸手探探鼻息,幾乎沒有感覺。再摸一下脖頸,尚有余溫。

  “兇手還沒有走遠!”路少臨心中一震。

  舉目眺望,大街上只有一兩個行人趕路,看到死人,滿臉驚駭。

  就在這時,路少臨忽然發現遠處一個黑影一閃,消失在小胡同里。

  “這個身影有些熟悉……是那個小乞丐!”路少臨渾身一激靈。

  是啊,這個小乞丐這兩天突然出現在這里,然后叔叔就被害了,這兩件事不是沒有關系的。

  這個小乞丐也許就是殺人兇手!

  但是叔叔武功之高,遠在自己之上,這個小乞丐不過十六七歲,如何能夠打贏?!

  顧不上許多,先去抓他回來問個究竟。

  路少臨施展輕功,朝著小乞丐逃跑的身影追了過去。

  九華絕學,名劍輕功。

  路少臨輕功雖未下過苦功,但畢竟有底子在,出城三里之后便追上了那個小乞丐。

  “站住!”路少臨一聲怒喝。

  從奔行的動作來看,這個小乞丐也是練家子,他幾乎已經能夠確定自己的判斷,這個小乞丐就是兇手!

  小乞丐似乎明白了自己的處境,停了下來。

  路少臨冷喝道:“轉過身來!”

  小乞丐卻依舊靜靜地站著,沒有任何動作。

  路少臨幾乎氣炸,“混蛋,轉過來!”

  過了片刻,小乞丐慢慢轉過身來。

  路少臨瞇起了眼,他要看看這小乞丐究竟是何方神圣。

  小乞丐亂蓬蓬的頭發遮住了眉目,不等路少臨發話,他緩緩抬起了頭,直起身。

  哪里是個乞丐的模樣,他的臉龐晶瑩如玉,絲毫疤痕都沒有,眼眉如劍,斜飛而起,身形也如長劍般挺拔峭立,但給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眼睛,如同一泓秋水寒鋒,閃亮,銳利,帶著三分落寞,七分蕭殺,任何人只要看一眼,便永遠不會忘記。

  難怪他要掩藏自己。

  忽然,路少臨心中冒出異樣的感覺,一瞬間他覺得自己不是獵手,而是獵物!

  這小乞丐絲毫沒有駭怕的模樣,難道方才他是故意引自己出城?!

  路少臨只覺得一股寒意從心底升上來,莫名的恐懼仿佛氣泡般炸裂。

  就在此時,他的眼睛一亮,一道刀光直入眼前!

  路少臨恐懼地幾乎要叫了出來。

  在此之前,他對自己的武功還很有自信,但是面對這一刀,他所謂的自信如沙堡般轟然倒塌。

  不是因為刀法的狠辣和迅捷,而是其中蘊含的凜冽殺意!

  路少臨用盡全力連退十余步,終于避過了這一刀,他惶恐地大叫起來,“你……你是什么人?!”

  少年殺手冷冷道:“地獄無門!”

  路少臨腳下一軟,幾乎坐倒。

  黃泉有路,地獄無門,北宸兩大殺手組織,沒想到竟是他們派來的殺手。

  “我……我贏不了的……”經過剛才的一刀,再聽到地獄無門的名頭,路少臨心中的自信已經全然崩塌了,他想轉身朝晉陽城逃跑,可是他的腳已經軟了;他想拔出腰間長劍,可是他的手指頭仿佛已經凍僵,沒有絲毫反應。

  少年殺手緩緩走過來,蒼白的臉色沒有血色,如同寒冰般讓路少臨從頭到腳涼了個透。

  他走到路少臨眼前,冷冰冰的眼神對上路少臨的眼睛,路少臨想去閉眼卻絲毫不敢。

  “叔叔,你怎么招惹到這種人!”

  少年殺手就站在眼前,路少臨卻沒有聽到他的呼吸聲,仿佛這人是地獄中索命的惡鬼,不需要呼吸一般。

  寒冷的北風吹透了路少臨的身體,他一個哆嗦,大腿根部忽然流出黃色的液體浸濕了名貴的錦袍。

  路少臨居然嚇得當場小便失禁。

  “這位……公……公子,饒命,饒命……”

  路少臨結結巴巴求饒,嘴唇已經沒有一絲血色。

  少年殺手嘴唇輕啟,一字一句道:“沒有人可以踩我的頭!”

  路少臨大腦已經空白了,只是木然地求饒,“……饒命,饒命……”

  少年殺手卻沒有再動手,停頓之后轉身離開,冷冷的話語隨之傳來,“你最后的請求我做不到,因為我不會饒恕一個死人的命。”

  路少臨驀然一愣,就在這時,仿佛身體中一條線被扯斷,整個世界陷入無邊的黑暗……

  伴隨著沖天而起的血泉,路少臨脖子上那個陪了他十六年的頭顱骨碌碌掉落在雪地上。

  那斷首一刀路少臨終究沒有躲過,雖然避過了刀鋒,但凌厲鋒銳的刀氣已然割斷了他的脖頸!

  好快的刀,好狠的人!

  龍有逆鱗,犯之必死!

  雪越下越大,帶給整個天下凜冽入骨的嚴寒,少年殺手的身影早已沒入紛飛的大雪中,消失在蕭索的荒林里。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無恨刀目錄
共145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